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9 连战三场 - 少年王

629 连战三场

虎爷大张旗鼓地来到这里,表面上是来给他的兄弟报仇,实际上就是来给刀哥下马威的,想用此举来向道上的人证明:看吧,所谓的刀哥,在我面前什么都不是, 就是看准了这一点,陈小练才会给刀哥打电话,他本来以为刀哥会为我出头的,因为虎爷找我的?烦,就相当于找刀哥的?烦,但让陈小练意想不到的是,刀哥竟然无动于衷,甚至还主张将我给交出去,让陈小练不要和虎爷发生冲突, 看来刀哥对这位虎爷,确实非常畏惧, 陈小练憋屈,陈小练郁闷,陈小练长吁短叹,二眼等人虽然没有听到刀哥的电话内容,但是从陈小练的表情变化之中已经看出几分端倪,于是一个个的眼神都变得复杂起来, 对面的虎爷更是参透一切,直接哈哈哈地大笑了起来:“怎么样,阿刀是不是让你把王巍给交出来,我早说了,阿刀是不敢得罪我的,怎么你就这么不开眼呢,” 陈小练当然是不愿意把我交出去的,他正准备开口驳斥虎爷几句,但是被我给伸手拦住了,我冲他摇了摇头,说小练,这事你不用管了,让我自己来处理吧, 陈小练一下急了:“巍子哥,这怎么行……” 我拍拍他的肩膀,说行了,听话,相信哥吧, 说完这句话后,我便迈步走了出去,目光直视几米开外的虎哥, 我相信,陈小练就是冒着违抗刀哥的命令,也会愿意和我同生死、共进退的,但我实在是不忍心让他以身犯险,我知道他这一步步走来不容易,在罗城遭遇滑铁卢后,又双腿被废,在家休学几年,如今终于鼓起勇气出山,这才刚刚有了一点成绩,又要因为我而毁于一旦吗, 违抗大哥命令,可是江湖大忌啊,要真这么干了,他的江湖生涯也就彻底结束了, 我不忍心让他这么做,不愿意让他这么做, 而且我是当哥的,应该我来保护他,而不是让他来保护我,我抬起头,直视着面前的虎爷,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酒吧里面非常安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我的身上,虎爷的阴谋得逞,饶有兴致地看了我几眼,说道:“你的身手不错啊,我这位兄弟在道上也算是佼佼者了,竟然被你一脚给踢飞了,我实在没有想到,阿刀手下还有这样藏龙卧虎的角色,这样,我派几个人和你打打,你要是能打赢呢,这事就一笔勾销,怎样,” 虎爷的话音落下之后,从他身后立刻走出四个人来,每人手里都拿着一柄钢刀,他们个个威风凛凛、杀气腾腾,一看就不是庸手,虎爷并没有说打输会怎样,但我可以想像得到,结果肯定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好,” 我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话音刚落,“噔噔噔”的脚步声就响了起来,四个刀手迅速冲向了我,手中钢刀也无情地朝我劈下, 看得出来,他们四人的配合十分默契,出手的顺序和角度也完美无缺,这得经过无数次的战斗才能磨合出来,四人联手的战斗力甚至超过了八个人,这个虎爷手下确实强人辈出, 但即便如此,他们也不是我的对手, 我也迅速迎了上去,以极快的速度冲向最先劈出的一人,他们四人的配合十分默契,稍不注意就会陷入胶着的苦战之中,所以我必须要以快打快,唯有速度才能破掉他们的配合, 事实证明,我的策略是正确的,我先用手肘狠狠撞在其中一人胸口,成功将其击飞之后,又贴地来了个扫堂腿,将另外两人给扫倒了,最后,我又以手撑地,单腿向上击出,一个蝎子摆尾的动作,将最后一人给踹飞了, 整个过程,持续不到几十秒钟,这四个被虎爷寄予厚望的刀手,便纷纷被我给击飞了,各自倒在桌下无法动弹,发出一声又一声痛苦的呻吟, 当然,我也付出了一点代价,脊背被人给劈了一刀,不过这并不碍事,对我来说如同蚊子挠痒, “好,”陈小练带头鼓起掌来,叫好声也瞬间响彻整间酒吧, 在陈小练的带领下,我们这边的人也都轰然叫好,为我的精湛功夫拍手喝彩,欢呼之声覆满整个大厅,至于对面,当然都是一片错愕,看得出来这四个人在他们那边已经算挺强了,结果却如此的不堪一击,这让他们很是意外, 不过,虎爷的表情却是十分淡然,甚至也跟着鼓起掌来,然后缓缓说道:“不错,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常来、常往,你俩去领教下他,” 虎爷的声音落下之后,在他身后又走出两个人来,这两人的年纪不大,都是二十多岁的样子,稀奇的是他们竟然长得一样,再结合他们的名字,看来是对孪生双胞胎, 这两人的身形单薄,姿态也都懒洋洋的,手里各拎着一根熟铜棍,走出来的时候好像还没睡醒,伸手打着呵欠,无论从哪方面来看,这两人显然都是高手,浑身上下散发者强者的气息,只有强者才会这样满不在乎, 果然,身后的二眼轻声说道:“这对双胞胎特别厉害,而且心狠手辣,死在他们手上的人不计其数,” 双胞胎站在我的面前,已经做好了攻击的姿势,陈小练当然不满意了,直接说道:“虎爷,您刚才可是说了,打赢上场战斗就能一笔勾销,怎么又派出两个人来,您这么大的人物,不会说话不算话吧,” 虎爷再次哈哈哈地笑了起来,摇着头说:“瘸子,你应该是听错了吧,我说我派几个人和他打打,有限定几个人吗,刚才只是第一轮战斗而已,现在才要开始第二轮啦,” “你……” 陈小练完全没有想到虎爷会是这样强词夺理,正准备再反驳几句,但是被我用眼神给喝止了,显然,对上虎爷这种老油条,说什么都没有用,他早就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我只有不断地打下去,打到他心服口服,才有可能脱身, 于是我也不再废话,伸着手说:“来吧,” 一声“来吧”过后,那对双胞胎像是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手持熟铜棍迅速朝我冲了过来,让我意外的是,这对双胞胎的实力竟然远胜之前的四个刀手,倏忽之间就已经到了我的身前,两条通红的熟铜棍也朝我头上砸了过来, 而且他们的配合更加默契,因为是一卵双生,可能还有点心灵相通的味道,所以联起手来如同一个人长了四手四脚在战斗似的, 如果硬要比喻的话,我感觉他们两人联手的实力都不亚于流星了, 当初在省城,流星的实力足以跻身一线高手的行列了,平时都很难会遇到;没想到在凤城,随随便便在个酒吧就遇到了,不知道是我运气不好,还是凤城的高手真就多如牛毛, 就连陈小练,都察觉到了这对双胞胎的可怕,忍不住出声提醒道:“巍子哥,小心了,” 这一次,我没有再像对付刚才那四个高手一样随心所欲,而是小心翼翼地和他们贴身战斗起来,细心地分析、揣摩他们的战斗方式,然后再找准机会适当还击, 坦白说来,如果我拿出打神棍,必然能够轻易打赢这场战斗,但我才来到凤城几个月,连夜明的边都还没有摸到,自身也还没有任何的成绩,并不想急于展露自己的全部实力,适当隐藏锋芒也是有必要的, 所以自始至终,我都是空手在和他们战斗,所用的招式也都是几年前王大头和老歪教我的拳法、腿法,看着十分普通, 这场战斗的过程较久,持续了有好几分钟,双胞胎的熟铜棍在我身上留下好几道伤,当然他们也不好过,同样被我揍得伤痕累累,挨了我不少的重拳和重腿, 这对双胞胎,终于意识到我不好惹了,于是他们一改之前懒洋洋的态度,集中起精神来和我打着,我们对打的招式眼花缭乱,速度也越来越快,在普通人的眼里,只能看到几条棍影、拳影、腿影来回穿梭,飕飕的破空之声也不断响起, 众人虽然看不清楚,但也屏着呼吸,睁大眼睛使劲看着,终于,在我持之以恒的努力之下,这对双胞胎兄弟最终败在了我的手上,被我以最简朴的招式分别击飞出去,口吐鲜血地倒在了桌子下面, 当然我也很不好过, 虽然我还站在原地,但是身上挨了几下重击,疼得我额头有点冒汗,又因为持续的战斗,体力消耗也有点大,让我气喘如牛, 在我将这一对双胞胎击飞以后,现场先是沉寂了一阵子,接着便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照旧还是陈小练带头,我们这边一个个激动地鼓掌、大叫,开心极了, 对于他们来说,这场战斗确实精彩极了,多少年才能见到一次,对我的崇拜自然也就更上一层楼了, 至于对面,当然一个个脸色难看,毕竟常来、常往已经算是他们那边很厉害的高手了,没想到也败在了我的手上, 而虎爷,虽然依旧装作淡定的样子,甚至还主动为我鼓起了掌,但是看得出来他的脸色也很阴郁,显然没有想到我的实力会是如此强劲,等到四周慢慢安静下来,虎爷才回过头去,对着某一个人恭恭敬敬地说:“周老师,看来这次不得不让你出场了,” 我们这边的人都是一片讶异,因为在他们的印象里,虎爷一向是狂傲不羁的,竟然还有让他恭敬的人,而在虎爷的恭请之下,一位身穿长衫、面色平静的中年男子缓缓走出, 这位被恭称为“周老师”的中年男子,长相十分斯文,气质也很斯文,要不是他身上的练功服,完全看不出来他有功夫在身,虎爷尊敬的态度,以及对面一片期待的眼神,无一不彰显着这位中年男子的实力,他既然能够作为压轴出场,势必要比常来、常往更加厉害,也让我的心里生出一丝忧虑, 陈小练当然就更不满意了,直言不讳地说道:“虎爷,已经连站两场,王巍就算是个铁人也该累了,你还要再派人和他打,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就算真的赢了,也胜之不武吧,” 我们这边的人纷纷点头,赞同着陈小练的说法,当然只是小声附和而已,毕竟他们没有陈小练的胆子,敢去正面直怼虎爷,而虎爷却笑呵呵的,一点惭愧的意思都没有,说道:“王巍这么厉害,给咱们贡献了如此精彩的战斗,只打两场怎么过瘾呢,我保证,这是最后一场啦,如果王巍还赢,我立刻退出钻石酒吧,绝无二话,” 我心里想,你是派不出人了吧,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 虎爷执意还要再战,陈小练也没办法,毕竟以他的地位,还远远不足以和虎爷抗衡,陈小练无奈地看向了我,显然在征询我的意见,我明白,只要我说不打,陈小练肯定会和我共同进退,和眼前这个虎爷拼了,只是到那时候,恐怕整个钻石酒吧都会受到牵连, 而我已经打了两场,如果现在就说放弃,无疑前面的就白打了,既然如此,不如硬着头皮再打一场,如果能赢的话,钻石酒吧也就免遭一劫,于是我再次冲着陈小练投去一个坚定的眼神,表明了我的立场, 那就是,再打, 于是我伸出手,冲着面前的中年男子,幽幽说道:“来吧,” 与此同时,我也在检测着自己的身体状况,因为连战两场,又受了点伤,无论体力还是实力,都有所下降,再打这个中年男子,还真没有把握,不知道最终结果如何, 我还竖起了耳朵,想听听二眼对这位“周老师”的评价,好让我能心里有数、知己知彼,但二眼轻声说道:“我从没见过这个周老师,不知道虎爷是从哪找来的,” 对这个周老师一无所知, 那就有点糟了…… 我抬起头来,仔细观察着这位周老师,他身上穿着练功服,举止态度都很淡然,隐隐有宗师之风,显然实力非常强劲,也是,以虎爷的身份,如果实力不强,也没资格被他称之为“老师”了, 而且这位周老师同样空着手,没拿任何武器,或许擅长拳脚功夫, 我正揣测着的时候,这位周老师突然动了, 周老师的身体一动,他身上的衣服也跟着动了起来这好像是句废话,人动了,衣服还能不动,但他的衣服动,和别人的衣服动,可不太一样,他的领子、袖口、衣摆处,竟然高高鼓起,像是里面有个鼓风机,将这些地方都吹起来了似的, 而我心里明白,这是他的速度太快,才造成了“无风而动”的异像, 这人果然是个高手, 我再次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集中了全部的注意力,迎面而上, 我们就像是两股激烈的龙卷风,瞬时之间就对撞在了一起,他果然没有任何武器,就以普通的拳脚和我相抗,他的招式非常诡异,出手的角度和方向也很刁钻,总能从人意想不到的地方攻来, 而且他的握拳方式也和别人不一样,别人的拳头就是拳头,五指并拢、拳面齐整,而他的拳头却是整个“弓”起来的,五根指头紧紧“咬”在一起,我没见过这样的出拳方式,一开始还匪夷所思,但他出了几下手后,我才恍然大悟,他的拳头像条蛇,出招方式也像蛇的攻击方式, 我明白了,他这是蛇拳, 蛇的攻击,就讲究一个出其不意和角度刁钻,而这位周老师显然掌握了蛇拳的精髓,出招的方式更加诡异莫测,常人打拳,无非往脸上,或是往胸口和肋骨去打,而他却尽打一些不被人注意的地方,比如喉咙、手肘、锁骨,甚至有次,他一拳打向了我的胳肢窝…… 说“打”也不太贴切,更多的像是啄、咬,他的拳头就像蛇头,以闪电般的攻击为主,每一次出招都让我猝不及防,一开始,我没弄明白他的出拳意图和目标,所以屡屡受挫,被他击中了好多下, 但是后来,我渐渐掌握了他的出拳方式,所以慢慢能够跟上他的节奏,能够和他分庭抗礼了,但可惜的是,连续经过两场战斗的我,身上已经遍布不少伤痕,疼痛吞噬着我的神经,体力也有点跟不上了,所以状态再次陷入胶着,几乎被他压着打了, 如果我一开始就和这个周老师打,体力和意志都在巅峰状态,或许能够赢他;但是现在,再想取胜就有点吃力了,我已经完全被他的招式给压住了, 当然,如果我现在拿出打神棍来,或是使出我的炎烧拳,一样可以获胜,但这两样东西,都是我的法宝和杀手锏,一般情况下真不愿意使出,所以我仍旧努力地和对方打着,期望自己可以凭借坚持不懈的意志力,找到对方的漏洞,将其击败, 但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现实是,我的体力疾速消退,已经完全不能跟上他的节奏,一举一动都被他给克制住了,而且不断受挫、受伤,最终被他抓住机会,一拳“啄”向我的胸口,使得我的整个身体瞬间倒飞出去, 这是三场战斗以来,我第一次被人打飞, 也是我到凤城以来,第一次被人打飞, 我不是没有想过自己到凤城后,总有一天会碰上让我无非抗衡的对手,但以我现在的实力,我一直以为这一天会很久以后才会到来,没想到这么早就品尝到了失败的滋味, 轰, 一声巨响过后,我的身子正中某张桌子,并且将这张桌子砸了个稀巴烂,整个人也歪歪斜斜地倒在了地上,还不可抑止地吐出一口血来, 看着地上的一摊血迹,我的心中无限悲凉,这一刻终究还是来了, “巍子哥,” 陈小练一声大叫,朝我扑了过来,众人也纷纷围了上来,关心着我的状况,我摇摇头,说了一声我没事,陈小练刚想将我扶起,沉重的脚步声又响了起来,那个周老师正一步步朝我走来, 他的眼神凌厉,浑身充满杀气,显然要置我于死地, “够了,” 陈小练将我挡在身后,冲着周老师后面的虎爷吼道:“我们已经输了,你也别太欺负人了,” 虎爷冷笑一声:“输了就完了,我告诉你,王巍今天必须得死,” 虎爷的声音冰冷,没有一丝丝的人情味,几句话就断了我的活路,好像他是高高在上的天神,可以随意掌握人的生死,而那个周老师,在虎爷的命令之下,更加坚定地朝我这边走来, “兄弟们,抄起家伙,跟他们拼了,” 陈小练急得脸都红了,整张脸都变得狰狞,大声地咆哮着,他肯定不能眼睁睁地看我死掉,所以决定豁出一切,要跟虎爷拼个高下,但就算拼,酒吧里的这么点人,也肯定不是虎爷的对手, 只是,陈小练的魅力确实很高,在他的呼吁之下,二眼等人真的纷纷拿起家伙,虎视眈眈地盯着对面的一众人,做出了拼命的架势, 看到这样的状况,虎爷似乎更兴奋了,他显然要的就是这个结果,他也哈哈笑着说道:“好啊,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本来我不打算砸了钻石酒吧的,但你既然往我的枪口上撞,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这句话一出口,就代表着一场恶战要在所难免了,这也是虎爷一直都期望的事情, 他想和刀哥正式宣战,总要有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在虎爷的宣布之下,他们那边的人也纷纷行动起来,将手里的家伙高高举起,做出一副准备攻击的架势,久等虎爷一声令下了,与此同时,气氛也瞬间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而我,肯定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场景,我实在不忍心看到陈小练辛辛苦苦熬出来的成绩毁于一旦, 我抓着陈小练的胳膊,说小练,你别管我,让我再和那个家伙打打, 我一边说,一边勉力站了起来,与此同时,我也操纵自己体内的龙脉之力,准备通过阳谷穴去,使出自己的炎烧拳来,去给那个周老师致命一击,虽然我一直都不想用杀手锏,但事情逼到这一步也没办法了,这样下去所有人都要遭殃, 只是,陈小练并不知道我的想法,他以为我已经伤重不支,绝无可能再赢那个周老师了,所以他干脆果断地拒绝了我的要求,仍旧要指挥他的手下上前拼命, 他对我说:“巍子哥,你先歇着,让我来对付他,” 眼看着现场双方蠢蠢欲动,恶战就要一触即发,虎爷的笑容愈发灿烂,他把手高高举起,准备下令砸掉钻石酒吧,就在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一道不太爽快的声音:“虎爷,你闹够了没有,闹够的话,就回去洗洗睡吧,我这里不欢迎你,”

上一篇   628 无耻至极

下一篇   630 夜明,出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