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6 防人之心不可无 - 少年王

646 防人之心不可无

就如陈小练自己说的,他并不是埋怨我放过刀哥,而是不理解我为什么要这样子做,以及不满意我做什么都瞒着他,得到我会好好解释的承诺之后,陈小练立刻点头答应,说了声好,接着便拔步追去, 刀哥虽然受了重伤,但他的身手还算敏捷,也是他这个级别的高手应有的潜力,刀哥像一头急于奔逃的伤虎,穿梭在这片残垣断壁之中,忽而越过破烂的砖墙,忽而跨过摔下的房梁,身形快到几乎只剩一道残影,显然已经将自己体内所有的潜力发挥出来, 怀香格格跟在后面紧追不舍,再接着便和我和陈小练,我们三人像是饿了一年的野狼,紧紧咬着刀哥不肯放口,怀香格格一边跑还一边叫,显然想把周老师和常来、常往这两兄弟引来,然后大家一起对付刀哥, 陈小练适时地提醒她:“你别叫了,” 怀香格格一边跑一边问:“为什么,人多不是力量大吗,” 陈小练说:“你蠢啊,咱们杀了刀哥,功劳就是咱们的,到时候也能顺理成章接收他的地盘,和虎爷的人一起杀了刀哥,功劳算谁的呢,到时候又成了一笔糊涂账,” 陈小练的担心不无道理,这次我们虽然和虎爷合作一起铲除刀哥,但是可以预料的是,在刀哥陨落之后,他的地盘究竟归谁,我们和虎爷之间肯定还有一番争斗, 当然,就算我们杀了刀哥,虎爷也未必就心甘情愿把刀哥遗留下的地盘让给我们,但我们终究多了一份站得住脚的筹码,竞争时也更有力量了, 所以,虽然我知道陈小练制止怀香格格大喊大叫是为了帮我,但他给出的理由却很充分,让人不得不服, 听了陈小练的话后,怀香格格有些恼火地说:“你骂谁蠢呢,” 但她也确实不再喊叫了,显然觉得陈小练的话很有道理, 朋友之间,其实斗两句嘴也很正常,只要不再继续下去,过了也就过了,但是不知怎么回事,陈小练还专门挑衅怀香格格,继续说道:“说你蠢啊,难道你不蠢吗,” 如果陈小练是用调侃的语气来说,那也就算了,偏偏他还特别认真,特别严肃,好像真的嫌弃怀香格格很蠢, 你想想吧,就怀香格格那脾气,能不爆吗,她正追着刀哥,听到这句话后也不追了,回头猛地怒喝:“你有种再说一遍,”显然也是真的怒了, 说实在的,如果他俩真打起来,陈小练还真的未必能赢, 关键时刻,陈小练终于怂了,笑呵呵地说:“跟你开玩笑的,我哪敢真的说你蠢啊,” 听了这话以后,怀香格格才哼了一声,转身准备继续去追,但是偏偏,陈小练又补一句:“再说啦,你是巍子哥的妞,我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骂你啊,” 怀香格格对外一直声称和我是结拜兄妹,就算有人私底下猜测我俩的关系,也从不敢放到明面上来,也就陈小练,一而再再而三地拿她开玩笑,老说她是我的妞儿,偶尔还会叫她嫂子, 不知道怀香格格是觉得我配不上她,还是真的只把我当作哥哥,多次表示过不喜欢陈小练开这样的玩笑,但陈小练还是一次又一次地说,这次又逢怀香格格在气头上,顿时更加恼火,再次转过头来,指着陈小练说:“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别太过分了,” 陈小练得了便宜还卖乖,立刻高举双手,笑呵呵说:“好啦好啦,开玩笑的嘛,干嘛这么激动,” 我也打着圆场,说好了好了,追杀刀哥要紧,斗嘴的事随后再说, 我的面子到底管用,怀香格格这才回过头去,准备继续追击刀哥,但是这么一耽搁,哪里还有刀哥的影子,连个声都听不着了,怀香格格着急地问我和陈小练,有没有看到刀哥往哪去了, 我俩都是摇头, 怀香格格着急地跺脚:“瘸子,都怪你,要不是你和我说话,也不会把刀哥跟丢,” 陈小练无语地说:“我哪句话说错了吗,不让你大喊大叫,你还有理啦,要不是你跟我犟嘴,还能跟丢那个家伙,” 眼看着两人又要吵起来,我说好了好了,刀哥身上有伤,肯定跑不远的,估计又在哪里躲起来了,咱们仔细找找就行,两人听了我的话后,终于不再吵嘴,一左一右站在我的身边,像是两大护法,小心翼翼地往前搜着, 陈小练刚才当然是故意的,为的就是扰乱怀香格格的追踪,其实我俩清清楚楚地看到刀哥躲到哪里去了,现在也是故意将她往错路上带,当然,为了不跟丢刀哥,我们还是在这附近兜圈子,确保刀哥一直在我的掌控之中, 趁着这个机会,我也询问怀香格格,说你不在你那条线上呆着,怎么跑到这边来了, 说到这事,怀香格格也是一肚子委屈,说她本来在她那条线上呆得好好的,常来、常往兄弟俩也不知道哪个,突然跑到她的那条线上,说这片归他们搜索,就凶巴巴地将她给赶走了, 不用多说,他们那边也想杀掉刀哥立功,所以才会主动扩大搜索范围,抢了怀香格格应有的那条线路,当然,这也有点怪我,之前我分线的时候,习惯性把常来、常往看成同一个人,所以给他俩也安排了同一条线,难怪人家会不满意了, 怀香格格没有办法,打也打不过人家,只好跑来找我,也是撞了大运,刚跑到一半,就看到刀哥的影子一闪而过,所以她赶紧追了上去,半路上又碰到了我和陈小练,所以叫了我俩一起去追, 本来胜券在握的事,结果又跟丢了,也是非常无奈, 我也安慰着怀香格格,说没事,刀哥肯定跑不了的,咱们今天一定能抓住他, 这片拆迁了一般的废墟,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有个几千平米,再往前,则是一马平川的空地,如果刀哥跑出去了,一眼就能被我们所看到,所以刀哥肯定还在这片废墟藏着,这是毋容置疑的事, 今天,刀哥必死,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这个结论,不光我们几个明白,周老师和那对双胞胎兄弟也明白,所以他们才会表现得十分急躁,想要早点把刀哥给搜出来,好立这个大功,就在我们三个还在附近转悠的时候,一些轻微的脚步声突然响了起来,不是一人,而是两人, 我们三个出于对危机的敏感,立刻闪身躲在一堵墙后,然后探出脑袋去看,只见废墟之中,走出来一对双胞胎,正是常来、常往兄弟两个,显然,他们把他们那片搜索完了,所以又到这边来了,毕竟这地方也不是很大, 我去,这俩人抢了怀香格格的线还不够,竟然还想侵犯我这里吗, 胆子也太大了, 而且眼看着他俩恰好就朝刀哥的藏身之地去了,这可不行, 我正想出去赶走他们两个,就听到两人正在说话, “小心一点,别让王巍发现咱们来了,那家伙可不是好惹的,周老师都斗不过他,” “那没什么,咱们那片搜索完了,过来帮帮他的忙,也无可厚非吧,” “唉,你想得太简单了,虎爷和他虽然是在合作,但是这事完了,因为刀哥的地盘分割,迟早还要再打一场,你想想吧,他会给咱好脸色吗,而且我总觉得,这家伙或许知道刀哥往哪跑了,所以才会给咱们安排了偏一点的线路,” “有道理啊,没准真是这样,” “所以,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咱们还是小心点找,争取立下这个大功,” 因为这俩长得一样,我也不知哪个是常来,哪个是常往,但是想来,心思缜密点的应该就是哥哥常来, 这对双胞胎正说着话,附近突然又有一个脚步声响起,破烂的砖墙之间,竟然是周老师闪了出来,兄弟俩见到他,立刻跟他打招呼,问他怎么过来这了, 周老师的答案一样,也是搜完了他那一片,没有收获,所以跑过来了, 这一下,所有人都集中到我这里了,这么强大的阵容,迟早会把刀哥给找出来,刀哥这次插翅也难飞了,我的心里不禁有点发愁,夜明的人都还没有到呢,刀哥可不能这么快就死啊, 我正想着怎么才能将他们支走的时候,就听周老师说:“我刚才一路过来,既没看到瘸子,也没看到怀香格格,他们是不是也到这了,” 双胞胎兄弟回答:“估计是的,” 周老师继续说道:“刀哥肯定就在这片,跑不了的,” 双胞胎兄弟点头称是,还说:“既然这样,咱们赶紧去找,别让功劳被他们仨给抢了,” 然而,周老师的声音却压低下来,继续说道:“刀哥肯定是跑不了的,这个不用担心,我刚才给虎爷打了电话汇报情况,虎爷的意思是说,除了杀掉刀哥以外,让咱们在这顺便把那三人干掉,千万别让他们走出这片废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