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8 他,就是王峰 - 少年王

588 他,就是王峰

昨天晚上,不少锦衣卫都看到是我把刘德全的遗体给带走了,所以猜到我在刘家,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w ww. 】说实话,我并没有偷听人说话的习惯,总觉得这样不太光彩,但听到秦管家这样的话后,还是忍不住放下了敲门的手,侧耳倾听起来。 刘宏宇的声音很快响起:“不行,那可是我师父,不光对我有大恩,对我们刘家也有大恩,把他交出去的话,我们刘家还怎么在省城立足?郑皇帝既然来攻,那咱们应战就行,怕他干什么?” 听过刘宏宇的话后,我稍稍松了口气,毕竟还是没看错人,这个徒弟也没白收。 我正要敲门,秦管家的声音再次沉沉响起:“家主,我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王峰对我们刘家确实有着大恩,如果是其他的事,我也就依你了。可现在情况不太一样,郑皇帝何其凶悍,初来乍到就把王峰、龙王他们打得伤亡惨重、落荒而逃,咱们刘家怎么支撑得住?保险起见,我觉得还是把王峰交出去比较妥当。家主,您可千万别忘了昨晚宣誓的第一条,做任何事都要以家族利益为首,不能冲动任性啊!您的身份首先是家主,一大家子上下几百口人都在您的掌握之中,其次才是别人的什么徒弟之类!而且,那个王峰收你为徒,难道就安好心了吗,还不是想把咱们刘家握在手中!家主,你一定要慎重考虑啊!” 听到秦管家的话后,我的心一下就揪了起来,这家伙确实是条老狐狸,一下就看穿了问题的本质,怪不得能做刘家的管家,也怪不得刘德全会这么地看好他,真是一个好智囊啊。 昨晚我夜闯皇家夜总会,不光把刘德全的尸体掳走,还杀了七八个锦衣卫,郑皇帝现在势必恨我入骨,所以才会给刘家开出这样的条件。而刘宏宇作为刘家的家主,昨天晚上可是当着列祖列宗的面宣过誓的,一切都会以刘家的利益至上,不知道现在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果然,在听过秦管家的话后,刘宏宇久久地沉默下来,我敲门的手也只能再次放下。刘宏宇的答案,将决定着我下一步该怎么做,如果他真要把我交出去的话,我现在就要想办法离开这了。 过了一会儿,刘宏宇的声音才再次响起:“秦管家,我慎重考虑过了,即便是站在家族的立场,我也不能把我师父交出去。” 秦管家惊讶地问:“为什么?” “你想一想,郑皇帝的目的是什么?和李皇帝、小阎王一样啊,都是要一统省城!就算我把我师父交出去,难道他就会放过我们刘家了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况且我父亲就是死在他的手上,我无论如何都要和他势不两立,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和我师父联合起来,才有希望为我父亲报仇,并且护卫刘家!还有,不管我师父收我为徒的用意到底如何,既然我认了他这个师父,就一定要对他忠诚,这才符合为人之道。如果把我师父交出去,那就不光要面临郑皇帝的攻击,到时候就连小阎王都要对付咱们,腹背受敌就更不妥了,还不如紧紧跟着我师父,和他一起并肩战斗到底!” 听着刘宏宇这一番慷慨激昂的话,我的心中顿时充满无限火热,浑身的热血都在隐隐沸腾。好家伙,我这个徒弟,真是让我越来越刮目相看了。而秦管家,在听过刘宏宇的话后,似乎也被他说服了,幽幽说道:“那好吧,就按您说得来办,希望您的判断是正确的!” “好,如果没有什么异议,我们就一起到门口去吧,和兄弟们一起浴血奋战。师父应该还在睡觉,暂时先不要打扰他了。” 听到刘宏宇的这句话后,我不再犹豫,立刻把门推开走了进去。刘宏宇和秦管家正在里面说话,自然被我吓了一跳,刘宏宇惊讶地说:“师父,你睡醒了?” 我没时间和他寒暄,立刻说道:“小宇,忘记我昨天晚上和你说过的话了吗,绝对不能开门迎战,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昨天晚上睡觉之前,我们就针对郑皇帝有过一番深度交流,当时定下的策略就是在我们的力量集结之前,暂时不和郑皇帝发生正面交锋,继续实行刘德全以前的应敌策略,闭门不战就好。 刘宏宇焦急地说:“不行啊师父,郑皇帝带来了五百多锦衣卫,连龙王的龙家军都不是他们的对手,我们刘家肯定抵挡不住他们的攻势,与其被他们攻破大门冲杀进来,还不如直接开门和他们拼了,死也死得有尊严些啊!” 五百多锦衣卫?! 听到这个数字,我确实吃了一惊,因为根据我们的探子调查,现在省城中的锦衣卫就是这个数量,也就是说郑皇帝把他所有的人都带来了,这是要把刘家给整个踏平的节奏啊! 听过刘宏宇的话后,我的眉头也忍不住皱了起来。锦衣卫的实力,我十分清楚,确实非常强悍,如果他们全力攻击刘家,刘家确实抵挡不了多久。我沉吟一下,说道:“先带我去看看情况!” 刘宏宇点头,便带着我和秦管家一起出了门,又出了别墅,朝着大门方向走去。此刻的刘家庄园之中,已经是全民皆兵的景象,不光专业的战斗人员拿了武器,厨子、园丁这些都手持家伙,朝着大门的方向跑着。 刘家的团结,可见一斑。 想来,我们当初在谷山上被放了鸽子,下来把刘家团团围住的时候,刘家的庄园里面就是这副景象。 一路上,不断有人向刘宏宇打着招呼,也不断有人朝他这边汇聚过来。当然,能站在刘宏宇身后的都是在刘家有一定地位的人,比如断手男等。我和断手男曾交过手,他也是用甩棍的,所以对我的打神棍十分觊觎,当时他的实力不下于我,不过被我的“炎烧拳”打了个措手不及,才败北的。 现在我再来到刘家,身份已经不同往日,以前我是刘家的对头,现在我是刘宏宇的师父,所以他对我也只能恭恭敬敬的。有时候啊,这生活确实挺好玩的,都用不着三十年,半年可能就河东河西了。 我们一行人来到大门前面,这里已经汇聚了刘家众多汉子,个个手持刀棍、杀气腾腾,黑压压的一片,少说也有三四百人。当初我爸已经把他们的血刀队干掉了,还有如此强大的力量,真是不敢让人小觑。 刘德全,我是服的。 刘宏宇一到,众人便齐刷刷地喊道:“家主!” 声音,气势如虹、直上九宵。 这个声音,不光响彻在刘家庄园,一门之隔的外面当然也能听到。门外,很快传来一阵豪放的大笑声:“不错嘛,刘家这么快就有了家主,是哪个小子上位了,刘璨君,还是刘宏宇?” 这个声音狂放、霸气,正是郑皇帝,果然是他亲自带人来了。 我都忘不了他的声音,就更不用说和他有着杀父之仇的刘宏宇了。听到郑皇帝的声音,又想到昨天晚上父亲惨死在刀下的场面,刘宏宇的眼睛瞬间就发红了,气息也变得浓重起来,我怕他控制不住自己要冲出去和郑皇帝拼命,赶紧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冲动。 在我的安抚之下,刘宏宇终于慢慢安定下来,他呼了口气,冲着外面大声说道:“郑皇帝,我是刘宏宇,你杀了我父亲,还敢到我家来?” 刘宏宇入族谱、做家主的事情,本来今天就能传遍整个省城,可惜郑皇帝来得实在是太早了,所以还不知道。 门外再次响起一片狂妄的大笑声:“小东西,你就是那个私生子啊?不错嘛,这么快就篡位了,连刘璨君都不是你的对手?我告诉你,你要是识抬举的话,就赶紧把王峰给交出来,否则我不光杀你爸,还要杀你妈,杀你全家!” 这个郑皇帝,还是一如既往的嚣张、霸道,似乎这也是“皇帝”的通病。这番话骂下来,庄园内的刘家众人都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仇恨在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上浮现,有不少人当时就喊着:“家主,跟他们拼了!” “对,跟他们拼了,给老家主报仇!” 在这种热烈的氛围之下,刘宏宇又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我赶紧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别着急,我先看看情况。 在刘宏宇的安排下,一架梯子很快推了过来。 梯子架在了门上。 和昨天刘璨君往外看我的时候一样,我也踩着梯子走到铁门高处,将那道小窗打开,探头往外看去。昨天是刘璨君站在这里往外看我,现在是我站在这里往外看郑皇帝。 一看外面,可不得了,刘家门外的空地上,一大片身穿飞鱼服的锦衣卫,而且个个腰间配着绣春刀,要不是他们的裤子和鞋还算正常,我真要以为这是在拍古装戏了。 不过实话实说,确实霸气。 在这一大片人中,最前面站着一个脸型方方正正的汉子,看着威风凛凛,正是郑皇帝。 其实直到现在,我和郑皇帝还没正儿八经地打过照面,我见过他,他没见过我。看到铁门上的窗口突然出现个人,郑皇帝还一脸疑惑的模样,但是他的身后立刻有人说道:“大哥,他就是王峰!”m.阅读,。

下一篇   589 兵不厌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