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7 他,杨将军 为·T????的第2枚玉佩加更 - 少年王

787 他,杨将军 为·T????的第2枚玉佩加更

乘上前往帝城的飞机,我的心情仍旧久久不能平静,虽然这不是我第一次远离家乡了,可这一次牵连到我和我爸的性命,还有我妈的安危,让我不得不忧心忡忡、焦虑重重。 一路平安无事,很顺利地就到达了帝城的机场。 帝城的机场果然豪华无比,无论大小还是设施,都远超我们省城的机场,要不是有路牌指示,我在里面估计都能迷路。左拐右拐,终于到了机场出口的位置,出口处有一群人正在接机,各自拿着不同的牌子,其中一人手里的牌子上写着我的名字,王巍。 一开始我没当回事,以为只是同名同姓,毕竟小阎王也没说过有人会来接我。但我定睛一看,发现举牌的人竟是阿蔓,差点以为自己是穿越了,因为当初我到凤城的时候,就是阿蔓接的我机! 怎么来到帝城,还是她啊? 我快步走到阿蔓面前,有些惊喜地问她怎么是你,你不是在凤城吗? 今天的阿蔓,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t恤加牛仔裤,还有一条随意扎起来的马尾,却给人青春阳光的感觉。但是阿蔓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面对我的欣喜也没回应,反而冲我翻了个白眼,说道:“太后娘娘都死掉了,我还留在凤城干嘛?龙组本来就是在帝城活动的,我不来这还能去哪?行啦,别废话了,赶紧走吧,我带你去总部报道。” 说完这句话后,阿蔓直接转头就走,都不给我反应的时间。 相比之前在凤城接我时的热情,现在的阿蔓明显有点冷漠和不耐烦,让我觉得莫名其妙,难道她来大姨妈了? 虽然小阎王给我提供了地址,但我在这毕竟人生地不熟的,现在有人给我领路,我肯定求之不得,赶紧提着行李追了上去。 出了机场,阿蔓把车开了过来,是一辆挂着白色牌照的霸道,显得雄赳赳气昂昂,比在凤城的时候高调多了。我把行李当到车上,人也坐了上去,阿蔓不由分说,踩了油门就走,随意变道、乱闯红灯,这都不在话下,甚至有时候还在逆行线上开,引得一大片司机狂按喇叭,还有人摸出手机拍摄。 之前阿蔓在凤城的时候,扮作一个小小的政府工作人员,行事也比较谨慎、低调、小心翼翼。但是现在,似乎是回到了自己的地盘上,阿蔓的行为只能用四个字来表示:嚣张狂妄! 即便我已经身经百战,见识过无数大风大浪,但是面对她这么疯狂的开车方式,还是忍不住有点煞白了脸,手也牢牢抓着把手,紧张地说:“那个,阿蔓,我也不是那么很赶时间,所以不用这么着急……” “你不赶,我赶!” 阿蔓听了我的话后,不仅没有收敛,反而还更疯狂了,油门踩得嗷嗷直叫。帝城的路那么堵,她还开这么快,简直就是找死! 我确实有点崩溃,又说:“阿蔓,就算咱这是特权车,好歹也低调点啊,你看很多人给咱录像,现在可是信息时代,如果传到网上的话,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阿蔓哼了一声,满不在乎地说:“看他们发的快,还是我删的快!” 我:“……” 好嘛,我说网络上好多帖子怎么莫名其妙就不见了,原来都是被这种人给删掉了! 果然够狂! 但凭我的直觉,阿蔓应该不是这么狂妄的人,龙组成员的权力虽然很大,但是一般行事都很低调,不像阿蔓这样张牙舞爪、无所顾忌,感觉她还是碰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所以才会这样发泄。 我试探着询问她到底出什么事了,是谁惹你不开心了吗? 阿蔓听后,猛地一个刹车,把车停到了路边,接着用手指着我说:“你!你惹我不开心了!” 我顿时就瞪大了眼:“姑奶奶,我才刚来帝城,怎么就惹到你了?” 阿蔓一副气呼呼的模样:“你在夜明,不光和那个公主勾勾搭搭,还把人家青龙元帅的肚子给搞大了!你身为龙组成员,怎么一点原则都没有?你是去执行任务的,不是去泡妞的,我们在外面为你担心,结果你在里面过得比神仙还潇洒,你对得起你证件上的国徽和龙组标志吗?你也太有点不知羞耻了吧!” 直到现在,我才知道阿蔓是为什么而生气了,之前小阎王带人攻进夜明兵部的时候,她也身在其中,所以也知道了我的事情。可我的这些私事,连身为七队队长的小阎王都没说什么,只是警告我以后不要走到哪里都和女人有所牵扯,说白了只是我的个人感情问题,怎么还和原则、国徽、龙组牵扯上了? 所以她这气,实在生得有些莫名其妙,让我丈二摸不着头脑。 我小心翼翼地问:“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我吃醋?!” 阿蔓顿时瞪大了眼,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王巍,你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会吃醋啊?我是为你觉得丢人!你可是龙组的人,竟然一点都把持不住自己,传出去都给我们七队丢脸,让我们大家一起为你蒙羞!” 阿蔓三番两次的侮辱我,又是说我丢人,又是说我不知羞耻,还说我让七队的人都蒙羞了,我的心情当然也很不好。我在夜明一年半的时间,生死都不知经历过多少回,好不容易才为他们换来了有价值的情报、创造了千载难逢的进攻机会,结果她还这么说我,我就是个泥人,也有三分脾气。 我冷冷地说:“如果是因为这个,那你大可不必担心,我马上要调到三队去了,和你们七队没有什么关系!” 阿蔓一下愣住:“什,什么,你要去三队了?为……为什么?” 我略带嘲讽地说:“因为我给七队丢脸了呗!” 阿蔓不再说话,默默启动车子继续前行,这一次她开车不再那么疯狂,但是气氛始终冷冰冰的。 一路无话,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阿蔓突然把车一停,幽幽地说:“到了,你可以下车了。” 我一抬头,看到一座破破烂烂的小楼。 破到什么程度? 让人都不敢想像帝城这种现代化的大都市,竟然还有这么破、这么烂的楼房!感觉就是七八十年代那种乡镇上的办公楼,砖瓦斑驳肮脏、玻璃昏黄发暗、墙上还爬着不少蔫蔫的藤蔓植物,整个建筑散发着垂暮老气的味道。 当然破烂也就算了,毕竟龙组是很神秘的特工组织,总部低调一点也有可能,但让我觉得人格受到侮辱的是,门口的牌子上写着几个大字:国家精神病院。 “你什么意思?!” 我猛地回过头去,质问驾驶座上的阿蔓:“为什么把我带到精神病院?” 难道她觉得我精神出了问题,所以才和夜明的公主勾勾搭搭,才让青龙元帅大了肚子? 阿蔓幽幽地说:“这里就是龙组总部。” “你当我三岁小孩吗,你当我不认识字吗……”我几乎怒火中烧。 “是真的。”阿蔓认真地说:“门口的那个牌子,不过是掩人耳目而已,总不能直接写上‘龙组总部’这几个字吧?不信你看门口,你见过精神病院还有特警把守的吗?” 我回头一看,发现门口的岗亭上,站着一个模样很普通的保安。一般人看不出来端倪,但我这样的老江湖,一眼就看出那个保安不是个普通人,他的站姿十分挺拔,目光也十分严肃,许久都一动不动,而且隐约可见腰间鼓起,显然里面藏着一支手枪。 这么一来,我倒有点相信阿蔓的话了,可我仍旧半信半疑地说:“那要万一,有人真把精神病送到这里怎么办呢?” “就说满了,收不下了,久而久之,也就没人来了。” 阿蔓无奈地说:“我没骗你,杨队长不是给了你地址吗,你可以核对下啊!” 我立刻拿出地址一看,果然分毫不差,确实就是这里。 我信了,真的信了,原来龙组总部,是个国家精神病院! 可是龙组总部,怎么会这么小的,怎么容得下龙组那么多人? 阿蔓给我解释,说这里只是总部,是新人报道和队长开会的地方,龙组的七个分队,分散在帝城不同的地方。 “你去吧,接下来我就不能陪你了,以后我们既然不在一个分队,见面的机会恐怕也很少了……”阿蔓的声音愈发低落。 “这不是正合你意吗?省得我给你们七队丢脸!” 丢下这句话后,我便提了行李下车,朝着“国家精神病院”的门口走去,而阿蔓的车则一溜烟地走了。 我拉着行李箱,一直走到门口,那位保安拦住了我的去路,冷冷地说:“站住,干什么的?” 我哭笑不得,说我来这,能干什么? 保安看了我一眼,说道:“这里不收精神病人。” 我低头看了一眼我的穿着打扮,发现并没什么问题,不知保安为何觉得我是精神病人? 我无奈地说:“我是龙组的人,来报道的!” “哦?”保安这才正眼看我:“有证件和介绍信吗?” 我立刻把我龙组的实习证件和小阎王亲笔写的介绍信拿了出来,保安检阅过后,才知道误会了我,说道:“不好意思,我看你脑袋上贴着个王八,还以为你是精神病人,不过你现在可以进去了!” 王八?! 我莫名其妙地往后脑袋上一摸,竟然扯下来一张纸,而上面果然画着一个王八,王八的四条腿循规蹈矩,唯有头是画的人像,乍一看,眉眼之间和我有几分相像。 不用说,肯定是阿蔓搞的鬼,我无奈地摇了摇头,把王八揉成了一团,继续拖着行李往里走去。 这国家精神病院,哦不,龙组总部,从外面看挺破挺旧,还挺小的。没想到进来以后,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除了一眼看到的那个破旧小楼以外,两边和后方的场地竟然很大,食堂、卫生所、篮球场、训练馆等设施一应俱全,看着还挺像那么一回事的。 不过,整个场所都很安静,仿佛一个人也没有似的,和我想像中的龙组仍旧相差甚远,起码少了“遍地高手”“守卫森严”的神秘气氛,恍惚间让我觉得来到了某个民办学校。 我拖着行李箱,走进了那所破旧的小楼之中。 楼里也不像我想像的那样神秘或是奢华,连地板都是水泥做的,两边的墙也污迹斑驳,一个个房间分两边排开,空气中还飘着消毒水的味道,真和七八十年代的办公楼差不多,还真是表里如一啊。 两边的房间顶上各挂着门牌,有行动组、情报组、信息组、内勤组等等,这才让我感觉到了一点“特工组织”的气氛。房间里时不时传来一点说话的声音,但是又不太真切,看来还是有人在的。 我找了一会儿,终于找到了挂着“报到处”这三个字的门牌。 我敲了敲门,听到里面有人说进来后,才推门而入。门内是一间很普通的办公室,老旧的办公桌和沙发十分显眼,办公桌上还放着一台红色电话。办公桌后,坐着一个半秃顶的中年男人,身材肥胖、大腹便便,手里捧着一份报纸正在阅读,四肢都松垮垮的,看上去没有什么功夫。 门口那个保安,都能打他十个。 搞什么鬼,这样的人也能在龙组吗? 我还以为龙组里的每一个人都是不世出的高手呐! “干什么?”秃顶男人头都没抬,手里的报纸也没放下,似乎还有点埋怨我打搅了他阅读报纸的兴致。 “来报道。” 我走过去,将自己的证件和小阎王交给我的介绍信,都放在了桌上。 秃顶男人这才放下报纸,拿起我的证件看了看,又拿起介绍信来阅读了一遍,面色这才显得有些惊讶:“你就是那个在夜明卧底一年半,给龙组七队提供大量情报,立下大功的那个王巍?” 我点头,说对,是我,不过不算什么大功,只是尽我所能而已。 我嘴上虽这么说,不过心里还是很高兴的,看来干掉太后娘娘以后,我的名气已经在龙组内部传播开了,算是没有给我舅舅丢脸! 但我还没高兴多长时间,秃顶男人的脸色突然一沉,冷哼一声说道:“不算什么大功?还算你有自知之明!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小阎王的外甥,他在介绍信里把你夸成这样,还推荐你到龙组三队,还真是举贤不避亲啊!嘿嘿,为了把自己亲戚搞进龙组,这个小阎王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平时装得那么人五人六、铁面无私的,搞了半天也不过如此嘛!混混就是混混,披了龙袍也不像太子,实在搞不懂赵组长为什么要重用他!” 听着这位秃顶男人的话,我顿时瞪大了眼,几乎怀疑自己是听错了,他不仅贬低我,还贬低我舅舅,认为我的功劳都是假的! 我在夜明呆了一年半,期间经历过多少生死边缘,真是拼了老命才侥幸活到现在的,结果这个秃顶男人三言两语,就把我的功劳全抹杀了;这些也就算了,他还用粗鲁的言语侮辱我舅舅,这就让我有点受不了了! 他凭什么? 他不过就是个管理新人报道的,凭什么评价我们这些在外出生入死的人? 我确实压不住心中的火了,直接就说:“这位领导,如果你不知道实际情况是怎么样的,还请不要信口开河!” 我也不知道这个秃顶男人到底是个什么职位,但他既然是管这茬事的,应该大小算个领导,所以我才这么称呼他的。结果我这么一说,他的气性反而更大,当场就瞪圆了眼:“你说什么,我信口开河?!我告诉你,别以为自己是小阎王的外甥,就能在这为所欲为了!龙组里面,比你舅舅有能耐的多了去了!你要不服,现在就给我滚!” 我是真没想到,我来龙组的第一天会得到这种待遇,想我在我们那边大小也算个人物吧,哪个对我不是毕恭毕敬的?就算是在夜明,我也是青龙门的代理元帅,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窝囊气! 而我愿意加入龙组,还不是想着自己也算有点本事,不如报效一下国家,如果龙组都是这种小人当道,那我继续在这还有什么意义? 于是我也不跟他废话了,直接提着行李甩手而去! 也就看这是龙组,我没有太大的胆子闹事,否则我非把那秃顶的家伙给揍一顿再走! 我头也不回地走出门去,还把门“砰”的一声给关上了,以此来表达我内心中的不满,门里还隐约传来那个秃顶男人的声音:“哟,脾气还不小,像你这种靠关系进来的,统统滚蛋才好……” 我确实气得不轻,拖着行李噔噔噔往外面走,原先我以为我舅舅在这做七队的队长,就算大家不愿意照顾我,但也不至于为难我,没想到碰上个这么无赖的人,简直让我无语! 这样的龙组,不入也罢! 眼看着马上就要走出小楼,我的手机恰在此时响了起来。 摸出手机一看,原来是小阎王打来的电话,他知道我今天来龙组报道,显然是要问我进展如何的。 我气不打一处来,接起电话便叭叭叭地说了起来,将刚才所遭遇的委屈都说了一遍。结果小阎王听了以后不怒反乐,哈哈哈地笑了起来,告诉我说那人是李主任,是从别处调过来的,以前的官职不小,是被贬的。脾气确实有点不好,而且很看不惯他这种罪犯出身、半路加入龙组的草莽,两人之间起过不少纷争,所以才会对我这么不客气。 “但是平心而论,他那人是不错的,性格刚正不阿,所以才得罪了人,才被贬到这里来了。性子是有点急、嘴巴有点臭,你去好好跟他道个歉,他也不会过分为难你的。” 自从小阎王的身份变回龙组七队队长以后,我发现他的性格也跟着变了很多,如果放到之前,有人这么说他,他能若无其事,还帮对方说话?早把对方打的妈都不认识了! 看来这人啊,只要加入体制以后,性格多少都会变得圆滑。 我也不知道这对小阎王来说是件好事还是坏事。 但我是受不了这些的。 我来帝城主要的目的是救我妈,不入龙组反而还自由些,这样就能把重心放在杨家上了。 于是我跟我舅舅说我不入龙组了,我要离开这里。 小阎王说:“不入也行,那你要尽快离开帝城,别在那个地方多做停留。” 我表面上答应了他,但是心里想着,我来都来了,不可能再走了。 挂了电话以后,我便继续往外走去,心里的气还没有消下去,心想这一天都是些什么事啊,先是阿蔓批评我没有原则、不知羞耻,接着那个保安以为我是精神病,然后报到处的李主任又以为我是靠关系才进来的,简直一件高兴的事都没有! 或许我来龙组本身就是个错误,我还不如逍遥自在地做我的自由人呢。 我拖着行李,很快就出了小楼,跨过中间的一块空地,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汽车突然缓缓开进龙组总部,我就是再不懂车,也知道那车值上千万。能在帝城开这种车的,看来是个大人物啊,于是我稍稍往边靠了靠,准备绕过车子往外面走。 但车子被门口的保安拦了下来。 再名贵的车,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进龙组的,该审查审查、该登记登记。 后排的车窗缓缓摇下,露出坐在里面的一位头发花白、面色安详的老人,他的穿着十分普通,就是一套合体的黑色中山装。但,不知是不是因为他坐在名贵汽车里的缘故,只觉得他不怒自威、气场十足,看来车是男人的脸,这话是一点没错。 我都忍不住对这位老人的身份好奇起来了。 只见那位保安看到他后,面色顿时变得无比严肃,“啪”的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接着沉声说道:“杨将军!”

上一篇   786 奔赴,帝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