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9 小心驶得万年船 为37500金钻加更 - 少年王

729 小心驶得万年船 为37500金钻加更

去杀小阎王! 听到剑西来的这句话,我的心中顿时一凛,这才想起,剑西来曾经承诺过,要在一个星期之内杀了小阎王,而现在已经是第七天的晚上了! 这一个星期以来,前四天主要用来养伤,后三天主要和矮子队长周旋,还真把这事抛到脑后去了。好在我已经利用矮子队长的手机,提前给我舅舅通风报信过了,想必他已做好心理准备。 可是我想不太通,现在已经是第七天的晚上了,剑西来才说要去杀我舅舅,难道他有着精密的计划、巨大的把握? 从矮子队长一下跳到小阎王,我并没有太大的惊讶,对于现在的剑西来,肯定是小阎王更加重要,毕竟要向太后娘娘交差。以剑西来的身份,必定一诺重于千金,说了要在七天之内杀了小阎王,就不会耽误一分一秒的功夫。 而我,是太后娘娘钦点、要求跟剑西来一起行动的。所以剑西来必须要带我一起去。 我站了起来,面色凝重地对剑西来说:“是!” 剑西来转身走出门去,我也立刻跟了上去,青龙元帅亦跟在身后。我们三人出了房间,一路穿过朱雀门的广场,穿过山隘和狼谷,然后我的眼睛就被蒙上,就像第一次出山一样,先是驴车,后是马车,接着又是小轿车,从颠簸到平整,花了足足两三个小时。 等我的眼罩被摘下来,并要求下车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凤城的机场,显然是要现在飞到北方,去杀小阎王。而在我的身边,只有剑西来和青龙元帅,也就是说这趟行动只有我们三个,连万毒公子都没有。 下车以后,剑西来便给我和青龙元帅分别发了机票,直达省城,二十分钟以后出发。 之前我还以为剑西来要把兵部的人调过去,在省城和我舅舅展开一场血战,但是这一个星期以来,兵部丝毫未动,显然不是这种作战计划。 所以,是暗杀么? 我舅舅曾经说过,整个夜明之中,唯一让他感到棘手的只有剑西来。假定他们的实力不相上下,那么再加上我和青龙元帅,在剑西来看来,收拾小阎王也就绰绰有余了。 当然。前提是能够偷袭的到,而且还得保证只有小阎王一个对手! 但是怎么可能呢,省城是小阎王的地盘,到处都是小阎王的人,哪有那么容易抓到他落单的时候? 更何况,我还提前给我舅舅通风报信过了! 可看剑西来淡定从容的模样,似乎对这一趟行动充满自信,这就不免让我感到奇怪,这老东西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剑西来却什么话都没说,直接带我和青龙元帅过了安检,乘上飞机。这时候已经晚上九点了,到了省城至少是十一点,距离今天过去还有一个小时,剑西来到底怎么在这一个小时之内杀掉我舅舅呢? 恐惧来源于未知。 看着剑西来始终都是一副淡定从容、自信满满的模样,我的心中不禁忧虑起来,担心他真的有了什么天衣无缝的杀人计划。 剑西来和青龙元帅出行,当然坐得是头等舱。我沾了他俩的光,也在头等舱里,三人一排,舒舒服服地躺着。飞机启动,轰轰的声音震耳欲聋,不过很快就趋于平稳了。 剑西来始终都比较淡定。看会儿杂志,喝点果汁,或是闭目养神一会儿。 剑西来越是从容,我的心中越是忧虑,所以忍不住就问道:“尚书大人,咱们有什么计划吗?” 作为行动小组的其中之一,我想我有资格知道作战计划的内容。但剑西来却淡淡地说:“到了地方,你自然就知道了!” 剑西来不肯说,我也没有办法,只好沉默下来,但是心中始终悬着一块大石头,忍不住为我舅舅感到担心,希望他有御敌之策。 剑西来不和我说话,却和青龙元帅聊了起来:“青龙,你那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 青龙元帅沉默一下,说道:“处理好了。” 我也瞬间明白过来,剑西来说的是青龙元帅怀孕那事,太后娘娘之前让青龙元帅处理掉的。青龙元帅说处理好了,显然是说已经流了。剑西来都有些惊讶地说:“这么快啊,你不用养养身子么?” 我对这方面的事情不是太懂,但也知道民间把这种事情俗称小产,也是要坐月子好好养一养的。 就算青龙元帅回来的第一天就把孩子处理掉了,这也才六天啊,青龙元帅都不需要休息的么?而且平时也没少见她在外走动,活跃的跟没事人似的。 青龙元帅平静地说:“尚书大人,你没听过那句话么,‘今天做人流,明天就上班’,你放心吧,我没有那么脆弱!” 青龙元帅引用的那句话,确实频频出现在各个医院的广告上,是说现代医术高超,能把女性的伤害减到最低。青龙元帅平静的话语之中,甚至隐隐有些自嘲的味道,好像一点都不在乎这事似的。 但我知道她心里一定难过极了,因为我见过她说起自己怀孕时一脸开心、幸福的模样,对于自己即将成为母亲也充满了希望和期待。可是现在,太后娘娘把她这点权力都扼杀了,我都替青龙元帅感到不值和悲伤,更不用说她自己了吧。 偏偏,剑西来还要雪上加霜,冲着青龙元帅说道:“不是我说你,你在江湖上混的时间不短了吧,来往过的男人也不算少。怎么还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呢?” 至今为止,我仍不知道让青龙元帅怀孕的男人究竟是谁,但我知道她一定很爱那个男人,很爱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希望能把孩子给生下来。现在孩子被流掉了,她的心里已经够难过了,剑西来还说这么一句话,如同在青龙元帅的伤口上撒了把盐。 当然,青龙元帅肯定不会和剑西来置气,她只是沉默不语、闭目假寐。 这个外表看上去坚强的女人,内心里不知伤成什么样了。 两个小时。转瞬即逝。 晚上十一点钟,我们准时下了飞机,站在了省城的机场大厅。 如果说上个星期我还只是呆在渭城,近乡情怯却又没有彻底归乡的话,这一次总算是得偿所愿,站在省城的土地上了。我曾在这里拼搏,挥洒过一腔热血,对这里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刚下飞机就觉得有一股什么东西正在体内涌动,几乎要破体而出。 一年多前,我就是在这里坐上飞机前往凤城。展开自己无依无靠、危险重重的卧底生活;如今,我成为了夜明之中重量级的一员,站在兵部尚书剑西来的身边,又回来了。 省城虽然不如凤城繁华,但也毕竟是省城,即便到了晚上十一点,机场之中依旧人潮如织、人来人往。 我们三人站在其中,望着机场出口,一动不动。 我不知道剑西来在等什么,但他不动,我和青龙元帅也不动。 就在这时。剑西来突然说道:“王巍,听说一年多前,你和你舅舅小阎王闹翻,你想当王皇帝,他想当杨皇帝,结果意见不合,被他劈了一刀,差点没把你给劈死,还被无数人给追杀,拼了老命才躲进凤城?” 我在夜明之中能升到今天这个位置,上上下下早就把我的底细给摸透了,尤其是都察院的老桥,不到处宣扬我的事情才怪,所以剑西来知道也没什么可奇怪的。 回忆起那件往事,我的心中确实感慨万千,我和我舅舅固然是在演戏,但他劈我那刀是真的,无数人追杀我也是真的。既然是演戏,想瞒过所有人,当然要逼真一点,所以那段逃亡经历可一点都没掺水,真真正正的千难万险、死里逃生。 所以我咬牙切齿地说:“是的!” 剑西来说:“小阎王劈你的那刀,疤还在吗?” “在!” 我立刻把自己胸前的衣襟给扯开了,露出胸前一道长长的刀疤来,从左肩一直劈到腰间,像条大蜈蚣,狰狞可怕、触目惊心。这一刀,是我舅舅用屠魔刀劈的。 屠魔刀身为三大神器之一,威力自然不同凡响,确实差点把我命都劈没,还是薛神医给我缝的针,他的技术已经够高超了,但伤疤依旧留到今天,阴天下雨都会发痒、发疼。 这,就是想要混入夜明的代价! 剑西来和青龙元帅都是行家里手,不会看不出来这刀有多恐怖。两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剑西来说:“小阎王好歹是你舅舅,对自己外甥下手也这么狠吗?” 我说:“尚书大人,你对他的了解好像不多啊。我还没出生的时候他就坐牢了,等他出狱,我都初中快毕业了,实在没有什么感情。只是当时我觉得他挺威风,我们镇上的恶霸都嫌他怕,所以才跟了他一段时间。但他这人嫉贤妒能,看我的势力一天天超过他,后来更是取代他做了王皇帝,差点没有把他给气死,所以才对我痛下杀手!要不是我跑得快,现在就不能站在这里和你说话了!” 听着我的讲述,剑西来笑了起来:“以前我确实对你舅舅不太了解,不过最近几天好好打听了下他,才知道你那个舅舅确实不是东西,早年间把你姥姥和姥爷都坑死了,是不是?” 一听剑西来的这话,我就知道他的信息仍旧不够完善。李皇帝都知道我舅舅和我妈是帝城某个大户人家被赶出来的,早年间死去的那对老人,其实是天奴的父母;当然,我妈和我舅舅,包括我爸,都将那对老人当作真正的亲人,所以后来才对李皇帝那样愤恨和怒不可遏。 这件事情,李皇帝显然没有往上汇报,所以夜明的高层仍不知道,以为我舅舅就是平民老百姓里爬出来的枭雄。我当然也不会纠正剑西来,直接点头承认:“是的!直到现在,我爸我妈也没原谅他!” 剑西来又笑了起来,拍拍我的肩膀说道:“没关系,咱们今晚就为你姥姥和你姥爷报仇,除掉小阎王这个人间恶魔!” 我的心中顿时一凛。 果不其然,剑西来是有作战计划的。 我也只能面色凝重地点点头,说:“好!” 说完这句话后,剑西来便回过头去,继续看向机场出口,似乎在等着什么。 不一会儿,一个高大结实的人影渐渐走来,竟然是白虎元帅! 原来白虎元帅也在省城,而且看样子来得比我们早多了,显然也是暗杀小阎王的其中一员。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因为我平时只在青龙门和朱雀门之间走动,所以一般见不上他。 如今同时监管白虎门和玄武门的白虎元帅,此时的打扮比较低调,身上披着一件厚重的军大衣。位居北方的省城虽然挺冷,但还不至于穿军大衣,这就让白虎元帅整个人看着有些痴傻,像个刚进城来、懵懵懂懂的农民工似的。 当然,即便如此,也遮挡不住他一身的英气。 就他那个大块头,就算是个农民工,也是农民工中的草莽英雄,来来往往的人,没人敢看不起他。 白虎元帅走近,先冲剑西来问了个好,接着又冲我和青龙元帅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在我印象里面,白虎元帅的为人比较低调,一般不会和人发生冲突,既不像朱雀元帅那样爱出风头,也不像玄武元帅一样阴险毒辣。 之前兵部大比。浪剑客输在万毒公子的手上,提前淘汰出局,连四强也没进,白虎元帅也没表现出多愤怒来,只是和万毒公子要了解药,便把浪剑客带下台去,后来也没整出任何幺蛾子来。 换成青龙元帅,未必能像他一样淡定。 几个元帅里面,白虎元帅也算是一股清流了。 打过招呼以后,白虎元帅便低声说道:“尚书大人,查到小阎王的下落了,他在某个洗脚城里,身边只带了几个手下,是下手的好时机!” 听了白虎元帅的话,我的心里顿时一突,白虎元帅提前赶到省城,显然就是来查我舅舅踪迹的,而且还顺利地被他给查到了。可我舅舅是怎么回事,我明明已经提前报信给他,他怎么只带了几个手下就去洗脚城了,也太掉以轻心了吧! 难不成,他看一个星期都快过了。仍旧不见剑西来的踪迹,所以彻底放松下来? 不可能啊,我舅舅不是这么麻痹大意的人啊! 因为不了解我舅舅的真实想法,也出于对他的担心和忧虑,我的心中始终乱糟糟的一团,心慌意乱、忐忑不安。 而剑西来,听到白虎元帅带来小阎王的消息,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那咱们现在就到洗脚城去,你在前面带路吧!” “是!” 白虎元帅听令,裹了裹自己身上的军大衣。转过头去就往外走。 剑西来带着我和青龙元帅跟上,同时对我俩说:“从现在起,你们谁也不要离开我的视线!” 我知道,剑西来这是担心走漏风声,所以才对我和青龙元帅做出这样的命令。我的心中愈发焦虑起来,一边往外面走,一边四处看着,不知道该用什么法子提醒下我舅舅。 剑西来注意到了我的小动作,疑惑地问:“王巍,你干嘛呢?” 我说:“我看看四周有没有小阎王的眼线,这里毕竟是小阎王的地盘,不得不防!” “有道理。” 剑西来点着头说:“到底是小阎王的外甥,对你舅舅还是蛮了解的,确实很有这个可能。” 剑西来说完以后,便站住脚步,左右看了起来,一双机警的眼睛扫过四处。 我只是随便说一句,完全没想到剑西来还真当一回事了,特意停下脚步观察四周的人。我的心里虽然无语,但这是自己挖出的坑,咬碎钢牙也得往里面跳,所以同样四处观察着周围的人。 白虎元帅看不下去了。低声说道:“尚书大人,这机场每天过上千上万人,小阎王怎么可能把眼线埋伏在这!” 剑西来摇了摇头:“防人之心不可无嘛,该观察还是要观察的。” 剑西来一边说,一边左右看着,脚下仍旧不动。 我们从下机到现在,已经二十分钟过去,都快十一点半了。眼看着距离杀死小阎王的最后时限还有四十多分钟,白虎元帅彻底急了:“尚书大人,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小心驶得万年船。”剑西来慢吞吞地说着。脚下仍旧不走,不断左右看着。 现场的人乌怏乌怏,有些一看就是旅客,剑西来却仍要盯上半天。白虎元帅愈发着急,青龙元帅都忍不住催道:“尚书大人,我们该走了!” 就我这个地位,我肯定是没资格催促剑西来的,所以我只能沉默不语。只是同时,我的心里也很奇怪,不知道剑西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感觉他好像是在故意拖延时间。 不应该啊。现在的剑西来,最欠缺的就是时间,为什么还要这样子做? 但这却是事实,不管白虎元帅和青龙元帅怎么催促,剑西来都始终慢吞吞的,双脚倒是开始往前挪了,不过速度却是很慢,美名其曰多观察观察,眼睛倒是不断瞟着四周旅客。 到出口这短短的一截路,白虎元帅之前走过来不用一分钟,剑西来愣是走了十分钟。 眼看着马上就要出去了。剑西来突然站住了脚步。 “不,我们不能去。”剑西来面色严肃地说。 我们都很吃惊,不懂剑西来是什么意思,各自奇怪地盯着他看。 剑西来却不再解释,转过身去,找了处排椅坐下。我们几个莫名其妙,只好跟了过去,白虎元帅说道:“尚书大人,到底怎么回事?” “你想啊……” 剑西来皱着眉头,声音很低,喃喃地说:“小阎王是咱们夜明今年定下的魔,严重程度几乎仅次于龙组了,足以说明这人的能力很强。后来,小阎王轻轻松松就杀了玄武和朱雀,也足以说明这一点了。这么厉害的一个人,不会想不到太后娘娘肯定咽不下这口气,不会想不到近期还会有人找他报仇。他明知道有人找他,还只带几个人去洗脚城,你们说这是为什么?” 白虎元帅说:“他太狂妄?” 青龙元帅说:“或许,是他艺高人胆大,根本不怕我们报复。” “也对也不对。” 剑西来继续说道:“我感觉,这是他在故布疑阵。目的就是吸引我们入套。表面上看,他身边只有几个人,但如果我们真的进了那洗脚城,恐怕就会被千军万马给包围了。” 剑西来这么一说,我的心中顿时恍然大悟,之前的一切谜团也拨云见日。没错,这就是我舅舅的真实想法,我已经给他报了信,他肯定做好了准备,就等着剑西来进入圈套。 剑西来到底是老油条啊,一眼就看穿了我舅舅的计谋。 青龙元帅和白虎元帅也明白过来。便问剑西来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我同样也很好奇,不知道剑西来有什么打算。 剑西来摆着手道:“不着急,让我好好想想。” 说完这句话后,他便闭目养神起来,似乎正在思考。我们几人也不敢打断他,只能焦急地站在一边。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剑西来却没有半点睁眼的意思,两位元帅眉头紧皱,面面相觑。 白虎元帅低下头来,轻轻说道:“尚书大人,还差十分钟就十二点了,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完成任务了。要不,您给太后娘娘打个电话,再给咱们一点时间?” “嗯,嗯……有理。咱们已经在省城了,多要一点时间也不为过。” 剑西来点着头,从口袋中拿出手机。 然而就在这时,剑西来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剑西来一看手机屏幕,似乎长松了口气,接着抬头冲我们说:“你们看,太后娘娘主动打电话来了。” 我琢磨着,太后娘娘应该是打电话来问进度的,毕竟时间也快到了。 不知怎么回事,我总觉得剑西来今晚怪怪的。 即便是隔着电话,剑西来也恭恭敬敬地站起,就好像站在太后娘娘身前一样,面色恭谨、神色严肃,小心翼翼地按了接听键,语气尊敬地说:“太后娘娘,有何吩咐……” “什么?!” 也不知电话里面说了什么,剑西来的眼神突然猛地一震,同时满脸惊骇之色。

上一篇   728 去杀小阎王

下一篇   730 长剑,出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