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 神秘的男人 - 少年王

640 神秘的男人

其实,在出来酒吧以后,看到怀香格格所露出的慌张眼神时,我就隐隐猜出了一点什么,直到刀哥愤怒地喊出那句话时,才终于印证了我的猜测,所谓太后娘娘的懿旨,竟然是怀香格格伪造的, 我就说嘛,如果怀香格格是夜明中的高层,刀哥怎么会不知道她的存在,她又何必费那么大力气去暗杀刀哥,这么一来,所有疑点都能解释通了,怀香格格根本就不是夜明的人, 刀哥当然不蠢,他只是猛地见到懿旨,有点慌了心神,才暂时失去了判断能力;或者说,在刀哥的意识里,怎么可能有人敢假传懿旨呢,所以直到他查阅过懿旨之后,才发现这玩意儿竟然是伪造的, 不过,怀香格格竟连懿旨都能伪造出来,说明她对“夜明”这个组织还是比较了解的,否则也不会想到这个主意,而且,怀香格格也知道这玩意儿拿出来虽然管用,却也会祸患无穷,所以熬到最后没办法了才拿出来的, 转眼之间,刀哥和他的人就已经追了出来,喊打喊杀地朝着我们追击过来,我们三个也是拼了命的往前跑,陈小练虽然腿脚不太利索,但跑起来竟然还相当地快, 再加上酒吧外面还有不少艺术学院的学生,他们也知道怀香格格正在被人追杀,他们虽然不敢和刀哥的人正面交锋,但是制造一点小小阻力还是没问题的, 不到一会儿的功夫,围聚在门外的学生呼啦而上,这个说你踩我脚啦,那个说你揩我油了,其中不乏互相打的、骂的,现场特别混乱,致使刀哥等人难以前行半步, 而我和陈小练、怀香格格三人,则趁乱迅速离开现场,钻进了马路对面的一条小巷, 从小巷出来以后,我们又打了辆出租车,怀香格格和我说道:“哥,我们各回各的学校去吧,这段时间千万别出来了,” 怀香格格知道,这次把刀哥得罪大了,恐怕会有生命危险,回到自己学校才是最安全的,起码刀哥不能随随便便进校抓人,但我摇了摇头,说咱们最好还是在一起吧,有什么事也能互相照应着点, 除了这个理由之外,其实我还有些话想和怀香格格说说,怀香格格同意了,让我和陈小练去她学校,陈小练立刻表示同意,说艺术学院美女多,说不定还能找个老婆, 我苦笑不得,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惦记着这个, 陈小练也苦笑着,说:“唉,苦中作乐嘛,反正我同意去艺术学院,如果要死的话,还不如死在女人堆里,” 但我拒绝了这一提议,说还是去财院吧,财院男生多,战斗力也强,如果刀哥真的来了,也能抵挡一阵,怀香格格没有反对,陈小练也无话可说,于是我们立刻赶往财院, 到了财院,已经晚上十二点多了,这一晚上可把我们给折腾的,校门、宿舍门也都锁了,不过这并难不住我们,好歹陈小练也是财院的天,这点面子还是有的, 顺利进了学校和宿舍楼后,在陈小练的安排下,一间宿舍很快腾了出来,当然是男生宿舍,这么晚了,也不方便再给怀香格格找地方了,我跟她说先凑合一晚上,第二天再给她另找地方, 怀香格格性子豪爽,不是个矫情的人,立刻就说没有问题, 我们在交流的过程中,不时以兄妹相称,听得旁边的陈小练一头雾水,询问我们:“你们不是真结拜了吧,” 之前在钻石酒吧,怀香格格曾经提过我是她的结拜兄长,当时陈小练以为这只是她帮我求情的托词而已,没想到我们还真的哥哥妹妹的叫上了,我告诉陈小练说,我和怀香格格确实结拜了,然后就把之前的事给他说了一下, 陈小练听得一愣一愣,听完以后冲我竖起大拇指,说:“巍子哥,原来泡妞还能用这招啊,我学到了,真是活到老学到老,跟你一比,我跟个小学生似的,” 旁边的怀香格格听得脸红,我也骂了陈小练一句,说你别胡说,我俩真是兄妹, 陈小练惊喜地说:“真的啊,那我可追怀香格格了啊,” 我说你可去一边吧,怎么跟精虫上脑似的,看着个姑娘就想追啊, 陈小练嘿嘿地笑:“开玩笑啦,放心吧巍子哥,只要是你的妞儿,我肯定不会乱想的,” 在调侃的过程中,我也把上衣脱了,让陈小练给我上药,刀哥劈我的这一刀可够狠的,那血哗哗地流,陈小练给我包扎的过程中,怀香格格不好意思地把脸扭到一边,我说不至于啊,我一大老爷们,也不怕你看什么的, 怀香格格说:“不是的,我看你俩倒像一对,斗起嘴来也像小情侣,所以有点不好意思,” 怀香格格这话说的,差点让我和陈小练都喷出来,看不出来怀香格格还是个腐女,一天到晚脑子里不知在瞎想什么, 在给我包扎的过程中,陈小练也注意到我的伤势挺重,一边包还一边骂,说刀哥下手也太狠了,这是把人往死里整啊,说到这件事情,我的心里也有点不是滋味,对陈小练说:“兄弟,对不住了,这次连累你了,” 如果不是我,陈小练肯定还能继续跟着刀哥,不至于把局面弄成这样,以陈小练的能力,肯定能越混越好,最后混出一片天下,就因为出了这么一档子是,搞得前功尽弃、一无所有了, 陈小练则满不在乎地说:“巍子哥,你说这话就见外了啊,咱兄弟俩还用说这些吗,而且就是没有今晚的事,我也迟早会干掉刀哥的……” 说到最后,陈小练的语气变得阴沉起来,我相信他不是打马后炮,以他的野心,确实迟早都会取刀哥而代之,所以他并不在乎这种事情,顶多就是有点遗憾来得太早, 这样的陈小练,让我既觉得熟悉,又觉得可怕,熟悉,是因为我一直都知道陈小练是这样的人;可怕,则是因为我担心如果我成了陈小练的拦路石,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朝我下手,那样的事我可不想再来第二次了, 不过我在凤城也没什么野心,我最大的目标就是铲除夜明,完成我身为龙组实习队员的使命,只要我和陈小练没有利益冲突,我相信他绝对是个可靠的伙伴和兄弟, 陈小练这边没什么可说的,我又把目光转向怀香格格,说妹子,讲讲你那边吧,懿旨、太后娘娘,都是怎么回事, 其实这些东西,就是怀香格格不说,我也知道都是怎么回事,但我还是想听怀香格格亲口说说,这样我也能够判断她到底是个什么立场,对我来说到底是敌是友,然后再看接下来的事情怎么发展, 据我分析,怀香格格是“友”的可能应该大些,否则她也不会暗杀刀哥,更不会伪造太后娘娘的懿旨了,起码说明,怀香格格对夜明还是比较了解的,或许掌握着连我和龙组都不知道的信息, 陈小练也跟着问道:“是啊,什么懿旨、太后娘娘的,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刀哥一看那个懿旨,吓到都快尿裤子了,” 我是装不明白,陈小练则是真不明白, 但我没想到的是,怀香格格竟然一口否认:“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怀香格格这话就说得有点没意思了, 她把懿旨带进钻石酒吧,吓得刀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还让刀哥抽了自己十来个嘴巴;到头来,她竟然说不知道懿旨是个什么东西,这简直是把我和陈小练当猴儿耍呢, 我和陈小练面面相觑, 我试探着问怀香格格:“是因为这事太过敏感,所以不太方便和我俩说吗,如果是,那你就不用说了,” 陈小练更是直接站了起来,有些不爽地说:“或者说,是因为我在这里,你才不方便说,那行,我可以先离开一会儿,你们小两口……哦不,兄妹俩好好谈吧,” 怀香格格赶紧拦着陈小练,说不是这样,你们听我说着, 陈小练这才坐了下来, 接下来,怀香格格便讲了一下她的经历, 她说,之前她和我吃烧烤,我接了个电话,匆匆地就走了,她感觉不太对劲,担心我出什么事情,所以就让人跟上了我,所以钻石酒吧里的事情,她也知道的一清二楚,眼看着刀哥要对付我,她的心里当然焦急不已毕竟,这事是因她而起的, 怀香格格迅速把自己学校里的人手都组织起来,准备攻打钻石酒吧,强行救我,但是学校内部,却也有了分歧,很多人都认为不该去踏这趟浑水,毕竟他们不是刀哥的对手;这种声音还挺大的,占到了绝大多数,搞得怀香格格也没办法, 就在怀香格格心急如焚,决定孤身闯入钻石酒吧的时候,一个神秘的男人出现了,这个男人交给她一封?色的卷轴,说她只要把这东西拿进酒吧,就能让刀哥乖乖放人,

上一篇   639 懿旨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