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9 死而无憾 - 少年王

599 死而无憾

虽然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神龙不见首也不见尾,只活在一些人口中的太后娘娘,但在我的想像里,她应该是个很老很老的人,否则怎么担得上“太后”这两个字, 果不其然,她的声音又老又哑,像是从尘封的泥土里发出来的,透着一股发霉的味道,本来,我以为她在这种时候给我打电话,是想在我面前炫耀一下她的威势,让我知道得罪她的下场,结果她一开口,就把我给惊到了, 王皇帝,你好啊, 王皇帝,,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又或者是她说错了,本来想叫杨皇帝,结果叫错了, 我奇怪地说:“你在叫谁,” 电话里面说:“我在叫你啊,王皇帝,” 说完这句话后,电话里面还发出一种“桀桀”的怪笑声,那种笑声实在没法形容,像是乌鸦叫唤一样,又像厉鬼哭嚎,又难听又刺耳,这次,我听清楚了,确实是王,而不是杨, 我沉默了一下,说:“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电话里面继续嘿嘿笑着:“小阎王已经被哀家给除名,郑向华也被你给杀死了,省城不可一日无君,但哀家身边实在没有什么合适的人选了,哀家想来想去,你倒挺不错的,竟然能在短短三天之内就把郑向华给杀死,实在深得哀家的心,怎样,愿意臣服哀家,做省城的这个皇帝吗,” 以前李皇帝出门就坐龙辇大轿,后来的郑皇帝又搞出来一支锦衣卫,我一直觉得这俩人有点入戏太深,真把自己当皇帝了,结果这个所谓的太后娘娘一开口,我才知道什么叫小巫见大巫, 她竟然自称哀家, 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我也算是服了,隔着手机,我都想抽她几个大嘴巴子,跟她说醒醒,大清已经亡了, 但是不管怎样,她说让我当王皇帝,我还是比较心动的,因为这样我就可以不死了,至于臣服于她,那倒是无所谓了,连我舅舅都肯臣服她,我有什么不愿意的, 而且我舅舅靠近她,显然是有什么事情想做,等我做了王皇帝后,还能继续帮我舅舅,岂不是一举两得,不过即便如此,我也没有急着答应她,因为不管我舅舅还是后来的郑向华,想当皇帝都是有条件的,就是要一统省城,如果太后娘娘给我开出一样的条件,我倒是可以欣然接受,因为现在的省城实际上已经在我掌控中了,无论王家还是刘家,都明确说过愿意听我调令,至于葛家,相信也不是什么难事, 于是我小心翼翼地问:“我要当这个皇帝,要做什么事吗,” 电话里面,又传来一连串“桀桀”的怪笑声,然后才说:“不错,不愧是哀家看中的人,一眼就看穿了本质,是这样的,我也看到了,省城已经在你的掌控之中,作为皇帝的硬性条件已经达到,所以你只要把小阎王给杀掉就好了,” 太后娘娘说的这几句话无比轻松,在我听来却是如同石破天惊,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竟然让我杀了我舅舅,所以我直接就愣住了,半晌都没有说出话来,电话里面奇怪地问:“怎么,很困难吗,小阎王,你是非杀不可的,否则你这皇帝就做得不踏实,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我理解太后娘娘的意思,省城肯定不能同时有两个皇帝,哪怕前一个皇帝已经被废掉了,但是依然随时都有谋逆的可能,放到历史上的任何一个皇帝身上,都不会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 但,让我杀我舅舅,怎么可能,, 我试探着问:“你知道我和小阎王的关系吗,” 我以为太后娘娘不知道我和我舅舅的关系,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结果太后娘娘直接说道:“知道啊,你是他外甥嘛,” 太后娘娘的声音依旧无比轻松,好像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听她继续说道:“为了皇位,别说舅舅,就是父亲、兄弟,都要必须杀掉,你要想当皇帝,就得跨出这一步去;否则你不杀他,他也会来杀你,当然,你要担心小阎王的旧部不服气你,你可以一不做二不休,把他们全杀掉嘛,两条腿的人多好找,是不是,” 自始至终,太后娘娘根本就没把这些当回事过,而且她说得不是没有道理,自古以来,多少兄弟、父子为了皇位相残,帝城那个偌大的已经沦为景点的紫禁城里,流过的最多的血其实是皇亲贵族的血, 就包括现实生活中,权位相争而引起的家族杀戮同样不少,远的不说,之前刘宏宇和刘璨君还干过一仗,刘璨君虽然侥幸活了下来,但是活着和死了也没区别, 只是这样的事,发生在别人身上或许很是正常,我也赞同刘宏宇为了家主之位而不择手段,男人就该狠一点、毒一点;但是到我身上,我就没法接受这件事了,我舅舅对我多好,我怎么可能去杀他呢, 所以这条件我肯定没法接受,我就是不当这个皇帝,也不会去杀我舅舅的,绝对不会, 就在我沉默的过程中,太后娘娘还以为我是担心我不是我舅舅的对手,还循循善诱地说:“你要相信自己的能力,郑皇帝都能死在你的手上,何况小阎王呢,以你的智慧和手段,只要想置他于死地,肯定不难,” 看得出来,太后娘娘确实很欣赏我,甚至将我捧到了一定高度,当然,这和我过去的种种所作所为脱离不了关系好歹也是名声压过龙王,省城年轻人中新一代的偶像和神话啊, 听我还是不说话,太后娘娘的语气有些凌厉起来:“王峰,哀家觉得你是个好苗子,所以才想好好栽培你的,你可不要不识抬举,你知道有多少人觊觎着这个位子吗,这可是一次锻炼你的好机会,经过这个考验以后,再假以时日,你一定可以成为哀家的左膀右臂,一起重铸我们‘大明’的辉煌,” 太后娘娘说,很多人觊觎“皇帝”这个位子,这个我信,郑皇帝刚到省城的时候,那飞扬跋扈的劲儿就别提了,还有他的那帮锦衣卫,也很为他们的大哥高兴,说郑向华期待这天已经很久了,如今终于实现了他的梦想, 但,太后娘娘又说要重铸“大明”的辉煌,我顿时脑瓜子有些疼,这都一帮什么人啊,难道还真想恢复大明王朝, 我觉得这就是一帮神经病,不折不扣的神经病,该去精神病院看看, 既然我不准备杀我舅舅,也没必要再和这个太后娘娘兜圈子了,所以我便认真说道:“我当皇帝可以,但我不能杀我舅舅,终于说他会谋逆,这个不可能的,我相信我当皇帝以后,我舅舅也会全心全意帮我,他可是个惊才绝艳的高手,有这样的助力多好……” 本来,我还想和太后娘娘商量一下,让我的皇帝之位和我舅舅可以共存,结果还不等我说完,太后娘娘便打断了我,斩钉截铁地说:“不行,小阎王违反哀家的懿旨,所以必须要死,你只有将他杀了,才能登上九五之尊,” 她把话说得这么绝,那我也没辙了,只能无奈地拒绝了她,说我不会去杀我舅舅的, 太后娘娘顿时火冒三丈,恨恨地说:“哀家这么看好你,没想到你却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东西,哀家最后问你一遍,你肯不肯杀小阎王,” “不,”我咬着牙说, “那你就去死吧,”太后娘娘同样咬牙切齿,语气里透着恨铁不成钢, 说完以后,她便把电话挂了, 这是彻底闹翻的节奏, 我知道,不能答应她的条件,那我就必须要去死了,可我并不后悔, 在这过程之中,旁边戴眼镜的白大褂始终在我耳边举着手机,所以我和太后娘娘的对话,他也全听到了,但他却一脸茫然,显然一句都没听懂,确实如此,一个正常人听到“皇帝大明”这样的字眼,不懵才怪, 以至于电话都挂掉了,他还呆呆地举着手机,一动不动, 我好心地提醒了他一下,他才收了手机匆匆走向门外,过了一会儿,他又返了回来,小心翼翼地对我说道:“距离行刑还有二十分钟,领导说如果你在这之前改变主意,可以随时和我们说一声,就能自由地走出这扇门去,” 我没接他的话茬儿,反而问道:“你干这行多长时间了,” 白大褂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我会问这句话,犹豫了一下才说:“二十二年了,” “你干这行二十多年,有没有碰过我这样的死刑犯,只要随便说一句话就能逃过一死的,” 白大褂仔细回忆了下:“还是有几个的,” 看来这样的事不是偶然,这个世界比我想像得要复杂的多,我嘿嘿地笑了起来:“他们最终的抉择如何,” “当然是选择活下去,” “嗯,人们为了活命,什么事情做不出来,”我长长地呼了口气:“今天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宁死不屈,” 白大褂听了我的话后,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 而我,如果说我之前还有点恐慌和害怕的话,和太后娘娘通完这个电话以后,反而整个身心都放松下来,一点都不畏惧即将要到来的死亡了,因为我曾经有活的机会,是我自己放弃掉了,而且一点都不后悔,我问心无愧, 不害臊地说一句话,这一刻我甚至觉得自己伟大极了,好像整个灵魂都得到了升华似的,所以面对死亡也变得坦荡荡了起来, 我相信,我舅舅一定会为我报仇的, 我躺在床上,不再挣扎也不再嚎叫,整个人也变得特别安静,我的变化,也让那些白大褂觉得奇怪,聚在一起窃窃私语地说着什么东西,因为我的耳力强过常人,所以勉强能够听清, 那个戴眼镜的白大褂正在给他们讲着刚才的电话内容,其他白大褂虽然也不懂皇帝、大明之类的东西,但是对我能活命还放弃的行为表示十分不解, “你们听说没有,这个王峰可了不得,在省城道上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 “是啊,听说他杀人不眨眼,是个冷血无情的大魔头,没想到还有这么有情有义的一面,” “嘿,这种人我见多了,临行前装得云淡风轻,等到死前的一刻就哭爹喊娘了,又拉屎又尿裤子的也不是没有,等着看吧,过一会儿他肯定就改变主意了,” 几个白大褂不断地说着话,没想到一帮大老爷们也这么八卦, 我就装作没有听见,沉默地享受着自己生命前的最后一刻,这个世界很好,虽然有黑暗,但是也有光明,还有很多美好的东西,可惜我就要离开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着,不知过了多久,门外突然响起一片喧嚣之声,好像聚了不少的人,其中一个白大褂出去看了一下情况,一问才知,原来今天来了一些实习生,要参观一下死刑是如何实施的, 这些人被迎了进来,有男有女,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脸上透着青涩的稚嫩和兴奋的期待,在白大褂的引领下,这些男女围在了我的床前,个个好奇地打量着我, 我也算是服了,本来要死了就心里不好受,现在竟然还要让人参观,我这究竟是倒了什么大霉, 这帮实习生应该是第一次见死刑犯,各种杂七杂八的问题不绝于耳, “老师,什么时候行刑,” “老师,我看课本上说,死刑犯在临死前都会特别紧张,又哭又嚎的,他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是不是个傻子,” “老师,死刑的步骤,课本上已经教得很清楚了,可我们还没有亲自实验过,一会儿可以让我们试试吗,” 嚯,这帮人倒是胆子不小,说起杀人来也能面不改色, 不过也是,一般人哪能干得了这种活儿啊, 白大褂耐心回答着他们的问题,说:“有些死刑犯的心理素质挺好,而且也做好了死的准备,所以表现要淡定些,不过这只是表面现象罢了,我干了这么多年,死在我手上的犯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有些是装得不错,还能和我们谈笑风生,但当注射器拿出来的时候,没有一个真的可以淡定,你们一会儿就可以看到了,” 白大褂说完以后,还将这帮实习生带到操作台前,给他们讲解了一边死刑所需要的步骤,第一步要打?醉剂,第二步要打肌肉松弛剂,最后一步才是心跳阻滞剂,这样犯人就会死了, 实习生说:“这些东西课本上都有,我们想亲自实验一下,” 白大褂说:“这可不行,谁来行刑都是有规定的,出了问题也有责任人,”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实习生里有个长得俏生生的女孩,悄悄挪到了我的床边,这个女孩也是二十来岁的模样,皮肤白皙、眼睛很大,看着就让人很是喜欢, 呃,我都快死了,还关注人家长得怎样实在有点莫名其妙, 女孩眨巴了几下眼睛,定定地看着我, 我也定定地看着她, 实话实说,临死前还能看看美女,倒也算是不错的待遇了, 女孩突然开口:“哎,你真的不怕死吗,” 我说:“怎么不怕,我怕得要死,” “可是我一点都看不出来,你和课本上写得一点都不一样,” “你过来听听我的心脏,就知道跳得有多快了,” 女孩犹豫了下,还是慢慢靠了过来,将脑袋贴在了我的心脏上面,她的脑袋就在我的眼前,好闻的发香顿时侵入我的鼻尖,让我很是享受地深深闻了一下, 然后我又努力挺起脑袋,“啵”的在她额上亲了一下, “你真好看,”我轻轻说了一句, “啊,” 女孩吓了一跳,顿时惊叫起来,同时身子也一蹦三尺高, 正围在操作台前的白大褂和实习生们也吓了一跳,纷纷奔了过来询问她怎么回事,而我则哈哈哈大笑起来,其实这样轻薄女孩的行为,我以前可是从来都不做的,哪怕就是和孙静怡、郝莹莹她们几个在一起,也是经过她们同意之后才会去做什么;但是现在,反正我都快要死了,当然心里想做什么就真的做什么,也算彻底放飞自我, 我想亲她,那就亲喽,反正她长得好看,便宜不占白不占, 在我的大笑声中,女孩红着脸庞,讲述了一下刚才的事,白大褂和一帮实习生都很意外,没想到我一个死刑犯竟然还有心思做这种事,戴眼镜的白大褂更是怒火中烧地说:“实在太过分了,老夫做这行几十年,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人,既然如此,老夫今天就违反一次规定,让你来给他执行死刑,” 白大褂一边说,一边指向刚才被我亲过的那个女孩, 女孩一下愣住,指着自己的鼻子说:“啊,我吗,” “对,你,” 白大褂一边说,一边看了下墙上的钟,说正好,时间到了,咱们开始行刑, 白大褂转过身去,走到操作台前,开始摆弄起药品和注射器来,一帮实习生又围过去,同时也对刚才那个女生十分羡慕,说她的运气实在太好,参观一次都能亲自上手,没有白被亲上一下等等, 那女孩依旧红着脸,一句话都不说, “好了,这是?醉剂,先给他打进去,” 很快,白大褂就准备好了第一支注射器,并交到了女孩的手里, 刚才听他们的谈话,我知道这帮实习生曾拿动物做过实验,也拿人的尸体做过实验,不过对活体下手还是头一遭,这个女孩紧张极了,握着注射器,哆哆嗦嗦地来到我的身边,白大褂和一帮实习生都站在她的身后,给她加油鼓气, “不要紧张,你可以的,”白大褂安抚着她, 女孩把注射器举起来,对准了我的胳膊,但是并没有打下去,而是抬头看着我, 我则微笑地看着她, 我不光笑,还说:“没事,打吧,你可以的,相信自己,” 说实在的,死在这样一个好看的女生手里,比死在那个老头手里要强多了, “你真的不害怕吗,”女孩问我, 我摇摇头,说真的不怕, 又说:“我亲过你啦,死而无憾,” 听到我这么说,女孩的脸更红了, “不要和犯人过多交谈,”旁边的白大褂适时提醒, 但女孩并没有听他的,而是继续问我:“你宁肯死,也不愿意做皇帝吗,” 我本来是微笑着的,但是听过她这句话后,两只眼睛顿时就瞪大了, 还不等我反应过来,女孩突然猛地回身,以手作刀,以极快的速度举起、斩落,动作行云流水、潇洒十足,“砰砰砰”几下过后,现场的那些白大褂和实习生便都倒了下去,陷入了昏迷之中, 不对,只有一个人还站着,就是那个戴着眼镜的白大褂,他的资格最老,好像是这里的头儿,一群人都倒下去后,只有他还站在原地,不用说,他整个人都傻了,哆哆嗦嗦地对那女孩说道:“你,你……” 女孩却仍不理他,反而对我莞尔一笑,轻声说道:“记住我的名字,我叫阿蔓,” 说完这句话后,那女孩便快速走出门去,瞬间就消失地干干净净,仿佛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一样,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看着倒了一地的人,以及依旧站在原地发抖的白大褂,我的心中无疑掀起了惊涛骇浪,震得我整个脑子都木掉了,完全反应不来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门口再次响起了脚步声, 沉重,而霸气,每一下都像是敲在心房上面, 很快,这个人就来到床前, 他身材高大,穿着一身黑衣,面上也蒙着黑色的面罩,只露出一双极其凌厉的眼, 左边眼皮上面还有一道醒目的刀疤,触目惊心, 其实不用看这刀疤,单看这人所散发出的气场,我就知道这人是我舅舅,小阎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