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0 扶不起的阿斗 - 少年王

670 扶不起的阿斗

之前说过,因为是朱雀门的主场,所以主裁判也是由我们这边的队长担任,站在台上的青阶队长看着这个场景,脸色一片惨白,宣读比武结果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显然已经慌到不行了, 而台下,相比较其他各门的欢呼声,我们这边则是一片鸦雀无声,人人的脸色都很难看,最难看的,无疑是坐在最前面的朱雀元帅了,他之前一再强调这次我们是主场,一定不能让他丢脸,结果竟然出了这样的事, 昨天的绿阶比武,没有进到前四,朱雀元帅已经大发雷霆,结果到了今天的青阶比武,竟然连前八都要保不住了,四个出赛队员,现在只剩一个,如果那个再输,真就把脸丢到姥姥家去了, 可想而知,朱雀元帅的脸有多?,虽然我距离他稍微远点,但也能够看到他已经很不高兴了,眉毛拧成一团,显然正在强压怒火,就连兵部尚书都皱起了眉头,正和朱雀元帅说着什么,显然在询问他这是怎么回事, 而其他几个元帅,则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一个个都在捂嘴笑着, 这场兵部大比,从最弱的赤阶开始,到绿阶就是个分水岭,往后的比武越来越重要,也越来越白热化,前面的都还好些,尤其是到了青、蓝、紫三阶的时候,才代表着一门的真正战力,也是一门元帅立足兵部的真正资本,如果青阶连前八都保不住的话,朱雀元帅何止丢脸,简直就是耻辱, 比朱雀元帅脸色还要难看的是兵部尚书剑西来,毕竟剑西来是整个兵部的统帅,看到朱雀门这么丢人也是怒火中烧,虽然我听不到剑西来和朱雀元帅在说什么,但是从两人对话时的脸色来看,朱雀元帅已经被训得像孙子一样了,脸颊一阵白一阵红,如果地上有坑的话,估计他要钻进去了, 就连其他三门,风言风语也在不断传来, “这朱雀门可太有意思了,一共就出战四个人,现在已经淘汰了四个,” “是啊,得亏四个没有一起上,否则四个一起淘汰的话,朱雀门的脸这回就摔地上捡不起来了,” “朱雀门前两天的战绩还不错啊,怎么越往后越萎了,” “还用说吗,垃圾多、精英少呗,朱雀门本来就是四门之中最弱的,不奇怪,不奇怪,” “可是再弱,也不至于前八都进不去吧,同样都是青阶,差距也太大了吧……” “也不能这么说,这不还有第二轮的预选赛吗,没准朱雀门的杀手锏在后面呢,” “是吗,那我可要拭目以待啦,哈哈哈哈……” 另外三面不断传来讥讽的笑声,搞得我们朱雀门中一点面子都没有,其他阶层,尤其是蓝阶和紫阶的,甚至责怪起我们青阶的人来,说我们真的是太挫了,连前八都进不去, 青阶的人本就心情不爽,被人这么一说,更加不高兴了,也忍不住回嘴:“等你们随后上场,看看怎么样吧,” “放心,我们肯定不会像你们那么挫的……” 得,自己人倒先内讧起来了, 朱雀门中虽然一片哀声,我的心里却是幸灾乐祸,心想真是活该,这就是不让我上的后果,如果青阶这次大败的话,青阶队长肯定要遭殃了,队长这职位也保不住,看他以后怎么只手遮天,我要好好看他笑话, 与此同时,身为主裁判的青阶队长已经宣读结果完毕,又宣布第二轮预选赛十五分钟以后开始,让各位出战队员做好比武准备,接着便垂头丧气地下台来了, 不用多说,青阶队长刚一下来,就被朱雀元帅给拦住了, 朱雀元帅刚被兵部尚书骂过一顿,心里正憋着一肚子火,当然要全部泄在青阶队长身上,自然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如果说剑西来把朱雀元帅骂成了孙子,那么朱雀元帅就把青阶队长骂成了曾孙子, “你到底在搞什么鬼,,”朱雀元帅怒气冲冲, “失误、失误,还有一轮……”青阶队长哆嗦如鸡仔, 朱雀队长一把揪住青阶队长的衣领,瞪着眼睛恶狠狠说:“我告诉你,最后一个要是也被淘汰,你就等着被我大卸八块吧,” 朱雀队长应该是真的怒了,两只眼球甚至都凸了出来,上面布满了红血丝,看着狰狞恐怖,之前我被诬陷走火入魔,被整个朱雀门追杀的时候,也没看他这么愤怒,果然这兵部大比可比我重要多了, 这是朱雀元帅的最后通牒,没人怀疑他真的敢把青阶队长大卸八块,堂堂朱雀门的元帅,杀掉手下一个队长,根本不算什么大事,青阶队长顿时吓得冷汗涔涔、屁滚尿流,连忙说着:“是,是,” 看着青阶队长那个惨样,我的心里真是乐开了花,什么叫做天理昭彰、报应不爽,什么叫做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我可是亲眼看到了,真想送他大大的“活该”二字, 下完了最后通牒,朱雀元帅才把青阶队长给甩开了,自顾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 而青阶队长,自然连滚带爬地扑向了马上就要出战的最后一名队员,青冥子, 其实说真的,青阶队长挑选的这四个队员,实力在我们青阶都算不错,所以之前他才这么自信满满,但是完全没有想到,在我们这里不错,不代表在整个四门的青阶不错,前三名出战的队员已经沦为了炮灰,只剩下最后一个青冥子了, 青阶队长,也把所有希望放在了他的身上, 青阶队长抓住青冥子的手,激动地说着:“兄弟,接下来可全都靠你了啊,你一定要给我稳住了,首先进入前八,再进入前四,说什么也要给我争一口气,” 然而,青冥子在看过第一轮的预选赛后已经吓破了胆,毕竟他的实力比起前三个出战的队员来说也没强到哪去,他几乎可以断定,如果另外三门都是那样的实力,自己再上的话,妥妥地必输无疑,就算侥幸进了八强,也断断进不去四强,到时候还是一样结果, 所以他哭丧着脸:“队长,恐怕我会输啊,你还是不要寄托希望在我身上了吧……” “不行,” 青阶队长已经狗急跳墙,着急地抓住青冥子的衣领,吼道:“你必须要进入八强和四强,拿不上第三也没关系,但四强一定要进,” 青阶队长的语气已经趋近于命令了,因为他所有希望都在青冥子的身上了,如果青冥子还是不给力的话,那他生命也就走到了尽头,然而,青冥子也是个胆小如鼠的家伙,被青阶队长这么一喝,整个人都吓傻了,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不,不,队长,我做不到啊,您别为难我了……我,我弃权还不行吗,我不上场了,” 弃权,, 弃权的话,比进不去前八还要丢人啊, “不行,” 青阶队长再度喝了一声,将青冥子的衣领抓得更紧,一张脸都憋红了,语气也变得更加咄咄逼人:“你必须要上,而且必须进入四强,不然我现在就把你杀了,” 兵部尚书给了朱雀元帅压力,朱雀元帅又给了青阶队长压力,青阶队长只能把压力转嫁到青冥子的身上了,青阶队长杀气毕露,似乎只要青冥子再说半个不字,他就要当场下杀手了, 只可惜,有些事情再逼也没有效果, 现在的青冥子,已经完全成了扶不起的阿斗, 青冥子几乎都快哭出来了,当场就给青阶队长跪了下来,哀求地说:“队长,你别逼我了,我是真的没有那个本事啊,你就放过我吧,我弃权还不行吗……” 昨天的青冥子,还为自己能够出战兵部大比而感到骄傲,进宿舍都哼着小曲儿,把八大革命样板唱了个遍,以为自己终于能够风光荣耀一回了;但是现在,他意识到了这场大比的可怕,根本就不是他能扛起来的,重重压力几乎要将他给压垮了, “我真的做不到,你就是杀了我也做不到啊……”青冥子整个人都瘫在了地上,显然不准备再爬起来了,无论青阶队长再说什么也不起来了, 十五分钟很快就过去了,第二轮预选赛马上就要开始,另外三门的出战人员已经逐步到场,身为主裁判的青阶队长也必须要上场了,现场所有人都往我们这边看着,不明白发生什么事了, “你在干什么,还不赶紧上场,” 随着四周聚集的目光越来越多,坐在前面的朱雀元帅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回头朝着青阶队长看了过来, “马上,马上,” 青阶队长点头哈腰地应着,看到朱雀元帅坐下去后,又抓住了青冥子的衣领,半威胁半哀求地说:“好了,别管那么多了,你快上场,” 对于青阶队长来说,没人上场比进不了前八更加可怕,但可惜的是,青冥子已经完全跨了,整个人像滩烂泥一样倒在地上,固执地摇着头:“我不,我不……” “搞什么鬼,还不上去,,”朱雀元帅再一次站了起来, “来了,来了,” 青阶队长已经彻底慌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被他寄予厚望的青冥子已经彻底瘫掉,就是架也架不到场上去了,眼看着局面就要彻底失控,青阶队长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猛地朝我这边看了过来……

上一篇   669 全部,败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