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4 我,好猎手 - 少年王

624 我,好猎手

这变化来得实在太快,别说现场的观众客人了,就连同台的舞女都没意识到身边出了一个刺客,也就是我,因为常年行走在生死边缘,对危险有着一种天生的敏锐和直觉,所以才第一时间注意到了, 一片激昂的喧嚣声和音乐声中,那个舞女就这样直直射向刀哥,手中寒光闪闪的匕首也刺向刀哥胸口,至于二眼他们,职责虽然是保护刀哥,但他们的注意力都在左右,根本没想到舞台上还有刺客,所以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看着这一幕,我是捶胸顿足,如果我在刀哥身后,一定能将这个舞女拿下,从此就让刀哥对我刮目相看了,可惜的是,我和刀哥尚有一段距离,就是插翅也赶不过去了, 那个舞女身法敏捷、手段利落,显然是个高手,而且行动异常迅速,像是一枚瞄准刀哥的炮弹,无论角度还是时机,全都恰到好处,显然,这个刺杀的动作,她已经演习过千百遍了,为得就是要取刀哥的命, 想救刀哥已经来不及了,只能为他叹息,本来还想从他身上探寻“户部”的秘密,结果今天刚见一面,他就要死翘翘了,还真是悲催啊, 这个舞女的刺杀是天衣无缝的,可以想像她等这刻已经很久,而且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本来,我以为刀哥要死定了,然而就在这时,意外的情况却发生了,一直不动如山的刀哥,在匕首刺过来的瞬间,突然动了, 他的手猛地一抬,再一拍,正中舞女的手腕,舞女手中的匕首便改变了方向, 这刀哥,竟然也是个高手, 舞女一刺未能成功,又立刻换了一个方向,再次刺向刀哥,但她蓄谋已久的一刺都还不行,更何况第二刺呢,刀哥仍旧稳坐如山、面色冰冷,手却再次动了,这次他直接抓住了舞女的手腕,轻轻一拽,匕首就到了他的手里, 好一招空手夺白刃, 这个舞女的刺杀好看,刀哥的反击也很好看,这是我来到凤城以后,第一次看到真正的高手较量,那种让我热血沸腾的感觉又回来了,这就对嘛,这才是超一线城市大凤城啊,果然卧虎藏龙, 当刀哥把匕首夺过来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舞女完蛋了,果然,刀哥迅速把匕首换了一个方向,接着反手一刺,就扎进了舞女的肚子里,鲜血,瞬间就浸透了舞女的衣服,舞女的额头上顿时大汗淋漓,眼神也充满痛苦,但她并没放弃,竟然又从大腿处抽出一柄匕首,再次朝着面前的刀哥刺了过去,没想到这姑娘准备得还挺周全, 但这仍然无济于事,刀哥猛地站起,又飞起一脚,正中舞女的胸口,那是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都没有,舞女受到重击,直接倒飞出去,撞在舞台下方的台阶上, 直到这时,刀哥身后的二眼等人才反应过来,二眼立刻大吼:“有人行刺刀哥,” 一帮打手迅速越过沙发,朝着那个受伤的舞女冲了过去,而那舞女的反应也挺快,虽然受了重伤,但是一个鲤鱼打挺站起,又窜到了舞台上,混入了那群和她穿着一样衣服、戴着一样面纱的舞女之中, 随着那些打手的喊叫和追击,现场也立刻变得混乱起来,人们都吓坏了,跑的跑、叫的叫,那叫一个混乱,酒吧里面像是炸开了锅,人群朝着四面八方乱拥乱挤,台上的舞女也吓得乱跑乱叫,像是四处乱窜的沙丁鱼,无疑给打手们的追捕造成一定影响, 那个舞女还是挺聪明的,知道如何隐藏自己的身形,如何在混乱之中保护自己,和她一样装束的舞女至少有十来个,再加上现场灯光昏暗,确实难以追踪, 而刀哥,却又稳稳地坐了下来,似乎笃定这个舞女刺客一定跑不了的,这才有大将之风,任何时候都不疾不徐, 不过,虽然刀哥挺稳,二眼他们却不怎么给力,让他们冲锋陷阵或许还行,在一个混乱的酒吧里面寻找一个刺客,就有点难度了,他们像是没头的苍蝇一样乱撞,除了嘴上大喊着“别放过她别让她跑了”之类的话外,其他什么作用也起不了, 而我的眼睛却始终盯着那个受伤的舞女刺客, 虽然现场混乱,虽然人群拥挤,但我始终死死追踪着她,我的耳力、视力都远超一般人,也比一般人更早发现刺客,所以此刻更是像个钉子一样,牢牢钉在那个舞女的身上, 这个舞女受了伤,想浑水摸鱼躲进舞女群中肯定是不行的,障眼法也起不到多长时间的作用,所以,她必须要在短时间里逃离这里才行,否则被人抓住肯定落不了好, 这个酒吧一共有三个出入口,一个是客人走的正门,一个是工作人员走的侧门,还有一个比较狭窄的后门,一般人不会到那里去,舞女想要逃离,肯定不会走正门的,二眼他们肯定会去正门追击;也不会走侧门,侧门有不少工作人员,或许会被拦截;所以,她百分之百会从后门逃离, 确定这一点后,我便迅速在人群之中穿梭,朝着后门奔去,准备提前将她拦截, 我意识到这是一个结识刀哥的好机会, 想想吧,一帮打手都对这个舞女刺客束手无策,唯有我将她给抓住了,刀哥能不对我刮目相看、另眼相待吗,抓住这个刺客以后,我在刀哥心目中的形象肯定会大大提高,他势必会记住我的,最起码也不会让我继续做服务生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迅速奔到了后门处, 后门有条狭窄阴暗的甬道,两边是些储存杂物的房间,我躲在其中一个房间里面,像个狡猾而又耐心的猎手,专心致志地等着猎物出现,酒吧里面仍旧一片混乱,唯有后门这边十分安静,一般谁也不会想到这里, 但我笃定,舞女刺客一定会从这走,她既然行刺刀哥的动作都演习了千百遍,就一定提前规划好了逃跑路线,这个后门就是最佳选择, 果不其然,不到一会儿的功夫,一个沉重的脚步声便响了起来, 我倚着门框往外一看,果然是那个行刺失败的舞女,她肚子上的伤很严重,鲜血仍在不断往外浸出,她的脸上仍旧蒙着面纱,但是可以看到眼神十分痛苦,她的手捂着肚子,正吃力地往这边走着不只是因为疼痛,她还努力不让鲜血淌到地上,这样就不会被人给发现踪迹了,果然是个经验丰富而又狡猾的老手, 但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好的猎手, 我,就是这个好猎手, 看着舞女一步步朝我靠近,想到能够借此机会接近刀哥,我的心中还蛮兴奋,这次任务挺顺利的, 就在舞女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的双手猛地往前一伸,用手臂迅速卡住她的脖子,像老鹰抓小鸡似的,很轻松地便将她拖到了杂物间里,舞女显然没有想到有人会在这里伏击她,顿时吃了一惊,但她反应还可以,并没有尖叫出来,而是用手肘袭击我的肚子, 不过我也并没让她得逞,我死死按住她的身子,将她控制在我的怀中,让她不能动弹,随她怎么挣扎,也像是孙悟空落入如来佛的手掌,根本就逃不出去了, 将她制住以后,我正准备带她出去交给刀哥,然而就在此时,一阵熟悉的香味突然飘进我的鼻尖,我对这味道还是挺敏感的,赫然就是之前骂我流氓的那个舞女啊, 原来行刺刀哥的是她, 我吃了一惊,说:“是你,,” 这舞女也回过头来,和我四目相对, 她也愣了一下,显然没有想到是我,我嘿嘿一笑:“有意思吧,你竟然落到我手上啦,” 这姑娘的眼神之中涌出一股恼火,抬腿就要踢我下体,呵,这姑娘也忒狠毒了,我同样伸出腿去,将她的腿给拦截住了,同时怒喝:“不想吃苦头的话,就给我老实一点,” 这舞女的眼神之中流出一丝狠辣,牙齿也咬得很紧,像是想要将我生吞活剥,我正准备再说一句什么,就听外面有人喊道:“刀哥,找不到那个舞女了啊,” 刀哥怒吼着道:“一帮废物,去前门找什么,她肯定到后门去了,” 看来能分析出这舞女逃生路线的,并不只我一人, 刀哥一声令下,一连串脚步声立刻朝着后门这边涌来,这种时候,只要我把这个舞女交出去,就是大功一件,也就完成我接近刀哥的目的了,但是不知怎么回事,我突然改了主意, 我稍稍沉思一下,便低声对这舞女说道:“不想死的话,就老实一点,” 我一边说,一边拖着舞女后退,同时把杂物间的门给关上了, 这舞女本来还想挣扎,但是看到我的动作一下,同样犹豫了下,不动弹了,门外很快响起一片声音,乱七八糟的人进进出出,很快又有人说:“还是没有那个舞女啊,” “是不是已经跑了,” 刀哥的怒吼声再次传来:“不可能,她受了伤,绝对跑不远的,说不定就在这几个杂物间里,立刻给我找找,” 不得不说,这个刀哥实在太狡诈了, 砰砰砰砰的声音响起,几个杂物间的门都被踹开了,我和舞女刺客所呆的这个房间,同样也被人一脚给踹开了……

上一篇   623 女人的香味

下一篇   625 舞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