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9 恶人自有恶人磨 - 少年王

609 恶人自有恶人磨

可我偏偏就听到了,你说怎么办呢, 这个声音的骤然响起,顿时将姚冰倩等人全都给震住了,一个个都露出不可思议和惊慌失措的眼神,从隔壁那人说话的语气来看,可以确定他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吴刚了,身为一整个学校的天,碾压姚冰倩这帮人肯定是绰绰有余的,也难怪他们会吓成这个样子了, 姚冰倩将为自己的冒失再一次付出代价, 鸡冠头小?刚才还在提醒姚冰倩别乱说话,小心被吴刚给听到了,结果转眼之间,吴刚的声音就在隔壁响了起来,我们和隔壁就挡着一个屏风,哪有什么隔音效果,小?顿时就吓傻了,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冰,冰姐,怎么办啊,” 姚冰倩也吓得面色惨白,别说怎么办了,连话都说不出来,整个包间的人都面面相觑,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看得出来,他们心里存在着一种侥幸,希望用沉?换来吴刚的原谅,就此放过他们, 但是偏偏,吴刚的声音又响起来:“姚冰倩,你说话啊,我等你给我一个交代呐,” 姚冰倩在学校还是挺有名的,吴刚光听声音就知道是她了,显而易见,吴刚并不打算轻易饶过姚冰倩,还在步步紧逼,姚冰倩的脸色更难看了,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双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了, 身为姚冰倩的贴身保镖,现在当然到我出场的时候了,为她排忧解难是我的职责,于是我立刻站了起来,准备到隔壁去跟那个吴刚谈谈,结果我刚准备走开,姚冰倩就抓住了我的胳膊,低声说道:“你要干嘛,” 我低下头,也轻声说:“帮你去对付他啊,” “你不想活啦,那是我们学校的天,”姚冰倩着急地说:“我告诉你,你可别给我惹事啊,吴刚的家庭背景很厉害的,连我爸都不敢轻易得罪他,” 这倒怪了,我记得前几天,姚冰倩还准备利用吴刚的手来对付我,现在又担心起我的安危来了,不想让我去惹吴刚,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姚冰倩怕我连累她吧,如果是我一个人在这,她肯定不会管我,有她在就不一样了,也会成为吴刚下手的目标, 我只好站住脚步,说小姐,那你说怎么办呢, 姚冰倩沉思一下,咬牙说道:“我去给他赔礼道歉,他应该不会为难我的,” 姚冰倩的家庭条件也很不错,吴刚就是不看僧面看佛面,应该也不会过分欺负她的,姚冰倩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所以从桌上端了杯酒,心一横就朝着隔壁走去,我和小?等一帮人也跟在她的后面,哗啦啦的动静挺大, 我们一帮人很快来到隔壁,这个饭店的包间都是用屏风隔开的,也没有门,所以姚冰倩径直走了进去,包间里面,坐着七八个年轻人,个个都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坐也没个坐姿,怎么张狂怎么来,好像自己有多牛逼似的,坐在首位的那个青年尤其显眼,一只胳膊搭在椅背上,还翘着二郎腿,头发很短,眼神里满是狂妄,好像天老大他老二,嘴巴里还叼着一支烟,冲着姚冰倩指指点点:“哟,姚大小姐,你这是干什么啊,带这么多人过来,都快把我给吓死了,” 这人的语气充满嘲讽和挖苦,似乎不会好好说话似的,显然就是吴刚了,在他说完以后,其他人顿时“轰”的一声笑了起来,笑声里面同样充满戏谑和揶揄,十分刺耳, 而姚冰倩,面对一众人的笑声,也只能小心翼翼地陪着笑,端着手里的酒杯说道:“吴刚,我不是有意的啊,我没想搀和你和瘸子的事,我就那么随便一说,你别当真……我给你道个歉,真的对不起了,” 姚冰倩的言辞恳切,一方面是真的知道自己错了,一方面也是不敢得罪吴刚,其实这几天相处下来,姚冰倩给我的印象不是太好,她就是那种骄傲自大的类型,谁都不放在眼里,现在看她在吴刚面前吃瘪,我到有了一种报复的快感,这就叫恶人自有恶人磨啊, 反正吴刚也没动手,姚冰倩没有人身安全上的危险,她也不让我去得罪吴刚,所以我就安心地看好戏了,姚冰倩说完这句话后,一仰脖子,就把满满一杯酒给干掉了,站在后面的我都看得心惊肉跳,心想这杯酒足有三两了吧,姚冰倩这酒量真是可以啊, 结果我刚这么想完,姚冰倩的身子就晃了一下,差点摔倒,小?见状,赶紧扶住了她,紧张地问:“冰姐,你没事吧,” 姚冰倩摇了摇头,面色痛苦地说:“没事,” 她的嘴上虽这么说,但确实有点站不住了,一看我就明白了,原来是在逞强,姚冰倩晃了一下脑袋,又冲吴刚说道:“你们这顿饭钱,我也包了,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啊,” 姚冰倩道歉的态度已经足够诚恳,又道歉又喝酒又包饭钱的,无论面子还是里子,都给够吴刚了,搁一般人身上,也就不好意思为难姚冰倩了,但这个吴刚偏偏不是一般人,冷笑着道:“哎,姚大小姐,你这就走啊,你说你喝了一杯酒,谁知道那酒是真的还是假的,我也么闻闻啊,保不齐你是喝了杯水呐,” 姚冰倩连站都有点站不住了,吴刚竟然还怀疑这是假酒,确实有点太过分了,但也确实没有办法,因为吴刚说得很有道理,你说那是一杯酒,又有谁能作证, 姚冰倩完全不能反驳, 姚冰倩喘着粗气,说吴刚,那你想怎么样, 吴刚拿起自己桌上的酒,“咕咚咕咚”地将面前的杯子倒满了,说道:“我这才是货真价实的酒,你要诚心诚意道歉,就把这喝了吧,” 又一个三两的杯子, 再能喝的人,连着喝上六两也受不住,更何况姚冰倩的酒量也就一般,但是没有办法,栽在人家手上了,就得认命,这就叫祸从口出、飞来横祸,姚冰倩一咬牙,说好,我喝, 姚冰倩晃晃悠悠地走过去,拿起桌上的酒,“咕咚咕咚”地灌了下去, “好,” 看到姚冰倩一口气就喝完了,吴刚带头鼓起了掌,包间里的其他人也都跟着开始起哄,称赞姚冰倩是女中豪杰,小?他们围着姚冰倩,一个个露出心疼的眼神,姚冰倩则擦了一下嘴角,将空落落的酒杯放在桌上,她的身子晃悠得更厉害了,但她强撑着和吴刚说了一声再见,然后转头就准备走, “站住,” 吴刚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谁让你走的,” 姚冰倩吃惊地回过头来,说吴刚,我都把酒喝完了,你还想要怎么样, 吴刚又冷笑了一声:“姚大小姐,我只不过是质疑你之前端的那杯酒是假的,给你换了一杯真的而已,谁说我就会原谅你,要放你走了,你上外面打听打听,得罪了我吴刚的人,哪一个是喝杯酒就完事了的,” 霸道,简直太霸道, 这个吴刚,无论说话语气还是做事风格,都把“霸道”二字演绎的淋漓尽致,这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学校的天而已,要是给他一个皇帝干干,还不上天去了, 可是面对吴刚的霸道,姚冰倩是一点辙都没有,小?他们那帮人也是敢怒不敢言,姚冰倩喘着粗气,无奈地说:“吴刚,我爸和你爸也算认识,你就不能看在我爸的面上算了,我知道我错了,你就放过我这一次吧,” 现在的姚冰倩,哪里还有之前张狂跋扈的样子,简直卑微到了极点,一开始我还觉得她是活该,现在倒觉得这个吴刚有点过分了,得理不让人啊, 至于吴刚,还是那副冷酷的样子,说道:“姚大小姐,我实在就想不明白了,你干嘛要维护那个瘸子,难道你和他也有一腿,他在床上把你给伺候舒服了吗,” 其实姚冰倩刚才也不算维护瘸子,只是说了一句希望瘸子能赢而已,吴刚这么咄咄逼人,还用肮脏的话埋汰姚冰倩,连我都有点听不下去不过这也说明,姚冰倩平时的生活作风确实不是太好,不然别人不会老拿这个说事, 但,哪怕就是一个小姐,也受不了别人当众这样侮辱,姚冰倩喘着粗气说道:“吴刚,你也别太过分了吧,是不是真的打算不放过我了,” 姚冰倩的语气里终于带了一点强硬的味道,就算她得罪不起吴刚,但也不能任由吴刚这么侮辱自己,看到姚冰倩真的有点生气了,吴刚的语气才缓和了点,笑着说道:“好啦,和你开个玩笑嘛,不要太当真了,我觉得吧,你对我可能是有什么误会,咱俩应该解决一下这个问题,这样,我们哥几个正准备去唱会儿歌,你也一起去吧,也好交流一下感情,” 看吴刚这个意思,好像真有结交姚冰倩的意思,姚冰倩下午正好没课,她想了一下,便说:“行,咱们去唱会儿歌,就在门口的新元素吧,” 不用多说,去唱歌的前钱,肯定也是姚冰倩出,现场这么多人,又喝酒又吃东西的,没个几千块钱是下不来的,说错一句话,就让几千打了水漂,姚冰倩也算是一字千金了,好在她也不缺这一点钱, 确定了接下来的行程以后,姚冰倩就主动张罗起来,让大家都一起走,但吴刚说:“不用去那么多人,这也太让你破费了,倩倩,让你的人都回去吧,你和我们哥几个去就行,” 吴刚他们一帮男生,就姚冰倩一个女生,这也太危险了,而且,吴刚都改口叫倩倩了,似乎真打算干点什么,我本来以为,以姚冰倩的生活作风,会答应吴刚的,毕竟她也不在乎这些东西,结果姚冰倩表现得十分斩钉截铁:“不行,我的朋友也必须要去,” 说完这句话后,她也觉得自己的语气有点硬了,连忙缓和地说:“人多才热闹嘛,你说是不是,” “砰,” 吴刚突然猛地一拍桌子,大声说道:“姚冰倩,你什么意思,是不是给你脸不要脸,你在背地里说我坏话,我不跟你计较也就算了,只是让你陪我去唱唱歌,你都不愿意了,你去学校打听打听,但凡得罪了我吴刚的,哪一个有这么好就解决的,,” 吴刚一怒,可把姚冰倩给吓坏了,小?他们也都吓得低下头去,姚冰倩面色惨白,紧张地说:“你,你别生气,我陪你去唱歌就是了,” 吴刚这才笑了起来:“这就对了嘛,只是去唱歌而已,我又不是大灰狼,你怕什么,” 别说,吴刚笑眯眯的样子,还真不像个大灰狼,倒像个大淫魔, 事情敲定以后,一帮人就出了饭店当然是姚冰倩结的饭钱,吴刚还在饭店多拿了几包中华烟,然后直奔不远处的新元素ktv, 新元素ktv就在学校对面,到了门口以后,吴刚就把小?他们都赶走了,拉着姚冰倩就往里走,还有意无意地把胳膊往姚冰倩的肩上搭,姚冰倩挣扎了几下,实在没什么用,再加上她酒劲上涌,也有点站不太稳,只好就放弃了,任由吴刚搂着自己, 小?他们不敢跟着,只好摇头叹气地往学校去了,而我依旧紧紧跟在姚冰倩的身后,吴刚以为姚冰倩的人都走了,并没发现身后的我,仍旧搂着姚冰倩往里面走,倒是吴刚的那几个哥们发现了,指着我说:“小子,不是让你们都回去吗,还跟着到这来干什么,” 这时候,吴刚才回过头来了,一看到我就怒火中烧,骂道:“你他妈耳朵聋了是不是,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看着吴刚狰狞狂放的嘴脸,我是很想一个大巴掌扇上去的,但考虑到姚冰倩之前对我的告诫,也只能忍气吞声下来,不卑不亢地说:“不好意思,我是姚小姐的私人保镖,受她父亲所托,无论她到哪里,我都必须跟着,” 因为我的年龄原因,吴刚之前还以为我和小?他们一样,都是姚冰倩的同学,现在一听我是保镖,吴刚顿时吃了一惊,转头去看姚冰倩,姚冰倩也点了点头,眼神飘忽地说:“他确实是我爸派过来的……” 吴刚笑了起来:“倩倩,你爸真可以啊,竟然又给你换了一个保镖,这回换得还是个跟咱们差不多大的菜鸟,” 看来姚冰倩有保镖这事,已经传遍了整个学校,所以吴刚也没觉得奇怪,不过他以貌取人,以为我是个菜鸟,那他就大错特错了,我一个手都能打他十个,只是我也不想和他辩驳什么,所以始终沉?以对, 姚冰倩也苦笑着说:“是啊,我也不知道我爸为什么派他,干什么都跟着我,烦都烦死了,” 听着姚冰倩的抱怨,吴刚反倒爽朗地笑起来,说没事没事,不就一个保镖吗,他想跟着就跟着吧,走走走,咱们继续唱歌去吧, 吴刚大概觉得就算我在,对他也起不到什么威胁的作用,所以大方地让我留了下来,说完这句话后,他便继续搂着姚冰倩的肩膀往里面走,让服务生给我们开了一个挺大的包厢,当然还是姚冰倩出钱, 姚冰倩站都站不住了,钱包还是吴刚从她身上拿出来的,吴刚把钱出了以后,还把剩下的钱揣进自己口袋,把一个空落落的钱包给姚冰倩塞了回去,看着这幕,我也只能无奈摇头,作为一个贴身保镖,我只负责保护姚冰倩的人身安全,其他就没法管了, 进了包间以后,吴刚立刻就把灯关了,并且把姚冰倩带到角落,对她又搂又抱,其他人也见怪不怪,该唱歌唱歌,该喝酒喝酒,就跟没看见他俩干嘛似的, 我也只能站在门口,充当自己的门神, 虽然我是姚冰倩的保镖,但姚冰倩想和其他男人干点什么,我也没法阻止;人家男女你情我愿,要在包间做对露水夫妻,我又凭什么去棒打鸳鸯,姚老板和我签订的合同里面,也没让我阻挠姚冰倩和别的男人上床啊, 所以我也只能看着,冷眼看着, 姚冰倩虽然喝多了酒,行动有些不受控制了,但意识还有点清醒,面对吴刚的搂抱,她不停地推着,说不要、不要,只是她这几声不要,我也听不出来她是真的不要,还是欲拒还迎,毕竟我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倒是吴刚听了她这几声不要以后,无疑显得更加兴奋了,顿时兽性大发,伸手去解姚冰倩身上的扣子了, “不要,” 姚冰倩突然大叫一声,猛地把吴刚给推开了,又匆匆忙忙去系自己身上的扣子, “不要什么不要,,” 吴刚的耐心自然是有限度的,他好不容易逮着这个机会,把姚冰倩给弄到这里来了,本来想好好的舒服一下,结果姚冰倩却不太配合,这让吴刚无形之中火冒三丈, 吴刚猛地扑了过去,将姚冰倩给压到沙发上面,用嘴去啃姚冰倩的脖子,嘴里还骂着:“婊子,你跟那么多人都上过床,让我吴刚舒服一下就怎么了,难道我还配不上你,” 姚冰倩身为一个女生,力气本来就没有吴刚大,再加上她喝了不少的酒,就更加不是吴刚的对手了,她的眼神力气,身体却使劲地挣扎着,用手推着吴刚,同时眼睛还看向我,无力地说:“王巍,救我,” 直到这时,我才看明白了,姚冰倩不是欲拒还迎,她是真的不想和吴刚发生什么,坦白说,如果姚冰倩也愿意的话,这事我还真没法管,但她如果并不愿意,那吴刚的行为就是强迫了,我肯定不能坐视不理, 要是让姚老板知道自己的女儿被强上了,我在旁边却无动于衷的话,还不生吃了我啊,,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所以我不再犹豫,立刻一个箭步窜了上去,伸手抓住吴刚的后领,就把他给甩到一边去了, “砰”的一声,吴刚摔倒在了沙发下面, 我没有去管吴刚,赶紧把姚冰倩扶了起来,又伸手去系她衣服上的扣子,问她没有事吧, 姚冰倩吓坏了,浑身上下都哆嗦着,像是一片颤抖在风中的树叶,又像是一只淋在雨里的鸡仔,姚冰倩抓着我的胳膊,哆哆嗦嗦地说:“王巍,带我离开这里,” 看得出来,姚冰倩是真的不想呆在这里, 于是我点点头,伸手就把姚冰倩给抱了起来,准备将她带离这里, “给我拦住他们,” 吴刚突然一声咆哮,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至于其他几人,压根没想到我敢对吴刚动粗,刚才还处在吃惊之中,吴刚这么一叫,他们立刻站了起来,纷纷朝我这边围了过来, “妈的,你这个混蛋,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把姚冰倩给我放下,” 吴刚怒火冲天,又从桌上拿起一个啤酒瓶子,其他几人也纷纷拿起了瓶子,虎视眈眈地看着我, 我抱着姚冰倩一动不动,眼神冰冷地看着这一帮人, 姚冰倩抱着我的脖子,紧张地说:“王巍,别和他们打架,咱们惹不起他的……” 我冷冷地说:“如果不打的话,恐怕咱们走不出这了,” “不要打,拜托你了,一打就完蛋了,我爸也惹不起他们家的……” 姚冰倩的话还没有说完,吴刚已经带头冲了上来,手里的瓶子也狠狠朝我脑袋砸了下来,我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没有反击,任由吴刚手里的瓶子砸到了我的脑袋上面, “咣”的一声脆响,瓶子在我的脑袋上面四分五裂,湿漉漉的液体顺着我的脸颊流淌下来,甚至浸湿了我胸前的衣襟, 因为修炼龙脉图的原因,我浑身的肌肉、筋骨都比常人硬实,所以这一瓶子并没有给我造成什么损伤,我站在原地依旧一动不动,唯有一双被酒水浸湿的眼睛愈发阴冷起来, 似乎是被我的目光所慑,吴刚都愣住了,没有动弹, “够了吧,” 我冷冷地看着吴刚,眼神像一只凶狠的鹰,一字一句地说道:“得饶人处且饶人,记住,做事不要太绝,要给自己留条后路,” 说完这句话后,我便绕过吴刚,抱着姚冰倩,大步朝着门口走去, 身后一片寂静,似乎包间里面的所有人都被我给震住了,如果能够就这样顺利离开这里,我倒是也无所谓,挨了一瓶子对我来说就跟挠痒痒似的,但是偏偏,天不遂人愿,就在我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吴刚阴冷的声音再次从身后响了起来:“你他妈的在我面前装什么逼呢,今天你要能走出这个门,我就不姓吴,”

上一篇   608 吴刚和瘸子

下一篇   610 我对你没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