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 跟我来,我告诉你 - 少年王

72 跟我来,我告诉你

乐乐这一个动作,我就知道他确实是上头了,否则就算他再瞧不上陈峰,陈峰毕竟也是这学校的天,平时的他对陈峰还是会礼让三分的,就像昨天晚上在饭店里,陈峰喊闭嘴,他也闭嘴了一样,而这回,乐乐却直接轰了陈峰一拳,并且是实打实的重重一拳,陈峰当场就踉跄了几下,差点摔倒, 因为陈峰是护着我才被打的,所以我也不好不管,只能把他给扶住了,陈峰冲我摆手,说没事没事, 乐乐还在旁边乐:“哟,好狗护主人啊,” 妈的,什么玩意儿,, 这里毕竟是陈峰的地盘,四周的人一看陈峰被打,都咆哮着冲了上来围攻乐乐,乐乐放倒了两三个人,便被更多的人给按住了四肢,陈峰好像并不打算报复乐乐,只是不愿意看见他而已,摆着手不耐烦地说:“把他拉走,” 众人便把不断挣扎、反抗着的乐乐给拖走了,隔着老远还能听见乐乐骂骂咧咧的声音,既骂陈峰,也骂我,说我就是条狗,别看平常叫的欢,其实屁用不顶, 莫名其妙,我到底哪里惹着他了, 陈峰被乐乐那拳打的不轻,嘴角都破了,往外吐了几口血丝,还安慰我,让我别和乐乐那个疯子计较,说他那人就是这样,经常犯神经病, 我点头,表示认可他的说法,我舅舅是个大疯子,乐乐就是个小疯子, 我没想到我和陈峰竟然还有英雄所见略同的时候, 我和陈峰站在高三走廊聊起了天, 直到这时,陈峰才问起我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想了一下,觉得这事也没什么好瞒,反正他都亲眼看见了,便把刚才在天台的事讲了讲,说我本来想问问乐乐我俩有什么误会,结果现在莫名其妙打了一架,还是一头雾水, 陈峰咳了一声,说:“你不知道他咋回事,我还不知道他咋回事呢,以前我也对他不错,全学校的人都知道我对他不错,结果那时候他还不是帮着你们一起对付我了,”还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直接给我来了一刀,真他妈疼啊,现在想起来都牙痒痒,我能怎么办,不是只能把他当疯子处理,” 陈峰旧事重提,而且还是很敏感的旧事,所以我沉默不语, 陈峰继续说道:“你肯定奇怪我后来为什么没报复他吧,其实我爸想收拾他来着,但是我说不用,这个仇我自己来报,我想过了,乐乐既然是头烈马,那我要么驯服了他,要么就给他宰了,这得看他以后的表现了,” 我明白了,陈峰还是想把乐乐收在麾下,确定收不了才会下手干掉他, “我本来还想着利用你的关系去攻坚乐乐,让乐乐归顺于我,结果乐乐现在连你都打,看来是不可能啦,这小子啊,就是性子太傲,现在上不服气我,下看不起你,我看啊,你俩迟早还有一战,”陈峰哈哈笑了两声,却让我心里不是滋味, “要真有那天,”陈峰拍着我的肩膀,“巍子,你放心,我肯定站你这边,我不会让乐乐动你半根汗毛的,” 我仍旧没有说话,细细咂摸着陈峰话里的味儿,他这无声无息之间,竟然把我俩捆绑到了一起,好像真有一个敌人乐乐需要共同对付, 从开学到现在,陈峰给我下的绊子就没停过,我要是信了他的话才算有鬼,我还是认为我和乐乐一定有了误会,有机会还是得找乐乐当面问个清楚, 当然,当着陈峰的面,我肯定不会这么说了,只是默默地点头表示赞同,面对陈峰,我一直都小心翼翼,虽然他曾在我舅舅面前表现得像条懦弱的狗,但那并未让我真的因此就看轻了他,一来能在我舅舅那样的疯子面前表现淡定的确实没有几个,二来陈峰过去所表现出的种种谋略和能力也让我无法将他小觑, 陈峰拍拍我的肩,说巍子,抽根烟去, 我跟着他来到走廊尽头的厕所,他摸出一包软中华来,抽出一根递给我,我本来也没觉得有什么,直到他弹着软中华的盒子,说这是我手下那个花少今天上午送给他的,我的心里才猛地咯噔了一下,觉得不对劲了, 今天上午, 昨天晚上,我和花少他们说了我的目标,瓜爷、韩江他们都选择站在我的这边,唯有花少说要再考虑考虑,结果今天上午就来给陈峰送烟来了,是不是已经说明他的选择, 虽然花少选谁是他的自由,而且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好多事情都没办法扭转,但一想到我俩曾经那么要好,说一点都不难过那是假的, 想到花少最终的选择,我的心里真是无法形容,只觉得从头到脚都凉飕飕的,就像掉进冰窟里似的,以至于陈峰后来都说了点什么,我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先是和乐乐闹翻,接着又是花少反水,开学以来一路顺风顺水、犹如开挂一般揍教官、收瓜爷,半个月的时间就走上高一巅峰,被称为年级最猛新人王的我,似乎终于迎来了高中生涯的首次挫折,而且一荡就到了谷底, 原来,在强大的陈峰面前,我短时间内所塑造的风光和荣耀根本就不算什么,更不足以让花少这样的好刀坚持留在我的身边, 坦白说,走了一个花少,对我的整体势力不会带来多大改变,最多就是吃饭没人付账,身边少了十来号人,其实影响我最大的还是心理上的失落和无奈,因为我在他的身上确实倾注了情感,将他当作了我的兄弟, 以及,花少选择了陈峰,应该也会把我的计划告诉他吧,陈峰知道我想干掉他的话,难免会先发制人,提前刨个坑把我埋了,或者说他现在已经知道了,在我面前所说的一切都是虚与委蛇,所做的一切都是机关算尽,我在算计他的同时他也在算计我想到这些,就实在头大的要命,总觉得所走的每一步都充满了惊心动魄, 回到高一以后,瓜爷他们都看到了我脸上的伤,惊讶地问我这是怎么回事,我也没和他们多说,随便敷衍了两句之后就回教室去了,过了一会儿,得到消息的唐心就大呼小叫地冲了进来,手上还拿着消毒用的碘酒和红药水,嚷嚷着要给我擦药,还问我是谁干的, 唐心的动作很笨拙,但是做得小心翼翼,一点一点地给我擦着药,我俩距离很近,我能清楚地看到她白皙的胳膊和凸出的锁骨,还能闻到她身上若隐若现的香味,每一个女孩身上的香味都不尽相同,共同点却是都能让男人迷醉在其中, 唐心对我是真的好,我不相信这种好能伪装出来,或许是因为乐乐和花少的事,我的心情荡到谷底,急需一点心理安慰,竟然鬼使神差地突然问道:“唐心,如果我和你哥打起来,你会站在谁那边,” 唐心的手明显抖了一下,刚才还明亮的眼睛也猛地黯淡下去, 看到唐心的这个表情,我就知道她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了,我轻轻叹了口气,心情再次随之荡到谷底,不,不是谷底了,本就在谷底,现在直接塌到了地缝下面,就好像溺水的人以为抓住救命稻草,却没想到反而因此陷得更深,直接把我整个身体都埋在了里面,并且永无出头之日,四周充斥着漫无边际的黑暗, 是啊,论身家、论背景,论身手,论能力,我哪一点比得上陈峰,又怎么去怪别人都站在他的那边, 我低下头去,心里是前所未有的难过,曾经的踌躇满志和一腔热血,似乎在这一刻尽数化为乌有, “巍子……” 唐心突然轻轻叫了我一声,又抓住了我的手,说道:“一定要打吗,没有其他选择吗,” 我看着她,重重地点了点头,同时心里又重新燃起一丝希望,眼神定定地看着唐心,很希望她能说出支持我的话来,能够给我一点点动力和信念,因为现在的我太需要这个了, 然而,唐心依旧什么话都没说,只是一双眼睛慢慢变得着急起来,似乎也处在极大的焦虑和彷徨之中,显然,我和陈峰让她难以抉择,才让她如此的痛苦和难过, 我忍不住问道:“你和陈峰到底是什么关系,你从什么时候认他当哥哥的,说实在的,我并没看出你们两人的关系有多好,” 这是真的,像陈峰这样的人,一整个学校的天,收的妹妹不知道有几十个了,也没看出唐心作为其中之一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陈峰是去吃饭带着她了,还是没事就来找她玩了,从来都没见过,感觉陈峰就是随便塞了个和我同年级的妹妹让我照顾,顺便监视我下, 而我,却每天都和唐心在一起玩,除了机密要事之外,几乎干什么都带着她,堪称是朝夕相处了,我俩的感情肯定要比她和陈峰要深,就是一颗石头心也该焐热了,至于这么难以抉择吗, “你想知道吗,”唐心突然站起来,说道:“跟我来,我告诉你,”

上一篇   71 单挑乐乐

下一篇   73 陈峰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