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 乐乐,合作 - 少年王

77 乐乐,合作

之前我找老许,说我和乐乐出了点误会,希望他能把乐乐叫过来,我俩好好谈谈;老许满口答应,说没问题, 我还说乐乐那暴脾气,可能根本不听我说话,到时候你能控制住他吗,老许满口答应,说没问题, 其实当时我并不太相信老许,因为感觉老许一贯以来在乐乐面前还挺怂的,但时至此刻也没其他办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我都想好了,实在不行,我和乐乐在饭庄再干一架,双方都干到筋疲力尽,那就可以好好说话了,所以乐乐一抄酒瓶子,我也立马就拿家伙,都做好战斗的准备了,怎么都没想到老许会把猎枪拿出来,还抵住了乐乐的背,强制让他坐下, 这…… 至于吗…… 我傻眼了,乐乐也傻眼了,不过乐乐并没坐下,而是用眼角余光瞥着后方,说老许,你能耐了哈,现在都敢拿枪顶着我了, 老许用枪口杵了乐乐的腰眼一下,说少废话,让你坐你就坐,先听听人家是怎么说的, “你可真是吃里扒外……”乐乐嘟囔着,但还是坐下了,并且一动都不敢动,因为老许的枪口并没放下, 原来老许没有吹牛,他真能制住乐乐…… 我感激地看了老许一眼,老许则对我露出一个“小意思”的眼神,我坐下来,认认真真地看着乐乐,说道:“乐乐,从前天晚上咱俩第一次见面开始,你就对我不断揶揄、嘲讽;昨天上午我去天台找你,你什么都不和我说,直接就跟我干了一架;昨天晚上就更过分了,你竟然到医院门口伏击我,还带那么一大帮人,我实在想不明白,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乐乐,你今天把话说清楚,如果真是我错,我可以给你道歉,但如果你是没事找事,那我王巍奉陪到底,” 乐乐“呲”了一声,显然还是不屑和我说话,张嘴就骂起来:“你他妈还好意思……” 但不等他说完,老许的枪口就使劲一顶,乐乐整个人都趴桌子上了,那张大脸也扣进了面前的大葱烧豆腐里面, 老许的声音又响起来:“人家让你说你就说,别整那些个没用的,” 乐乐慢慢把头抬起来,整张脸上都是豆腐碎渣,汤汁也盖了一脸,他呸、呸了两下,吐出两口豆腐渣,说老许,你就不能少放点盐吗…… 老许还要再顶乐乐,乐乐用两只手按住桌子,说行了,我说, 老许这才不动弹了,又冲我做了个“小意思”的眼神, 乐乐抬起头,看着我说:“行啊,王巍,我今天就和你说说清楚,以前吧,我还挺看得起你的,你是整个学校第一个敢拿刀抹陈峰脖子的人,那时候你多有刚啊,在陈峰面前一点都不怵,还带着整个初中和他干架,可是现在呢,你看看你都干了点什么,一上高中就投靠了陈峰,靠人家的帮助拿下高一,成了陈峰身边的一条狗,还指望我对你有好脸色, 这两天就更好了,就因为我骂了你两句,还和你打了一架,你就要和陈峰密谋干掉我,真当我耳聋眼瞎、什么都不知道,你都这么不仁不义了,我先下手为强、带人在医院伏击你有什么错了,你还好意思在这巴巴地诉苦,老子不打死你就不是乐乐,老许,听明白了吧,还不把枪放下,” 老许没有把枪放下,沉沉地说:“不着急,再听他说说,如果真和你说的一样,我帮你一起干他,” 乐乐直起了腰,眼神轻蔑地看着我, 而我目瞪口呆,完全没想到乐乐那边会是这样的理解,如果他是这么想的,那他一直以来的怪异行为就能说得清楚了,只是他这一番话里实在嘈点太多,明显是被人挑拨离间,才对我有所误解,看来我得花点时间来解释了, 我梳理了一下思路,从开学第一天说起,陈峰如何给我下套,让整个高一的刺头都把矛头对准了我;我又如何见招拆招,将这些刺头一一收服,一步步登上高一巅峰,再后来,因为和乐乐屡屡发生冲突,陈峰就不止一次地邀我合作干掉乐乐,但我始终觉得我和乐乐之间有所误会,所以才一次次地忍让,直到现在把乐乐请到这来, 乐乐听完以后若有所思,不过还是将信将疑:“真的,” “肯定是真的,”老许再次一顶,乐乐的脸再次埋进面前的大葱烧豆腐里, “……” 看着一向张狂的乐乐连着两次吃瘪,我实在是很想笑,但又实在是不敢笑,乐乐两手扶着桌子,慢慢抬起头来,脸上沾的豆腐渣也更多了,颤颤巍巍地说:“老许,就算是真的,你也不用老这样吧,” “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混账事,这惩罚算是轻的了,也就巍子脾气好,换个人能把你脑袋按到那盆毛血旺里,” 看着不远处那盆红红的油,乐乐的眼神里竟然罕见的出现一丝惊悚之色,我还是第一次在他脸上看到这种神色,原来他也有怕的东西老许做的菜都很难吃,但毛血旺是其中难吃之最,一股子隔夜的馊水味,臭烘烘的,谁吃谁吐,堪称黑暗料理之王,看来乐乐有着难以磨灭的恐怖回忆, “我错了……”乐乐的喉咙微动,似乎光是想想就要吐了, 老许满意地点头,让我继续说, 误会解释清楚,我和乐乐终于能够心平气和地交谈,我问乐乐是从哪得来的那些消息,他说一个是亲眼所见确实见到我和陈峰经常亲昵地在一起说话;一个则是听身边的人报信有人说陈峰和我正密谋要干掉他, “我身边是不是有了内奸,”乐乐皱着眉, 我摇头,说那不一定,因为我和陈峰确实正密谋干掉你,陈峰只要稍稍放点风出去,传到你耳朵里不是难事, “什么,,”乐乐震惊地看着我,一张脸再次变得扭曲起来, 其实听完乐乐叙述,我大概知道陈峰是怎么干的了,这个黑二代确实很有脑子,知道对人下药,乐乐脾气暴躁,一根肠子通到底,而且厌烦和人交流,陈峰正是把握住了这一点,所以才故意当着他的面和我亲昵交流,甚至在昨天我和乐乐单挑的时候,陈峰都故意护着我,让乐乐对我的误会更深, 再然后,陈峰稍稍放出风去,说要和我一起干掉乐乐,以乐乐的脾气,听说之后肯定大为光火,相对于一直就怎么不对付的陈峰,乐乐肯定会先对我这个“叛徒”下手,也就发生了昨天晚上在医院门口伏击我的事情, 不得不说,在同年龄段的少年里面,陈峰是我所见过的最有手段的家伙,比豺狼、熊子都还有手段,当然,这和他的那个黑色家庭脱离不了关系,从小在阴险下作的陈老鬼的耳濡目染下长大,除非智商上真的有缺陷,否则想长成个笨蛋也不容易, 眼看着乐乐又急了,我连忙摆手让他安静,说我要是真和陈峰密谋干你,今天晚上就不会把你叫到这了,他确实和我说了干掉你的计划,而我也假意迎合,就是想争取时间,叫你过来商量下该怎么办, 接着,我就把陈峰明天晚上准备做的事情说了一下, 乐乐一听,就骂了起来,说这个王八蛋,老子不找他麻烦就算了,他竟然还想干掉我,好,老子就先干掉他,明天早晨一上课,我就去把这王八蛋的脑袋拧下来…… “砰”的一声,乐乐的脸再次埋到大葱烧豆腐里, “……这回又是因为什么,”乐乐欲哭无泪,颤颤巍巍地抬起头来, “巍子都说了,是和你来商量的,你火急火燎成那样干嘛,你要是有人家一半沉稳,我就能烧高香了,”老许叹着气, 我憋着笑,说乐乐,你别着急,你要是明天一早就去找陈峰,那高三可是他的地盘,恐怕你都近不了他的身别说你也有兄弟,就算你带着人上去,就能保证一定干得过他吗,对,我可以帮你的忙,到时候咱俩联手,或许还真能干掉他,可是如果有更好的法子,何必那样大动干戈,到时候受伤的人不少,整个学校也一片狼藉,咱俩还有可能被开除,没准还要进少管所,根本得不偿失嘛, “听听,高下立分啊,”老许用枪口杵着乐乐的腰,又叹了口气, 乐乐咂了咂嘴:“你有什么好法子,” 我说明天晚上,陈峰要给咱俩办和事酒,不让咱俩带兄弟,但是他自己会带但,他带的肯定不会多,咱们可以将计就计,趁这个机会搞掉他…… 我站起身,在乐乐的耳边悄悄说了起来, 乐乐点头,再点头, 听完以后,乐乐说道:“计划挺好,就是搞掉他以后,陈老鬼会不会找咱们麻烦,到时候你舅舅会出手吧,” 看得出来,乐乐对陈老鬼还是挺忌惮的,毕竟他还只是个学生,面对陈老鬼那样的社会大佬不怵才怪,别说乐乐了,连我这个小阎王的亲外甥都怵,虽然我俩都见过陈老鬼在我舅舅面前跪地痛哭求饶的惨样,但那并不代表我们就能随便对他怎么样了, 一头狼就是被老虎揍个半死,也不代表羚羊就能在狼面前嚣张, 所以对我们来说,搞掉陈峰并不困难,陈峰背后的陈老鬼才是真正的麻烦,乐乐第一个想到我舅舅,是因为他见过陈老鬼在我舅舅面前的卑微模样,所以断定只要我舅舅一出手,陈老鬼就是个屁都不敢放了, 我沉默许久,说乐乐,这事我得提前交代你下,我舅舅恐怕不会帮我,所以不管以后有什么事,都得咱俩独自面对你还干么, “干,”乐乐毫不犹豫地拍了下桌子, 显然对乐乐来说,有我舅舅帮忙最好,没有的话也无所谓,反正就是得干, 于是我俩又商讨了下细节,当天晚上就在老许的饭庄睡下,第二天早上才分别回了学校,想到晚上就能搞掉陈峰,心里又期待又紧张,当初刚开学的时候,可没想过这一天能来得这么快,没办法,是他自己作死,非要整这么一个饭局出来,不是纯心让我加以利用吗, 虽然计划已经想好,但是为了谨慎起见,我还是不断揣摩着细节,一到下课就在本子上写写画画,某节课下了之后,我又伏在桌上琢磨,同学突然叫我,说门口有人叫我, 我一抬头,发现是唐心,她的眼睛里,还夹杂着隐隐的忧伤……

上一篇   76 陈峰的毒计

下一篇   78 陈峰的坦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