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4 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 少年王

664 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谋划暗杀我的幕后?手竟是青阶队长,这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事,而他偷袭失败,竟然又生毒计,要让我死于意外,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逃离这里,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但在退离的过程中,偏偏撞倒了啤酒瓶子,这可遭了大殃,青阶队长的身子瞬间就扑了出来,紧随在他其后的还有青冥子,正好和我打了一个照面, “王巍,,”青阶队长顿时满脸错愕, 很快,青阶队长就意识到刚才的对话全被我听在耳朵里了,我们之间的窗户纸也算是彻底被捅破了,在青阶队长的眼里看来,我的来头是很大的,只要我随便一告状,就能置他于死地, 是我死还是他死,青阶队长瞬间就有了答案,他的眼神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凶悍,接着整个人便如一道旋风般朝我疾冲过来,同时钢铁一般的拳头也狠狠朝我面颊砸来,显然准备一不做二不休地将我杀了, 至于杀我之后如何解释,这就是他以后才会考虑的问题了, 而青冥子,显然也知道青阶队长的意思,同样举起钢刀狠狠朝我劈了过来,我想再退,已经来不及了,仓皇之间只能拔出打神棍来应战,这次可不是考核,青阶队长不是试探我的实力,而是全力以赴地来击杀我,他的身形快如魅影,拳头疾如闪电,瞬间就已到达我的面门之前, 呼呼的拳风几乎要割裂我的脸庞,我猛地将打神棍上撩,凌厉的棍风同样割裂空气,青阶队长不敢硬抗,瞬间收拳,又改用腿部攻击,而我以不变应万变,手中的打神棍继续下劈,又朝着他的小腿斩了过去, 青阶队长同样不敢硬接,只能再次变招,另外一条腿又匪夷所思地攻了过来,转眼之间,我们两人已经交手了四五招,一时之间难解难分,但是青冥子又冲了上来,趁乱朝我腰间劈出一刀, 青冥子这个家伙自始至终都鬼鬼祟祟的,似乎非常喜欢干些偷袭的勾当,我也不惯他这个毛病,哪怕是冒着被青阶队长攻击的风险,也狠狠一棍朝着青冥子甩了过去, 就听“铛”的一声,打神棍和他的钢刀撞在一起,除了该有的火花四溅以外,也不知是我的力气太大,还是打神棍的质量实在太好,青冥子手中的钢刀竟然应声而断,半截刀锋“当啷”一声跌落在地,而我的打神棍却攻势不减,继续狠狠往前斩去,正中青冥子的胸口, 虽然现在我是青阶队员,但我的实力绝对是准紫阶的,青冥子哪里是我的对手,直接就“哇”的一声倒飞出去,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儿才停下,胸前已经鲜血淋漓,出现一道极其恐怖的伤痕, 当然,我这边也不好过,因为分出心来对付青冥子,不可避免地被青阶队长踢了一脚,我连连往后倒退数步,方才勉强站住脚步,现在的我已经彻底怒了,我知道青阶队长确实动了杀心,想要当场置我于死地;那我也就不再客气,我稍稍稳了下身形,便如猛虎下山一般朝着青阶队长扑去,手中的打神棍也再次嗡嗡作响,仿佛已经和我融为一体, 相比两个月前我挑战他的时候,我的实力又有了一定的进步,那个时候我和他打都不用付诸全力,更不用说现在了,青阶队长同样感受到了我的愤怒和可怕,也知道自己绝对不是我的对手,就在他表现出一丝仓皇失措的时候,走廊里发生的动静终于吸引了我们这一楼层的人,青阶队员们纷纷睁着惺忪的眼出来查看情况,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些人一出来,青阶队长就好像满血复活一样,两只眼睛瞬间瞪大不少,立刻张口高呼:“王巍走火入魔了,大家快一起干掉他,” 本来,如果真的有人入魔,他们是不敢怎么样的,只会吓得四处逃窜,但这一次是青阶队长亲自呼吁,他在我们这一层楼里的威信自然不用多说,再加上大家本就对我很有意见,已经压抑了很长时间,现在听说我入魔了,也不求证是真是假,瞬间就跟打了鸡血似的,齐齐朝我扑了过来,准备团结起来将我干掉, 在青阶队长的呼吁之下,走廊上面几十号人,纷纷朝我夹攻过来,我就是再能打,也不是几十个青阶队员的对手,我大呼着:“我没有入魔,大家冷静一点,” 我不喊这句话还好,喊过这句话后,他们冲得更起劲了,因为我不是入魔者,就代表我更好对付,他们本来就看我不爽,老早就想把我给干掉了,至于是什么原因干掉我的,他们才不在乎, 群众的愤怒是可怕的,我还没有脑残到去和这么多的高手硬刚,可是现在两边的人围拥过来,我就是想跑也没路了,我急中生智,用手一撑栏杆,身子便呼呼飞了下去, 这是五楼,少说也有十几米高,如果真这么摔下去,就是不死也残,而我选择这种方式,当然不是为了自残,只是我在这里生活了几个月,已经对这的地形无比熟悉,我抓着栏杆,身子往下这么一摆,创造出一个弧度以后再松开手,双脚就稳稳地落在了四层的走廊上面, 与此同时,楼上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他们都以为我从五楼跳下去了,纷纷探出头来往下面看,结果发现我已经到了四楼,他们纷纷大叫:“王巍去四楼了,快拦住他,” “绿阶的兄弟们,有个走火入魔的跑你们那了,” “大家快出来啊,干掉那个家伙,” 听着这些声音,我的脑袋也是很大,这是要发动整个朱雀门来对付我的节奏吗, 我这一张嘴,哪里是三十几张嘴的对手,就算想要辩解也根本不可能了, 三十多人一起叫喊,不光是四楼绿阶的人都被吵醒,一二三楼,还有六七楼的灯,也都纷纷亮了,?暗中的广场,瞬间变得如同白昼一般,无数的人从房中涌出,趴在栏杆上询问到底怎么回事, “王巍走火入魔跑到四楼了把他干掉”这些话语,很快传送到朱雀门每一个人的耳朵里,一时之间,整个朱雀门的广场沸腾起来,无论什么时候,出现个入魔者都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有人惊慌地往屋里退着,生怕殃及到自己,有人高喊着杀掉入魔者,在走廊里面乱窜, 四楼的绿阶成员也是一样,有的缩回屋里,有的冲了出来,我也无心和他们交战,立刻就往楼下面跑,在我跑动的过程中,广场之中已经越来越乱,到处都是喊打喊杀的声音,所有人都在找我,现在的我显然已经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也就刹那间的功夫,我就成了整个朱雀门的公敌,我自己都想不通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的,要说这些队长也是胆大,明知道我上面有人,竟然还敢对我这样,后来我就明白过来,现在人人都知道我走火入魔了,那么杀掉我也是正确的选择,即便上面有人怪罪,他们也有理由开罪, 众怒是绝对不可犯的,我就是再嚣张、再狂妄,也不觉得自己有和整个朱雀门做对的本事,我不断地往下奔着,从四楼奔到三楼,又从三楼奔到二楼,最后又来到了一楼, 对我来说,楼层越低就越安全,到了赤阶,根本没人是我的对手,可这安全也只是暂时的,我在赤阶呆得了一时,呆不了一世,青、蓝、紫三阶的成员迟早会冲下来,到时候将我五马分尸、开膛破肚都不是问题,就像之前那个惨死的入魔者一样, 如果我不想落得那样的下场,就必须找个地方隐藏起来,可朱雀门看着挺大,还真就没有我能藏身的地方,跑到广场里就更不现实了,瞬间就会让我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之下,只会让他们找我找得更加快速, 脚步声已经从楼上传来,犹如万马奔腾一般,显然正有无数的人在追击我,就在我惶然不知所措的时候,身后的门里突然伸出一只大手,猛地就抓住了我的脖子, 我一个激灵,本能地就甩出打神棍去,但是身后立刻响起一个声音:“王巍,是我,” 我一回头,顿时有些傻眼,原来是赤阶的矮子队长,原来身后是他的房间, “快进来,” 矮子队长勾着我的脖子,就要将我往屋子里拉, 显然,矮子队长想让我到他的屋里躲避,面对他的好意,我还是有些犹豫的,虽说他是我到朱雀门以来的第一个队长,也是照顾我最多的一个队长,但说到底他和其他队长都是一路的人,在这种整个朱雀门都在搜寻我、剿杀我的情况之下,他真会帮助我吗, 但是,我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外面到处都是喊打喊杀的声音,楼上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近,我又不能跑到广场上去,所以我心一横,便跟着矮子队长进了房中, 进入屋里之后,矮子队长将门一关,便问我说:“王巍,到底怎么回事,” 我说:“他们说我走火入魔了,要杀了我,” 矮子队长上下看了看我,说:“你也不像走火入魔的样子,他们为什么要这样说你,” 我用最快的速度将前因后果给他讲了一遍,又说:“这事已经解释不清了,青阶队长现在为了掩人耳目,是肯定要杀掉我的,” 听着门外的喊杀声越来越烈,脚步声越来越杂,矮子队长微微沉思,便引导着我,让我藏在他的衣柜里面,又冲我说:“无论发生什么,你都千万不要出来,现在能救你的只有朱雀元帅,我这就去请他老人家来,你可一定要撑住啊,” 说完这句话后,矮子队长便大步走向门口,拉开门走了出去,将我一人留在屋中……

上一篇   663 众矢之的

下一篇   665 大闹朱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