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1 我的奇葩队长 为丁凡凡的第2枚玉佩加更 - 少年王

791 我的奇葩队长 为丁凡凡的第2枚玉佩加更

看猴子这模样,确实像是很久没吃饭了,待会儿去抓通缉犯的时候饿晕了怎么办? 所以我立刻跑去给他买了一份凉皮,还有一罐可乐。猴子一边打着游戏,一边风卷残云地吃完、喝完,我以为他终于肯走了,结果他还在玩着游戏,还对我说:“急什么,打完这把再说!” 我虽然不是游戏迷,但也知道打游戏不能坑队友的道理,便坐在一边等他。结果他打了一把又一把,完全没有停下来的迹象,而且一边打还一边开麦骂人,对方是哪里的人,他就切换成哪个地方的口音去骂,一会儿是“日你个仙人板板”,一会儿是“你个小瘪犊子,你跟跟谁俩呢”。 之前二队的人和我说过,这事比较紧急,通缉犯随时都有可能跑掉,让我快点把队长给叫下去。但是看这情况,猴子似乎一时半会儿走不了了,趁着他骂人的空档,我又提醒了他一句,说孙队长,咱们真得走了! 猴子顿时不耐烦起来:“多大点事啊一直叫我去?一个a级通缉犯而已,你们那么多人都搞不定?国家俸禄白领啦?平时白教你们啦?自己去,别来烦我!” 我目瞪口呆,之前他可不是这么说的! 没想到他吃饱了、喝足了,竟然就变卦了,这人也太没有点诚信了!和左飞一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真不明白他和左飞怎么是一伙的,就这还引路人呢,搞笑呢吧? 我是完全没有想到二队的队长会这么不靠谱,看起来这位传说中的人物也不过如此,之前对他所有的幻想也破灭了,不激动了、也不兴奋了,只能长叹口气,起身离开。 出了网吧,那群二队的人还在等我,我向他们说明原委,他们也都纷纷叹气,说早就猜到会是这个结果,然后又说:“走吧,咱们自己过去,当地公安已经等不及了。” 在前往的路上,其他人就旁敲侧击地问我,说去网吧一共花了多少钱。我说也没多少,交了五百块钱会费,然后帮队长买了一份凉皮和一罐可乐,其他人都满意地点了点头,像是松了一大口气,各个喜笑颜开。 我问他们怎么回事,他们又说没事,让我心中很是生疑。 我又问他们这个孙队长,是不是就是以前名满天下的那个猴子。我之所以这么问,还是心里有点怀疑,总觉得猴子不该这样,毕竟“猴子”这外号也挺常见,说不定只是同名而已。 结果他们肯定了我的疑问,说没错,他就是猴子,和左飞、黄杰他们一起的那个猴子。 这就让我更纳闷了,说他好歹是龙组的队长,怎么会那么穷啊,到处欠的是钱。 说到这个问题,他们也是唉声叹气:“我们这个队长花钱大手大脚,真是个视金钱如粪土,有多少钱也不够花的,以后你就知道啦!” 走在路上,我又问了他们一些问题,比如咱们龙组二队怎么才十几个人等等。他们则说我们的人也不少,但是因为过得太穷,所以都出去打工了,等到有事才会回来,这个a级通缉犯事发突然,所以只回来十几个人。 我是越听越懵,龙组成员的薪水已经不低,竟然还要额外到外面打工,简直不敢相信龙组二队的生活。 “唉,生活苦啊,武馆的经营也越来越难,根本骗不到几个学徒!”一群人都是摇头叹气,一副被生活压垮了脊梁的模样。 我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们的钱都哪里去了?” “都被队长给拿走了!”一群人更加苦不堪言:“我们已经三个月没发薪水了。” 我似乎有点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让我去网吧叫队长了 走了大概十多分钟,便来到一片半拆迁的废墟处,这个城中村虽然破败,但毕竟是帝城的城中村,也是寸土寸金的地方,拆迁工作正在有序进行。此时此刻,周围已经布满了各种武警、特警,黑压压的一片,威风凛凛。 我们找了处背静的地方换上龙组的制服,又蒙上黑色的面罩,十几个人走了过去。亮名身份以后,便被带到了一个领导身前,这位领导等待已久,搓着一双大手,激动地说:“你们终于来了,犯人就在里面,那家伙的功夫太高,我们折了不少兄弟,枪都拿他无可奈何!” 作为一个同样练功夫,而且还练得不错的人,知道不是枪拿我们无可奈何,是我们的第六感已经很强,能够预判子弹的来处,所以才能提前避开。我们之中的一个人说:“既然我们来了,就交给我们吧,那家伙的具体位置有吗?” 经过这位领导的介绍,我们知道犯人此时就藏在废墟中的某个房间里,正和四周的武警、特警对峙,两边互不相让。我们让这领导把人撤走,然后我们十几个人简单商讨了下作战策略,然后按照不同方位悄无声息地包围上去。 不用多久,我们已经对那房间形成合围之势,算是布下了天罗地网。接着,我们其中的一人喊道:“里面的兄弟,我们是龙组的,你已经被包围了,挣扎也没有用,还是早点投降吧!” 里面传来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龙你妈了个x的组,老子还是山口组呢,吓唬谁呢?哪个敢上来,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我们几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知道这人是个悍匪,是不可能投降了,非得暴力解决不可。 我们的眼神彼此一交汇,接着便同时朝那房间冲了过去! 顿时,十几道身影便如黑色闪电一般,沿着不同方向冲向那汉子的藏身之处。从这些迅如疾风的动作来看,果然个个都是出类拔萃的高手,不过没有一个及得上我,但我也努力和大家保持一样的节奏,不可以去抢那个风头。 既然是团队作战,肯定要以团队为先。 而那屋中的汉子,果然也是高手,看到我们冲过来后,立刻意识到情况不对,如果陷入重围的话,再跑出去就难了。所以他也当机立断,沿着某个方向跑了出来,同样是一道迅如疾风的身影,朝着我们的两个兄弟撞了过去! 很快,短兵相接! 砰砰砰,这人果然有两下子,三拳两脚就把我们的人给放倒了,原来这就是a级通缉犯的威力,怪不得之前我们的人想让队长出马。 这人很强,瞬间就干翻了我们两人,但是我们之中没有往后退的,所有人都铆足了劲儿往上面冲,各自摸出武器朝那家伙的身上砸、削、拍、打,而那家伙的身法极其灵活,不断左突右刺,就是不进我们的包围圈,始终只和我们的一两个人交锋。 砰! 就在这时,一声枪响突然传来,子弹打在我们的人脚下,激起一片沸腾的灰尘。 “搞什么鬼?!”我们的人冲着后方大吼。 “想想帮你们一下”下令开枪的领导有些慌张。 “帮个鬼啊,没看到我们在打架吗,误伤了人你担得起吗!” “好不开枪了” 因为这帮猪队友的干扰,那个犯人终于抓到机会,从我们的人中找到一处疏漏,像是漏网的鱼,瞬间就穿了出去,朝着对面一条小巷奔去! 此时此刻,警方的人已经全部撤到后方,已经无法再对这犯人形成强力的火力网,那条小巷又错综复杂,如果我们的人不能及时将其抓住,那他就要逃之夭夭。 我们的人也急到不行,立刻“呼啦”一下追了上去,但那犯人还跑得真快,一瞬间就甩出我们的人几十米,一头扎进了小巷之中。 这样下去的话,迟早要让他跑掉了! 但,就在他刚进入小巷的时候,空中突然“哗啦”一下飞出一道人影,接着又是“飕”的一声,一条黑色的棍子甩向这人的脑袋! 这条黑色的棍子叫打神棍,突然飞出的这个人,当然是我! 之前一帮人围拥上去的时候,我就看到这个家伙跃跃欲试地想往这边跑,便料到他会逃到这条小巷之中,毕竟他的目的是逃跑,而不是厮杀。 果然,被我给赌对了!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这条小巷这么狭窄,这回看他还往哪跑? 我这一棍劈下去,这家伙完全猝不及防,最多只是微微侧了下头,打神棍还是狠狠扫到了他的肩膀上。“呲”的一声,一条血痕展露无疑,这家伙也爆发出一声冲天的惨叫。 “我杀了你!”他的面色狰狞,挥起手里的短刀,“唰唰唰”朝我劈了过来! 快速、凌厉、疯狂! 不愧是a级的通缉犯,就这两下子就不次于当初的金刀陈了! 看来帝城这地方确实藏龙卧虎,我才来这第一天,就碰上了这样的高手。好在,我也不是当初的我了,现在的我就是再碰上金刀陈,不用七尾蜈蚣也完全不惧。 于是我也立刻挥舞起了打神棍,运用起小阎王教我的打神棍法,同样疯狂地朝他劈了过去。 只是其他的二队队员,并不了解我的真正实力,他们距离这里还有几十米远,顿时焦急地大喊:“李大威,你不是他的对手!” “李大威,你只有五星实力,对方可是a级的通缉犯!” “哪怕让他跑了,也别和他拼命,不值得啊!” 虽然他们低估了我,但我听着一声声关切的话语,心里还是蛮感动的,毕竟我才第一天加入龙组二队,和他们也完全不熟。因为这几句话,让我对龙组的印象又好了许多,看来有情有义的人还是占大多数。 这么好的队员,怎么就摊上猴子那种队长了呢,唉! 我手持打神棍,运用着小阎王教我的打神棍法,那叫一个如鱼得水、虎虎生风!这是我学会打神棍法以来,第一次真正的运用到实战当中,自己都觉得实力提升了一个档次。 在我狂风骤雨般的攻击之下,这个犯人果然不是对手,被我打得节节败退。 这人的面色满是惊骇,显然没想到我能有这么厉害,眼看着我们的人也逐渐追了上来,他也再次急了,双脚猛地一蹬墙面,整个人便如大鹏展翅一般从我头顶飞了过去。 想跑? 没那么容易! 我来了个倒挂金钩,整个人猛地往上一翻,手中的打神棍便“呲啦”一下划破了他的胸膛,鲜血也如雨点一般洒落在地。一般人被我这么一击,早就像条死狗一样摔落下来,但这犯人也着实厉害,竟然还能忍着痛继续往前跑! 我也赶紧加足马力往前面追,这人的肩膀和胸前都有了伤,按理来说应该跑不快了。 但这人也确实是个奇人,鲜血不断地往下流,他竟然还越跑越快,就跟装了马达似的,一步都不带停的。因为我也有过类似经验,知道人在濒死之际确实能够爆发出不一般的潜力,尤其是我们练功的人,爆发起来往往更猛。 今天是我来龙组二队的第一天,说实话我很想把他抓住,这样我就算立了大功,随后再向猴子提出到杨家去,想必他也不会拒绝。 但我的想法虽然美好,现实却十分残酷,我就是铆足了劲儿,也硬是追不上那个求生欲极强的家伙。 眼看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五米、十米、十五米 我的心里也越来越绝望,心想这回是真搞不定了,然而就在这时,空中突然又传来“呼啦啦”的声响,竟然是一个黑色的重物从天而降,“咣当”一下就砸在了那个犯人的头上! 没有任何悬念,那个犯人也没想到天上会突然掉下这么一个东西,脑袋一歪、身子一软,就瘫倒在了地上。 我也不知怎么回事,但我知道机会千载难逢,所以猛地扑了上去,将那家伙给狠狠地按住了。这时候,我再往旁边一瞟,顿时大惊失色,发现天上突然掉下的那个重物,竟然是个黑色的电脑机箱! 这机箱已经摔得四分五裂,里面的各种零件也都摔了出来,可见这冲击力得有多大,怪不得一下就把这家伙给砸晕了。 我长这么大,还没听说过天上能掉电脑机箱的,毫无疑问是人为投掷的。 是谁? 我抬起头,看向巷子两边的围墙,却是空无一人。 与此同时,龙组二队的队员也都赶到了,看到被我压倒在地的犯人,以及旁边四分五裂的机箱,纷纷问我怎么回事。 我便把刚才的情况和他们说了一下,说不知道谁扔下来个机箱,把这犯人给砸晕了。 我以为他们会和我一样疑惑,结果他们反倒一个个如释重负、嘻嘻哈哈的模样,跟我说不用奇怪,肯定是队长干的,队长嘴上说不来,看咱们解决不了这人,还是会出手的。 猴子干的?! 我既吃惊,又疑惑,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不过话说回来,这机箱里面构造简单,确实像是网吧里的便宜货,而且一下就能把a级通缉犯给砸晕,投掷机箱的人也必然力气很大,而且精度、准度、角度都恰到好处,除了那位猴子以外,好像还真难有第二个人了。 就在这时,一帮公安干警也赶到了,看到我们搞定了这个犯人,立刻连声对我们表示感谢,接着又是手铐又是绳子,把这犯人绑了个结结实实,由几个荷枪实弹的特警给带走了。 “谢谢你们,真是谢谢你们!还好有你们,不然我们真不知道怎么对付这个家伙!”那位领导挨个握着我们的手,激动得都快语无伦次了。 一个兄弟也握着他手:“不用客气,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奖金什么时候发放?” 领导一愣:“奖金?什么奖金?” “哎,这么大个通缉犯,不可能没有悬赏金吧?” “就是啊,至少得十万吧,别说你都吞了啊!” “我们辛辛苦苦帮你们抓了通缉犯,要是没有奖金,那谁干啊!” 龙组二队的成员一个个都急了,围着这位公安领导要奖金,我在旁边看得一脸无语,这帮家伙怎么和猴子一样,一个个都是财迷精啊! 领导苦不堪言:“这是内部通缉犯,还真没有什么奖金不过我回去以后会申请的!” “好的,那我们可等你的好消息啊!” 我们的人这才高兴了,好言好语地把这位领导给送走了。 我们大功告成,又找了个地方把衣服换下,这才喜气洋洋地往回走。 走到网吧门口的时候,我看了网吧一眼,说道:“咱们是不是该去谢谢队长啊?” “是应该谢谢队长,队长帮了咱们大忙。” “没有队长,我们拿不住这个通缉犯。” “不过我们还有事情,就先告辞,麻烦你去谢谢他了。” 这群家伙一瞬间就走得干干净净。 我觉得莫名其妙,便一个人进了网吧。刚一进去,就听到有人大吼大叫:“不行,你今天不赔我机箱,哪都别去!” “你这冤枉人,你什么时候见我拿机箱了,再说我拿你那玩意儿干嘛?我就上了个厕所,回来你就冤枉我,这不好吧?” 原来是吧台里的网管,正揪着猴子的领子,骂骂咧咧地让他赔偿机箱;丢失的机箱是主机上的,因为主机都不见了,所以整个网吧都停机了,所有人都对猴子破口大骂。 “喂,喂,别冤枉人啊,哪个看到我拿机箱了?没有证据可不能胡咧咧啊!”猴子百般抵赖,就是不承认自己拿了机箱。 “要证据是吗,我给你看!” 网管大怒,从自己手机里调出一段视频给猴子看。视频里面,猴子若无其事地走到吧台前面,让网管给他拿瓶可乐,网管回头的一瞬间,猴子抱起主机的机箱就跑 真是铁证如山,猴子看得目瞪口呆:“你你咋还录这玩意儿?” “废话!” 网管大吼:“这都第七次了,不防着你行吗?你必须赔,赔不了不能走!” 猴子只能认栽:“得,先欠着吧,等我武馆来了生意,就给你钱。” “不行,现在就得给我!” 猴子身为龙组二队的队长,真是一身的本事,却被个完全没有功夫的网管给拿得死死的。猴子一脸的苦相,一回头突然看到了我,顿时惊喜地叫:“李大威,快来帮我付一下钱!” 我:“” 我突然明白外面那群家伙为什么一个比一个跑得快了。 主机的机箱特别贵,网管跟我要了五千块,我没那么多的现金,还是用手机转账给他,才把猴子给赎出来了。 从网吧一出来,猴子就问我:“抓住那个通缉犯,奖金多少?” 我:“一分没有。” “不可能!” 猴子一脸吃惊,伸手掐住我的脖子:“一定是你贪了!好你个李大威,没想到你名字大气,心肠却这么黑!今天不把钱交出来,就别想走!” 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给他解释,终于让他相信确实没有奖金这件事了。 “唉,这可怎么办呀。” 猴子一屁股坐在马路牙子上,唉声叹气地说:“一分钱都没了,晚上吃什么好?” 说真的,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可怜的龙组队长,为什么这么缺钱啊?忍不住就想上去跟他说没关系,晚上我请你吃饭好了。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他接起来:“喂?哦,是李主任啊,有什么事?哦?杨将军那里缺人是吗,好好好,我这别的没有,就是有人。不过有件事要问清楚,杨将军一个月给多少钱啊” 猴子的脸色突然变得极其震惊:“什么,两万?!哎哟妈呀,还是杨将军阔气!好好好,我这就派人过去明天是吧,明天就明天!” 听到“两万”这个数字,猴子激动得手都抖起来了,话都有点说不理所。 猴子挂了电话,抬头对我说道:“李大威,有个美差,到杨将军的府上去看几天门,帮他抓个贼,一个月你猜多少?两千!怎么样,是不是很爽?两千啊,你这乡下来的小子,什么时候挣过这么多钱?我跟你说你祖上积大德了!不过这两千也不能白给你,照规矩我得抽一半,我给你介绍的嘛!” 看着猴子一脸“便宜你了”的表情,我感觉很是无语,非常无语。 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队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