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8 小阎王的末日 - 少年王

778 小阎王的末日

剑西来死了。 这位夜明的第一高手,为夜明立下过无数汗马功劳,连阎王都觉得棘手和难缠的角色,死在了突然从棺中跳出的太后娘娘手里。 太后娘娘手里的龙头拐杖,很轻松就洞穿了他的心脏,没有多费一丝一毫的力气。太后娘娘的脸上也平淡如水,没有任何波澜,仿佛杀死剑西来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 死去的太后娘娘又活过来了,这本来就是一件让人无比震惊的事,而她一出来就杀死了剑西来,更是惊得众人瞠目结舌。 当然,这也在情理之中,现场的每一个人,都知道太后娘娘为什么会这样做。 剑西来不仅谋权篡位,还三番五次想要杀掉怀香格格,太后娘娘怎么可能不杀掉他? 可是夜明现在这种局面,本身处在极端危急的时刻,像剑西来这种级别的高手,正是应该重用的时候;而且剑西来自己也了,愿意辅助太后娘娘一起铲除阎王,放在正常的领袖身上,一般都是先利用他除掉外敌,接着再私下里秋后算账,可太后娘娘还是毫不犹豫地杀掉了他! 发生这样的事,只有两个可能。 第一,太后娘娘气昏了头,不顾夜明的安危,也要除掉剑西来。 第二,太后娘娘有足够的自信,凭借自己的力量也足以除掉阎王。 从这太后娘娘一身的从容来看,后者的可能性显然更大一些! 在剑西来的脑袋低下以后,太后娘娘慢慢拔出了龙头拐杖,龙头上面依旧往下滴着鲜血,而剑西来的身子则瘫倒在了一边。整个青龙门广场之中,依旧一片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这位横空出世的太后娘娘,本来一心往前冲的我也完全愣住,两只眼睛几乎都不会眨了。 而太后娘娘在杀死剑西来后,脚步微微往前挪了一下,来到青龙元帅和怀香格格身前。两个女人仍旧坐在地上,一样呆呆地看着太后娘娘,显然同样是傻了眼,一句话都不出来。 太后娘娘依旧一言不发,再次举起了手里的拐杖,对准了青龙元帅的胸口。 她是要杀青龙元帅! 青龙元帅怀了我的孩子,这几乎让怀香格格崩溃,所以太后娘娘要把青龙元帅也给杀了。 夜明之中的人,似乎没有一个因为青龙元帅有了身孕就肯放过她的,这个组织里面确实充满了丧心病狂的恶魔。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夜明! “不,不……” 怀香格格惨白的脸上呈现一丝慌张,她努力地挪动身体,挡在青龙元帅身前,有气无力地道:“太后娘娘,不是她的错,求你不要杀她!” “让开!” 太后娘娘那张淡定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罕见的怒色,她的声音沙哑,却极有穿透力,显得气场十足。别怀香格格,就是现场的人,听到这两个字后都忍不住心中“咯噔”一下,而我听到她的声音之后更是心里怦怦直跳,因为这确实就是太后娘娘,之前在电话里,在轮船上,我都听过她的声音。 怀香格格明显被太后娘娘给震住了,双眼之中流露出明显的惊恐和畏惧之色,但她的身体却是寸步未移,仍旧挡在青龙元帅身前,流着眼泪道:“太后娘娘,求求你了,青龙元帅是我的授业恩师,是看着我从长大的,您真的不能杀她啊……” 不论太后娘娘的态度多么强硬,怀香格格就是不肯让步,太后娘娘若想杀了青龙元帅,就非得先把怀香格格刺死不可。太后娘娘叹了口气,终于暂时收回了龙头拐杖,目光也移向了高台下方,落在了阎王的身上。 她没见过阎王,却一眼就认出了阎王。 这很正常,阎王的气场本就无人能比,残狼也只是接近他,而不能和他比肩;人群之中,也属阎王最显眼,只要他站在那里,众人就会不自觉地向其靠拢,众星捧月似的将他围在中心。 太后娘娘的目光如电,唯一敢和她正视的,也只有阎王一人而已。 “你很厉害。”太后娘娘终于缓缓开口:“这么多年,你是第一个把夜明逼到这种地步的人。” “不是我厉害,是在我之前,国家一直没有下狠手收拾你们,恰好让我赶上这个美差而已;换成别人,一样可以做到这步,因为自古以来,就是邪不胜正!”阎王的言语之间虽然谦虚,却是一身铿锵正气,因为他代表着国家。 太后娘娘却没接这个话茬,转而道:“你早知道哀家是装死?” “本来是不确定的。”阎王平静地:“但我得知怀香格格没有那个大人物的联系方式以后,就确定你是装死的了,否则你不会不告诉她,你连懿旨都来得及写,不会忘记这件最重要的事情。” “所以,你一直挑动剑西来杀了公主,就是为了逼迫哀家现身?”太后娘娘的语气愈发凌厉起来。 阎王没有回话,算是默认了这件事情。 而我,也终于明白阎王之前为何言之凿凿地告诉我青龙元帅和怀香格格一定不会死了,因为他知道装死的太后娘娘绝对不会不管怀香格格! 可是,为什么呢? 太后娘娘为什么要装死呢? 就在众人满腹疑惑的时候,怀香格格也忍不住提出了这个问题:“太后娘娘,您为什么要这样做?” 太后娘娘转过身来,低头看着怀香格格,冷冷地:“不这样的话,怎么看清那些家伙的真实面目,怎么帮你肃清那些不怀好意的奸臣?哀家已经活不久了,必须要帮你做些事啊!” 所谓不怀好意的奸臣,显然就是剑西来了,现在剑西来已死,太后娘娘的目的也达到了。 “可是,您为什么不早点出来,这样三公就不会死了啊!”怀香格格流着眼泪问道。 怀香格格这么一,众人才反应过来,是啊,如果是为了揪出奸臣,帮怀香格格肃清上位后的叛贼,剑西来刚刚露出獠牙的时候就该出来阻止,三公完全没必要牺牲的啊! 听到这样的问题,太后娘娘却是冷笑一声:“你以为他们就是什么好东西吗?他们地位崇高、身份尊贵,岂是你一个姑娘能压住的?就算他们现在没有异心,但是随着日久天长,难免不会滋生什么想法!借剑西来的手除掉他们,未必就是一件坏事!” “不,不……” 听着太后娘娘的理论,怀香格格一脸痛苦的神色,毕竟没人比她更了解三公和太后娘娘之间的感情了,这么多年一直亲密无间,彼此依存,她简直不敢相信太后娘娘会对那三个忠心耿耿的老人下此毒手! “要做一个组织的首领,你要学得还有太多,第一步就是将你那泛滥的同情心收起来!”完这句话后,太后娘娘便转过身去,手持滴血的龙头拐杖朝着台阶下方走去,“现在,哀家去帮你解决那个阎王,今后再慢慢学着怎么当个夜明的首领吧!” “如果当了夜明的首领,就要滥杀无辜的话……” 怀香格格竟然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流着眼泪道:“那这首领,我不要当了!” 听到这样的话,太后娘娘的身子登时顿住。接着,她又慢慢回过头去,一双凌厉的眼睛直视怀香格格,一字一句地:“你不当也得当,夜明几万人的性命,都握在你的手里!没有你的庇护,他们都要死!” 怀香格格登时浑身一震:“为什么?” “为什么?”太后娘娘冷笑一声:“你没看到吗,龙组都杀到咱们门口来了!国家铲除夜明的信念多么坚决,你也应该看到了吧?如果没有上面那位大人物的庇护,夜明怎么生存下去?等哀家死了以后,那位大人物就只认你这一个夜明的首领了,几万人的性命也就落在你一个人的身上了!” 怀香格格哑口无言、瞠目结舌。 太后娘娘没有再下去,而是转身继续朝着台阶下面走去。 她的步子很慢,却每一步都带着杀气,而且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阎王,周围的几千人在她眼里仿佛不存在似的。 她一边走,一边沉沉地:“阎王,今天就是你的末日!” 现场好几千人都是阎王的手下,他们虽然觉得这老太婆不好对付,但也没有哪个往后退的,而是纷纷握紧手中的武器,打算一哄而上,将这老太婆围歼致死! 就连我,都忍不住抽出了打神棍,整个青龙门广场的气氛变得无比沉重。 围聚在高台下方的那些夜明众人,依旧个个匍匐在地,一个敢抬头的都没有,默默迎接着这位高高在上的太后娘娘。 “全都让开!” 人群之中,阎王的声音突然高高响起:“你们不是她的对手,上了也是白送性命,让我来对付这老太婆!” 阎王的语气虽然充满豪迈,可是现场人人都能听得出来,他的声音里明显夹着一丝紧张。 再回头看他,只见他的额上,已然浸下几滴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