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 保你,高枕无忧 - 少年王

611 保你,高枕无忧

一听姚冰倩这话,我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说:“你又没做错事,干嘛要向他道歉,该道歉的人是他,你要是害怕他报复你,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昨天他已经见识过了我的实力,应该不敢再对你怎么样了,” 昨天我用一把椅子就将吴刚的手下都撂倒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我的实力有多可怕,吴刚就算不是什么明眼人,也该知道我是不好惹的,还会主动上门自讨苦吃, 比如说狗熊,被我一脚踢飞以后,就知道我们两人之间的巨大差异了,从那以后再也没敢找过我的麻烦,这个吴刚总不至于比狗熊还要蠢吧,姚冰倩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似的,摇着头说:“王巍,你还是把吴刚想得太简单了,他和狗熊可不一样,狗熊在咱们学校是单打独斗,而吴刚的兄弟至少有好几百个,对,你是挺能打的,不然我爸也不会派你来做我的保镖,可你能打得过几百个人吗,吴刚又是那种睚眦必报的类型,如果咱们不赶紧向他道歉的话,迟早会吃亏的,” 我也做过学校的天,知道天在学校有多大的威慑力,所以也不奇怪姚冰倩为何会那么害怕吴刚,我一再地跟姚冰倩说没事,如果吴刚要还敢来,我保证把他打得他爸爸都认不出来, “你真是个暴力狂,” 姚冰倩完全否定了我的提议,说打架是不能解决问题的,更何况我们也打不过吴刚,无论我怎么向姚冰倩保证,姚冰倩也不肯接受我的建议,还是问我去不去给吴刚送钱, 我一摆手,说不去,谁爱去谁去,这事本来就不是我的职责, 无论于公还是于私,我都没有必要去向吴刚道歉,那也太折煞我的身份了,我本来以为姚冰倩会另派一个人去,比如让鸡冠头小?什么的去干这事,结果姚冰倩气急了,说:“不去拉倒,我自己去,” 说完以后,姚冰倩便“噌噌噌”地往前走去,似乎真打算亲自去给吴刚送钱,我也没有办法,身为她的保镖,只能跟了上去,吴刚是大三的,在另外一个教学楼上课,我跟着姚冰倩出了一个教学楼,前往另一个教学楼,别看这只是个三流学校,面积倒是挺大,要走好长时间, 姚冰倩生了我气,一整个路上都不和我说话,我当然也无所谓,她爱干什么就干什么,我只要保护好她的安全就行,但是走到一半路上,姚冰倩又站住了脚步,咬着嘴唇不知在思考什么, 我好心地问她怎么了,反倒被她怼了一句:“告诉你有用吗,你能帮我解决问题,” 我立刻闭上了嘴巴,决定从现在开始,除了必要的交流以外,再不和姚冰倩多说一句话, 而姚冰倩说完以后,便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让一个叫“米哥”的人过来,挂了电话以后,姚冰倩才对我说:“指望你是不行了,还得换个人来,这人在学校混得挺好,有他帮忙肯定没有问题,” 我撇了撇嘴,没有答话, 不过这也正常,姚冰倩好歹在学校这么有名,找几个人帮忙总是没问题的, 我都不计划搭理姚冰倩了,姚冰倩反而拉着我说起话来,滔滔不绝地给我分析着这其中的情况,她说,吴刚现在肯定特别生气,如果只有我们两人过去的话,没准又要被吴刚给收拾一顿,所以必须找个面子足够大的当和事佬,这样才能把这事给办圆满了, 姚冰倩不愧是家里做生意的,人情世故倒是看得挺透,知道事情应该怎样去办,虽然我没说话,不过也衷心地希望她能把这事给处理了,省得她一整天都提心吊胆的, 我和姚冰倩站在学校里等了一会儿,那个所谓的“米哥”还是没来,姚冰倩有点着急,连着打了几个电话,对方总说马上就来、马上就来,姚冰倩问他在哪,对方说在网吧开?,打完这局就去, 姚冰倩等不及了,担心对方打了一局又一局,所以问清地址以后,亲自带我去找这个米哥,进了网吧以后,姚冰倩找了一圈,看到某个人后,终于如释重负地走了过去,叫了一声:“米哥,” 这个被姚冰倩称作“米哥”的年轻人果然在打游戏,看着挺帅、挺阳光的,而且挺会打扮,身上穿的也都是名牌,身上还有淡淡的香味,看得出来为人挺自信的, 这男孩一回头,笑着说道:“哟,倩倩来啦,” “可不是嘛,给你打电话你不来,你这架子也太大了,我只好亲自过来喽,” 姚冰倩一边说,一边拖了把椅子坐在米哥旁边,语气也充满了撒娇的味道,发出让男人一听就浑身酥麻的那种声音,看得出来,姚冰倩还挺会利用女生的特长,米哥也挺开心,把耳麦摘下来,一边打着游戏,一边说倩倩,到底怎么回事,这么着急, 米哥的语气也充满了宠溺的味道,两人的关系显然不太一般,不过应该不是情侣,我也没听说姚冰倩有男朋友传说中,姚冰倩和很多男生的关系都很不错,甚至可以说是暧昧, 这个米哥长得挺帅,估计是姚冰倩中意的类型, 姚冰倩坐下以后,就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撒着娇说:“米哥,这次又要麻烦你啦,” 米哥还是笑嘻嘻的,说:“我听说啦,你得罪了吴刚是不是,吴刚昨天晚上就到处在说,肯定不会放过你什么的,我就猜到你要打这个电话,” 我心里琢磨着,你既然早猜到了,还在网吧开什么?,故意吊着姚冰倩么,虽然这个米哥看着挺阳光的,不过直觉告诉我,这也不是个好东西, 不过倒是果然如姚冰倩所说,吴刚是个睚眦必报的主儿,看来昨天在ktv里并没有让他吃一堑长一智,还在想法报复姚冰倩,姚冰倩露出一脸无奈的神色,说可不是嘛,这回可真是倒大霉了,竟然惹到那个灾星身上了, 接着,姚冰倩便把昨天的事大概给米哥讲了一下, 米哥听完以后,便朝我看了过来,饶有兴致地说:“这就是你的新保镖,一口气把吴刚手下全打趴的那个,” 姚冰倩点头,说对,就是他, 米哥上下看了看我,笑着说道:“小子,你够可以啊,身手确实不错,不过,你这次惹大麻烦了知不知道,有些事情,不是打架就能解决的,还需要一点脑子,” 这个米哥竟然还教育起我来了,而且语气充满高高在上的味道,让我心里忍不住有点讨厌,所以我并没理他,只是皱了皱眉, 米哥一下就不高兴了,当即“哎”了一声,问我什么意思,还用不用他帮忙了, 米哥的这个嘴脸让我十分讨厌,索性直接把头扭到一边,米哥更不高兴,还要再说两句,姚冰倩赶紧出来打圆场,让米哥不要和我计较,说我就是这样的人,又说:“米哥,你还是帮帮我吧,我带了一万块钱,只要吴刚肯收下去,就没什么大问题了,” 米哥看着姚冰倩手里的一茬钱,点了点头说道:“这些钱应该够了,再加上我也一起过去,吴刚总该给我几分面子的,” 姚冰倩说:“那肯定啊,米哥你好歹是大二的老大,吴刚肯定会给你面子的,” 听完姚冰倩的话后,米哥的脊背都挺直了不少,骄傲地说:“那是当然,我和吴刚的关系你也不是不知道,那叫一个铁,” 原来这个米哥是大二的老大,怪不得感觉这么狂呢,姚冰倩把他搬出来做和事佬,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姚冰倩又吹捧了米哥几句,还往米哥口袋里塞了几千块钱,把米哥哄得整个人都飘了,连连向姚冰倩保证,说一定帮她解决和吴刚的事情, “等我打完这局游戏,就跟你去,”米哥认真地说着, “行,我等着你,” 就这样,米哥打着游戏,姚冰倩坐在旁边看着,而我就站在姚冰倩的身后,但是米哥打了一局又一局,一点都没有停手的意思,因为他老是输,技术实在太菜,每次打完以后就咬牙切齿地说:“妈的,这帮猪队友,全是他们的锅,等我再来一局,” 我看得清清楚楚,明明是他的问题,他还埋怨别人, 米哥打着游戏,时不时地还说口渴了、没烟抽了之类的,姚冰倩就立刻起身,就给他买烟、买饮料,米哥还假装谦让:“唉,不用,不用,你破什么费啊……让你那个保镖去就行了,你怎么还亲自跑腿,” 姚冰倩充满怨念地看了我一眼,说道:“我这个保镖啊,和以前的保镖都不一样,跑腿的事从来不干,” 米哥“嘿”了一声,说道:“这就有意思了,光会惹事、不会扛事,” 我的眉头再次微微皱起,对这个米哥的印象真是跌到谷底,我心里想,你一会儿帮姚冰倩解决问题也就算了,解决不了看你这脸往哪里搁, 米哥的游戏打了一局又一局,姚冰倩也不敢过分催他,只能耐着性子等着,打到快中午的时候,米哥终于侥幸赢了一局,还是别人带他赢的,他这才摘了耳麦,站起身子伸了一个懒腰,得意地说:“这才是我的真实水平嘛,之前的队友实在是太蠢了,” 姚冰倩也赶紧说:“是是是,那咱们现在去学校吧,” 米哥这才点头,说行, 接着,米哥又打了一个电话,确定吴刚现在的具体位置以后,便带着姚冰倩往学校走去,我当然还是跟在他们身后, 一路上,米哥仍在吹嘘着自己,说他和吴刚的关系有多铁多铁,曾经还歃血为盟拜过把子什么的;姚冰倩也跟说相声的捧哏似的,将米哥夸得天上少有、地上罕见,说米哥的地位在学校里那叫一个超然,吴刚老大他老二什么的,夸得米哥那叫一个得意洋洋、摇头晃脑, 我虽然看不顺眼这个米哥,但也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有点地位,一路走到学校以后,沿途有不少学生和他打招呼,都叫他是米哥, 当然,姚冰倩也是红人,叫她冰姐的也有不少, 和他俩相比,我就像个透明人似的,知道的明白我是姚冰倩的保镖,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他俩的跟班呐,当然,我也不在乎这些,获得一帮学生的尊敬并不是我的兴趣,我就??地跟在他俩身后做个木头, 来到学校,进了教学楼,到了某个教室门口,米哥先往里张望了一下,说:“没错,吴刚是在里面,” 姚冰倩也跟着看了一下,看到吴刚确实坐在某个角落,正和几个学生打牌,四周还围着不少的人,都在给吴刚叫好,说吴刚打的漂亮, “你们看刚哥刚才打的这张三,表面上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三,无形之中却把下家的四引了出来,这就是刚哥的高明之处,一般人哪想得到,”一个学生啧啧称奇地说着, 站在门外的我一头雾水,实在想不通打了个三又引出四,怎么就高明了,但教室里面就是一片附和之声,都咱称赞吴刚打得牌好,吴刚谦虚地说:“这没什么,只要多去思考,你们也做得到,” “刚哥说得实在太有道理了,犹如醍醐灌顶之效,”一个学生立刻掏出本子开始记录,其他学生也不甘落后,纷纷掏出本子记着, 站在门外的我一头?线,心想这帮家伙也太能拍马屁了,而姚冰倩,看到吴刚之后又紧张起来,和米哥说:“吴刚不会再找我麻烦吧,” 米哥挺起胸膛,自信满满地说:“你放心吧,有我在这,保你高枕无忧,” 姚冰倩松了口气,说了声好, 米哥正准备带姚冰倩进去,突然又想起什么,回头对我说道:“你就别进去了,吴刚看到你可能又会生气,反而坏了我和倩倩的事,” 米哥这么一说,姚冰倩也点头称是,对我说道:“王巍,那你就在门外等着吧,你记住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千万不要进来,小心惹得吴刚不高兴了,” 我想了想,说行, 反正姚冰倩就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就算她真的出什么事,我也来得及去帮她, 安顿好了我后,米哥便带着姚冰倩走进去了,我则按照他俩的吩咐站在门口,眼睛当然也看着他俩,如果米哥能把这事办成,解决了姚冰倩心里的一块顽疾,也未尝不可,还给我省了事呐, 米哥和姚冰倩走了进去,很快就走到了吴刚打牌的桌前,因为桌子前面围着的人挺多,一开始也没人注意到他们来了,还是米哥叫了一声吴刚,众人才纷纷回过头来, 吴刚抬头,看到是米哥,还准备打招呼,但又看到米哥身边的姚冰倩,一张脸顿时就沉了下来,吴刚既然能当这学校的天,肯定还是有点本事的,能够猜到米哥和姚冰倩是来干什么了,所以他的架子也马上端了起来,幽幽地说:“哟,是小米啊,找我有什么事,” 刚才还自信满满的米哥,现在立刻把背弯了下去,脸上满是谄媚的笑,冲吴刚说:“吴刚,昨天的事我都听说啦,倩倩也知道自己错了,这不亲自来和你道歉了吗,” 米哥说完,立刻冲姚冰倩使了一个眼色,姚冰倩也马上会意,从口袋里摸出一个信封,恭恭敬敬地给吴刚递了过去,小心翼翼地说:“吴刚,昨天的事你别生气啊,真的只是一个误会,这点钱你收下吧,当作是我的赔礼,” 吴刚却没接这钱,只是淡淡地瞟了一眼,说道:“用点钱就想摆平这事,你把我吴刚当什么了,我缺这点钱吗,” 说完这句话后,吴刚便不再搭理姚冰倩,又张罗着其他几人继续打牌,连看都不看姚冰倩了,姚冰倩的信封杵在半空,递也不是,收也不是,看着十分尴尬, 姚冰倩没办法了,只好回头看向旁边的米哥,眼神可怜巴巴地求助着, 米哥冲姚冰倩做出一个安心的眼神,又伸手把姚冰倩手里的信封接了过来,重新递向吴刚,说道:“吴刚,倩倩是带着诚意来的,咱们都是在这学校耍的,你就给她点面子呗,” 吴刚还是头都不抬一下,继续打着手里的牌,嘴上淡淡地说:“小米,你这么给姚冰倩说情,是拿了她多少好处费啊,” 姚冰倩刚才给米哥塞了最少有三千块钱,但米哥哪能承认这事,连忙说道:“没有没有,倩倩是我妹妹,所以我才来帮她的,吴刚,你就算不给倩倩面子,就当给我一个面子呗,” 吴刚仍旧头都不抬,冷笑着说:“妹妹,我听说姚大小姐在学校认的哥哥多了,怎么就你小米出来冒这个头呢,昨天我就当众宣布过了,姚冰倩这事肯定没完,结果今天你就来说情了,是要当众打我的脸吗,小米,我告诉你,这事可跟你没关系啊,别给自己找这个不痛快,” 吴刚的声音越来越冷,同时戾气四溢,教室里面也是一片寂静,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这就是天的威信, 按理来说,吴刚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米哥也就没必要再呆下去了,稍微识相点的都会转身离开,米哥也确实是这么做的,他知道说情是无望了,只好冲着姚冰倩微微摇了摇头,就转身准备走了, 但姚冰倩却急了,如果今天不能解决这事,那以后就更不要处理了,所以她拉住了米哥的胳膊,再次可怜巴巴地看着米哥,希望米哥再想想办法,米哥也是拿人手短,毕竟口袋里揣着姚冰倩的几千块钱,如果事没办好就这么走了,面子上也说不过去, 所以他一咬牙,再次低下头来,冲着吴刚说道:“吴刚,倩倩真是我妹妹,你就给我一点面子,行不,” 吴刚的脸色一下就变了, 看到吴刚的脸色,我就知道要糟, 果然,吴刚把手里的牌猛地就往米哥的脸上摔去,同时骂道:“你他妈给脸不要脸,老子都让你别管这事了,你还是在这逼逼,是不是找不痛快,那好吧,我今天就让你不痛快,” 散乱的扑克砸向米哥的脸,然后纷纷落了一地,但这并不算完,吴刚又猛地一脚踹出,直接就把米哥踢翻在了地上,接着又扑上去,冲着米哥就是一番拳打脚踢, 米哥“嗷嗷”地叫唤着,捂着脑袋不停求饶,让吴刚原谅他,说他再也不敢了,而吴刚却不停手,“砰砰砰”地揍着米哥,踢过来又踢过去,还撞翻了不少桌子,一边打还一边骂:“老子让你贱、贱,” 教室里面没有一个出手阻止,大家都吓得纷纷两边退,姚冰倩就更不敢动了,哆哆嗦嗦地站在那里,不一会儿,米哥就被打得鼻青脸肿,趴在地上爬不起来了,吴刚蹲在地上,抓着他的头发问道:“小米,现在知道你面子有多大了吗,” “知道了,知道了……”米哥欲哭无泪,可怜巴巴地说着, “还帮姚冰倩说情吗,” “不了,不了……”米哥真的都快哭出来了, “那还不快滚,” 吴刚狠狠踢了米哥一脚, 米哥想站起来,但是被打的太重,怎么都站不起来,还是姚冰倩仗义,赶紧过去将他扶起,架着他的肩膀一步步往外面走,看着一瘸一拐的米哥,我不禁摇头叹息,回想之前他在网吧时候那副春风得意的模样,还教育我说做事需要脑子,结果转眼之间就被吴刚打得像狗一样凄惨,他这脑子还真好使,真是叫人唏嘘不已,好气又好笑, 我就说嘛,越是这种夸夸其谈的人,一般来说越是没有什么本事,姚冰倩这回还真是看走眼了,白花了那么多钱,还浪费那么多口舌, 好在自始至终,吴刚也没对姚冰倩动手,也就轮不到我去插手了,姚冰倩根本不敢多看吴刚一眼,小心翼翼地搀着米哥往外走,然而就在这时,吴刚的声音又响起来:“姚大小姐,你就这么走了,” 姚冰倩顿时一个哆嗦,站住了脚步, 而站在教室门口的我,同样心里一禁,暗暗握紧了拳头,如果吴刚真敢对姚冰倩做什么,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上一篇   610 我对你没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