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8 吴刚和瘸子 - 少年王

608 吴刚和瘸子

看得出来,姚老板一家都是很好的人,从姚总到姚妈妈,再到管家田伯,都很平易近人,很好相处,对,我知道姚老板和“夜明”走得很近,甚至有可能就是夜明的人,但未必夜明的人就都是坏人, 而我在去学校之前,其实就已经和姚老板通过电话,并对他的女儿进行了一番探讨,确定了必要时刻可以使用的手段,否则我也不敢直接就把姚冰倩给绑起来,一切都是经过姚老板同意了的, 所以可想而知,姚冰倩本来气势冲冲地回来告了我一状,结果她的父亲反而夸奖我做得对,让我以后要继续这么干,可把姚冰倩给气到了,得亏她没有胡子,否则非得吹胡子瞪眼的, “妈,你看爸……”姚冰倩看到告状不成,又把目标转移到了母亲身上,嘟着嘴撒起娇来, 姚妈妈还是一脸温和的笑,说你呀,要多听你爸的话,可别再发生上个月的事了, 虽然我是第一次和这家人相处,但我知道姚妈妈说得是姚冰倩之前被绑架的事,姚老板为此也付出了一百万元人民币的代价,这点钱对姚老板来说虽然不是什么大数目,但还是让他为女儿的安全感到心惊胆战,否则也不会这么火急火燎地找保镖了, 姚妈妈既然也不站在姚冰倩这边,姚冰倩算是彻底没话说了,但还是有点不死心地看向田伯,希望田伯能为她讨回一点公道,结果田伯假装没有看到姚冰倩的目光,直接把头给扭到一边去了, 这一回,姚冰倩是彻底绝望了,气呼呼地瞪着我,好像恨不得将我扒皮似的,不过我仍不在意,她就是瞪我两眼,我也不会掉上块肉,始终都是一副平静的面孔, “好了好了,吃饭去吧,”姚老板看着我们两个,苦笑着摇了摇头, 姚老板将我们带到餐厅,一家子人坐了下来吃饭,我和田伯也有位置,让我觉得挺温馨的,有种在凤城有了家的感觉,吃饭途中,姚冰倩照旧对我冷嘲热讽,我当然还是全不在意,八风不动, 吃过饭后,姚老板让田伯给我安排了房间,还把我叫到书房里短暂地聊了一下,他说,我既然是阿蔓介绍来的,就会对我无条件地信任,希望我也不要辜负他的信任,能够全心全意保护好他的女儿,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也给姚老板立下了军令状,说一定会尽我所能地保护姚冰倩,同时,我也问了问他一个月前的绑架案到底怎么回事,姚老板告诉我说,一个月前,姚冰倩的一个朋友过生日,他们一起在夜店庆祝,就是在这天晚上,姚冰倩喝了不少的酒,再醒来的时候就被人给绑架了,对方一个电话打到姚老板的手机上面,开口就要一百万,否则就要撕票, 当时,姚老板并没觉得一百万是多大的数目,所以也没报警,直接就把一百万打了过去,而对方也够爽快,当天晚上就把姚冰倩给放了,虽然这事办得还挺顺利,但姚老板事后还是惊出一身冷汗,如果女儿真的出个三长两短,那他真是后悔莫及,所以从那天开始,姚老板就让田伯接送女儿,并且不再让她单独行动,甚至还安排了贴身保镖, 说到这里,姚老板也再次郑重地托付了我,希望我能对姚冰倩多上点心,以防类似的情况再次发生, 说完这些事后,姚老板就让我回房休息去了,田伯给我安排的这个房间不大,但还是挺温馨的,而且有独立的洗澡间,待遇挺不错的,睡觉之前,我打算给自己换一下药,结果刚把绷带解开,我的门就被人推开,姚冰倩大剌剌地闯了进来,赤着脊背本来还没什么,毕竟我是一个男人,但姚冰倩看到我身上触目惊心的伤后,眼睛瞪得都快凸出来了,哆哆嗦嗦地指着我说:“你,你……” 我的眉头微微皱起,迅速给自己披了一件衣服,把伤口给遮挡住了,问她有什么事, 姚冰倩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撼中走出来,目光复杂地看了我一眼,说:“我爸刚才和你谈了一点什么,” 我不太喜欢姚冰倩这种随意乱闯别人房间的作风我知道她什么意思,她觉得这是她家,她想怎样就怎样,所以我也不会去说这个,我冷着脸,说没什么,你爸让我保护好你, “你,你伤成那样,也能保护我,”姚冰倩不可思议地说, “绰绰有余,” 我继续冷冷地说:“姚小姐,你还有什么事吗,我要准备睡觉了,” 姚冰倩哼了一声,这才关门出去了, 我走过去,把门反锁,才把衣服脱下,继续给自己上起药来,上完了药,又把绷带缠好,这才躺了下来,这是我来凤城的第一天,就睡在了这么高档的房间里,还和姚老板这种和夜明有关系的人搭上了线,起步实在比罗城、省城的时候快多了,没有什么不满意的,但是不知为何,心里总有点隐隐的不太开心, 或许是因为孤独吧, 其实我的朋友不少,从罗城到省城可以拉出一大串来,但是没有一个能够陪我披荆斩棘、一往无前, 或许人生的道路就是这样充满孤独, 揣着这份阴郁的心情,我慢慢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姚冰倩照旧要去上学,田伯开车送她,我也一路同行,这就是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到了学校以后,我和姚冰倩一起下了车,姚冰倩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 走到学校大门口的时候,远远地看见狗熊正在树底下站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们,似乎正在等待我和姚冰倩的到来, 看到狗熊,姚冰倩就心慌不已,不敢再往前走了,而我往前窜了一步,指着狗熊喝道:“给我滚,” 狗熊立刻窜到了旁边的草丛里面,一会儿就没了踪影, 我回过头,说小姐,继续走吧, 姚冰倩满脸复杂地看着我:“真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狗熊对人这么服帖,就是连吴刚都办不到啊,” 昨天我已经知道了,“吴刚”是这个学校的天,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以吴刚的身份,收拾狗熊肯定是没问题的,当然他没事肯定也不会招惹狗熊这种疯子,两边应该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关系,所以姚冰倩才说连吴刚都不能让狗熊这么服帖, 毕竟我也混了这么多年,一眼就看穿这种事情不难, 我笑了一声,说不管吴刚还是狗熊,我不会让他们动你一根汗毛,当然,希望小姐您也收敛一点,不要故意去惹麻烦,这样对咱俩都好, 姚冰倩之前找过好几个保镖,恐怕我是第一个敢对她这么不客气的,姚冰倩的怒火一下就被挑了起来,正要骂我几句,但我有意无意地露了一下藏在身上的绳子,姚冰倩一下就老实多了,不敢再和我废什么话了, 我就说嘛,姚冰倩这种人就是欠收拾,狠狠收拾她一顿就长记性了, 姚冰倩今天上午只有两节课,上完课后就没事了,叫了她那帮狐朋狗友到外面去吃饭,我当然全程跟随,姚冰倩出手确实阔气,怪不得这些人都愿意跟着她呢,可以混饭吃啊, 作为姚冰倩的贴身保镖,不管她去哪里,我都紧紧跟着,哪怕是上厕所,我也守在门外,所以吃饭的时候,我也坐在她的身边,现场的所有人,包括姚冰倩在内,对我都是敢怒不敢言, 不过时间长了,他们也就习惯了,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完全将我当作空气, 而我和他们也没什么共同语言,听他们说话也完全没有兴趣,所以也自在地扮演着自己的木头,接下来的几天里,基本每天都是这样,几乎二十四小时陪着姚冰倩,而姚冰倩也不敢想法再整我了,毕竟她也怕我将她给再绑起来, 这天中午在饭店吃饭的时候,鸡冠头小?带来一个八卦,说瘸子要跟吴刚抢天的位置,这段时间频频发生摩擦,没准这几天要有大的动静, 听了小?的话,一帮人都很兴奋,兴致勃勃地讨论着瘸子和吴刚到底谁能更胜一筹, 这种学校里面争天的事,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已经完全没兴趣了,不过还是不可避免地听了一点东西,我知道这个吴刚家里挺有权势,父亲好像是什么部门的领导,而瘸子是个普通老百姓家的孩子,不过这个瘸子的人格魅力很强,所以跟他的人也不少,这两人斗得那叫一个难解难分,谁都不知道他们最终谁能获胜, 不过从现在讨论的情况来看,他们还是倾向于吴刚能拿下最后的胜利,毕竟那个叫“瘸子”的学生家境不行,没有背景, 姚冰倩嘟囔着说:“我倒是挺希望瘸子赢的,我就看不惯吴刚在学校里那种得瑟的劲儿,” “冰姐,你可小声一点,千万别让吴刚给听见了,” 鸡冠头小?好像被吓到了,紧张地左看右看,显然很怕这个吴刚,生怕吴刚就在附近,我们所处的这个包间,只是简单的用屏风遮挡起来,隔音效果确实不是太好,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冷冷的声音恰好就从隔壁传了过来:“可我偏偏就听到了,你说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