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 他是我舅舅 - 少年王

74 他是我舅舅

看到花少的瞬间,我就知道这钱是谁交的了,普通学生有这财力的还真不多,我走过去,花少就站起来和我打招呼,如果是以前,我肯定会好好谢谢他,但是这次没有,我只是轻轻点了点头,算是回过, 唐心也站起来,和我讲着刚才发生的事,说还好关键时刻花少赶到,才让手术顺利地进行下去,并且谢谢我能把花少给叫过来, 显然,唐心以为是我叫花少来的,但我没有,而且她能说出这样的话,说明花少也不是她叫过来的,那花少能来到这里,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刚才他和陈峰在一起,所以才知道了这件事情,否则无法解释, 我苦笑了一下,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还寻思着要不要离开,反正现在也没我什么事了,唐心和花少现在都是陈峰的人,也轮不到我在这里献殷勤了, 旁边,唐心还在谢着花少,说以后一定会还上这笔钱的,而花少笑着说道:“没事的,你是巍子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朋友之间互相帮忙是应该的,” 我稍稍皱了皱眉,不知道花少说这话的意义何在,难道他还想当两面派,忍不住疑惑地看向了他,花少察觉到我的目光,也看向我:“怎么了巍子,” “没事,”我把头回了过去, 花少和唐心还在说着话,花少询问唐心她妈妈都有些什么病史,怎么好端端就脑出血了,唐心则说她妈妈一直都体弱多病,但是脑出血还是头一次,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而我坐在旁边始终沉默不语,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唐心妈妈的手术终于做完了,医生说并没有什么大的危险,现在只要静养就可以了,转移到病房以后,唐心妈妈也醒过来,开口的第一件事就是询问手术费的情况,唐心则说是我朋友过来把钱交了的,唐心妈妈谢过花少以后,又拉着我的手,郑重地谢了下我,说有机会一定会还我和花少的钱, 这时候,护士就过来劝阻,说不要和病人说太多的话,要让病人多休息才行,我们几个出来以后,唐心又谢过我和花少,说她一个人留在这里照顾妈妈就好,让我们就先回去吧, 我和花少留在这里确实没什么用,于是就和唐心告了别,说随后再来看望她妈妈,之后,我和花少就一起出了医院,到了医院门口,花少伸手拦了辆出租车,但是我说我还有点事,让他先走, 花少都把车门拉开了,又“砰”的一声把门关上,回头对我说道:“巍子,今天你到底是怎么了,从刚才开始就不大对劲,” 我有些无语,心想我怎么了,你心里不明白吗,还在我面前装什么大头蒜,我说没啊,我真有点事,然后调头就往另一个方向走, 花少伸手拉住我的胳膊,问我到底什么意思,不处这个兄弟了还是怎么着, 我是真没想到他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一下就来火了,直接把他的胳膊甩开,说花少,你还说这个有什么意义,你不是都已经站到陈峰那边去了吗, 花少直接就愣住了, 大街上车水马龙,出租车还在我们旁边停着,司机不耐烦地问我们到底还坐不坐了,花少摆手说不坐了,而我调头就走, 花少紧追两步,又把我给拦住了,问我这是听谁说的, 我本来不想说这事,想给我俩之间留下最后的脸面,就算闹翻了也别那么难看,结果他三番两次往枪口上撞,我也就不客气了,说道:“还用我听谁说,你真以为你做得隐秘,你主动去找人家,还给人家送烟,现在又过来给唐心送钱,真当我是傻子,什么都不明白,” 说完以后,我喘着粗气,两只眼也红通通的,死死地盯着花少的脸,像是一头快要发狂的野兽,倒要看看他还能说出什么花来,花少摸了摸自己的?子,直接点头承认:“对,我是去找陈峰了,还给他送了烟,过来给唐心送钱,也是因为听到唐心给陈峰打的电话……那你知道我是因为什么去找他吗,就在这怒气冲冲地指责我,” 我抱住双臂,冷笑一声,说行啊,我倒要听听你是什么意思, 给人送烟,难道也能送出什么道理来, 花少看看左右,可能是觉得道边太闹腾了,就把我拉到一棵树下,才说:“巍子,我相信我的眼光,从开始跟你就没后悔过,但你说你要干掉陈峰,我确实挺惊讶的,因为按照我对你的了解,没有把握的事你是不会做的,从对付瓜爷这事上面就看出来了,你要干掉陈峰,可以,那你总得拿出与之匹配的能力来啊,你俩现在的实力悬殊,不能嘴巴一张一合就说要干掉人家吧,但你到底有什么底牌,你又不肯说,那我只好自己去查喽,去问陈峰当然是最快的通道,” 这回轮到我愣住了, 花少去调查我,这没问题,也符合他一贯的做事风格,他可不像韩江那么容易热血上头,也不像蔡正刚那样随着大流走,但他直接去问陈峰,难道陈峰还能夸我两句好, 像是看出我的疑惑,花少继续说道:“我肯定不会直接去问陈峰你的背景,陈峰当然也不会直接就夸你牛逼,我只是旁敲侧击地去问陈峰对你的看法,出乎我的意料,陈峰竟然很肯定你,说你很有本事,绝对是下届学校的天,但是从表面来看,你是挺聪明的,也很有魄力和能力,但要和陈峰这样的人斗,似乎还欠缺一点火候,那就是背景,你家一穷二白,连父亲都坐牢了,陈峰却这么欣赏你,实在不符合他的作风,所以我就更奇怪了,” 说到这,花少顿了一下,说道:“巍子,我也听说你和陈峰之前的事了,你曾经带着整个初中和他干仗,最后虽然侥幸赢了,但是却被他父亲的人给带走了,再后来,发生的事没人知道,但是那天过了之后,你不仅安然无恙,而且陈峰对你的态度都不一样了,不说恭恭敬敬吧,起码礼让三分,能让陈老鬼那样的人都束手无策,还让狂妄至极的陈峰低下头来,足以说明你背后的力量更加恐怖我相信我的判断一定没错, 巍子,我不想做个耳聋眼瞎的傻子,更不想糊里糊涂地就跟着你上刀山、下火海,你要是真的看中我这个兄弟,还是希望你能对我坦诚一些,这样,我以后再跟着你,也心甘情愿一点、无所顾忌一点,是不是,” 我长呼了口气,明白了花少的意思, 还是那句话,花少擅长趋利避害,不同于韩江的无脑热血,也不同于蔡正刚的随波逐流,可以说,他是个很现实的人,他有自己的想法,也有自己的主意,他每走一步都会分析局势、小心翼翼,不会轻易走错脚下的路, 和花少这样的聪明人来往,显然隐瞒和欺骗是不可行的,如果想真正地拿下他,就必须坦诚相对、赤诚相见,否则的话只能将他越推越远, 虽然光头佬严禁我们将那天晚上的事情外传,但我觉得还是可以和花少说一下的,于是我思忖再三之后,便开口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小阎王,” 花少皱着眉头说道:“那位二十年前就名震罗城的混世魔王,没听说过他的恐怕是少数吧,怎么,” “他是我舅舅,” 在我说出这五个字后,花少的脸色一下就变了,两只眼睛里也散发出不可思议的光, 看到花少的脸色,我就知道我不用再说下去了,只是微微耸了耸肩,其实不是万不得已,我还真不想承认小阎王是我舅舅, 花少的脸色僵了大概有十多秒钟,才轻轻摸了摸自己的?子,接着抬头看了看天,才摇着头笑了起来:“怪不得,怪不得啊……” “怎么,” “我说怎么陈峰对你这样,原来你是小阎王的外甥,他就是给你跪下都不过分……你有这么强悍的背景,怎么从来都没人知道呢,哦,我明白了,肯定是小阎王故意隐瞒的,他不想给你家带来麻烦,是不是,” 花少无奈而又欣喜地笑着,然后冲我伸出手来,说巍子,什么都不用说了,我跟着你, 我没有握他的手, 我抬起头,看着花少,说道:“花少,如果你是看我舅舅的名头才愿意跟着我,那我看还是算了,那天晚上,我舅舅虽然救了我,但他同时也说以后不会再管我了,就是一根小拇指头都懒得伸给我,所以我希望你能考虑清楚,” 其实我又何尝不知,如果现在我什么都不说,光靠着我舅舅的名头就能把花少拉过来,可那说到底还是欺骗了他,而且也不是凭我自己的能力,多少有点心不甘情不愿,况且,如果将来真出了事,花少指望我叫我舅舅出来救场,我又叫不出来,不是打了自己的脸么、伤了人家的心么,还不如一开始就说清楚,大家互相知根知底,省得以后因为这个再撕破脸、闹矛盾, 我更希望花少是因为我才跟着我,而不是因为我舅舅才跟着我这就是两回事了, 花少只是沉默了一下,仍旧伸着手说:“没关系,我还跟你,” “为什么,”我挺惊讶, “因为不管怎么看……”花少笑嘻嘻道:“小阎王的外甥都比陈老鬼的儿子有出息多了,” 这是对我的肯定,而不只是看我舅舅了, 我也笑了起来,伸手握住花少的手:“那是必须的,” 树荫下,阳光透过枝杈斑斑点点地洒在我们二人身上,花少的笑容也愈发明媚起来,我也满心欢喜,因为花少是我上高中以来第一个交心的兄弟瓜爷、韩江他们,总感觉还差点意思, 之后,我们两人一起回学校去,彼此之间已经完全没有了隔阂, 回去的路上,花少好像想起什么来,和我说道:“对了,你知不知道,陈峰准备对那个叫乐乐的下手了,”

上一篇   73 陈峰的真面目

下一篇   75 乐乐的伏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