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3 又见,万毒公子 为ZAKUWQ的1枚玉佩加更 - 少年王

793 又见,万毒公子 为ZAKUWQ的1枚玉佩加更

我像匹快马一样奔驰在帝城的大道上。 这当然只是个比喻句,实际上我是坐着出租车的,只是这样才能表达出我内心的喜悦和激动。 在来帝城之前,我还发愁究竟怎样才能混入杨家,结果这才第二天,我就已经在前往杨家的路上了,一路顺风顺水到让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一想到终于能够见到我妈,我的内心既兴奋,又忐忑。 兴奋的原因不用多说,忐忑则是因为两年没见我妈,实在不知道我妈现在怎么样了,以及我对杨家的情况一无所知,也不知道进入杨家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实际上就在不久之前,我把杨家的地址递给司机师傅看后,司机还露出了十分吃惊的表情:“你你去那里做什么,那里可不是普通老百姓能去的地方!” 我认真地说:“我去寻访一位亲人。” 司机师傅惊讶地看了我几眼,突然恍然大悟:“哦,你有亲戚在那里当下人是吧?” 我的眉毛稍微挑了几下,没有辩解。 一路上,司机热情地和我攀谈着,问我亲戚在那里当下人一个月能赚多少钱,还问我在大人物身边工作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出门是不是都要封路,高考是不是都能加分? 这些问题我哪知道,所以只能嗯嗯啊啊的敷衍,但一个小小的出租车司机都对那里心驰神往,也足以说明杨家的能量在帝城有多恐怖! 不知过去多久,车子渐渐驶入一条宽敞寂寥的大道。 在帝城,宽敞的大道比比皆是,但同时包含“寂寥”的却极其少见,在这个长安街都能堵到不像样的地方,竟然有条车、人都极少的大道,实在让人叹为观止。 大道两边,是一栋栋精致的小别墅或四合院,而且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时不时还有挺拔的卫兵列队走过,这种地方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能来的,而且也不是有钱就能住到这的! 怪不得之前出租车司机一听我要来这个地方,眼珠子都瞪大了整整一圈。 实际上我们刚刚进入这个地方的时候,就被卫兵拦了下来,说我说明来意,接着又自证身份,卫兵又和杨家通过电话以后,我们才得以进入这条宽敞的大道。 司机激动地话都说不利索了:“我还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我这辈子能来一次这个地方,真是死都值了!” 我:“好好开车,你还能活很久。” 大道两边的房子虽然以别墅和四合院居多,但即便是别墅和四合院也分大小,有的小到只有两层楼高,有的大到看上去像个足球场,一眼竟然望不到住宅的头,确实可怕。 其实更大的房子我也见过,省城的冯家庄园,够大了吧,占地好几百亩,后院还有个高尔夫球场,简直可怕。 但即便是冯家,也只能把庄园盖到郊区,毕竟市中心可没有这么大的地方由人挥霍。 这里却是帝城,还是帝城的中心地带! 这里都不能用“寸土寸金”来形容,简直就是“寸土寸钻石”了,能在这样的地方盖一座足球场一样大的四合院,简直可怕到了极点,这东西哪里是钱能办到的,还需要至高无上的权势啊! 出租车就停在了一座大到离谱的四合院门口,门口立着一方石碑:杨府。 在这里,杨府的房子不算是最大的,但也属于顶尖的那一批了。一想到这就是我亲姥爷的家,我妈就在这里,我的心中如同翻江倒海,已经无法用准确的词语来描述我的心情,期待、紧张、兴奋、恐惧、害怕融合在了一起。 但我的面上,依旧平静如水。 “到了。” 出租车司机仍旧非常兴奋,一双眼睛左看右看,从没来过这个地方的他,这次算是大开眼界、大饱眼福。 我付了钱,提了行李下车,跨上几个石阶,来到杨府的门口,稍稍呼了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抓住门上的铜色铁环,开始“咣咣咣”地砸门。 这座四合院的造型十分古朴,大门是朱红色的,门环是古铜色的,和电视剧里古代的那种高门大院是一样的。要不是身后的大道上时不时有车子飞驰而过,以及穿着现代军装的卫兵比比皆是,我几乎要以为自己穿越到古代了。 不一会儿,门开了一条小缝,露出一双趾高气昂的眼睛,不耐烦地说:“谁啊,有什么事?” 这人的穿着打扮,一看就是个保安,说话还能这么粗声大气,果然应了那句老话:宰相门前三品官。大人物家里哪怕就是个看门的,说起话来都比别人要粗气几分。 我说:“我是龙组二队的人,奉我们队长的命令过来杨府报道。” 对方显然知道这事,当即“哦”了一声,这才把门打开,说道:“跟我来吧!” 我便提着行李进了门去,跟着保安不断地往前走。进来这座四合院,里面又是别有洞天,花鸟鱼虫比比皆是,假山喷泉也点缀其中,院中还有一方不小的池塘,里面有各种名贵的金鱼游来游去,有些树高的都窜过了房顶,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来到哪座原始森林了。 地方确实是大,东边一座长廊,西边一座长廊,时不时有列队的卫兵和下人走过,第一次来这地方的要是没人引着,非得迷路不可。 地方挺大,人也挺多,但却出奇的安静,除了偶尔响起的几声鸟叫以外,其他几乎一点声音都没有了,让人走路的时候都忍不住轻轻抬脚。连着穿过三道院门,保安才将我领到某个房间门口,对我说道:“就在这等着吧,我们管家马上就来!” 说完这话,保安便甩着袖子离开了,根本没把我这龙组的人当回事,显然已经见怪不怪。 杨家府上的保安都这么牛,难以想象其他人得牛到什么地步! 我推开门走进去,发现里面已经有几个人了,一个女的,三个男的。 女的挺年轻,也就十七八岁,正是人生中最好的年华,长得也如花似玉,浑身散发着青春的朝气,不过眼神之中隐隐有着杀气,显然是个高手;另外三个男的,其中两个年纪大点,一个三十多,一个四十多,另外一个则挺年轻,也就二十来岁,长得也挺好看,皮肤白的像女人,嘴唇红的像朱砂,就是一头长发看着有点怪异。 卧槽,这不是万毒公子吗?! 看到万毒公子的瞬间,我就知道他也被左飞派来给杨家看门了,其他几个显然也是龙组其他分队的。我知道万毒公子在龙组三队,但是真没想到他也来了这里,老友相见,当然兴奋无比,我俩在夜明的时候就是搭档,共同面对过许多风雨和困难,现在又能一起并肩战斗了! 看到万毒公子,我的心中顿时踏实许多,觉得有他在这,我也不是孤军奋战了。万毒公子看到我也是一样,兴奋的和什么似的,在其他几人还在一脸茫然的时候,他已经手舞足蹈地朝我冲了过来。 “卧槽,王” 他这“巍”字还没出来,我便猛地扑上前去,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同时说道:“杜城,原来是你啊,有没有想我李大威?” 我不能让别人知道我是王巍,除了李主任那边的警告以外,我也怕引起杨将军的注意。小阎王告诉过我,杨将军虽然不知道我长什么模样,对我的信息也知之甚少,但却知道“王巍”这个名字。 虽然王巍也不算多罕见的名字,但是能不暴露还是不暴露了,省得进来杨府的第一天就被杨将军给盯上。 听到我自称李大威,万毒公子一时也愣住了,但他毕竟挺聪明的,知道我自称李大威,肯定有我的原因,所以立刻冲我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好你个李大威,你个王八羔子,这么久不见你,你到哪里去啦?” 同时低声对我说道:“怎么回事,怎么改名字了?” 我说:“这事回头再和你说。” 接着嘿嘿笑道:“我到龙组二队去啦,我就说咱俩迟早会见面的,你看是不是吧?” “小兄弟,你是二队的啊?” 我和万毒公子正说着话,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其中那个三十多岁的汉子走了过来,笑呵呵道:“你们二队的队长孙孤生,听说特别贪财,经常克扣你们工资,是不是真的?” 原来猴子的大名叫孙孤生,我也是第一次知道。但这汉子的语气之中,显然有点嘲讽的意思,让我心里很不愉快。猴子贪财不假,克扣手下的工资也是真的,但是据我所知,二队之中没有一个埋怨他的,所以我便很不爽地说道:“我们二队的事,和你没关系吧?” 这汉字哈哈地笑了起来,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小兄弟,不要介意,和你开个玩笑而已。我是一队的梁海,这是我的证件,很高兴认识你!” 这汉子一边说,一边将他的证件掏了出来递给我看。 我看了看上面的信息,确实是一队、梁海,实力是六颗星。在龙组中,六星的实力已经相当不错,龙组总部的那个护卫队长阿龙,就是六星实力。梁海笑呵呵地收起自己证件,说道:“小兄弟,方便看下你的证件吗?” 虽然都是龙组的人,但是这种初次见面就互相看证件的行为,还是让我感觉有点怪异。但是梁海这么热情,还主动给我看了他的证件,我也不好意思不给他看,便把证件掏了出来递给他看。 “哦,李大威五星啊”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梁海的笑容微微收敛了些,神情中也显得有些骄傲,显然觉得压过了我一筹。 这时候,万毒公子也把头侧了过来,奇怪地说:“不对吧李大威,你怎么只有五星实力?我都有六星啊!” 万毒公子了解我的实力,知道我绝对不止五星而已;而他,其实也不止六星,必然是“控虫”的手段没法评级,才给他定了个六星而已。当着好几个人的面,我肯定没法和他解释,只能苦笑着说:“没有办法,给我定的就是五星。” 旁边的梁海更加得意,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口吻和我说道:“小兄弟,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五队的余伟文,和你一样是五星实力,你叫他文哥就行。那是六队的林玉瑶,虽然只有四星实力,但是对她这个年龄来说,已经相当不错了,被誉为六队第一天才呢!至于杜城,你俩本来就是老相识,我就不多做介绍啦!” 梁海介绍完后,余伟文和林玉瑶都冲我点头致意。 余伟文也就算了,已经四十出头,实力是五星级的,只能说是中规中矩;而林玉瑶才十七八岁,已经四星实力,说是天才确实也不为过。我在十七八岁的时候,哪有她这实力! “当然,你也不错。” 梁海拍拍我的肩膀,笑呵呵地说道:“小小年纪就有五星实力,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呀!你以后叫我海哥就可以啦!” 梁海虽然是在夸我,但他的语气之中显然将自己当作了领导一样的人物,正在提携、鼓励属下似的。 大家都是龙组的普通成员,至于这样子吗? 但是目前来看,这个梁海除了有点骄傲自大以外,也没觉得他有其他毛病,所以我也暂时没说什么。而且他已经三十出头,理应叫他一声海哥,便点了点头,说海哥,你好! 看我没有什么意见,梁海更得意了,点着头说:“嗯,咱们龙组的人这次来杨将军的府上办案,理应团结一点。但是无规矩不成方圆,否则就是一片散沙了,这里就我和杜城是六星的,因为我年纪比他大点,以后我就是这里的老大了,希望大家都能听我的话,大家都没什么意见吧?” 满共就这几人,还非得弄个老大出来,看来这梁海的官瘾不小。 我是无所谓的,反正我来杨家的目的是救我妈,什么老大之类的也没兴趣,所以就没吭声。 林玉瑶年龄最小,实力也最低,当然没有意见,说道:“海哥,我们都听你的。” 但是可想而知,万毒公子这么狂傲的一个人,哪里可能随随便便认人当老大呢,愿意拜左飞为师都是冲着林婉儿。万毒公子当即就不高兴了,眉毛一挑就要反驳,但我立刻碰了碰他的胳膊,让他不要说话。 万毒公子这脾气,真要反驳的话,肯定要和梁海吵起来,接着必然会发生武斗事件;而我作为万毒公子的朋友,又是一定会帮他忙的。我们才来杨家的第一天就发生斗殴事件,可想而知杨将军会多么愤怒,将我们全部赶出去都有可能,我好不容易才进来杨家,可不能功亏一篑。 至于这老大什么的,完全就是虚职,工资不会多一分,名望也不会高一等,实在没有必要去争这个。 万毒公子还是比较听我话的,看我碰他胳膊,虽然不知为何,但也不说话了。 至此,我和林玉瑶、万毒公子三人算是都认可了梁海这老大的位子,唯独余伟文没发声了。 梁海回过头去,问道:“老余,你什么意思?” 余伟文都四十多了,梁海却称呼他老余,实在没有礼貌,看来这人自恃六星实力,确实自大到没边了。不过余伟文也没生气,而是说道:“梁海,你要当老大,我也没有意见,不过咱们才来了五人,还少一个四队的兄弟,万一人家的实力比你高点,岂不是不认可你?” 旁边的林玉瑶一听,也说:“是啊,还是等那位四队的兄弟来了再决定吧。” 看来这林玉瑶虽然号称六队第一天才,但是少了几分天才的傲气,没有什么主见,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只会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梁海是一队的,我是二队的,万毒公子是三队的,余伟文是五队的,林玉瑶是六队的。因为七队没有参与这次杨家的事,所以确实还少个四队的。如果四队这人实力更强,那梁海就尴尬了。 不过我和万毒公子不搀和这事,他们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因为余伟文和林玉瑶的发声,让梁海隐隐有点不悦,但这二人说得也有道理,梁海也不便再说什么,只好点头说行,那就等四队的人来。 但同时嘴里又嘟囔着:“杨家只是来找咱们协助办案,可不需要咱们有多高的功夫。要说高手的话,杨家可多了去啦!我这六星已经不低,你们偏不信邪,偏偏要等四队的来,有什么意思嘛,早点定下不就行了?” 林玉瑶和余伟文都说不着急的,等四队的人来了再说。 他们说他们的,我和万毒公子完全不搀和,我俩缩到一边的角落里聊了起来。 这时我才知道梁海为什么想当老大了。 万毒公子告诉我说,之前杨府的管家过来,说我们这段时间要在杨家呆着,帮助杨家查出那个来无影去无踪的飞贼。杨家的高手虽多,但是那些人一个个跟大爷似的,不可能三更半夜还干巡逻的事,所以这苦差事就落到我们龙组的人身上。 我们六个分队的六个人,要组成一支巡逻队,专在夜间四处巡视,护卫杨家的安全,直到找出那个飞贼。既然是巡逻队,就要有个负责对接的队长,队长的薪水要比队员高出一倍。 管家让我们自己定个队长出来,说年龄无所谓,但实力必须是最强的。 这话说得没有毛病,毕竟大家都是吃这行饭的,实力不强的话也镇不住队员。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四万块钱的工资,已经足够梁海急着想当老大了。 万毒公子说,他就看不惯梁海那自以为是的样,本来打定主意要和梁海抢这队长,哪怕和他干一架也无所谓。 “不是我吹,我干他啊,轻轻松松。”万毒公子得意地说着。 这我是相信的,万毒公子仅凭本身的功夫就能定为六星的实力了,要是再召唤出毒虫来,分分钟把梁海秒成渣。不过自从我来了后,万毒公子就没想当这队长了,他希望我和梁海去争一争。 但我还是那句话,我入杨家是来救我妈的,什么队长啊、老大啊对我来说都无所谓,四万块钱的月薪更是没有兴趣。 但和万毒公子,我肯定是不能这么说的,我只让他不要搀和这事,这队长谁爱当谁当。 和以前在夜明的时候一样,万毒公子觉得我在处理一些事上,总是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所以还是愿意听我话的。 接着,我俩又聊了点其他的。 他问我怎么到了二队,还改名叫李大威了? 我把前因后果和他说了一下,当然没说我妈的事。我不是不相信他,只是不想把他给拉下水,这种事我自己来办就好。 得知这一切都是报到处的李主任干的,万毒公子也是恨得咬牙切齿:“那个家伙,我也看他很不顺眼!当初我和我媳妇一起去总部报道,他得知我俩都是夜明来的,就断定我俩不是什么好东西,对我们挑三拣四的,气得我俩差点揍他一顿!还好左少帅罩得住,人缘也好,李主任最终还是放行,给我媳妇定了个九星实力,我是六星实力。” 万毒公子说的媳妇,当然就是林婉儿,如果林婉儿在这,估计又要大嘴巴子抽他了。 不过我身为万毒公子的朋友,肯定不会揭他的短,只是问他和林婉儿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说起这个,万毒公子也是唉声叹气:“还是老样子,她连看都不看我,整天围着左少帅打转!不过我有信心,一定会将她追到手的!” 我也点头,说有志者、事竟成,祝你好运。 我俩正说着话,就在这时,房间的门突然又被推开。 房间里的所有人,包括我和万毒公子,一起抬头去看。只见门外站着一个同样二十出头的青年,这人长得不是太好看,鼻子和嘴巴都很大,神情却十分冷漠,仿佛一块千年的寒冰。 他的背上,还系着一把十分古朴的长刀,长刀没有刀鞘,就用绳子绑着,刀锋暗淡无光,还有点生锈的痕迹,看着好像没有什么威力。 但在看到这人的瞬间,我和万毒公子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下一篇   794 四队,阿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