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3 一战成名 - 少年王

673 一战成名

这人的声音很大,几乎充斥整个朱雀门的广场,而且对我极尽侮辱之能事,想装没听见都不可能,我顺着声音看了过去,在青龙门观众席的某处,果然是万毒公子, 万毒公子身上穿着兵部的专用服,?衣服、?裤子加绿胶鞋,和我刚见到他时的白衣飘飘已经完全不同,身上自然也少了一股子仙气,他那口似乎形影不离的漆?大棺材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身下的一个小马扎,看上去也不是那么神秘了, 但他齐腰的长发还在,白皙的皮肤还在,妖冶的红唇也还在,仍旧是不男不女的扮相,乍一看上去还是挺瞩目的, 别说在青龙门,就是在整个兵部,万毒公子都是极其有名的存在,都知道他第一天到青龙门,被分配到了绿阶,然后整个人大暴走,一路从绿阶跳到了紫阶,创造了兵部有史以来的神话,被上千人称道, 然而他并不满足,还要持续挑战紫阶队长,结果被紫阶队长揍了个半死,还给踢回了蓝阶,又被上千人引为笑谈, 当然,笑归笑,却没人敢看不起他,在这种青阶决战的关键时刻,现场本来鸦雀无声,万毒公子突然这么一乱,引得众人纷纷朝他看了过去,杂七杂八的声音也随之响了起来, “什么,这个王巍和万毒公子是齐名的,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他,”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两人都是刚刚加入兵部不久,他俩以前在外面道上的时候,确实齐名,我听说过,” “嘿,这我还真不知道,我整天在兵部呆着,上哪知道这种事去,不过这个王巍,刚上场还挺亮眼的,现在看也就一般般啊,在蓝玉手上十几招都撑不过去,怎么有资格和万毒公子齐名了,” “可不是嘛,我本来对他还挺期待的,心想他和万毒公子齐名,肯定本事不小,没想到这么不堪一击,实在让人失望,” “呵呵,就他,也想和万毒公子比,万毒公子可是准紫阶的实力,王巍现在顶多算个青阶巅峰,碰上准蓝阶的蓝玉就栽跟头,有什么资格和万毒公子齐名,” “说得一点没错,看来这个王巍也是徒有虚名,比万毒公子可差远了……” 四面八方、此起彼伏的声音犹如一支支利箭,齐齐扎向我的心窝,记得刚到兵部,在第一道关卡的时候,万毒公子就点名要求找我,可惜那个时候我身负重伤,不能光明正大地出面和他较量,不过当时我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心,想着哪天一定要和他比试比试, 可惜马失前蹄,在青阶的决赛场上,却碰到了这样的事情,不仅万毒公子看不起我,其他人也对我百般轻视,自然让我心里感到无比憋屈、窝火,现在的我,同样有着准紫阶的实力,却要在这个蓝玉面前虚与委蛇,装出自己根本不敌的模样,连我自己都觉得恶心无比, 而面前准备对我进行最后一击的蓝玉,在听到四周的议论声后,才知道我在外面是和万毒公子齐名的,进攻的步伐都随之慢了下来,嘴角勾起一丝轻蔑的笑,说:“你连我都打不过,竟然还想和青龙门的万毒公子齐名,简直要笑死我了,我今天,就要当众戳穿你这个滥竽充数的家伙,” 蓝玉一边说,一边朝我缓缓走了过来,手里的唐刀也跟着颤动不已、嗡嗡作响,似乎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将我斩落台下, 而我,在接受朱雀元帅的命令,打这一场虚与委蛇的架时,本就觉得十分不甘;听到来自万毒公子和四面八方的嘲讽声后,心中更是充满了无数的憋屈和窝火;蓝玉的这一番话无疑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直接把我心里的情绪给点燃了,使得怒火不可抑制地在我体内游走, 虽然漂泊这么多年,已经让我学会了隐忍和能屈能伸的道理,但我也是个年轻人,是个有血性、有脾气的年轻人啊,面对这么多的嘲讽和不屑,我怎么可能无动于衷,怎么可能充耳不闻, 或许,确实是我修炼不够,还不到韩信那种能够承受胯下之辱的程度,我只知道现在的我如果再不发泄的话,整个人都要炸了,这一刻,怒火在我胸中燃烧、热血在我体内沸腾,我不想再考虑什么大局、什么后果,不想再考虑朱雀元帅的命令,我只求自己能够痛快一回, 本来,我已经做好了投降、认输的准备,但是现在我咬着牙、瞪着眼,双手撑地慢慢站了起来,凌厉的目光直视面前的蓝玉,隐隐腾起的杀气也从我的身上慢慢散出, 现在的我,根本不打算去看朱雀元帅,我怕一看到他的脸,好不容易凝集起的决心又垮下去,所以我只盯着面前的蓝玉一人,准备将所有的怒火和憋屈都倾泄到他身上, 可惜的蓝玉,却根本没有意识到危险已经到来,只是看到我又站起来后,稍微愣了一下,接着冷笑起来:“怎么,你还不打算放弃,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这又是何必呢,” 而我根本不搭理他这一茬,只是冷冷地说:“你怎么跟个娘们一样啰嗦,到底还打不打了,” 我这一句话,果然成功激怒了蓝玉,蓝玉的脸色一下变得极其难看,但他还想保持自己的风度,同样冷冷地说:“好,既然你不认输,那我就再给你个反击的机会,不过,我建议你还是用武器吧,否则你连我十招都撑不过去,” 刚才的一幕,大家确实有目共睹,蓝玉在十几招内就将我击飞出去,以为我的实力不过如此,但,我仍旧一脸傲气,眯着眼睛说道:“我说过了,对付你,不需武器,” 我狂妄的声音、霸道的语气,清晰地将每一个字传送到现场每一个人的耳朵里,对于我突然的变化,现场的反应同样不一而足,有人认为总算是有好戏看了,但也有人觉得我还是在装逼,说我之前就装得挺像样子,结果还不是十几招就被打飞,到了现在还不吸取教训,迟早也是个被打脸的货,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之前的我不用武器,是一心求输,现在的我不用武器,是因为我有足够的把握空拳将其击败, 在众多纷杂的声音里,虽然也有人是站在我这一边,但也并不认为我就一定能赢,只是希望我能呈现一场精彩的打斗,比如我们朱雀门的人,觉得我肯定不是蓝玉的对手,但在他们看来能够拿下第二也很不错,所以仍旧毫不吝惜地为我加油、呐喊, 万毒公子的声音,再次不阴不阳地响起:“现在看着总算有点意思了,不过我还是觉得这个王巍没有资格和我齐名,” 在他说出这句话后,四周再次响起一片附和之声,普遍认为确实如此,说我比起万毒公子差得远了,给万毒公子提鞋都不够,或许是因为我一开始就把万毒公子当作对手的原因,很容易就因为他的三言两语变得炸毛、冲动、热血,所以我再次伸手指着面前的蓝玉,豪气万千地说道:“你到底还打不打了,不敢打就给我滚,” 蓝玉本就处在极端的怒火之中,被我这么一激,顿时彻底发狂,像是一头下山觅食的猛虎,张牙舞爪、吼声连连地朝我冲了过来,手中唐刀也毫不留情地朝我斩下, 暴怒后的蓝玉是可怕的,无论气势还是攻势,都比之前更加生猛,他身上的杀气也覆盖了整个擂台,似乎要不顾一切地将我碎尸万段, 现场中的众人,也感受到了这恐怖的氛围,所以一个个都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们,就连主席台上,对“青阶决战”并不怎么感冒的几个元帅、尚书,此刻也将目光全部集中在了我们身上, 当然,自始至终,我都没看朱雀元帅一眼, 现在的我,只是一心想把蓝玉击败,好向众人证明我的实力, 转眼之间,蓝玉已经奔到我的身前,手中唐刀也以闪电般的速度斩向我的喉咙, 杀, 面对蓝玉的凌厉攻势,我不退反进,整个人朝着蓝玉的身前扑去,因为我没用武器,赤手空拳的话,就必须要和他贴身近战,只是半个呼吸的功夫,我的脚步往前一蹬,身子便几乎贴住了蓝玉,在他的唐刀还未斩落之前,我的一双拳头便如狂风骤雨一般倾泄而出, 砰砰砰砰砰, 砰砰砰砰砰, 两只拳头如同两只大锤,以千斤之力轮番轰向蓝玉胸口,沉闷的声音不断从他身上发出,强横的力道在他体内肆意游走, 在我霸道、威猛的攻击之下,蓝玉根本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他的脸上布满惊恐,眼神里也充斥着骇然,显然没想到我突然会变得这么强,兵部里有句话说得好,叫做隔阶如隔山,意思是两个不同的阶级之间,实力相差如同隔了一座山,低阶永远别想战胜高阶, 而我这个准紫阶,收拾蓝玉这个准蓝阶,着实轻而易举、易如反掌, 蓝玉的唐刀没有力气再斩下来,脚步也不断地往后退着,我每打出一拳,蓝玉就喷出一口鲜血,我打出十几拳,蓝玉就喷出十几口鲜血,在我的步步紧逼之下,蓝玉很快就推到了擂台边上, 砰, 我又轰出了霸道而又关键的一拳,再次击中蓝玉的胸口,号称准蓝阶实力的蓝玉,顿时像是一只断了线的风筝,斜斜栽到了擂台下方, 而我,依旧安然无恙地站在擂台之上,长身而立、姿态傲然,微风,轻轻拂过我的面颊,将我额前的刘海缓缓吹起,现场一片死寂,朱雀门的广场之中,所有人都瞪着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台上的我, 就在刚才不久,我还被蓝玉打得濒临败北;可是转眼,我便赤手空拳地把蓝玉轰下了台,而且在这过程之中,蓝玉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对我来说,这其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为就在几个月之前,我还差点击败蓝阶队长进入紫阶,现在我的实力又有增进,干掉身为准蓝阶的蓝玉实在 没有什么稀奇, 只是别人不知道这件事情,以为我顶多就是青阶巅峰而已,在看到我轻而易举地将蓝玉击飞之后,一个个都看呆了、看傻了, 不知过了多久,同样站在台上,身为主裁判的青阶队长最先反应过来,清脆的哨声也瞬间响彻整个朱雀门的广场, “朱雀门王巍,获得青阶决战的最终胜利,拿下‘青阶之星’的称号,”青阶队长的声音激动、兴奋,甚至还微微颤抖,显然为我感到骄傲、自豪, 与此同时,朱雀门的人,也爆发出了极其强烈的欢呼声,再接着,四面八方的掌声也如潮水一般汹涌而来,就连青龙门的人都对我报以十分热烈的呐喊声,因为我刚才奉献出的这场战斗实在太精彩了,足以让所有人暂时放下门派之见,为我欢呼和喝彩, 而我在第一时间,眼睛就看向了青龙门中的万毒公子,眼神之中带着挑衅和狂妄,我的意思非常明显,就是想让他知道,我并没有他想得那么脆弱和不堪一击, 万毒公子并没给我鼓掌,他依旧稳当当地坐在那里,面对我充满挑衅的眼神,他并没有做出任何表示,只是嘴角勾着一丝冷笑,显然仍旧看不起我,并没有因为我打赢了这场战斗,就对我的态度有所变化, 只是他变不变,对我来说已经无所谓了,反正我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而我在第二时间,则看向了朱雀元帅, 从我决定反击,到暴起干掉蓝玉,这整个过程之中,我都不敢看朱雀元帅一眼,生怕自己的情绪和冲劲被他影响,现在木已成舟,生米煮成熟饭,青阶之星我拿下了,再怎么样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所以我必须要面对他了,我很希望他能因为我的胜利,而感到哪怕一丝丝的高兴, 但让我心中一凉的是,朱雀元帅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开心,一张脸反而?的可怕,一双眼睛也充满杀气,直勾勾地盯着我,显然因为我的“不听话”而感到无比愤怒, 我仍旧是想不通,我拿下青阶之星,为朱雀门争了光,他怎么还不高兴、不愿意呢,要知道,就连他旁边的兵部尚书,都因为看到了一场精彩的打斗而笑得合不拢嘴了啊, 兵部尚书剑西来,满意地看着我点了点头,接着又回过头去和朱雀元帅说话,因为擂台距离主席台稍远,所以我虽然懂得唇语,但是仍旧不知道他对朱雀元帅说了什么,但是从他的表情来看,必然是在夸赞我、欣赏我, 而朱雀元帅,这时候才做出一副开心的模样,不断地点头、微笑,但我知道他的心里仍旧恨透了我,估计以后的日子少不了被他报复,甚至很有可能今天晚上就要大难临头, 想到这里,我的心中顿时蒙上了一层阴霾,因为获得胜利而产生的兴奋也随之横扫一空, 只是现场众人并不知道我的心里在想什么,仍旧在为我喝彩、鼓掌,尤其是我们朱雀门的人,激动得哇哇大叫,整个朱雀门的广场,都沉浸在一片欢呼声中,气氛空前热烈, 青阶队长走到我的身边,将我的手高高举起,再次宣布着我的胜利, 一片欢呼声中,青阶队长开心地拍着我的肩膀,说:“王巍,真有你的,以前我做过一些错事,现在诚恳地向你道个歉,我知道你心里还反感我,但是没有关系,我是真的为你感到高兴,” 说完这句话后,青阶队长还给了我一个热情的拥抱, 我这个人,心眼其实挺小,别人得罪过我,我会一直记在心里,哪有那么容易获得我的原谅,尤其是这个屡次针对我的青阶队长,我不止一次地想过哪天有了机会,一定要好好地收拾他, 但是现在,他当众向我道歉,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只好坦然接受了他的拥抱,但也不代表我就原谅他了, 当然这也侧面说明,实力对一个人来说有多重要,有实力的时候,谁都会对你微笑, 接着,青阶队长便把朱雀元帅亲自请上台来,为我颁发“青阶之星”的奖牌,因为朱雀门是主场,所以每一阶级产生冠军以后,都是由朱雀元帅来颁发奖牌的, 奖牌是纯金打造,兵部在这上面可不抠门,一块奖牌也值不少钱了,也难怪大家争得头破血流,奖牌上照旧有“日月”的标识,还有“青阶之星”的字样,含金量特别重,代表着无上荣耀, 这是我们朱雀门拿下的第二个冠军,按理来说身为朱雀门最高统帅的朱雀元帅已经高兴坏了,实际上他在走上台来,面向所有观众的时候,确实露出了十分灿烂的笑, 朱雀元帅,是兵部几个元帅里面模样最帅的,笑起来也就更加好看了,当然这不包括青龙元帅,因为青龙元帅是个女人,还是个妖娆性感的女人,朱雀元帅站在台上,从身材到模样,都像个璀璨的明星,自然也引来一阵阵的欢呼, 朱雀元帅讲了两句场面话,又对我进行过一番嘉奖之后,便来到我的面前,亲自为我戴上“青阶之星”的奖牌, 本来笑容满面的朱雀元帅,在面对我之后,脸色突然变得阴沉起来,他一边为我戴上奖牌,一边在我耳边沉沉说道:“小子,你真可以,连我的话也敢不听,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朱雀元帅的声音阴沉、恐怖,还夹杂着阴冷的杀气,仿佛一盆冰凉凉的水,将我从头到脚浇了个遍,而且他给我戴奖牌的时候,还用绳子勒了一下我的脖子,似乎想要当场把我杀了似的,惊得我浑身出了一层冷汗, 说真的,身处朱雀门中,如果朱雀元帅真的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我杀掉,再给我安排一个意外死亡的理由,到时候不管我的后台究竟是谁,都能瞒天过海了吧, 虽然我知道朱雀元帅肯定不会当众杀我,但是我的心里仍旧无比紧张,我几乎已经看到我的未来是什么样了, 只是,现场众人并不知道这些事情,就连旁边的青阶队长都不知道,大家依旧在为我欢呼着、呐喊着,广场中的气氛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朱雀元帅为我授予奖牌之后,“兵部大比”的青阶之战就算是彻底结束了,太阳也渐渐落到了西边,蓝阶之战只能明天再进行了,所以,在朱雀元帅宣布今天到此为止、明天再继续后,众人便列队而起,准备分别回到各自门中, 我和青阶队长也跟在朱雀元帅的身后,朝着台下走去, 众人虽然散了,但是有关青阶最后一场决战的讨论仍旧久久无法平息,时不时就能听到“王巍今天真是帅惨了朱雀门中竟然也有这样的高手”之类的声音, 听着这些讨论,青阶队长兴奋不已,昂头挺胸地走着,而我因为知道接下来朱雀元帅肯定不放过我,所以心中始终惴惴不安,没有心思去高兴了,刚刚走到台下,朱雀门的众人便已拥了上来,尤其是青阶的队员们,纷纷对我表示着恭喜, 而朱雀元帅,则走到主席台的那边,和还没离开的兵部尚书剑西来说话, 众人将我围绕其中,又笑又闹,还轮流欣赏我的奖牌,大家都很高兴,唯独我高兴不起来,心里始终沉甸甸的,担心自己接下来会被朱雀元帅杀掉,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喊我名字, 我一回头,原来是朱雀元帅叫我过去,站在他身边的还有剑西来,剑西来口歪眼斜,脸上虽然笑呵呵的,看着仍旧十分可怕,我走过去,剑西来便笑着说道:“王巍,今天表现不错,” 区区一个青阶之星,竟然能让兵部尚书主动向我表示祝贺,我受宠若惊,立刻表示感谢,说这都是朱雀元帅和青阶队长的功劳,剑西来满意地点头,说不错、不错,胜而不骄,果然是个人才,怪不得能被小姐看……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站在旁边同样没走的户部尚书,我的前任上司高尚书,突然轻轻咳了一声,显然在警示什么,剑西来也反应过来,立刻改口:“哈哈,确实是个人才,希望你以后再接再厉,为咱们兵部多多出力啊,” 旁边的高尚书也跟着说道:“老剑,王巍以前可是我手下的得力干将,送到你这我还舍不得呐,你可要多照顾他,” 剑西来说:“这是当然,但凡人才,我都会重用的,” 两人虽然迅速把话题遮掩过去,但我心里还是充满疑惑,小姐,什么小姐,难道就是传说中我的那个靠山,在夜明中假传懿旨都没事的那个家伙,竟然是个女人, 在我心中感到重重疑惑的时候,剑西来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笑呵呵道:“王巍,之前一直在忙,没来得及去看你,怎么样,在兵部还可以吧,如果有什么问题,记得及时向我反馈,我一定会帮你解决,” 这个口歪眼斜的剑西来,笑起来虽然比我还可怕,但他的话语却让我感到温暖和安心,而且我也确定,我的那个靠山确实来头很大,否则兵部尚书不会对我这么客气, 如果此时再不检举朱雀元帅,那以后恐怕就没机会了,没准今晚我的小命就要玩完,于是我立刻说道:“尚书大人,我还真有问题,” “什么问题,”剑西来疑惑地看着我,旁边的高尚书也奇怪地朝我看来, 我看了旁边的朱雀元帅一眼,只见他的眉头已经皱了起来,两道凌厉的目光也朝我射了过来,隐隐有威胁我的意思, 而我并不畏惧,直接开口说道:“朱雀门中,有人想要杀我,” “谁,,”剑西来看我语气凝重,意识到问题不小,面色都变得格外严肃起来, “他,”我抬起手指,毫不犹豫地指向了旁边的朱雀元帅,

上一篇   672 王巍,狗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