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5 尚书大人,救我 - 少年王

645 尚书大人,救我

虎爷的声音虽然瞬息而至,但他的脚步却非常慢,不疾不徐、慢慢悠悠,嘴角还挂着微笑,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看到虎爷来了以后,我也长舒了口气,之前他就给我打过电话,说他已经掌握到刀哥的位置,马上就到,让我不要轻举妄动,但我还是“妄动”了,因为我想证实一下姚冰倩是否真的像他说得那样“?化”了, 虎爷的到来,自然让刀哥大皱眉头,在刀哥看来,自从发生了那晚的事件之后,虎爷已经完全不敢和他再做对了,现在竟然又率领大批人马到场,实在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所以不等虎爷完全走到,刀哥就大声叫道:“老虎,你他妈想干什么,” 发生过那晚的事后,刀哥自觉已经完全压制住了虎爷,所以直接叫起了他的外号,也不叫什么“爷”了,而虎爷并不在乎,而是笑呵呵地说道:“来干你啊,难道你看不出来,我带这么多人,总不是来吃饭的,” “你敢,,”听了虎爷的话,刀哥的脸色迅速变了,他简直不敢相信,在自己那天晚上调动数百?衣人的情况下,虎爷竟然还敢做出这样的事,让他十分震惊, 刀哥在想什么,虎爷心里一清二楚,然而在虎爷看来,却是可笑到不能再可笑的事情:“阿刀,你花钱请点外面的人,真以为就能吓到我了,我认识你多少年了,还不知道你有几斤几两,那群人是你能叫出来的吗,我呸,” 虎爷对刀哥的鄙视是显而易见的,在虎爷眼里看来,刀哥就是个普通的?老大,手底下五六十号兄弟,为祸一方,怎么可能叫得出那么多人,换句话说就是,刀哥真要能叫出这么多人,也不用和虎爷争斗这么多年了, 从表面上看,虎爷的分析合情合理,可惜他并不知道“夜明”这个神秘组织的存在,而我虽然知道,也不会去好心提醒虎爷,好不容易才把这老家伙拉下水的, 面对虎爷的鄙视,刀哥的眉头耸动、脸颊颤抖,清晰可见的怒火在他眼中灼烧,我猜,他现在最后悔的,就是那天晚上没有趁机将虎爷斩尽杀绝,否则今天也不会陷入这重围之中了, 当然,即便是现在这种情况,刀哥也没表现得有多慌乱,他眯起眼睛,阴气森森地冲着虎爷说道:“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是惹不起我的,我已经放过你一次了,你竟然还往我的枪口上撞,既然如此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刀哥一边说,一边摸出手机拨号,显然准备打电话叫人了, 也是,现场既有虎爷的人,又有我们的人,怎么看都是刀哥必输,刀哥要想翻盘,非得叫人不可,而他能叫到的人,显然就是夜明的人, 我的一颗心立刻怦怦直跳起来,那天晚上刀哥喊夜明的人过来,我本来想让阿蔓借这机会查到夜明的大本营,但可惜的是,夜明的人来得突然,走得也很突然,根本没给阿蔓任何追踪的机会, 那时我和阿蔓就商量着,刀哥有第一次,肯定就有第二次,等到下次他再陷入危机的时候,肯定还会再叫夜明的人,我们只要制造这个机会就行,将刀哥逼上绝路以后,也就可以实行我们的追踪计划了, 现在,正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而实际上,在我的安排之下,阿蔓此时已经埋伏在附近了,只要夜明的人一到,她就能够牢牢将其盯住,顺藤摸瓜地找出夜明总部, 这才是我今天真正的目的,杀不杀刀哥,对我来说其实无所谓的,我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假传懿旨的神秘家伙安排,就去一股脑地抛头颅洒热血,我的脑子还没那么简单, 可惜的是,虎爷并不愿给刀哥这个机会,在虎爷看来,刀哥能花钱请一次人,肯定还能请两次人,所以在刀哥打电话之前,他就要出手将其干掉, 虎爷狠狠往地上敲了一下拐杖,大吼着道:“给我上,” 虎爷一声令下,在他身后的人,以常来、常往兄弟俩,以及周老师为首,瞬间就朝刀哥的人扑了过去,与此同时,陈小练也高声喊着:“财院的兄弟们,跟我上啊,” 喊完这句话后,陈小练便带头冲了上去,协助虎爷的人一起打击刀哥那边,怀香格格也一起跟着冲了上去,现在的局势已经非常明朗,就是虎爷的人为主,财院的人为辅,共同打击刀哥, 如果只是一帮学生,他们未必敢和刀哥的人相斗,但是现在虎爷的人在前冲锋,感觉有人撑腰似的,他们只是打打辅助,也就没什么不敢的了,更何况这事过了以后,也足够他们吹一阵子的了,所以在陈小练的带领之下,财院这边的人也是热血沸腾、战意爆棚,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潜力,喊打喊杀地冲了上去, 混战,一触即发, 人多、且乱,到处都是喊杀声和嚎叫声,谁都看得出来,刀哥这仗必败无疑,周老师,常来、常往两兄弟,以及陈小练和怀香格格,更是十分?契地直奔刀哥而去,看上去像是一群野狼撕咬猛虎,要把刀哥斩尽杀绝, 刀哥本来是准备跑的,但被这么多人缠上,只能硬着头皮打了,刀哥的实力虽然强劲,但在这么多高手的围攻之下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看得出来不需多久,刀哥就会死在他们的围攻之下, 而这并不是我想要的,刀哥还没把夜明的人叫出来,怎么能够死呢, 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实在不能错过, 我一着急,立刻摸出打神棍冲了上去,四周的混战和我无关,打成什么样都无所谓,我也是同样直奔刀哥,在周老师、陈小练等一众人的眼里,我绝对是现场实力最强的人,所以在我出现以后,众人纷纷为我让道,等我大显神威, 当时,在众多高手的围攻之下,刀哥身上已经负了不小的伤,再加上我,刀哥就更扛不住了,而我也没让大家失望,随随便便甩了几下打神棍,便把刀哥攻得连连后退,一点还手的余力都没有了, 我的超强实力,引得周老师和陈小练他们一阵喝彩,他们甚至都不打了,驻足在旁观看,等着我来收拾残局,我又连劈了几棍,招式变化多端、高深莫测,逼得负伤不轻的刀哥不断后退,甚至他的脚步都有点踉跄起来,一不小心就往地上栽了个大跟头, 这显然是彻底干掉刀哥的最佳时机,陈小练他们也都跟着“呜呜呜”地叫了起来,我举起打神棍,伸手就往刀哥的身上劈,刀哥的身子不断后滚,我也不断追着, 但他滚的速度,哪有我追的速度快,很快我就追上了他,再次狠狠一棍劈出,这一次,我直朝他的脖颈而去,明摆着就是要他的命了,这是难得一见的高潮时刻,周老师、陈小练也再次大叫起来,为我欢呼着、喝彩着,怀香格格甚至都跳了起来为我叫好, 刀哥也知道自己要嗝屁了,眼神之中闪过绝望和懊恼,显然怎么都没想到我们能和虎爷联起手来,但是不管他想什么,他都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就要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了, 然而,不知是天不亡刀哥,还是我自己太不小心了,我竟然没有看到地上有块凸露出来的石头,脚下不小心被绊了一下,身子顿时一个趔趄,手中的打神棍也失去了准头,劈在了刀哥身前一点的地上, 刀哥愣了一下,但到底是老油条,怎么可能轻易放过这个机会,趁着我还没有再度攻击的时候,他立刻翻身而起,朝着前方的围墙奔去,在不知不觉之中,我俩的战斗圈子已经脱离人群,所以前方乃是一马平川,根本没人拦得住他, 这一幕,让周老师和陈小练他们都看傻了,谁也没想到刀哥在这种情况之下还能跑了,就在我们发呆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虎爷的一声暴喝:“还愣着干什么,快去追啊,” 虎爷的提醒,让我们所有人都醒悟过来,今天谁都能跑,唯独刀哥不能跑,这家伙要是活下来,那后患必定是无穷的,我头一个拔步追了上去,周老师和陈小练他们紧随其后,众人一窝蜂地去追刀哥, 刀哥受伤不轻,脚步有些踉跄,还有鲜血不断滴下,只要及时追赶,他一样是跑不了的, 很快,刀哥就翻过围墙,紧随在他身后的我是第二个翻过去的,学校后门的围墙外面是一片荒废的住宅区,正处在拆迁之中,到处都是残垣断壁,有着许多看得见的、看不见的小路,甚至屋子中间都能穿过, 我跳下来的时候,便清楚地看到刀哥朝着某个破损的屋子跑过去了,显然是想利用这里复杂的结构隐匿身形,可惜我追得太紧,早已将他的行动轨迹看得一清二楚, 身后已经传来奔跑之声,周老师和陈小练他们马上也要翻过围墙,我低头一看,地上有些稀稀拉拉的血迹,周老师他们就是顺着血迹,也一样能够找到刀哥, 我的眼睛迅速一瞟,看到旁边有堆沙砾,于是用脚那么一拨拉,那些沙砾便把血迹都盖住了, 与此同时,砰砰砰的声音响起,周老师和陈小练他们已经纷纷翻下墙来,而刀哥的身影也已经彻底消失, “巍子哥,那家伙呢,”面对墙外复杂的地形结构,陈小练着急地问, 在他们看来,我追刀哥追得最紧,理应看到他往哪边跑了,但我还是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啊,我跳下来的时候,他已经不见踪影了,” 面对一片残垣断壁、大路小路,众人都是一脸发愁,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了,谁的心里也不好受,陈小练一跺脚,说道:“那家伙受了伤,肯定跑不了多远,大家分散四处找找,还要注意地上有没有血迹,” 不得不说,陈小练确实很有领导才能,别看他年纪小,三言两语就切中要害,下达了极为准确的命令,就连年纪颇大的周老师都听他话,在陈小练的安排下,众人马上就要分散开来,而我顺着陈小练的话,又做了一番安排,让大家分朝数条方向追踪, 在我的命令之下,众人迅速沿着不同线路窜出,我也选了一条线路追击, 我选的这一条线,当然就是刀哥之前逃跑的线, 不管是之前的不小心一趔趄,还是后来的帮助刀哥掩盖血迹,当然都是我故意而为之的,夜明的人还没出现,刀哥怎么能这么快死,怎么着,也得等他通风报信完毕了啊, 我并不怕刀哥跑掉,就那家伙所受的伤,能逃得过追踪才怪, 我顺着刚才刀哥的轨迹往前奔着,一路上又掩盖了不少血迹,很快就来到刀哥藏身的那间破败屋子附近,我放慢了速度,脚步也放轻了,一步步靠近过去,这间屋子已经被拆掉一半,门不见门、窗不见窗,脚下是一堆废土和沙砾,从任何一个方向都能进入, 我小心翼翼地在破败的房中穿梭,在靠近某个“卧室”的时候,终于听到里面传来一个低沉而又焦急的声音, “尚书大人,我中计了,你快带人来救我啊,我在……” 我靠在墙边,眼睛往里瞄去,昏暗的房间里面,刀哥正蹲在墙角打着电话,他口中的尚书大人,毫无疑问就是夜明之中掌管钱粮的户部尚书了,想到马上就有一条这么大的鱼儿现形,我的心中无疑激动无比, 刀哥迅速、准确地报着自己的位置,然后说道:“尚书大人,你务必要尽快啊,这边有好几个高手正在追我,我肯定是逃不出去了……好,好,我等着你,你尽快来,” 听到这句话后,我的心里就踏实了,到时候夜明的人一来,阿蔓就能盯上,然后顺藤摸瓜…… 就在我喜滋滋打算着的时候,附近突然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接着一个叫声响起:“巍子哥,你在这吗,” 是陈小练来了, 我往屋里瞟了一眼,看到刀哥迅速缩在墙角,将自己隐匿在了?暗之中,而我也迅速奔出,朝着陈小练的声音迎了过去,说我在这, 顺着我的声音,陈小练找到了我,我们在一片瓦砾之上会到了面, 陈小练着急地说:“巍子哥,有找到那个家伙吗,” 我摇摇头,说没有, 对我来说,刀哥现在是个鱼饵,在大鱼尚未出现之前,他肯定是不能死的,所以我得护着他的安全,听到我说没有,陈小练顿时有些失望,说他奶奶个腿的,那王八蛋跑哪去了, 我又问陈小练:“你不沿着你那条线,怎么找到我这来了,” 之前我给大家安排了不同的路线,陈小练却跑到我这,所以我才有此一问,陈小练答:“我那条线,我找过啦,不在那边,那家伙受了重伤,沿途肯定会有血迹,所以八成不在我那,我就往其他路线去找,发现唯独你这有点血迹,所以我才问你有没找到,” 听着陈小练的话,我的心里也是一惊,刚才我一路过来的时候,把刀哥的血迹都掩藏了啊,陈小练怎么还能看到,不过,刚才到底行事匆匆,百密必有一疏,偶然落下几处也很正常, 但是就这几处,陈小练都能敏锐地察觉到,够厉害的, 于是我也故作惊讶的样子说道:“是吗,我还真没看到,走,咱们一起往前找找,” 刀哥就在我身后的屋子里,我怕他被陈小练给找到了,所以便想引着陈小练往前面走, 陈小练却没有走,指着我身后的屋子,说巍子哥,这里搜过了吗, 我的心里怦怦直跳,但面上装着没事,说:“搜过了,没有,走吧,继续往前,” 陈小练点点头,便随着我继续往前搜索, 因为仅有一墙之隔,我和陈小练的对话,刀哥必定是听到了的,果不其然,我和陈小练刚走出不久,刀哥便从那间屋子闪了出来,重新寻找其他地点藏匿,这一幕我当然看得清清楚楚, 但我还是假装努力地寻找着,一边找还一边骂,说这王八蛋,跑到哪里去了, 陈小练开始还跟我一起寻找,但他找着找着,突然就不动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 “怎么了你,”我莫名其妙, “巍子哥,你为什么放过那个家伙,还想尽办法助他逃跑,”陈小练的声音缓慢而低沉,目光更是如刀一样,似乎要将我给看透, 听着陈小练的话,我的心中顿时一紧,我不知道他从哪里看出破绽,但还是努力装作莫名其妙的样子:“小练,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 “巍子哥,别骗我了,” 陈小练突然打断我说的话,叹着气说:“之前在学校里面的时候,杀掉刀哥的关键时刻,你竟然被石头绊了一下……这种低级错误,连我都不会犯了,你这样的高手,你这样的实力,怎么可能,好,就算这是一个偶然,那你紧紧跟着刀哥,和他一前一后翻过围墙,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去哪了,我在围墙里面的时候,还能看到刀哥一路留下来的血迹,翻到围墙外面以后,却一点都看不到了,这怎么可能,我刚安排大家四散去找,你马上就接过话,并给大家分配好了线路,这点本来没什么可疑惑的,可你当时表现有点太急躁了,就好像担心别人会抢走你那条线似的,在你走了以后,我便沿途跟上,果不其然,我看到你一路都在掩藏刀哥所留下来的血迹……” 听着陈小练的分析,我的心中确实无比震撼,我一直都知道陈小练这孩子能力挺强,但没想到竟然强至这个地步,心思缜密的让我这个混迹江湖多年的老油条都颇为惊讶;也就是他江湖历练少点,偶尔还会上人的当,但照这个情况发展下去,我简直不敢相信他会成长到什么恐怖的模样, 看我没有说话,陈小练知道我?认了,他又叹了口气,说道:“巍子哥,我不是怨你帮着那个家伙,真的,只要你说一声,别说帮着他了,就是和虎爷翻脸,和周老师他们那几个人干起来,我也没有半句废话啊,可是,巍子哥,你能不能对我真诚一点呢,你老这样神秘实在让我有点害怕,我都不知道你到底想干什么,我是你兄弟啊,你就不能告诉我事实的真相吗,就因为我以前背叛过你一次,你就再也不肯相信我了吗,” 陈小练的语气充满哀伤,眼圈都有点红了,显然特别难过,其实自从来到凤城,陈小练没有做过一次对不起我的事情,就算之前因为姚冰倩有过点不愉快,那也是缺乏沟通而造成的误会,也没酿成什么严重的后果;后来又反刀哥,反了也就反了,陈小练从来没有怨言,自始至终都坚定不移地站在我的这边, 对陈小练来说,我是他唯一的大哥,也是他唯一的追随,我说往东,他不会往西,我说上刀山,他不会皱下眉头,但他唯一受不了的,就是我在做什么之前,从来不跟他说,让他活得跟个傻子一样,或是活得跟个傀儡一样,这是他感到最痛苦的事情, 陈小练的语气激动,脸上充满无奈,大有一种“我本有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的感觉,看他这样,我的心里也不好过,其实我也不想骗他,奈何有些秘密实在太过重大,而且涉及到国家,实在没法和他说啊, 我正考虑怎么和他解释的时候,一个仓皇的脚步声突然传来,浑身是血的刀哥赫然从我们身边窜了过去,而在他的身后,还紧紧跟着一个如花似玉、妖娆多姿的女孩,正是怀香格格, 怀香格格看到我俩在这,顿时冲我俩叫着:“快,一起抓他,别让他跑了,” 吼完这句话后,怀香格格又朝刀哥紧紧追了上去,虽然不知怀香格格怎么找到这的,但她确实寻摸到了刀哥的踪迹,并且将其逼了出来,陈小练正要拔步去追,我立刻拉住了他的胳膊,低声说道:“刀哥必须要死,但不是现在,我留着他还有用,想办法让他多活一会儿,这件事情,我随后会好好和你解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