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2 万虫,袭来 - 少年王

762 万虫,袭来

,少年王最新章节! 一网打尽?! 林婉儿,果然是来杀我们的! 四周有十多个汉子,个个手里拿着家伙,而且目光精悍、面露杀气,实力至少青阶往上。我和青龙元帅背靠着背,依旧警惕地看着四周,那些汉子也如饿狼一般,贪婪地盯着我们。 其实以我和青龙元帅的身体状态,林婉儿一个人就足够搞定我们了,但还是带了这么多人过来,说明这人万事喜欢求稳。而且她是刑部的尚书,竟然带了兵部的人来,显然也是剑西来默许了的。 青龙元帅左右看了看,最终把目光落在林婉儿的身上,咬牙切齿地说:“林婉儿。公主殿下已经放我们走了!” 青龙元帅已被逐出夜明,就不用尊称林婉儿为尚书,只是她对怀香格格仍旧抱有尊重,所以仍称公主殿下。而且她一针见血,知道这肯定不是怀香格格的主意。而是林婉儿自作主张,带人来追杀我们。 林婉儿倒也并不否认,眼角带着笑意,轻轻说道:“青龙,你已经做了这么久的元帅,怎么说话做事还是这么天真?‘阳奉阴违’这个词,你有没有听过?公主殿下放过你们是她的事,我还要再来追杀你们是我的事,反正你们死在这深山里面,又没有人知道。是不是这个道理?” 林婉儿笑起来是真好看,像是活在人间的天使,说出的话却又恶毒无比,像是地狱里钻出来的魔鬼,这两种完全不相干的气质,在这个看似优雅的女人身上,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 “婉儿,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置我于死地?就算你讨厌我,我离你远远的还不行吗,我们好歹曾经姐妹情深,你又何必一定要把事情做得这么绝呢?” 青龙元帅面露无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又说:“之前在高台上,你不是还放了我一条生路吗?” 之前在高台上,林婉儿差点把青龙元帅丢到台下,虽然是我和怀香格格同时喊了一声住手才制止了她,但说实话,如果那时林婉儿执意要丢,谁也来不及阻拦她。 还有我,林婉儿殴打我的那十几分钟里,轻轻松松就能要我的命,但她始终没这么做,一直等到怀香格格喊了住手,让我以为她也不是真想杀我。 结果青龙元帅不提这茬还好。提了这茬以后,林婉儿笑得更欢畅了,她一手举着太阳伞,一手捂着肚子笑个不停:“青龙,你真以为我是不忍心杀你的呀?实话告诉你吧。我之所以放过你,是因为知道公主殿下对你还有旧情,如果我真的把你杀了,她肯定会恨我一辈子的。同样,王巍也是这样。我知道公主殿下还是不忍杀他,所以故意放过了他,一面卖公主个人情,一面等公主赦免你们以后,我再带人过来追杀,这样就神不知鬼不觉了呢!” 原来是这样! 这林婉儿,心思歹毒到了一定级别,绕了这么一个大圈,竟然还是想杀我们,饶是我和青龙元帅都经验丰富。也万没想到林婉儿会来这么一手。怪不得这女人年纪轻轻就能做到夜明的刑部尚书,无论心机还是手段,实在远超常人! 林婉儿解释完了以后,脸上的笑容便一瞬间消失不见,眼神也变得凌厉而狠毒起来。冷冷地说:“杀了他们!” 林婉儿的话音落下,围在我们四周的那十多个汉子,便立刻手持兵刃朝着我们攻了过来。事已至此,一场恶战已经不可避免,我立刻握紧了打神棍,青龙元帅也握紧了猎龙刀,准备和四周展开一场惨烈的厮杀。 其实我并不想让挺着大肚子的青龙元帅参与战斗,她已经够劳累、够吃力的了,实在不宜再进行激烈的动作。但是没有办法,我一个人又肯定不是这些家伙的对手----这就是一个男人的悲哀。连自己孩子的母亲都保护不了! 我能做的,就是尽量护在青龙元帅身前,用自己并不坚实的身躯为她遮风挡雨。我握紧了打神棍,率先冲向头一个攻上来的家伙,那家伙手持一柄宽面钢刀。朝着我的脖子就斩过来,我的打神棍顺势往上一撩,就听“当啷”一声响起,钢刀瞬间被我击飞出去。 这是个开门红,但却不是个好兆头,更多的人涌了上来,手里的家伙齐齐朝着我和青龙元帅劈下,瞬间就把我们两人淹没。 就如我之前猜测,这些家伙至少都是青阶往上的实力,而我和青龙元帅因为身上的伤,都处在很低谷的状态,就算合力干掉两个、三个、四个,也还有七个、八个、九个,随着战斗越来越激烈,越来越白热化,我和青龙元帅终于扛不住了,渐渐落在下风,本就伤痕累累的身体,又添了不少新伤。 再这么下去,我和青龙元帅真得死在这里不可! 而林婉儿,却袅袅婷婷地站在一边,手里依旧举着她那把黄色的太阳伞,面带笑意地看着我和青龙元帅身陷重围,而且我和青龙元帅的处境越危险,她脸上的笑容就越灿烂。 渐渐的,我和青龙元帅被逼到一棵树下,再无后退之路。青龙元帅气喘吁吁,体力已经所剩无几,我也好不到哪去,身上又多了七八道伤口。想她堂堂的青龙元帅,再加上我这个兵部的战神,竟然被一群青阶实力的家伙逼到这种不堪的程度,实在让人唏嘘不已。 这就是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唰! 一个汉子看准机会,一刀斩向愈发虚弱的青龙元帅,而我正应付着身前的两三个对手。完全来不及去救她了,只能硬挺着身躯冲上,打算用我的胸膛为她挡刀。 咔! 这一刀砍在我的胸口,深深嵌入我的肩胛骨里,鲜血顿时弥漫出来。 “你干什么?!” 青龙元帅一声怒喝,猎龙刀猛地上挑,将那人的刀给击开了。 而我也终于承受不住,身子直直往前倒去,但在倒下的那一瞬间,我又用打神棍撑住地面。让自己的身体可以保持直立,仍旧站在青龙元帅身前,试图用肉身为她抵挡下一波的攻击。 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但我一定会站到最后一刻,这是一个男人应有的责任! “哇,真是感人啊…;…;” 旁边的林婉儿笑脸盈盈地说:“不过这又是何必呢,你们两个都会死在这里,早死一步和晚死一步,又有什么区别?” 话音落下之后,剩下的七八个人再次一拥而上,气势汹汹、杀气腾腾,要把我和青龙元帅当场剁成肉泥。我龇牙咧嘴、目露凶光,仿佛还有无穷无尽的战意,但是身体已经完全不听使唤,只能作为一个肉盾立在青龙元帅身前,为她抵挡最后一轮攻击。 “你干什么!” 青龙元帅再次一声厉喝,突然猛地抓住我的后领,又使劲把我往后面一丢,我的身体撞在树干上面,发出“砰”的一声闷响。而青龙元帅,则手持猎龙刀冲了上去。 她的战意虽然极其旺盛,可是身体同样不听使唤,步履蹒跚、行动吃力,在一群如狼似虎的兵部成员面前,根本没有一丝一毫逆转的可能性。 七八柄钢刀、利器朝着青龙元帅一起斩下。 我仿佛已经看到青龙元帅被大卸八块的场景。 “不!” 我发出一声惊天的嚎叫,想要重新站起去护青龙元帅,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兵刃已经齐齐落下。我的眼睛通红、嘴巴大张,心痛的几乎要无法呼吸,嘶吼声也响彻整片密林。 与我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林婉儿。我叫得有多痛苦,她笑得就有多愉快,整片密林中同样响彻着她欢快如银铃一般的笑声。 然而就在这时,奇迹却发生了,那些挥舞利器斩向青龙元帅的家伙们,突然齐齐发出一声惊天的惨叫,继而同时摔倒在了地上,痛苦地在草丛里、土地里扭曲、翻滚起来,凄惨的叫声也跟着不断响起! 怎么回事?! 无论是倒在树下的我,还是准备迎击的青龙元帅,还是旁边举着太阳伞的林婉儿,一个个都吃惊地望着地上痛苦打滚的那些汉子,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下一秒钟,我们就马上明白过来,那些倒在地上打滚的汉子身上,竟然各自爬出了不少蜈蚣、蝎子、毒蛇等物。 原来,他们是遭到了毒虫的咬噬。 在这样的地理环境之下,毒虫的袭击确实防不胜防。 不用几分钟的时间,这些汉子便个个口歪眼斜、七窍流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与此同时,密林深处又传来了一阵悠扬的笛声,紧接着便有簌簌的声音不断响起,一大片密密麻麻,完全看不清数量的毒虫竟从四周张牙舞爪、气势汹汹地爬了过来。 有蜈蚣、蝎子、毒蛇、蟾蜍等等,它们有的在密集的草丛中穿行,有的从垂下的树梢爬下,有的立于宽阔的巨石之上,或吐着信子,或露着牙齿,或张着口器,目露凶光、嘶嘶叫喊,不一会儿的功夫,便把林婉儿给包围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