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1 王巍,救我 - 少年王

621 王巍,救我

陈小练确实有一种天生的王者气象,霸道、冷酷、果断、决绝, 所以有时候我经常在想,如果当初我在罗城不阻止他的话,他能发展到一个怎样可怕的地步, 总之,经过那一晚上之后,陈小练就成了这个学校名副其实的天,而吴刚和老牛则彻底失去了踪迹,他们应该是不敢再回来了,整个学校,也再没有人敢和陈小练做对, 陈小练终于如愿以偿,成功登上了一所学校的巅峰,完成了他几年前的梦想,但老牛的诅咒,仍旧时常回荡在我的耳边,我挺担心陈小练真会成为方圆几十里内的众矢之的,所有高校老大都会将目标放在他的身上, 所以我提醒陈小练,为了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最好仍做两手准备:第一,凝聚整个学校的战斗力,做好准备抵抗其他学校的入侵;第二,积极和其他学校的天搞好关系,不指望和所有人和平共处,但也至少要有几个盟友, 以我过去几年的经验来看,单打独斗肯定是不行的,任何时候都需要有朋友的帮助,前面一点我并不担心,以陈小练的能力和魅力,把人凝聚起来非常容易;但是后面一点,我挺担心以陈小练的心高气傲,或许不愿意和其他老大去打交道, 别看陈小练是个跛子,能让他看得起的人其实很少, 为此,我催过他不止一次,他总是口头答应,也不知道他去办了没有,我又每天陪着姚冰倩,没法时时刻刻盯着他,每次问他,他都说:“放心吧巍子哥,我知道该怎么办的,” 陈小练都这么说了,我也没法再说什么,而且那天之后,学校里面一直风平浪静,也没看到什么事情发生,想来陈小练确实处理得不错,所以我也渐渐放松了这方面的心思, 经历过几次突发事件之后,姚冰倩对我的依赖和信任大增,没事总缠着我,希望我教她两手,我也没有吝啬,教了她一点防身术,这样就算我以后不做她保镖了,她也能够保护自己, 姚冰倩还有点私心,希望我只教她,不要去教别人,所以我俩经常趁着课间,跑到学校的僻静地带练习功夫,因为姚冰倩一点底子都没有,所以我经常需要手把手地教她,这样一来就免不了一些肢体上的接触,不过我始终都把自己当作一个老师,并没有对她产生任何邪念或是非分之想, 倒是姚冰倩,和我手拉手或是贴身接触过后,经常会闹个大红脸,有时候呼吸还会加重,我心里想,你脸红个鸡毛啊,平时也没少见你和男生拉拉拉扯扯的, 因为身正不怕影子斜,所以我从来没往其他方面去想, 但是一些流言蜚语还是在学校里流传开来,说我俩私底下在谈恋爱,不过我也不在乎这些谣言,况且我们年纪相仿,就算真的男欢女爱,别人也没法说什么的, 有一次,我和陈小练到走廊上抽烟,他还神秘兮兮地问我:“巍子哥,上过姚冰倩了没有,” 当时我一口烟闷在喉咙里,猝不及防地被陈小练这么一问,差点没有给我呛着,我一边咳嗽,一边哭笑不得地摆着手,说没有没有,你一天到晚都乱想什么, 陈小练又嘿嘿地问我:“真没有啊假没有,” 我说真没有,我只是她的保镖而已,又不是她的姘头, 陈小练也知道我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必要骗他,又嘿嘿笑着说道:“那可实在太可惜啦,你看姚冰倩长得好看,身材又好,难得的是还那么骚,如果搞到床上,肯定不是一般的爽,” 关于姚冰倩的作风问题,学校里的流言很多,普遍都说她挺开放,随随便便就能跟人睡觉,在来学校之前,阿蔓也是这么跟我评价的她,所以我也一直以为她就是这样的人, 但一段时间相处下来,我发现她虽然和一些男生关系挺好,也有些勾肩搭背、搂搂抱抱的行为,但她似乎始终保持着底线,没有太出格的行为,就连米哥这种阳光帅气的类型,最多也就扯扯她的胳膊而已,从来没见他俩有更进一步的动作, 我几乎二十四小时守着姚冰倩,所以还是有发言权的, 所以外面那些流言,我挺想不通的,就问陈小练:“都说姚冰倩随便就能跟人睡觉,有人亲眼看见了吗,” 陈小练说:“这种事情谁能亲眼看见,难道她还现场直播,但这么说的人确实不少,无风不起浪吧,我看她也挺开放的,巍子哥,你这近水楼台,不上白不上啊,” 听了陈小练的话后,我陷入了久久的沉?之中,我沉?,不是因为我在筹谋怎么上她,而是总觉得这事似乎有些蹊跷, 陈小练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还在滔滔不绝地跟我说着姚冰倩,他知道我以前做过罗城老大,以为我在女人方面的经验很丰富,就问我这个那个的,其实我的女友虽多,但到现在还是个雏儿,无论李娇娇还是孙静怡,亦或是冯千月、郝莹莹,我们都没有过进一步的发展, 只是当着陈小练的面,我肯定不能露怯,于是就给他一通瞎吹,将一些三级片的剧情讲给他听,他当了真,以为我说得都是亲身经历,艳羡地说:“当老大就是好啊,永远都有女人投怀送抱,你说我都当天了,怎么还没有女人跟我呢,” 以前在罗城的时候,陈小练就特别羡慕我当老大,说当老大这也好、那也好,我说你拉倒吧,我觉得你身边的女人也不少啊, 我这可不是瞎说,自从陈小练当了天后,他那个小圈子的人就越来越多,女生也不在少数,成天瘸子哥、瘸子哥的叫,听得我都浑身起鸡皮疙瘩,说到这事,陈小练嘴巴一撇,说道:“可别提了,那都什么烂货,我才不稀罕呐,” 也是,陈小练这种心高气傲的主儿,一般的女人肯定是看不上的,更何况,喜欢在混混圈呆着的女生,行为一般也都不怎么检点,陈小练就更加看不上了, 想当初,他还对孙静怡起过心思,痴痴地迷恋了孙静怡一段时间,要不是他对我还有着一丝尊重,估计就要放手去追了, 从孙静怡这点就能看出,陈小练眼光不是一般的高, 说到这里,陈小练突然问我:“巍子哥,你和姚冰倩真的没有一点关系,” 听了陈小练的问题,我的心里顿时一个咯噔,似乎预感到他想要干什么了,但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对啊,没有关系,” 陈小练的眼睛顿时放出光来:“那巍子哥,我可要追她了啊,您可别生我气,” 按理来说,陈小练和姚冰倩俩人男未婚女未嫁,又都是单身,就算追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不知怎么回事,我心里总觉得不太舒服,倒不是因为我喜欢姚冰倩所以吃醋,而是因为我总觉得陈小练不安好心;他要是正儿八经地追求姚冰倩,就是喜欢姚冰倩才追的,那我肯定不说什么,反而会为他俩感到高兴,但陈小练这明显只是想那个啊…… 我也是个男人,太了解男人脑子里面在想什么东西了, 搁到之前,我肯定不会管姚冰倩的私事,她爱跟谁睡觉就跟谁睡觉,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相处下来,我知道她并不是那么随便的女生,所以就有点反感陈小练这样的行为, 于是我就试探着问:“你不是看不上这样的女生吗,怎么还对她动起心思来了,” 陈小练说:“嘿,玩玩嘛,姚冰倩这样的女生,能玩玩的话还是很不错的,” 我立刻板起脸来,说小练,你要是真心想跟姚冰倩好,那没问题;如果只是玩玩,那就算了,别打这个主意, 听了我的话后,陈小练顿时有些发懵,问我:“巍子哥,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喜欢她了,” 我说没有,我就是看不得这种行为, 陈小练这脑子转得也快,看到我不高兴了,立刻说道:“放心吧巍子哥,我要是追到手了,肯定会好好对她的,” 我也不知道陈小练这话说得是真是假,但他既然都这么说了,我也没法再反驳什么,况且,我也没有资格阻挠陈小练去追姚冰倩啊, 陈小练说干就干,从这天开始,还真的追求起姚冰倩来, 现在的我们,本来就是一个圈子的人,经常一起吃饭、玩耍什么的,所以陈小练和姚冰倩相处的机会也挺多,只是以前,两人就是正常的玩、聊,现在陈小练多了一分心思,对待姚冰倩肯定就不一样了,经常会给她买点小礼物、小零食什么的,反正没事就来献献殷勤, 不少人也看出了陈小练的意思,陈小练的地位毕竟不同凡响,巴结他的人也挺多,所以经常主动帮他制造机会,比如一帮人在一起的时候,肯定会让陈小练坐在姚冰倩的身边,玩游戏的时候也尽量安排他俩一家, 一开始,姚冰倩还没当回事,毕竟和她玩得好的男生挺多;但她毕竟也不是个傻子,时间一久还能看不出来,更何况,她也算个情场老手了,听说以前没有少搞对象,所以对待这方面还算敏感, 但陈小练还挺会玩的,欲擒故纵,一方面对姚冰倩好,一方面又从不表白,可能就让姚冰倩有些迷糊, 有一次,姚冰倩就悄悄问我:“王巍,瘸子什么意思,这几天好像和我走得挺近,” 我嘿嘿笑着,说那还用说,喜欢你、想追你呗, 其实这一点,姚冰倩也猜到了,但是冷不丁地听我一说,还是有点突然,结结巴巴地说:“真,真的啊,” 我说这有什么真的假的,所有人都知道小练想追你啊,你要是不排斥的话,可以给他一点回应啊,这样你俩就能水到渠成了, 虽然所有人都叫陈小练是瘸子,不过我还是习惯性地叫他小练,姚冰倩却没接我的话茬,反而说道:“王巍,瘸子想要追我,你就没有一点反应,” 我愣了一下,说我有什么反应,你俩要是真的好了,我还等着吃你们的喜糖, 听到我的话后,姚冰倩反倒有点发了火,说道:“我不喜欢他,我不会和他好的,你也别想吃什么喜糖了,” 这回轮到我愣住了,我说:“你为什么不喜欢他,” 又说:“是不是觉得他腿脚不利索,我跟你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小练的腿虽然不大得劲,但他比一般男人都强多了,”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哪来那么多的废话,”姚冰倩气冲冲地回了我一句, 我不知道姚冰倩为什么要大这么大火,总之最后闹了个不欢而散, 但从这天开始,姚冰倩对待陈小练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不仅全盘接受陈小练对她的好,一起玩的时候还会主动和陈小练坐在一起,时不时地还邀请陈小练一起到校园走走, 因为我是姚冰倩的贴身保镖,所以他俩散步的时候,我也会跟在身后,看着他俩有说有笑,感情逐渐升温, 大家都说,陈小练的春天要来了,这样下去迟早要好,就差捅破那一层窗户纸了,在我看来,也是一样的情况,两人的关系确实越来越好;姚冰倩虽然嘴上说不喜欢陈小练,但是行动出卖了她, 这女人啊,还真能口是心非, 同时我也希望,陈小练是真心想和她好,不是玩玩而已, 所以有时候我也催陈小练,说时机差不多了,该表白了, 陈小练总是笑呵呵地说:“不着急,还差最后一步,” 最后一步, 我隐隐察觉到陈小练想干什么,有心提醒他别太出格了,但也担心伤了我俩和气,所以只能隐忍不语, 时光如流水一般,转眼之间,我来到凤城已经两个月了,这个季节,如果是在我们那边,早就冻得不像样了,凤城虽然也冷,但是还能扛住,外面穿个外套就足够了, 这天中午,陈小练邀请我们一帮人吃饭, 平时我们经常聚在一起吃饭,但是今天中午,陈小练邀请我们的态度格外郑重,挨个给我们打的电话,把我们叫出来说的, 我们都挺奇怪,问他今天什么日子,但他不说,只是嘿嘿地笑, 有人反应过来,说瘸子哥,你是不是要跟冰姐表白了, 陈小练没接话茬,只是拱着手说:“还请各位多多帮忙,另外,别跟倩倩说这事啊,” 众人都起哄,提前给陈小练道喜,还让陈小练一定要请我们吃顿好的, 虽然陈小练一再交代这事别说出去,但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再说姚冰倩也不是个傻子,看到大家暧昧的眼神和笑,也能猜到一些东西,姚冰倩专门把我拉到门外,问我:“瘸子要跟我表白了,” 我还装糊涂,说我不知道啊, 姚冰倩说:“王巍,你跟我说实话,到底是不是吧,” 我只好说:“可能是吧,小练也没和我说,” 姚冰倩沉?下来,看上去一点都不开心,反而还有点愁眉苦脸,过了一会儿,才问我:“王巍,你说我要不要答应,” 我有点发懵,说这种事,你怎么还问我呢,你自己不知道吗, 又说:“我看你俩平时玩得挺好,还以为你也喜欢他呢,怎么现在犹豫上了,” “喜欢什么呀喜欢,你眼瞎了吗,哪只眼睛看到我喜欢他了,” 姚冰倩突然变得生起气来,猛地推了我一把,转身进了教室, 虽然我不知道姚冰倩为什么要和我生气,但我知道要糟,陈小练今天中午的表白恐怕要不顺利了, 时间很快到了中午,在陈小练的带领下,我们一帮人来到香常来饭店,路上,姚冰倩的脸色不太好看,但大家都以为她是紧张,也没往多处去想, 大家都以为陈小练会在席间表白,但他并没有这么干,只是不断地和我们喝着酒,照旧,陈小练和姚冰倩坐在一起,陈小练每次举杯,都要敬姚冰倩一下,所以姚冰倩也喝了不少, 吃过饭后,姚冰倩就已经喝得半醉了,于是陈小练又提议去ktv唱会儿歌, 大家以为陈小练会在ktv里表白,所以又兴冲冲地去了,到了ktv里,陈小练也不说表白的事,点了一堆白酒、洋酒,让大家一起喝着,而且也没少灌姚冰倩, 这一幕,对我来说显然有些熟悉,当初吴刚就是这么灌姚冰倩的,饭店灌一阵,ktv灌一阵,男人的套路好像总是这些,但吴刚那是心怀不轨,陈小练难道也想干点什么, 表白的话,没必要把姚冰倩灌成这样吧, 姚冰倩也不知道是傻还是怎么,陈小练让她喝,她就喝,来者不拒,不一会儿就醉醺醺的了, 我心里隐隐有点担忧,担心陈小练真会干点什么,但又觉得不太可能,现场这多人呢,都是我们自己的人,陈小练应该不会那样做吧, 希望是我想多了, 姚冰倩喝了酒后,情绪有点嗨了起来,主动点歌唱歌,唱了一首《容易受伤的女人》, 这首歌是粤语版的,而且颇有难度,姚冰倩意外地唱得特别好,声音略带沙哑,还富有磁性,听上去十分性感:“这个容易受伤的女人,不要等,这一刻请热吻……” 唱完以后,众人疯狂地欢呼鼓掌,为姚冰倩叫好, 接着,陈小练和姚冰倩又对唱了一首情歌,经典的《半岛之恋》,两人一边唱,还一边深情对视,再次引发一阵狂欢,气氛也达到了最高潮, 我琢磨着,陈小练要是这时候表白,成功率应该蛮大的,但他仍旧没这么做,唱完以后继续坐下来和姚冰倩喝酒, 我也挺无语的,不知道陈小练到底耍得什么花招, 难道他不打算表白, 途中,我去上了下卫生间, 等到再回来的时候,赫然发现陈小练和姚冰倩已经不在包间里了, 我意外地问:“他俩哪了,” 众人嘻嘻哈哈地告诉我说,两人到隔壁包间说悄悄话去了, 众人的语气暧昧,言语嬉笑,显然这个“悄悄话”别有深意,看来两人要有进一步的发展了, 身为姚冰倩的私人保镖,除了在她自己家外,其他时间我都应该寸步不离,当然,如果是在学校,那是陈小练的地盘,稍稍离开一会儿也没什么,但这是在外面啊,万一出个什么事情,我是真的负担不起, 这么一想,我便立刻走出门去,朝着隔壁包间走去, 包间的门上都是有玻璃的,我往里面一看,陈小练和姚冰倩果然就在里面,两人甚至还抱在了一起,看到这一幕,我的心里有些说不出的复杂,也有点为他俩感到高兴,姚冰倩口口声声说不喜欢陈小练,看来身体还是诚实的,起码并不排斥嘛, 保护姚冰倩的安全是我的指责,但她要和别人男欢女爱,我也不会阻止,我站在门口,背过身去,??地在门外守护着, 但是不过一会儿,我就听到包间里面传来姚冰倩虚弱的声音:“王巍,救我……” 我吃了一惊,立刻转头往里面看,只见陈小练已经把姚冰倩压在了沙发上,并且正在解着她身上的衣服,姚冰倩的脸颊红扑扑的,想要挣扎,但她喝醉了酒,根本没有力气去做什么,只能努力推着陈小练的胸口,眼神则无力地朝门口的方向看来,她显然知道我在门外, 正好和我四目相对, 这眼神,何其熟悉,当初姚冰倩被吴刚压在身下的时候,她也是这样看着我的,眼神之中充满痛苦,向我发出求救的信号,不管姚冰倩到底喜不喜欢陈小练,但她显然并不喜欢陈小练这样子做;当初,姚冰倩抗拒吴刚的时候,就是一模一样的眼神, 而陈小练却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也没有,仍旧粗暴地解着她身上的衣服,甚至连内衣都露出来了,白皙的锁骨也暴露在空气之中, “王巍,救我,救我……”姚冰倩不断地叫着,四肢不停摆动,眼睛里也噙满了泪水, 我终于看不下去了,猛地推开了门,快步走了进去……

上一篇   620 你,做得太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