796 你,爱不爱我 - 少年王

796 你,爱不爱我

此时此刻,已经凌晨三点多了,整个杨家都处在一片沉寂之中。面对突然响起的这道声音,我的冷汗瞬间就浸湿了后背,头皮也开始一阵阵的发麻,因为我并没有忘记谢管家说过的话,擅闯梅园者、杀无赦! 我猛地回过头去,只见身后站着一位老人,正是杨将军的夫人,我血缘上的姥姥。这三更半夜的,夫人突然出现在我身后,确实把我吓得够呛,要不是这位老人生的慈眉善目,说话的声音也足够温柔,我能当场惊叫出来。 夫人的身后,还跟着两个下人,都用提防的眼睛看着我,也不知道她们大半夜的出来干什么了。我本能地就开始扯谎:“我我没想进去,我只是走到这里,看看这门而已” 但我这谎得实在不够高明,没事好好的看这门干什么?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其中一个下人就恶狠狠道:“睁眼说瞎话!我们夫人都看到了,你小子用钢丝捅那把锁!” 我的脑子顿时“嗡”一声响,原来他们什么都看到了,这回我就是想赖都赖不掉了。另外一个下人也跟着说:“夫人,这人肯定心怀不轨,将他交给谢管家来处理吧!” 我的心中更加忐忑,暗叫完了完了,如果谢管家插手这事,我这条小命肯定保不住了。谁知夫人却摆了摆手,说道:“没有那么严重,我看这个小伙子只是好奇心作祟而已,犯不着那么上纲上线,警示他一下也就行了。” 接着,她又对我说道:“小伙子,梅园里面什么都没有,只住着我一个疯女儿而已。平时封闭,就是怕吓着大家,我现在都告诉你了,你也不必非要进去看个究竟,知道了吗?杨家的规矩森严,还好你碰到了我,如果是其他人啊,你的命都没啦!” 夫人的语气轻柔缓慢,仿佛一道温润的泉水,一直流淌到人的心窝里面。可她的这一番话,不仅没有对我起到安抚作用,反而让我的心中更加慌乱和焦急了。 疯女儿是怎么回事?! 很多人都知道,杨将军和夫人只育有两子,一个是大女儿杨听雪,一个是小儿子小阎王,只是这两个孩子早年都和家里闹翻,出去过自己的生活了。那么夫人口中所谓的疯女儿是谁,是我妈么? 我妈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在我的印象里,我妈一直都是个温柔的女人,虽然偶尔会露出凌厉的一面,但也绝对和“疯”字联系不到一起,到底怎么回事? 我的脑子一阵阵眩晕,几乎要忍不住当面问个清楚了,或是直接闯进梅园之中看个清楚了。就在这时,其中一个下人恶狠狠道:“夫人心地善良,放过了你,你还不感谢谢恩?还有下次的话,要你小子狗命!” 我堂堂龙组成员,国家顶级的公务人员,各地的公安领导见到我,都要好声好气地说话。可是在杨家里,竟然被一个下人呼来喝去,这口气真是难以忍受! 但我最终还是忍下来了,我知道现在绝对不是我任性的时候,即便是我把这几个下人打趴,即便是我冲到梅园之中,也绝不可能救出我妈,反而会把自己也给搭上。 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说得就是现在的情况。我强行按下自己内心中的冲动,冲着夫人鞠了一躬,说了一声谢谢,便急匆匆转身离开了。我必须马上离开这里,否则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突然爆发! 我的人虽走了,可是心里仍旧焦灼不堪,我现在已经确定我妈肯定就在梅园,我实在太想知道我妈现在的状况了。我的脑海之中,不断回想起自己之前在省城,从地窖中把赵家的女儿赵雪晴救出来的场景,那真是人不人、鬼不鬼,可怕到了极点,我真担心我妈遭到一样的对待! 所以,在走出十几步后,我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只见梅园的门已经开了,夫人和两个下人正往里走。这时我才发现,两个下人手里还提着篮子,里面好像装着不少吃食。 显然,他们是送食物到里面的。 可是,为什么要在三更半夜? 是要躲开大部分人的耳目么?可是,夫人是杨将军的妻子,在这个家里,她还需要避开谁呢? 我突然明白了,是避开杨将军! 杨将军身为一名常年征战沙场、挥挥手便有无数生命灰飞烟灭的军中大将,“冷血无情”“独断专横”是他的本性,他对早年弃家而去的女儿肯定好不到哪去,而夫人却常年吃斋念佛、心地善良,肯定不会置女儿的安全于不顾,所以才会三更半夜到梅园里偷偷看望女儿,甚至去送食物。 一定是这样的! 我几乎能够肯定自己的判断,因为我的这位姥姥,给我的印象确实不错,我相信她会做出这种事情,她表面上不敢忤逆杨将军,但实际上也会背着杨将军去做很多事情。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终于稍稍踏实一些,更加快步地往外走去。 就在这时,又有脚步声由远而近,原来是万毒公子听到动静奔了过来,问我怎么回事? 我肯定不会跟他实话实说,就说没事,是夫人到梅园去了。 万毒公子一脸惊诧:“哇,梅园不是禁止任何人进入的吗,为什么夫人就能例外?还有,她三更半夜到那里面去做什么?” 我啐了一口,说人家是将军夫人,当然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我和万毒公子又在院中溜达了会儿,到了凌晨四点以后,便把阿古和林玉瑶叫醒,让他俩接我们的班,我们则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躺在床上,却是毫无睡意,虽然我很确定将军夫人就是进梅园里看望我妈去了,但心里还是隐隐有点放心不下,所以又悄悄潜出房去,躲在后院的某株槐树后面察看起来。 在杨家呆的久了,自然知道哪里是摄像头的盲区,所以我的行动自始至终都很隐秘。 梅园的门虚掩着,这说明将军夫人还没出来。等了一会儿,梅园之中响起脚步声,果然是夫人和她的两个下人出来了,两个下人仍旧提着篮子,但是篮子里面已经空无一物,显然已经把食物给放下了。 夫人的面色有点不太好看,唉声叹气的,显然心情不太愉快。 其中一个下人一边锁门一边说道:“夫人,您别伤心啦,小姐不是好好的吗?” 夫人叹着气说:“她好,是因为我总给她送吃的,如果没我的话,还不知道她会被折磨成什么样子!唉,将军也真是的,对自己女儿也这么狠心,这都多少年过去了,怎么还是放不下呢?” 那个下人说道:“小姐不一样吗,这都多少年了,脾气还是那么的倔,她要是低头跟将军认个错,再和那个什么大阎王撇清关系,事情也闹不到现在这种地步!” “谁说不是呢这父女俩,一个比一个倔,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还有我那个儿子也是一样,当然他还成器一点,好歹在龙组做了队长,让我心里也有点安慰啦!” “是啊是啊,将军虽然不肯认他,但其实也挺为他骄傲呢” “你们净瞎说,我怎么没看出来?将军提起他来,还是一口一个废物,一口一个孽子,没觉得他有多骄傲啊?” “夫人,我们是旁观者清呀,将军大人真的非常骄傲呢,每次有人在他面前说起小少爷如何如何的时候,他虽然自始至终都板着脸,还时不时地嘲讽两句,但实际上也会偷偷笑呢” “你们啊,就会哄我高兴” 将军夫人和两个下人一边说,一边回了房间,声音也渐渐消失了。 而躲在大槐树后的我,却不知为何,泪流满面!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就是单纯觉得心里面酸酸的,眼泪不受控制地就流了下来。或许是得知我妈的安全,或许是感受到了将军夫人对我妈和我舅舅的疼爱,也或许是发现杨将军其实也不像我想像中的那么坏 我抬头仰望着天上的明月,忍不住想,如果有天我们一家能够团聚,坐在一起开开心心地说话,该有多好啊 只是,我知道这不可能的,杨将军对我爸的恨,真的是深入骨髓,非流血而不能解决了。所以,小阎王瞒着我爸是正确的选择,避免了更大的争端和冲突 我正躲在树后感慨万千,就听院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原来是阿古和林玉瑶巡查到这里来了。我赶紧缩了一下身体,将自己的身形隐藏好了,避免他俩看见了我。 两人走进院中,查看了一圈,没有发现异状之后,就准备离开了。 就在这时,林玉瑶突然站住脚步,说道:“阿古,你爱不爱我?” 听到这话,躲在树后的我都忍不住想笑,心想这两人也真是的,谈恋爱都谈到这里来啦。不过,青年男女的爱恋确实美好,整个空气中仿佛都泛着酸甜的味道,让我也忍不住开始想念自己所爱的人了。 但是面对林玉瑶的问题,阿古却显得有点不解风情,悄声说道:“瑶瑶,咱们正在工作,还是不要说这些了吧?” 林玉瑶却不依不饶,扯着阿古的胳膊撒娇,说不嘛不嘛,我就是想知道,你到底爱不爱我? 阿古有些难堪,显然很不擅长这种问题,一张脸又羞得像苹果一样红了,半天才挤出一个字来:“爱” 林玉瑶像是得逞一样,嘻嘻笑了起来,指着梅园的门说:“你要是爱我的话,带我进里面看看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