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5 郑皇帝之死 - 少年王

595 郑皇帝之死

我们这帮人虽然是第一次配合,但可能是同仇敌忾的缘故,意外地十分?契,我和龙王、赵铁手三人联手挡住郑皇帝的攻势以后,其他人则抓住机会各施手段齐齐攻向郑皇帝, 郑皇帝现在面临两个选择,一个是继续攻击面前的我们三人,一个是收刀阻挡来自两边的攻击, 郑皇帝选择了第二种, 他也非选择第二种不可,否则自己就要被大卸八块了,郑皇帝迅速收刀,朝着两边猛攻,一柄普普通通的绣春刀,在他用来确实惊天地泣鬼神,流星和王公子等人几乎一瞬间就被他削飞了出去, 但郑皇帝既然选择了第二种应对方式,那必然就要面对我和龙王、赵铁手的攻击,趁着郑皇帝忙于对付两边的时候,我们三人同时迅速出手,我的打神棍点向他的咽喉,龙王的尖刀捅向他的小腹,赵铁手的双掌拍向他的胸口, 三种不同的攻击方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同时攻向郑皇帝,到了这种时候,郑皇帝竟然还能反应过来,他一手挥刀抵挡着两边的攻势,一手抓住了我刺过去的打神棍, 他的反应是正确的,因为我们三人的攻击之中,只有我的攻击是致命的,他要想保住自己的性命,就只有做出这样的应对,但他毕竟不是三头六臂,所以即便我的攻击被挡住了,龙王的刀和赵铁手的掌,还是十分顺利地捅入他的小腹、拍向他的胸口, “啊……” 一声巨大的咆哮响起,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愤怒,或者是兼而有之, 龙王和赵铁手都是一流的高手,他们下手即便不会要了郑皇帝的命,也能让他造成重伤,殷红的液体瞬间从郑皇帝的腹部蔓延,胸骨承受的重击也让他口中喷出鲜血, 坦白来说,论单打独斗,现场中的每一个人都不是郑皇帝的对手,也就只有联手,才给他造成了这种伤害,但是在郑皇帝眼里看来,就像是被蝼蚁咬了一口似的,让他心中顿时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怒火, 郑皇帝的毛发都炸了开来,两只眼睛里面燃烧着熊熊的火焰,他手中的绣春刀也再次疯狂地劈向面前这两个给他造成伤害的罪魁祸首,与此同时,他为了防止我的袭击,还用手紧紧抓着我的打神棍, 他以为他的策略万无一失, 他以为这样,就能先收拾龙王和赵铁手,再来收拾我,然后就能获得今天的最终胜利, 但他不知道的是,打神棍并不是我的杀手锏, 在别人眼里看来,打神棍似乎是特别重要的东西,每次亮相都能引得一帮人纷纷侧目;但是对我来说,无非就是一根质地比较坚硬的棍子罢了,除了是我舅舅送的有点意义意外,其他也没觉得有多神奇和不平凡, 所以,我毫不犹豫地就松开了打神棍,然后操纵体内的龙脉之力猛地冲向右手, 阳谷穴一开,灼热的能量迅速聚于右拳,使得我的右拳迅速变得滚烫起来,像是一块烧得通红的烙铁,还散发着丝丝白气,这“炎烧拳”的原理,我一直没弄明白,但用得已经越来越得心应手, 我这充满灼热的一拳,狠狠砸向郑皇帝的胸口, 郑皇帝一边忙于攻击龙王和赵铁手,一边紧紧抓着我的打神棍,并没注意到我这一拳的袭来,郑皇帝的实力真不差,要怪只能怪我们的人实在太多,等他发现我这一拳的时候已经迟了,我的炎烧拳已经狠狠击中他的胸口, 瞬间,郑皇帝胸口的衣服便被烧破一个大洞,同时还有“滋滋”的声音响起,四周甚至飘出一股烤肉的味道,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顿时响起,即便是身经百战的郑皇帝,恐怕也没尝过这种滋味的拳头,实在让他猝不及防, 因为赵铁手之前已经在郑皇帝的胸口拍过一掌,不敢说就把郑皇帝的胸骨给拍断了,但也至少让他受了不轻的伤,再加上我这充满力量的一拳,郑皇帝终于承受不住,整个人都倒飞出去,还翻了两个跟头,被他牢牢抓着的打神棍也掉在地上, 我就说嘛,不管李皇帝还是郑皇帝,就算实力再强,也终归是人,而不是神, 出师大捷,郑皇帝竟然被我们给击倒了,这无疑让我们这边的人心头都是一震,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再次疯狂地朝着郑皇帝一哄而上,冲在最前面的当然就是龙王和赵铁手,二人再次各自施展绝技,?契地联手攻向郑皇帝,紧随其后的则是流星、王公子等人,我也赶紧捡起打神棍扑了上去, 但,到底是郑皇帝,虽然接二连三地受到重创,竟然还能再次站起,疯狂舞动着手里的绣春刀,逼得众人一时不能接近,不过,郑皇帝的攻势虽猛,但是谁都看得出来,重伤在身的他显然已经不如之前,招式略显紊乱,动作也有点僵硬, 现在的郑皇帝,就像一只受伤的猛虎,再怎么折腾也是强弩之末了,现场围攻郑皇帝的,哪个不是身经百战的主儿,怎么会连这种情况都看不出来, 所以我们的人也是不慌不忙,仍以车轮战对付着他,不断消耗他的体力,这期间里,众人分别寻找机会,不止一次地在郑皇帝身上挂了伤口,他的身上很快就血迹斑斑起来,眼看着他要越来越不行了,我也当机立断,手中打神棍猛地窜出,再次直捣他的胸口,将他整个人都撞飞了出去, 这一次,郑皇帝倒在地上以后没有再爬起来,挣扎了几下仍是有心无力,只能趴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着气,众人也没有再动手了,而是?契地围在四周盯着他看, 随着郑皇帝的重伤倒地,现场的混战基本也告一段落,我们这边当然大获全胜,对面的锦衣卫死的死、伤的伤,现场哀声一片、血迹遍布,从郑皇帝出现在省城,高调地四处围剿我们,还杀了刘、葛两家的家主,放言要接管整个省城,到现在的全军覆没、彻底陨落,不过三天而已,活生生地诠释了什么叫做从天堂跌到地狱, 由此也可说明,“皇帝”这活儿也不是谁都能干的,谁当谁就是靶子,离死就不远了, 一片哀嚎声中,我手持血淋淋的打神棍,一步步朝着郑皇帝走了过去, “你要干什么,,” 郑皇帝虽然站不起来,但是一双眼睛比谁都要凶狠, 不过他这问话实在太好笑了,让我忍不住就笑了出来,说道:“当然要杀你啊,你怎么会问这么白痴的问题,” “你敢,” 郑皇帝目光炯炯地说:“我可是太后娘娘亲自敕封的皇帝,就是小阎王在这,他都不敢动我,” 听了郑皇帝的这句话,我的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我想起开战前不久的时候,我舅舅确实打来电话,让我不要行动,说我不是他们的对手,我舅舅说的他们,我以为说的是郑皇帝的人,现在想想有可能是太后娘娘, 动了郑皇帝,就好比扇了太后娘娘的巴掌, 虽然我不知道太后娘娘是谁,但从李皇帝、我舅舅、郑皇帝前后的态度来看,这位太后娘娘的来头确实不小连省城的白道都能控制,简直不敢相信她有多大的势力, 毫无疑问,我是惹不起这个太后娘娘的,连我舅舅都惹不起, 但是不杀郑皇帝,我的心里又咽不下这口气, 何止是我,现场的每一个人都咽不下这口气, 无论龙王,还是葛平,还有刘宏宇,我都对他们有过承诺,说今天必杀郑皇帝,如果现在饶过了他,我觉得不光是我愧对他们,以后在省城也没脸再立足和号令群雄了, 想到这里,我便握紧了打神棍, 我的骨子里,可能真有一股天生不服输的劲头, 有时候我明知是块铁板,也想去踢一踢, “抱歉,我不认识什么太后娘娘,” 我冷冷地笑着,举起手中的打神棍,准备朝着郑皇帝的脖子削去, 以打神棍的锋利程度,瞬间就要了他的命并不难, 郑皇帝虽然一向狂妄,但是现在生死关头,也忍不住慌了,大声叫着:“你不能杀我,绝不能杀我,你要是敢动我一下,太后娘娘不会放过你的,她老人家会杀光你的全家……” 我这人天生有股叛逆的劲儿,别人越是这么威胁,我心里越是不服气, 我恶狠狠地说着:“行啊,让那个老妖婆来吧,” 郑皇帝既然称呼太后娘娘为她老人家,所以在我的想像里,那个太后娘娘肯定是个皱巴巴的老婆子,所以“老妖婆”也脱口而出,听到我这么叫,郑皇帝整个人都傻眼了,瞪着双眼:“你敢,你敢对太后娘娘她老人家如此不敬……” 我就纳闷了,他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了,竟然还有空去管别人对太后娘娘敬不敬的,我冷笑一声,说你泥菩萨过江,自身都难保了,还管我怎么称呼那个老妖婆, 既然决心已下,我也不再理会郑皇帝的威胁和恐吓,迅速手起棍落,就要抹了郑皇帝的脖子,现场众人,也是极其紧张地看着我,毕竟一个皇帝的死亡也不是经常能看到的, 然而,就在郑皇帝即将命丧棍下的时候,我口袋里的手机突然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我以为是我舅舅,所以立刻就收了手,迅速拿出手机一看,才发现打来电话的是戴九星, 戴九星,他这时候打来电话干什么, 我接起来,“喂”了一声, 里面迅速传来戴九星匆忙的声音:“王峰,你绝对不能对郑皇帝动手,我们的人马上就到,你该退兵就退兵,否则别怪我把你抓起来,” 听完戴九星的话,我皱着眉头抬起头来,果然看到远处的马路上有影影绰绰的警车疾驰而来,还伴随着隐约的警笛声音,一看警察来了,现场众人都是一片惊慌,别看他们平时一个个人五人六、耀武扬威的,一看到警察或是警车,腿肚子都止不住地打哆嗦, 现场这么多人,有人给警方通风报信也很正常,只是这种事情,警方一般是等打完了才来处理,这次不光来得这么及时,戴九星还亲自打电话给我,让我放过郑皇帝,这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当然,想想太后娘娘背后可怕的势力,一切又都能够了然;之前,我也以为省城是我们的地盘,还有火爷在这,真是黑白两道都吃得开,还曾堂而皇之地叫武警来把守龙华集团,最后结果怎么着,还不是被人家连锅给端了, 我们在省城只手遮天是没错,可在省城上面还有无数只大手,随时都能将我们拍个半死, 戴九星应该不是在开玩笑,如果我真对郑皇帝动手,那他肯定会把我抓起来,到时候求助火爷恐怕也没什么用,但,一想到我要就此放了郑皇帝,就无异于纵虎归山,相当于又把省城还给他了,心里就觉得很不是滋味, 随着警车的声音越来越近,现场的人也越来越慌,龙王也命令我们的人赶紧疏散,我们平时再威风,那也是阴暗的老鼠,面对警察这样的猫,该跑还是要跑, 龙王也抓着我的肩膀,说王巍,不行就走吧,咱们不跟他怄这个气了, 躺在地上的郑皇帝,倒哈哈地笑了起来:“王峰,看出咱俩的区别了吧,你永远都不会是我的对手,趁着条子还没来的时候,还是像条丧家之犬一样躲起来吧,” 当初对付李皇帝和刘德全的时候,两人都曾试图召唤白道来对付我们,但那时白道已经紧紧掌握在我们手中,我们就像看笑话一样看着对方傻眼;但是现在,傻眼的成了我们,还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看着郑皇帝嚣张的模样,我的心里真是怒火中烧,再想到如果今天就这么走了,以后恐怕再也没有机会对付郑皇帝,也再也没有机会能翻身了,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我突然什么都不想管,什么都不想顾了,我今天就是要把郑皇帝给杀了,管他以后洪水滔天,我都受着, 想到这里,我不再犹豫,手中打神棍猛地劈了下去, 郑皇帝显然没想到我又会动手,一双眼睛瞪得像驼铃一样大;旁边的龙王也傻眼了,满脸吃惊地看着我;而与此同时,一辆警车迅速开了过来,“唰”的一声停在我们身前, 接着,警车上窜下来一个人,身着警服、威风凛凛,正是戴九星,戴九星仓皇地伸手大喊:“不要,” 但是已经迟了,我这一棍已经劈了下去,天上地下都没有人能救得了郑皇帝, 郑皇帝的脖颈上多了一道血痕, 郑皇帝的眼睛瞪得很大,脑袋慢慢倒了下去,双眼呆呆地看着天, 这位来到省城仅仅只有三天的郑皇帝,就这么把命交代在了刘家庄园的门口,如果可以重来,他会不会呆在渭城,继续做他的锦衣卫使, 可惜世上没有如果,郑皇帝死了就是死了, 郑皇帝仰面朝天,眼睛仍旧睁着,像是死不瞑目,这一刹那,仿佛时间都静止了,身边的、四周的所有人都愣住了,戴九星是最快反应过来的,身穿警服的他迅速冲了过来,慌张地检查了下郑皇帝,发现郑皇帝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以后,先是抬起头来怒视了我一眼,接着又长长地叹了口气,像是为我感到惋惜,然后手一挥,说道:“把他给我抓起来,” 戴九星的身后,迅速奔出几个刑警,按住我的肩膀,又给我戴上手铐,以我的实力,他们当然不是我的对手,但我在警察面前肯定不会动用武力,在这期间,龙王则不断地跟戴九星说着好话,让戴九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把我放了;实在不行,容他们找个顶罪的,把我给替换下来, 戴九星摇着头,无奈地说:“凭咱们的交情,我也不想抓王峰啊,但我也没办法,这是上面的大领导交代的,实在不敢弄虚作假,要查出来,我这乌纱帽都保不住了,” 接着又说:“龙王,你有功夫在这求我,不如去找找其他关系,看能不能救出王峰,我是给官家办事的,也只能听命于官家,抱歉,” 说完这句话后,戴九星便再次大手一挥,说道:“带走,” 几个刑警便把我押上警车,还有一群人在那里收殓着郑皇帝的尸体,其实现场死了不少的人,但郑皇帝的命显然比其他人的金贵,最终被抓的也只有我一个而已, 看到郑皇帝被塞到裹尸袋里,我的心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悔意,不论我最终将付出什么代价,我都要将他杀掉,给我死去的那些兄弟一个交代,还我们省城一份安宁, 坐进警车里后,龙王还趴在车窗前面,严肃地对我说着:“巍子,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救出你的,” 省城里的人都喊我王峰,唯有龙王固执地喊我巍子或是王巍,他是跟我舅舅学的, 我冲龙王笑了一下,说:“嗯,我等着你们,” 除龙王外,流星、赵铁手、王公子他们也都围过来,堵着警车不让离开,和戴九星据理力争,戴九星一开始还好言和他们说着,后来见劝不开,便恼火地说:“看在咱们平时的关系,我最后警告你们一次,你们再影响我办公务,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戴九星显然是不会通融的了,我也劝着他们算了,与其跟警察对着干,还不如想想其他迂回的法子,众人也都不是冲动的主儿,见戴九星真的发了脾气以后,只好慢慢都退开了,但是也向我保证,说就是把省城闹翻天,也一定要把我给弄出来, 后来的事是怎么处理的,我就不知道了,因为我已经被带回了公安局, 其实,自从我来到省城,除了一开始还不起眼的时候,被警察找过?烦以外,后来随着一步步崛起,又有火爷保驾护航,很少会被带到公安局了,这一次,也是郑皇帝的来头太大,上头有专门的人员监督,所以才被带进来的, 照例,是口供, 我杀死郑皇帝的场景,很多人都看到了,所以实在没有什么瞒天过海的可能,我也就老老实实承认,说郑皇帝带人来杀我,我只好奋起反击,本来是正当防卫,结果防卫过当,不小心把他给杀了, 同时还说,我不杀他没有办法,我不杀他的话,他就会把我杀了,刘德全和葛天忠就死在他的手上,你们也不是不知道, 负责给我做口供的两个条子面面相觑,对我说道:“峰哥,你说什么,我们就记什么,我们也是奉命行事,希望你以后别记恨我们,” 我笑着说道:“没事,” 事情进展到这,我还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省城到底是我们的地盘,翻了天还能把我给怎么地,再说,火爷那边还有那么多达官贵人的黑料,威胁他们全都出来帮我说话,上面的势力再大也得考虑考虑民意吧, 就这样,我悠哉悠哉地呆在局里,吃得好睡得也好,还和条子打成一片,没事还互相讲几个小笑话,但是没过几天,我便感觉形势有点不太对了,随着口供的次数越来越频繁,审讯的气氛也越来越紧张,以前他们还和我开几句玩笑,但是现在一个个都板着脸,仿佛把我当成了正儿八经的罪犯, 我问他们情况,他们也不肯说,只是让我老实交代罪行, 那段时间,我和外界没有一点联系,也不知道龙王他们给我活动得怎么样了,但是局子这边,我始终不肯改一下口,说我就是正当防卫,顶多算是防卫过当,毕竟郑皇帝的穷凶极恶也是省城皆知的, 没过几天,我被送进了看守所,说再过几天就会审判, 我吃了一惊,没想到有这么快的速度,不明白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无论问谁,谁都不肯告诉我,让我在号子里觉得特别莫名其妙,心里也很不安,总觉得这次要倒霉了……

上一篇   594 群攻,郑皇帝

下一篇   596 乱了,全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