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5 龙组三队队长,左飞 为旧故灬然龙的第5枚玉佩加更 - 少年王

765 龙组三队队长,左飞 为旧故灬然龙的第5枚玉佩加更

龙组?! 听到青龙元帅和林婉儿异口同声的呼喊,我也吃了一惊,这些蒙着面的黑衣汉子竟然是龙组的人! 说来惭愧,虽然我是龙组七队的实习成员,可是从未真正的接触过组织,也没见过龙组的制服,对龙组的了解甚至还不如青龙元帅和林婉儿。夜明和龙组交锋的次数虽然不多,但是青龙元帅和林婉儿都是夜明的中坚力量,当然知道龙组是什么样的,所以才能脱口而出。 只是,龙组的人怎么突然出现在这,是打算围剿兵部了吗,是我舅舅带来的人吗----我还记得,我舅舅曾经说过,半年内一定会攻击夜明,现在也差不多到期限了啊! 在我一片迷茫的时候,万毒公子也回头看向了我,他知道我是龙组的人,以为这些汉子是我叫过来的。但实际上,我跟他们根本没有联系,连屠魔大会的消息都没来得及传递出去。 但不管怎么说,龙组的人毕竟是到了,那么我们几个也有救了! 不过是眨眼之间,这些龙组的汉子就围了上来,至少有七八十人,里三层外三层,堵得水泄不通。此时此刻,夕阳的余晖还未完全消散,将他们胸前的金龙映得熠熠生辉,看上去十分霸气。 看到这些龙组的成员,一向波澜不惊的林婉儿,也意外地露出一丝慌乱。她左看右看,紧张地说:“你你们要干什么?” 夜明被龙组盯上,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只是之前的几次较量,都没把事情闹得太大。现在,龙组的人突然出现在夜明的兵部附近,想干什么简直一目了然,林婉儿也是明知故问。 但意外的是,这些龙组的人围上来后,什么也没有做,只是不动声色地站着,气氛一时之间显得有些压抑。不过一会儿,密林深处突然传来一个浑厚的男子声音:“怎么回事?” 这个声音听着年纪不大,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而且还特别的温和,像是邻里之间在打招呼。 四周的人群之中,一个汉子答道:“这里有人在打架。” 接着,他又看了看地面上的十几具尸体,又说:“是夜明的人。” 地上的尸体,都是林婉儿带来的兵部成员,是我和青龙元帅,以及万毒公子的毒虫干掉的。他们身上都穿着夜明的制服,所以被人一眼就认了出来。接着,那个汉子又打量了一番我们几个,说道:“兵部的青龙元帅,刑部的尚书林婉儿都在这里,还有两个兵部的成员,好像是起了内讧。” 青龙元帅和林婉儿都是夜明的中流砥柱,龙组的人认识她们也很正常,而我身上也穿着兵部的制服,所以被认成了兵部的人。万毒公子惨点,虽然没穿兵部的衣服,但是因为和我们站在一起,所以也被判断成了兵部的人。 密林深处那个有着温和声音,但是并未现身的人,显然是这群人的老大。他沉默了一下,说道:“听说刑部尚书林婉儿和兵部的青龙元帅素来不和,看来是在这里发生了冲突,咱们就做个鹬蚌相争的渔翁,将他们都杀了吧!” 这个男人的声音依旧温和,仿佛没有什么事能够让他产生波动,即便在说杀人的事,听上去也像是在说“吃饭”那么简单。这个男人一声令下,四周那些身着黑衣的汉子,便立刻蠢蠢欲动,准备一窝蜂地冲上来了。 但也就在这时,之前那个汉子再次说道:“不过,青龙元帅好像怀孕了,挺着一个蛮大的肚子,至少有五六个月。” “怀孕了么” 密林之中,那个男子沉默了一下,说道:“既然怀孕了,就先留她一条生路,其他人都杀了吧。” 得到命令之后,四周的汉子便立刻举起手里的家伙,气势汹汹地朝着我们几人杀了过来! 从他们之前的对话来看,他们应该只是无意中撞到这里,并不认识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就把我当成了夜明的人,要将我也一起杀死。这些龙组的人来势汹汹,甚至一句话都没和我们多说,一部分人冲向林婉儿,一部分人冲向万毒公子,还有一部分人冲向了我,唯有青龙元帅无人包围。 刚才还在彼此争斗的我们几个,现在转眼间就被别人包了饺子,还真应了密林深处那个男人的话,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可,如果我真是兵部的人也就算了,我是龙组的人啊,如果连我也被杀了,那可真是要冤死了! 身为刑部尚书的林婉儿没有任何废话,立刻举起她的双手,准备迎接四周的袭击。青龙元帅也挣扎着站起来,准备和龙组的人决一死战,虽然她已经明确自己不会死了,但是因为我和万毒公子也在被屠杀的范围之内,所以仍要奋起反击。 唯有万毒公子,匆匆忙忙朝我看了过来,并且大叫一声:“王巍!” 青龙元帅和林婉儿都很奇怪,为什么在这种危急的时刻,万毒公子还要喊我名字,难道是担心我的安危?唯有我明白他的意思,现在也只有我能救大家了,所以我立刻大叫起来:“别动,自己人!” 我一边大叫,一边从自己身上摸出龙组的证件,这是可以代表我身份的东西,不拿出来肯定不行,否则真要死在这了。 四周攻打上来的人,当然认识我的证件,亮眼的国徽一清二楚,所以不用密林深处的人再喊住手,他们便纷纷停下了动作,诧异地朝我看来。密林深处的人也问:“怎么回事?” 其中一个汉子走上前来,拿着我的证件仔细端详一番,冲着密林深处喊道:“队长,是七队的实习成员,叫做王巍!” 密林深处传来声音,像在喃喃自语:“七队小阎王的人?哦,王巍,我想起来了,是小阎王的外甥,听说在兵部里做卧底,还真是自己人!” 在这人说话的时候,我的脑子也在飞速旋转,这人竟然也是队长,而且直呼我舅舅的名字,看来是和我舅舅平起平坐的,龙组其他队的队长!可是铲除夜明的事,国家不是交给我舅舅了吗,怎么又有其他队长过来搀和,难不成是我舅舅喊来帮忙的? 这几句对话,再加上我掏出的证件,已经完美证明了我的身份,看来能够逃过一死了。只是现场除了万毒公子因为早就知道我的身份,所以并没什么奇怪之外,青龙元帅和林婉儿都是大吃一惊,她们怎么都没想到我和小阎王都是龙组的人,和我距离很近的青龙元帅,更是瞪大眼睛,面色错愕、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我只能冲她露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确认我的身份之后,密林之中响起了脚步声,那个只说话、不露脸的人,终于走了出来。 让我意外的是,这个队长不仅声音年轻,长得也很年轻,看着也就二十来岁的模样;要知道,我现在也就二十出头,还在兵部里面摸爬滚打,人家竟然已经做了龙组的队长,还和我舅舅平起平坐,实在让人惊叹! 这个世上,真的永远不缺青年才俊的人啊! 尤其让人无语的是,这个队长不仅年龄不大,长得还特别俊秀,唇红齿白、鼻梁高挺,尤其一双眼睛尤为明亮,整个人看着温文尔雅、玉树临风,绝对撑得起“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几个字了,像是电视剧里走出来的偶像明星,自带光环的那种。 单论模样的话,这位年轻队长完全不输给万毒公子,关键是人家没有万毒公子的那股邪气,有的只是一腔可见的正气,所以显得更加气宇不凡。 同样都是人啊,为什么人家就生得这么好看,真是人比人要气死人啊! 据我所知,能当上龙组队长的,除了本身实力非凡以外,其他方面的能力都要十分突出才行。而且,一定是通过了重重的考验,百分百是从尸山血海之中走出来的,手上的鲜血都不知沾了多少,从这位队长之前随随便便就要将我们统统杀掉也能看出,此人绝非善茬。 但是偏偏,他的神色十分温和,目光中不含一点戾气,仿佛从来没有杀过人似的。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幻觉,我是被这个队长的外表给欺骗了,他杀过的人,绝对要比我多。 这位队长径直来到我的身前,温和地说:“你就是阎王大哥的外甥,王巍?” 这人说起话来的时候,眼角也带着笑意,给人一种很好接近的感觉。他的笑,不同于林婉儿的假笑,也不像剑西来那种虚伪的笑,就是让我觉得十分真诚,让我情不自禁地就信任了他。 而且,他同为龙组的队长,和我舅舅平起平坐,其实并没必要喊我舅舅大哥----刚才他自言自语的时候,也充分说明了这一点,但他在我面前,还是称呼我舅舅为大哥,看得出来是个很有礼貌的人。 不知不觉之中,我已经被他的神采和气质所折服,我这辈子除了我舅舅外,还真没服气过什么人,这人应该算是第二个了。在他温和的声音里、温暖的笑容里,我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说对,是我! 这位队长拿起我的证件仔细端详一阵,笑着说道:“果然是你,我听阎王大哥说起过你,以身犯险、孤身进入夜明之中,为龙组提供了大量极为珍贵的情报,所遇到的危险更是数不胜数,大家都很服气你呢,辛苦你了!干完这一票,不仅能够转正,还能好好休息下了。” 这位队长一边说,一边轻轻拍着我的肩膀,表示着对我的赞赏和认可。 我的心里也暖洋洋的,像是置身在温暖的火炉之中,情不自禁地说:“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我既然是龙组的一份子,就要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 “好,好,龙组有你这样的后起之秀,我们也能很安心啦。”这位队长连着说了几个“好”字,看向我的眼神之中饱含欣赏。 接着他又问我,现场到底怎么回事? 这时我才想起,这可不是认亲大会,就在刚才不久,我们还和林婉儿拼得你死我活,差点就尽数死在这个歹毒的娘们手里了。于是我便一五一十地给这位青年队长讲述起了情况,直接从我前几天泄露身份开始讲起,一直讲到今天的屠魔大会,期间没有一丝一毫隐瞒,包括青龙元帅怀了我的孩子,怀香格格赶走我们,接着又被林婉儿追杀,全部讲了一遍。 听完我的整个讲述以后,这位面色一直都很温和的青年队长,眉毛罕见地拧成了一团疙瘩,身上也意外地显出杀气。 他直接面向林婉儿,冷冷说道:“好狠毒的妇人,将她给我碎尸万段!” 青年队长既然已经理清我们之间的关系,肯定不会再对我和万毒公子、青龙元帅动手,而是把矛头对准了林婉儿。而且为了给我出气,他还用了“碎尸万段”这几个字,显然不会再让林婉儿有任何的活路了! 青年队长一声令下,四周那些身着黑衣的汉子,便一窝蜂地冲向了林婉儿,挥舞手里的家伙劈斩向她。 从我龙组成员的身份暴露,再到这位英俊的青年队长现身,林婉儿自始至终都处在极度的震惊之中。她只知道我是小阎王的人,可没想到我和小阎王都是龙组的人,一时之间难以接受这种现实。 直到青年队长下令将她杀了,一群龙组成员围攻上去的时候,她才醒过神来,大叫着道:“你不能杀我,你知道我们夜明的后台是谁吗,你们龙组没有资格对我们夜明的人动手!” 青年队长再次冷笑一声:“有没有资格,不是你说了算的!实不相瞒,别说你们夜明,就是你们夜明背后的那个人,也快完了!给我杀,不要留情!” 众多龙组成员一哄而上,将林婉儿当成了唯一的屠杀目标,个个施展绝技攻了上去。这些龙组成员挥舞刀枪,配合十分默契,攻得虎虎生风,如果对比的话,至少也是兵部之中青阶、蓝阶的实力了。 只是,身为刑部尚书的林婉儿,当然也不是吃素的。既然没有吓住这些龙组成员,她也只好挥舞自己的双手展开反击,缠龙手再次出现,咣咣锵锵的和四周的人交战,金戈交击之声不绝于耳,刚才面对我们几人还气焰嚣张、不可一世的林婉儿,现在终于尝到苦果,陷入了苦战之中。 不过,缠龙手也确实厉害,那些兵刃砍上去也不能对她造成伤害。这些龙组的成员虽强,但也不是林婉儿的对手,不少人的兵刃脱手而出,也有人被林婉儿击飞出去。 但是,面对龙组的围攻,面对人多势众的氛围,林婉儿到底还是有些慌张,发挥的也不如平时那么完美;再加上这些龙组成员配合得确实很好,终于渐渐把林婉儿压制住了,再照这种情况下去,迟早会把林婉儿给杀死。 然而就在这时,那位始终在一边观战的青龙队长,突然喊了声停。 围攻林婉儿的龙组队员也立刻停手,“唰唰”地往后退去,显然训练有素。明明都快赢了,这位队长却突然喊了停手,大家都很奇怪地望向了他,就连林婉儿也气喘吁吁地看向了他。 “你的缠龙手练得不错。” 这位青年队长悠然说道:“缠龙手一共二十四式,大多都是‘制人’的手段,只有一式杀招所以,缠龙手一向以‘仁义’出名,既给对方留一条后路,也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因为修炼缠龙手极为困难,往往需要比寻常武夫付出更多的心血和代价,也就让修炼缠龙手的人更加懂得生命的宝贵,在制敌的时候多多手下留情” 说到这里,青年队长顿了一下,带着一点惋惜的语气,继续说道:“你的缠龙手本来已经登堂入室,可惜的是你心肠太歹毒了,完全没有领悟到缠龙手的真髓,即便再练下去也是徒劳无功,不会再有什么作为了。” 本来要杀林婉儿了,青年队长却在这里大说特说缠龙手,实在让人感到意外,觉得莫名其妙。至于林婉儿,就更加不服气了,恶狠狠道:“说得那么头头是道,搞得就好像你是缠龙手的宗师一样,你管我怎么练呢,能杀敌不就行了?” “宗师不敢当,算是小有成就。” 青年队长一边说,一边举起了自己的双手:“既然如此,我就让你见识一下缠龙手真正的威力吧!” 缠龙手,真正的威力?! 直到这时,我才看到青年队长的双手之上戴着一副白色的手套,虽然看不清楚里面到底什么模样,但他既然这么讲了,说明他也是练缠龙手的,怪不得絮絮叨叨了这么一堆。 看到青年队长举起双手,林婉儿也是面色一变,接着又说:“原来你也是练缠龙手的好,如果我赢了你,你怎么说?” 青年队长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如果你赢了我,我就放你离开。不过,你是赢不了我的!” 青年队长的语气充满自信,我也对他充满了信心,愈发想见识下他的缠龙手了。 不过这对林婉儿来说,却是一道希望的曙光,本来死亡已经板上钉钉,突然又有了这么一个活命的机会,她当然要牢牢抓住。所以她毫不犹豫地说了声好,便挥舞着自己的双爪冲向青年队长! 林婉儿的缠龙手着实了得,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的气破之声,那一根根修长白皙的手指,如同一支支寒芒闪现的利刃,杀气十足地挥向青年队长的脖子和脸。 面对林婉儿的强力攻势,青年队长却始终不动声色地站在那里,直到林婉儿的双手挥到面前,青年队长才举起自己的双手抵挡。 林婉儿的双手,坚韧程度堪比利刃,我已经领教过、也见识过不少次了,所以虽然我对青年队长很有信心,但这一刻仍旧忍不住为他捏了把汗,生怕下一秒钟他的双手就会断掉。 但是很快,犹如金戈交击一般的“铛铛铛”之声便响了起来,四只爪子眼花缭乱地交错在了一起,威力竟然完全不逊色于刀兵相击,要不是手掌是肉做的,我真怀疑会有火花从中溅出! 缠龙手,确实厉害! 四周鸦雀无声,每一个人都在屏息以待,看着两个高手用缠龙手交战。乍看上去,两人好像不相上下,但是明眼人一下就看得出来,林婉儿已经渐渐处于下风,她额头上密集而下的汗珠便已说明一切,她确实不是这位青年队长的对手。 不出片刻,青年队长突然低喝一声:“旋转乾坤!” 只见他的双手不知何时已经攀上了林婉儿的左臂,就听“咔嚓”一声,林婉儿的左臂便耸拉下来,像是脱臼似的。 “好!” 四周那些龙组的汉子,齐声喝起彩来。 林婉儿则面色一变,脚步急速后退,青年队长倒也没有趁胜追击,而是面色平静地站在原地。 林婉儿退出七八步,方才站稳脚跟,她的头上大汗淋漓,显然吃惊不小。 她的右手搭在自己的左臂上,就听又一“咔嚓”声响,她的左臂已经恢复如常,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了。林婉儿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又抬头看向对面的青年队长,眯着眼睛说道:“你那手套是不是有什么古怪,你敢不敢摘了手套再和我比?” 青年队长手上的一双白手套确实显眼,林婉儿显然认为对方的手套起了很大作用,所以自己才败下来的。 而对方却是轻轻摇了摇头:“我的手套没有任何古怪,就是一副很普通的白色棉质手套而已,因为我的双手受过点伤,导致模样有些难看,所以才不愿意轻易示人。” 听到这句话后,林婉儿的面色再度一变,似乎想起什么似的,小心翼翼地问:“你,到底是谁?” 青年队长沉默一番,像是不太愿意提起自己的名字,眼神也变得有些飘忽起来,现实陷入了什么久远的回忆之中。 但,最终他还是面色平静地开口说道:“龙组三队队长,左飞!”

下一篇   766 收服林婉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