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4 我,来了! - 少年王

704 我,来了!

在我彻底昏厥过去以后,青龙元帅依旧面色淡然地站在原地,看向我的眼神也充满了冷漠,就好像早就知道我会这样似的。而站在门外的万毒公子,听到动静以后立刻闯了进来,看到我倒在地上以后,顿时吃惊地说:“青龙元帅,就算王巍不小心侵犯了你,也用不着杀了他吧……” 万毒公子以为青龙元帅心存报复,所以把我给杀了,而青龙元帅冷冷地说:“不关你事,你出去吧!” 万毒公子还想再说什么。但是终究不敢忤逆青龙元帅的威严,只好长吁短叹地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又有一个人走了进来,原来是紫阶队长。 “青龙元帅,怎么样了?”紫阶队长一边说话,一边看向倒在地上的我。 “一切顺利。” 青龙元帅叹了口气,说道:“他的战意太高昂了,不能让他上台,否则西门牛会杀了他的。” “其实……你可以提醒他,让他上台就认输啊……”紫阶队长也轻轻叹了口气。 青龙元帅摇了摇头:“不行,尚书大人说了,绝对不能把这个计划告诉他,如果他一上台就认输,尚书大人肯定会猜到什么。我既不想违抗尚书大人的命令,也不想眼睁睁看着王巍送死,所以只能用这个办法了。” 说到这里,青龙元帅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对了。疯罗汉准备的怎么样了?” 紫阶的最终之战,青龙元帅还是决定派疯罗汉上场。 紫阶队长答道:“疯罗汉准备好了,但他的伤还没好,近来西门牛的暗劲大成,疯罗汉受了不轻的内伤,再上的话恐怕仍旧不是西门牛的对手。” 青龙元帅点了点头:“没关系,输就输吧,能保住王巍的命就行。” 紫阶队长也嗯了一声,然后和青龙元帅一起退了出去,还把门关上了。 外面的说话声渐渐小了起来,紫阶队长和青龙元帅都走远了,大家也都纷纷赶往朱雀门广场去了。也就是在这时。我的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万毒公子又闯了进来,他一脸哭哭啼啼的,扑到我的身上,大声哭嚎起来。 “王巍,你死得好惨啊……我这辈子只交了一个朋友,就是你啊,没想到你还死了……看来我是个不详之人,谁和我交朋友谁就得死……可我又不能为你报仇,谁让你玷污了青龙元帅,你这是罪有应得啊……” 七尾蜈蚣也从他的领口钻出,趴在我的胸前用触角触碰着我的下巴,发出“嘶嘶”的声音,显然也为我的“逝去”伤心不已。 然而就在这时,我猛地坐了起来,开口骂道:“哭什么丧,老子还没死呐!” “啊,诈尸啦!” 万毒公子吓得一个哆嗦,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七尾蜈蚣也惊得滚落在地,一人一蜈蚣都震惊地看着我。 我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又骂:“神经病啊,青龙元帅只是迷倒了我。又没杀我。” “你你你……” 万毒公子震惊地说;“既然迷倒了你,你怎么又醒过来了?” 我没答话,低头看向地上的水杯,水渍蔓延一地。很久以前,我舅舅曾经训练过我一段时间,虽然没教我什么功夫。却教了我不少生存技巧,以及一些下三滥的手段,比如溜门撬锁、脱困求生等等,“制作迷药”“辨别迷药”当然也是少不了的。 在我后来飘泊江湖的数年生涯里,从来没遇到过这类事情,也就没有显现出来过这方面的本事。这一次。总算是用到了,所以青龙元帅递给我的这杯水虽然无色无味,但我还是一眼就分辨出来了,可见只要学到手里的东西,总有一天会派上用场的。 青龙元帅在把这杯水递给我的时候,我很奇怪她为什么想要迷倒我。所以我佯装喝了几口。便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为了不让青龙元帅看出端倪,我还故意把水杯给打了。 终于让我听到了想要听到的东西。 原来青龙元帅不想忤逆剑西来的命令,但又不想我真的送死,所以才用这种手段禁止我上场的。这几天来,我一直都很奇怪青龙元帅为什么不肯提醒我一下这事,要知道朱雀元帅都提示我了,原来她另有打算,直接断了我上台的路! 几天来的疑惑、失落和失望,在这一刻灰飞烟灭,青龙元帅对我是真的好,我又想起昨天晚上的一夜旖旎,心中不免充斥着浓浓的感动和柔情。我相信如果换个人来,青龙元帅肯定不会这样做的! 虽然我也知道青龙元帅是冲着我身后的那个人,但也足够让我感动的稀里哗啦了。 看我沉默不语,万毒公子又疑惑地说:“王巍,到底怎么回事?” 我回头看他,说来不及和你解释那么多了,我得赶紧到朱雀门广场去,参加紫阶的最终之战! 万毒公子也知道这事的重要性,点着头说:“嗯,走,我陪你一起去!” 经过几天休养,万毒公子的身体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完全能到现场观战。 出门以后,万毒公子便把七尾蜈蚣交给了我,祝我旗开得胜。 我也没有客气,直接就收下了,七尾蜈蚣“刺溜”一下,就钻到了我领口里。因为这不是第一次。我也能慢慢适应了,就像万毒公子说的,恐惧其实来自于未知,当我知道七尾蜈蚣对我完全没有敌意的时候,我也就不可能再害怕了。 我们很快就赶到了朱雀门的广场。 此时的朱雀门广场照旧锣鼓喧天、旌旗招展,十分热闹,比以往兵部大比的每一天都要热闹,毕竟是最重要的一战了,将决定谁是紫阶之星,谁是今年的兵部战神,决定“屠魔任务”最终花落谁家! 我很感激青龙元帅对我的好意,但是这擂台我是必须要上的,我对紫阶之星虽然不感兴趣,但我不可能让别人去屠我舅舅! 朱雀门广场之中,四门各占一面,而且已经各自就位,气氛十分热烈。虽然大家都认为西门牛赢定了,但还是很期待这一幕的到来。进入广场之后,我跟万毒公子说我去找下青龙元帅,让他先去青龙门的席位那边坐着等我。 但是万毒公子不同意,说要和我一起去找青龙元帅。 “你别想和我的女神单独在一起!”万毒公子咬牙切齿地说。 我是真拗不过他,只好答应下来。 不出意外的话,就和前几天我取代万毒公子上台一样,青龙元帅现在势必正在向剑西来申请。让疯罗汉替我,所以我得赶快过去。 往主席台跑的路上,要经过玄武门的坐席。自从金刀陈死在我手上后,玄武门的众人早已将我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看我一跑过来,立刻就有人骂了起来,什么恶毒的话都有,什么祝我今天死在台上啊,操我祖宗十八代啊什么的,不绝于耳。 我这人虽然心高气傲,但是一般不和“大众”做对,因为我知道“一不扭众”的道理。和这么多人吵架,除非我疯了。所以我都没搭理他们,假装没有听见,继续往前面跑。 但是万毒公子受不了啊,他冲着玄武门的众人“嘶”的一声,做出一副凶恶的样子来。与此同时。他的头发里面、领口中间,以及袖口、脚腕,同时窜出来不少毒虫的头,有毒蛇,有蜥蜴,有蜘蛛,还有蝎子,各个都龇牙咧嘴的,凶相毕露,吓得那帮家伙谁也不敢吱声了,世界瞬间清静不少。 真是大写的牛逼,不服不行。 我和万毒公子得以顺利地继续往主席台的方向跑。 “怎么样。哥哥厉不厉害?”万毒公子得意洋洋。 “行啊老弟,这保镖做得不错。”我和他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很快就跑到了主席台处,也就是朱雀门的坐席,兵部大比刚开始那几天,我整天坐在后面。我一眼就看到青龙元帅背对着我。正站在主席台前和剑西来说着什么。 我看不到青龙元帅的脸,但能看到剑西来的脸。 剑西来的那张老脸依旧口歪眼斜,此刻充满愤怒:“你说什么,王巍身体不适,不能来了,要换疯罗汉上场?” “是的。”青龙元帅的声音不卑不亢。 “青龙。咱们那天商量好的,你再变卦就没意思了……”剑西来轻轻摇着头,显然非常不爽。这个老家伙,也是个表面好人,内心恶毒的东西,否则也当不了兵部尚书了。 旁边的玄武元帅听到了。也站起来说道:“青龙元帅,你是一定要和我过不去了?为了那个家伙,咱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你都要弃之不顾了?” 按照朱雀元帅的说法,让西门牛在台上杀掉我的计划,是剑西来和四位元帅一起商量出的主意,其他尚书和领导是不知道的。也是,高尚书如果知道的话,也不能同意他们这么做。 我的后台虽硬,但在剑西来看来,显然没有平息玄武元帅的怒火重要;但他也怕引起我身后那人的不满,所以才用这种方式来帮玄武元帅出气。等我死在擂台上后,对外也能有交代了。 而青龙元帅,却自始至终都在护着我。 “玄武元帅,我没有弃咱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于不顾,但王巍是真的身体不适,不能来了。他练了一种古怪的功夫。昨天晚上差点冻死,不信你可以问问我们青龙门的人。”青龙元帅认真地说。 这般炎炎夏日,青龙元帅竟然说我差点冻死,可想而知剑西来和玄武元帅怎么会信。 剑西来咬牙切齿地说:“青龙,你把人给我叫来,立刻,马上!” “来不了。”青龙元帅面不改色。 “你叫不叫?”剑西来的语气渐渐加重,目光中也闪露出杀气,似乎要发怒了。 “真来不了,他生病了。”青龙元帅仍旧固执己见,以一己之力对抗着这位兵部尚书。 “好,你不去是吧,我亲自去抓他过来!”剑西来凶相毕露,立刻就要动身。 青龙元帅顿时有点着急,伸手抓住了剑西来的胳膊,想阻挡他到青龙门去。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平静的声音突然自青龙元帅身后响起:“不用,我已经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