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2 心细如发、滴水不漏 - 少年王

792 心细如发、滴水不漏

好在我的目的也不是为了钱。 加入龙组,我本来就是为了混进杨将军的家里。起初,我还为了怎么跟猴子提起这事而犯愁,现在他竟然主动提出让我到杨将军的府上,算是正合我的意思,我开心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跟他讨价还价? 一千就一千吧,反正我也不在乎。 于是我装傻充愣,说好! 猴子一听,更加认定我是个傻小子,顿时喜得眉飞色舞,跳起来搂着我的肩膀,说:“好兄弟,你好好干,我不会亏待你的。跟着我,包你一辈子吃香喝辣!对了,你明天才到杨将军的府上,今天晚上先给你小子接风洗尘!” 猴子对我非常热情,搂着我的脖子就回到了武馆。 武馆之中空无一人,之前的那十几个人也不见了,原来完成任务以后,他们又到各地去打工了。我还是想不通,这群龙组的人为何会这么穷,每月三万的薪水实在是不算少了啊。 为了给我接风,猴子挨个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赶快回来。 但是刚打了两个,他的手机就欠费了。 “李大威,帮我充个话费,回头发了工资给你。” 我:“咱们的手机是龙组总部统一发的,不会欠费的啊?” 猴子嘿嘿地笑:“那个手机被我卖掉了。” 我:“” 无奈之下,我只好帮猴子充了五十块钱的话费,让他得以继续去打电话。 “王二狗,你来的时候拿两只鸡什么没钱,你不是在饭店工作吗,偷两只不就行了,这也让我教吗?” “吴大脚,你有个相好是不是开超市的,来的时候拿一箱酒” “瘸老狗,去你妈的地里拔几棵萝卜回来少给我来这套啊,咱们二队来新人了,不表示一下好意思吗你,让你拔几棵萝卜而已,又不是让你拔几棵人参,哪来这么多的废话!” 几十个电话打出去,最后只有十几个人表示有空、能来。 猴子挂了电话,叹着气说:“队伍大了,人心不好带啊想当年我管几万个人,也没他们这么啰嗦的。” 一般人听了这话,都会觉得他在吹牛,但我知道这是真的。 大半个华夏的地下世界,曾经都是他们的啊 暮色慢慢降临,二队的人慢慢来了,有人拿着酒,有人拿着鸡,有人拿着萝卜和大葱。之前说来不了的,竟也来了,拿的东西也五花八门,各种活禽和蔬菜,像是开了个农贸市场,乐得猴子眉飞色舞:“你们这帮王八羔子,还以为你们真不来了!” “老大,你叫我们,我们敢不来吗!”众人也嘻嘻哈哈。 众人直接在院里就生了火、起了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儿,有杀鸡的、有杀鱼的、有洗菜的,忙里忙外又有条不紊,显得轻车熟路,显然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 大家伙儿都在忙,就我一个人闲着也不好意思,更何况还是为了给我接风。我四处转悠了一下,发现酒水不是太够,就跑到外面的小超市里,让老板帮忙送来几十箱的啤酒。 以我的经验来看,这么多人,真得这么多酒。 正在忙活的众人却全都傻眼了。 “大富豪啊这是” “真有钱!” “咱们二队好久没来这么有钱的人了!” 猴子更是冲了上来,握着我的手说:“款爷,您快歇着,跑腿的事让我们来!” 我顿时一脸懵逼,不过千把块钱而已,真的不用这样子啊 总之,一个小时过后,菜好了,酒也上来了,众人席地而坐、开怀畅饮,如今夏末秋初,天气十分凉爽。 “兄弟们,隆重给大家介绍一下,这就是咱们新来的兄弟,李大威,一个五星级的高手!”猴子握住我的手,高高举起。 即便是五星级,在龙组中也非常的难得了,众人立刻开始欢呼、大叫。我挺不好意思,提着酒瓶站起身来,当众吹了一瓶,众人再次鼓掌叫好,声势震天。 真的,虽然这帮人感觉都挺穷的,但我却在这里感受到了切切实实的温暖,似乎每一个人都是那么友好、善良、热情,让我找到了家一般的感觉。这是我来帝城的第一天,也是我来龙组的第一天,这一天的遭遇让我感到无比新奇,却又无比愉快。 之前我还因为没能去成三队而有些遗憾,现在觉得能来二队也很不错,我实在是很喜欢这群家伙。至于我的名字李大威,就更无所谓了,反正只是一个代号而已,而且也没人因为这个名字而笑话我。 当然,更大的原因可能是他们的名字更加奇葩,什么瘸老狗、吴大脚、王二狗的 对比之下,我的李大威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几个小时过后,众人渐渐开始烂醉,我和大家也慢慢熟络起来。我和吴大脚面对面席地而坐,这家伙的脚也确实很大,看着像两座小山似的。我问吴大脚:“你们的薪水也都不低,怎么感觉一个比一个穷?” 吴大脚醉眼朦胧地说:“嘿,别提啦,咱们老大啊,是个大善人,资助着好几个村里的希望小学,有多少钱也不够他花的呀所以大家平时都会到外面打工,不过没谁有怨言的,因为咱们老大确实是做好事” 话没说完,吴大脚就倒在地上呼呼睡过去了。 原来如此。 我回头看向龙组二队的队长猴子,他也喝得差不多了,正抱着一个大水缸划拳,就这还划输了,灌了自己不少的酒,冲大水缸竖大拇指,夸人家的拳术实在厉害。 这个看似不太靠谱的青年队长,似乎又比谁都要靠谱,我能感觉到龙组二队中的每一个人都爱着他、敬着他。 不知什么时候,我也慢慢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起来,发现我在床上躺着,等到我一跃而起,冲到外面院中的时候,发现已经旭日东升,整片大地都沐浴上了一层金灿灿的光芒。昨晚的人群已经都走没了,而龙组二队的队长猴子,正赤着膀子在院中练刀。 他看着瘦,没想到脱了衣服以后,身上却是一块块的肌肉;他练得是一柄金灿灿的短刀,阳光一照,更是金光四射,看着比王家的金刀还要威风。 猴子这刀耍得那叫一个好看,虎虎生风、杀气腾腾,我见过无数耍刀的人,没一个像他耍得一样好,无论龙王还是青龙元帅,比起他来都差远了,让我忍不住就喝了声彩。 听到声音,猴子便收了刀,回头对我说道:“醒了?” 我点头:“我准备到杨将军的府上去报道了。” 猴子却淡淡地说:“你不用去了,我已经让别人去了。” 听到这一句话,我的脑子顿时“嗡”的一声,差点没昏过去,声音发颤地说:“为,为什么?” 要知道我加入龙组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到杨家去啊,昨天我还为了自己能够得到这个机会而振奋不已,结果到了今天又变卦了,像是一盆凉水朝我当头泼下,让我怎么接受得了! “因为我搞不清楚你去杨家的目的。” 猴子冷冷地说:“昨天我打电话的时候,明确说了工资是两万块钱,转口对你说两千的时候,你却完全不以为意,反而很痛快地答应了我。这就不免让我生疑,你就算是再有钱,也不可能不问一下,这是人之常情。还有,我注意到你得知自己要去杨家的时候,心里特别兴奋,虽然没表现出来,但我还是察觉到了。而且,你的名字也不叫李大威,昨天你喝醉以后,我叫你,你根本没有反应,你的来头十分可疑!李主任那边,我是查不到什么,但你这人疑点实在太多,所以我不能让你过去!杨老将军一生为国、功勋卓著,我不允许任何人抱着不轨的目的接近他!” 听着猴子的话,我不禁心中暗暗吃惊,简直不敢相信这个看似放荡不羁、大大咧咧的青年,实际上心细如发、滴水不漏,我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逃不过他的火眼金睛! 真是个孙猴子啊! 我意识到自己的任何谎言在他面前都是徒劳无功、白费心机的,我要想获得去杨家的机会,就必须对他坦白一切! “我告诉你,我全都告诉你” 我无奈地说:“我告诉你实情以后,你能让我到杨家去吗?” 猴子的表情依旧冷漠:“那得看你到底是什么目的了。” 我用极快的速度,将我的经历完整地说了一遍,我从我爸我妈说起,一直说到我舅舅,接着又说到我,然后说到我妈被杨将军软禁起来,必须让我爸拿命去换才行,这些事情一五一十地都告诉了他。 “我必须要到杨家,必须要去救我母亲!” 我着急地说:“孙队长,拜托你了!” 这件事情,我都没和我舅舅说过,现在却全盘对猴子托出了。 没有办法,这个猴子年纪不大,却实在老奸巨猾,我是完全被他捏在手心里了,如果错过这个机会,我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接近杨家了。 听完我的故事以后,猴子先是愣了半晌,接着才说:“原来你就是小阎王的外甥,那个叫王巍的啊!听说铲除夜明的太后娘娘,你可立了大功,左飞回来以后对你大加赞赏,我还寻思什么时候见你一面,没想到现在真人就在我的面前!” 原来左飞和他说起过我,而且对我的评价很好,顿时让我心花怒放:“那,孙队长,现在我能去杨家了吗?” “还是不行。” 猴子摇着头说:“就像你说的,阎王大哥都不让你去,我又怎么可以放人?如果将来你出了什么事情,我岂不是要担责任吗?” 一听猴子这话,我简直气不打一处来,我把所有事都跟他讲了,结果他又不让我去,这不是玩我呢吗? 一开始,我先软语相求,说是就算出了事,我也不会让你担责任的,你在我舅舅那边就装完全不知道就行了;又说我一身的本事,怎么可能出事,我见过多少大风大浪,太后娘娘都不能拿我怎样,杨将军又算得了什么等等。 后来发现这些相求不起效果,我又按捺不住心里的火,开始激将起他,说我早就听过你的故事,知道你闯遍大江南北,历经无数生死劫难,还曾远渡东洋剿灭樱花神,那时候你们也不过二十来岁,尚且天不怕地不怕,怎么现在一个小阎王,就把你给吓成这样? 我发现对猴子这种人,激将法还是有效果的,果然一番话过后,就把他给惹毛了,恼火地说:“我怕小阎王?!你他妈开什么玩笑,你去、去,谁拦你谁是孙子!” 我顿时无比欣喜,大叫了一声谢谢,起身就往外跑。 “站住!”猴子突然又是一声大叫。 “干嘛,你不是反悔了吧?”我略带讽刺地说。 “谁反悔了?!” 猴子同样气不打一处来:“给我拿五块钱,我早饭还没着落!还有,你知道杨将军家在哪里吗,你就风风火火地往外面闯,你以为是在你们镇上?帝城可大的很!” 我回过头去,喜滋滋地给猴子甩了五百块钱,又跟他要了杨家的地址以后,才再一次冲出门去 我并不知道的是,在我前脚刚刚离开,猴子后脚就给小阎王打了个电话。 “阎王大哥,真是不好意思,我实在拦不住他。” 小阎王叹了口气:“拦不住就算了这孩子的身体里毕竟流着大阎王的血液,他想去做什么的时候,这世上没人拦得住他啊我只希望他能平平安安的,否则我将遗恨终生!” “阎王大哥,你也别太担心,我看这孩子挺有志气,脑子也怪好使的,应该不会有大问题再说,不是还有咱们护着他么?” “也只能这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