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9 全部,败北 - 少年王

669 全部,败北

开幕式结束之后,“兵部大比”也正式开始, 最先登场的当然是赤阶队员,每门上场四人,一共有十六人,采用随机抽选的方式比武,最先决出八人,接着再决出四人,然后进行半决赛和决赛,最终决出前三名来, 因为是朱雀门的主场,所以裁判也由朱雀门的各路队长担任,虽然裁判是我们的人,但台上的两人打架,谁赢谁输、谁胜谁负,一眼就看得出来,所以也作不了假, 比武的方式是无禁忌格斗,随便使用什么招式、什么武器都行,只要你有本事,给对方下毒都没问题,兵部本就是个弱肉强食、强者为尊的地方,所以也没人对这个规则有何异议, 决出胜负的方式一共有三种,一是对方主动认输,二是对方被打下擂台,三是杀死对方,当然,最后一种虽然并不犯规,但一般人下手仍有分寸,毕竟也怕惹到对方门派, 不过,也总有那么几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疯子, 赤阶的打斗并不怎么精彩,起码在我眼里看来比较低端,但这并不妨碍现场极为热烈的气氛,因为擂台数量不够,所以十六个人分成两组,先决出四个人,再决出四个人;接着,再继续往下进行, 这几句话虽然说得简单,但进行到总决赛的时候,天已经快?了,所以今天宣告结束,总决赛放到明天上午, 到了第二天上午,赤阶的总决赛才开始进行,最终“赤阶之星”被青龙门的一个家伙拿到,不过我们朱雀门也还可以,努力拿了个第二,朱雀元帅还算满意, 接着便是橙阶的比武, 橙阶和赤阶差不多,进行到总决赛的时候又天?了,所以放到第二天上午,最终,“橙阶之星”被玄武门的拿到,我们照旧还是拿了一个第二,起码不算丢人,朱雀元帅面露微笑, 到?阶的时候,我们朱雀门人品大爆发,终于将“?阶之星”握在手里,这回朱雀元帅乐得合不拢嘴,特地口头夸奖了一番?阶队长, 但,起得有多高,摔得就有多惨,到绿阶的时候,竟然连前四都没进去,当时把朱雀元帅给气得啊,一共就四门参加,结果前四都进不去,可想而知他得有多么恼火, 当时朱雀元帅的脸就?了,自始至终都没再说一句话,等到当天的比赛结束,便把绿阶队长狠狠揍了一顿,还把他队长的职务给撤了,换了一个新的队长走马上任, 这一幕,确实把其他队长吓得不轻,对待接下来的比武也就更加认真, 等到绿阶比完以后,已经将近一个礼拜过去了,终于轮到我们青阶,因为第二天就要举行比赛,所以前一天晚上,青阶队长便开始点将,挑出四人参加比武, 我的实力堪称青阶最强,这一点绝对是毋容置疑的,原本我以为这四个人里肯定有我,所以从未对这一点担心过什么,一直以来都信心满满,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青阶队长连着点了四个名字,竟然没我, 当时我就懵了,完全想不明白青阶队长这是什么意思,他不是不知道凭我的实力,绝对很有可能夺冠,为我们朱雀门的青阶争光,就因为我俩之间有点隔阂,他连这个机会都不肯给我,, 当时我的心中充满憋屈,浑身上下也燃着一团火,青阶队长实在让人无语,平时不搭理我也就算了,这种关键时刻仍旧把我当作空气,其实不光是青阶队长,就包括身边的众人,也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根本没人记起我来, 大家纷纷为那四个人鼓劲加油,希望他们明天能拿个好成绩,而那四个人也信誓旦旦地保证,说一定不会辜负大家的期望,整个过程之中,青阶队长始终笑呵呵的,也跟着鼓励了那四个人几句,接着装模作样的问道:“让这四人代表咱们朱雀门的青阶出场,大家没异议吧,” 这四个人,在我们青阶确实都算高手,大家普遍表示没有异议,支持青阶队长的决定,在一片附和声中,唯有我,硬着头皮,咬牙切齿地说:“我有异议,”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是青阶队伍里犹如空气一般的存在,没人和我说话,没人和我来往,我也很少主动发言,所以久而久之,大家都当作没有我这个人, 但是现在,一片赞同声中,突然冒出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来,大家都很奇怪地朝着声源处看来,待他们看清是我以后,更加露出了诧异的表情,就连青阶队长都很意外,显然没有想到我会突然发声,奇怪地问:“王巍,你有什么异议,” 看到他竟然还问我有什么异议,我更加气不打一处来,这说明他一开始就没把我纳入考虑的范围之内,我强忍着怒火说道:“我觉得,我的实力在青阶队伍里也不算差吧,起码不比你选的那四个人差,为什么不能派我上场,” 直到这时,青阶队长才知道我为什么有异议了,他愣了一下,继而说道:“是这样的,派谁上场,自有我的考量,这不光是看谁有实力的,也要考虑四门之间的关系,我是在权衡利弊之后才做出的决定,希望你能服从安排,” 托词,完全就是托词, 我更加气不打一处来了,继续说道:“那我就不明白了,难道我上场就会对四门的关系产生什么不利影响,” 我这一句话,便把青阶队长的嘴巴给堵住了,让他很是下不来台,最终,青阶队长恼火地说:“不让你上就不让你上,哪来那么多的废话,你出手没个轻重,万一把其他人打伤了,不是影响兵部的团结吗,你要是不服气,大可以去朱雀元帅那里告我的状,” 我算是看出来了,青阶队长就是故意在针对我,不愿意给我冒头的机会,什么出手没个轻重,都上台比武了谁还考虑这些,我知道,自从上次的“入魔事件”发生以后,朱雀元帅没有任何表示,也没有惩罚任何一个人,让他以为我的背景不过如此,所以就更加不把我当回事了, 不是每一个人都像矮子队长那样了解朱雀元帅,也不是每一个人都有矮子队长那样的见识, 而我又不可能真的为了这点小事去找朱雀元帅,搞得我好像是个只会打小报告的小学生一样,所以最终,我也只能拂袖而去,气愤地离开现场, 在兵部里,队长没说散队之前,贸然离开绝对是犯大忌的,不过我一向自由散漫惯了,也根本没人管我,所以我也无所谓,而青阶队长,就更加不管我了,任由我自生自灭, 回到宿舍,我仍旧气得不轻,想到自己满怀期待和信心地等了这么多天,最后却换来这么一个让人恼火的结果,确实感到心里非常憋屈、愤怒,我连饭都没吃,就直接躺在了床上,独自消化这份不悦的心情, 过了一会儿,青冥子回来了, 明天出战的四个人里,其中就有青冥子,这就代表着无上的荣耀,所以这家伙的心情不错,进来以后还哼着小曲儿,不时地压压腿、甩甩拳,看上去还挺美的, 我们两人,一个喜不自禁,一个愁容满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甚至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故意气我的,小曲儿哼起来都没个完了,而且因为他年纪大,哼的还都是些戏曲,什么沙家浜、红灯记之类的,我一个年轻人,哪听得了之中东西,平时听听也就算了,现在再让我听,真跟乌鸦叫唤似的让人心烦, 等他从红灯记跳到白毛女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了,坐起身来骂道:“你他妈的有完没完,要唱的话滚出去唱,” 我这突然一骂,可把青冥子给吓了一跳,青冥子愣了半晌,才嚷嚷着说:“你骂什么人,你不能参加大比,又不关我的事,你骂我干什么,” 这家伙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面色狰狞地说:“你他妈再说一句试试,” 青冥子自知不是我的对手,一不敢回嘴,立刻就往门外面跑,但这家伙胆子也大,跑到门外还嘟囔了一句:“你就是再骂我,也参加不了大比,都说你后台硬,我看也不过如此嘛,有能耐你顶替了我呀,没这个本事,就在宿舍里睡大觉吧,” 这世上嘴贱的人挺多,青冥子显然就是其中一个,我的怒火再也无法克制,当即就抽出打神棍来准备干他,但这老东西也鬼精,看我真的怒了,立马一溜烟地跑了,等我追到门外,已经看不到他的身影, 如果我挨个房间去找,特别是到青阶队长的房间里找,肯定能把这家伙给找出来,但是后来想想,也没这个必要,打他一顿又能怎么样呢,还是换不来我上场啊,只会让人看我笑话,以为我上不了场就恼羞成怒了, 于是我又悻悻地返了回来,自个躺在床上闷闷不乐去了, 又不知过了多久,门外再次响起了脚步声,我还以为是青冥子回来了,我是真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敢回来,于是一溜烟地就爬了起来,准备给这家伙一点教训看看, 结果一坐起来,却发现不是青冥子,而是赤阶的矮子队长, 矮子队长这几天心情不错,因为第一天的比赛,他手下的人就拿了个第二,算得上是开门红,也让朱雀元帅对他刮目相看,还跟他多说了几句话,身为朱雀元帅的老部下,矮子队长已经很久没和他的大哥说过话了,所以这次格外开心, 再往后的比赛,无论怎样起伏,都和他这个赤阶的队长没关系了,反正他这一关是过去了,所以他的心情一直都比较好, 这一次,马上就要进行青阶的比武了,所以他提前来看望我一下,手里还拎着瓶酒, 矮子队长一进来,就笑呵呵地说道:“王巍,这么早就睡啦,为明天的比武做准备呢,哎呦,别搞得那么严肃嘛,凭你的实力,拿个‘青阶之星’还不是砍瓜切菜一样容易,来来来,先喝两杯,明天祝贺你的人肯定不少,就轮不到我啦,让我提前给你庆功,” 矮子队长一边说,一边来到我的床前,拉着我的胳膊就往桌边上走,拉我坐下以后,他又拿出两个酒杯,咕咚咚地倒满了,一杯放在他那,一杯搁在我这,要跟我喝, 看我还是提不起精神,连酒杯都不端,矮子队长觉得莫名其妙,问我怎么回事, 我苦笑着说:“谢谢你的好意啦,不过‘青阶之星’肯定不是我的了,我们队长根本就没打算让我上场,” 矮子队长听到,顿时吃了一惊,问我为什么, 我说我哪知道为什么, 接着便把今天晚上发生的事,一股脑给他讲了一遍,矮子队长听完以后,也是气得不轻,恨得牙都痒痒,不断地骂着青阶队长,说那个家伙的心眼实在是太小了,竟然还能做出这么龌龊的事来, 又说:“队伍里有你这么一个高手,一般队长还不高兴的颠过去了,那家伙竟然还舍得雪藏你,实在无法理解他的思维,那王八蛋,是不是真觉得自己能一手遮天啦,” 我苦笑一声,说你这话还真没讲错,人家在青阶就是一手遮天,让谁上场,不让谁上场,还不是人家说了算的, 矮子队长仍在骂骂咧咧,接着越说越气,突然“豁”地站起,怒气冲冲地说:“走,我去找他,给你讨回这个公道,” 这个矮子队长还真是火爆脾气,说走就走,起身就往外冲,我想拦他,已经拦不住了,走廊也就那么一点距离,等我反应过来去追他的时候,他已经跑到了青阶队长门前,狠狠一脚就把门踹开了, “你他妈的给我说清楚,为什么不让王巍上场,,” 矮子队长暴怒的声音,瞬间响彻整个五层走廊,引得不少人都纷纷出来观看, 矮子队长站在门口,像个杀神一样冲着里面怒目而视,等我也奔过去的时候,就看到房间里面,青阶队长正坐在桌边喝酒,和他坐在一起的,有包括青冥子在内的明天出战的四个选手,他们桌上的菜肴蛮丰盛的,鸡、鸭、鱼都有,一帮人喝得红光满面, 矮子队长突然把门踹开,还劈头盖脸地一顿骂,青阶队长当然先是错愕,后是暴怒,他猛地一拍桌子,站起身来说道:“我们青阶的事,轮得着你来管吗,,不服气的话,你到元帅那里告我状啊,” 矮子队长大步跨进屋内,瞪着两只眼睛盯着青阶队长,怒道:“你脑子进水了吗,像王巍这样的高手上场,‘青阶之星’肯定就是他的,到时候不光给你们青阶争光,也是咱们整个朱雀门的荣耀啊,你不知道加以利用,怎么还把他给雪藏起来了,” 就像我之前说的,不同阶级的队长虽然表面上会互相尊重,但实际上阶级分明还是比较明显的,所以,青阶队长虽然知道矮子队长是最早跟着朱雀元帅的人,但也制不住心中的火,尤其是被对方当着面骂,更是让青阶队长接受不了,他也同样当仁不让,龇牙咧嘴地说:“我再说一边,派谁上场是我们青阶的事,还轮不到你这个赤阶队长指手画脚,我警告你,现在就给我出去,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妈的,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个不客气法,” 别看矮子队长个小,实力也一般,但脾气可真是冲,“哗啦”一下就把桌子给掀翻了,各种菜肴和盘子顿时哗啦啦摔了一地,汤汤水水的也溅了青阶队长和青冥子等人一身, 门外,众人也都探着脑袋往里面看,队长和队长之间发生争执可多不见,所以一个个都吓坏了,青阶队长哪里受得了这种气,当时就要拔拳跟矮子队长干架,矮子队长竟也不惧,同样撸了袖子要大打出手, 我知道矮子队长绝对不是青阶队长的对手,而我虽然能帮他忙,可门外还站着一票青阶队员,如果真打起来吃亏的还是我们,所以,我立刻上前抱住矮子队长就往外拖,口中还不断劝着,说算了、算了, “兵部大比”进行期间,还是朱雀门的主场,结果自己先内讧起来,要是让朱雀元帅知道了,肯定饶不了他们两个,青阶队长倒也识大体,看我把矮子队长拖出去了,倒也没追出来,只是不断骂骂咧咧, 青阶队长一骂,矮子队长骂得就更凶了,到底是早年在道上飘过的,什么难听话也能从他口中骂出,几乎操遍了青阶队长的祖宗,青阶队长也是恼火不已,回道:“矮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我告诉你,你大腿抱错了,这个王巍根本没什么背景,你靠着他是起不来的……你一辈子也就赤阶队长的命,” 等我把矮子队长拉回房中,矮子队长仍在骂骂咧咧,怒火久久无法平息,我不断地劝他算了,还把酒杯端到他的口边,试图堵住他的嘴,还说:“老哥,我知道你的好意,不过这青阶之星,其实我也不怎么在乎,” 矮子队长喝下杯酒,才终于消停了点,长叹了一口气,说道:“王巍,我承认我靠近你,是想从你身上捞点好处,但是现在,我更多的是为你感到不平啊,你说你这么大的本事,却被那个小肚鸡肠的家伙压着,我想想都觉得憋屈,我说,实在不行的话,你就找找你那个靠山,让他帮你出口气呀,你看现在,连青阶队长都敢看不起你了,” 我摇着头,说算了,这点小事也找的话,我自个都觉得丢脸, “这不是小事呀,这是崛起的好机会,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矮子队长表现得比我还急, 但,无论矮子队长怎么说,我都推脱不肯,其实不是我不肯,我自个都不知道我的靠山到底是谁,让我怎么去找,到最后,矮子队长都无语了,只好不再提起这事,而是??和我喝着闷酒, 一直喝到凌晨,矮子队长才回去了,而我也躺在床上闷闷不乐地睡着了, 这一夜,青冥子并没回来睡觉, 第二天早上,“兵部大比”照常进行,四门的人也都按着自己位子坐下,因为今天是青阶的比武,所以在开始之前,朱雀元帅还专门和青阶队长谈了一次话,问他准备得怎么样了, 青阶队长信誓旦旦地说:“朱雀元帅,您放心吧,我挑出的这几个人,个个都是百里挑一,‘青阶之星’虽然不敢保证,但前三肯定没有问题,” 朱雀元帅点着头:“好,我相信你,可别再发生昨天绿阶的事了,” 昨天的绿阶比武,朱雀门颗粒无收,连个前四都没进去,让朱雀元帅丢尽了脸面,直接把绿阶队长给废了,如果今天还发生这样的事,青阶队长肯定下场更惨, 想到绿阶队长的后果,青阶队长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讪笑着说:“元帅,您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保证不会让您老人家失望,” 朱雀元帅慢悠悠地“嗯”了一声:“好,我等着,” “兵部大比”的现场照旧锣鼓喧天、热闹非凡,在兵部尚书剑西来上台磕磕巴巴地说了一连串的废话以后,四门参与比武的青阶选手缓缓登台,开始准备打斗, 照旧,因为擂台数量不够,所以分批上台,八个八个来, 通过随机抽签的方式,第一轮,朱雀门就出动了三个青阶队员, 随着裁判的一声口哨响起,第一轮预选赛开始了, 到了青阶这个层次,使用暗劲的选手已经达到了大多数,所以打斗十分精彩,并且紧扣人心,现场众人都是看得目不转睛、紧张不已,而我,因为并没上场,所以表现得漫不关心,连看都懒得看,在人群中低着头,去数地上的蚂蚁, 欢呼声、大叫声不断从四方响起,现场十分热闹,不过这热闹和我无关,我只觉得无趣,不知过了多久,随着裁判一次次的口哨声,第一轮比武终于结束了,我听到欢呼声来自对面三个方向,我们这边却是安静如鸡, 怎么回事, 我莫名其妙地抬起头,只见周围的人一个个目瞪口呆,似乎十分不可思议,等我抬头往台上看去的时候,才终于发现了原因, 参加第一轮预选赛的三名朱雀门青阶队员,竟然全部败北, 站在台上的他们,听着裁判宣布结果,一个个都低着头,成了丧家之犬,根本不敢往台下看……

上一篇   668 奇葩的开幕式

下一篇   670 扶不起的阿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