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7 让刘家,血流成河 - 少年王

587 让刘家,血流成河

原来如此, 怪不得女人会中毒,而我们却什么事都没有, 听完秦管家的话后,女人明白了一切,顿时更加急火攻心,又“噗噗噗”地往外连喷了几口血,殷红的鲜血溢满她的嘴角,也洒满她的衣襟,刘璨君吓坏了他,抱着她的肩膀不断叫着:“妈,妈,” 刘璨君的声音凄厉,又夹杂着慌张和恐惧,像是暗夜的厉鬼哭嚎,听来十分刺耳,那些准备攻杀刘宏宇的汉子也都傻了,慌张地看着他们的主子,不知如何是好, 祖堂内外,除了秦管家外,众人也都一片哗然、一脸震惊,坦白来说,刘德全的手段并不算太高明,固定下一种表面无害的药物,但只要配合一种特殊的香使用,就能使下药对象毒发身亡,只要稍稍了解一点药理知识就能办到,对于刘德全这样手握大权的家主来说,想用这种方法毒杀个人实在轻而易举,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他杀害的对象竟是和自己同床共枕几十年的结发妻子, 而且听秦管家的意思,刘德全早就有所准备,实施这个计划至少有几年了,再加上前面的两封书信,也足以说明刘德全不是一时冲动才要扶持刘宏宇上位的,而是早有预谋、精心算计,才能达到现在的效果, 由此也能可见,刘德全有多么宠爱刘宏宇这个儿子,一点都没因为他是洗脚丫头生的就看不起他, 可是,女人毕竟是陪伴刘德全几十年的妻子啊,常人真是难以想象他怎么能下得了这样的狠心,难道做家主就一定要无情无义才可以吗,这种杀妻害子的情节,在那些宫闱秘闻之中并不少见,那些皇亲子弟为了争夺至尊大位,杀害自己的同胞、兄弟,甚至连父亲都能弑杀;只是这样的事,距离普通老百姓来说实在太远,总觉得那是皇宫大院里面的胺臜事,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可是现在竟然真的发生在了身边, 我一直认为自己已经足够心狠手辣,当初赵雪晴那样哀求我别杀他的家人,我还是毫不犹豫地就动手了,狠到我这个程度在道上也算凤毛?角;可是现在和刘德全一比,我感觉自己还是太稚嫩了,连自己的结发妻子都能杀害,这已经超出了我对“狠”字的理解,简直可以说是“毒”了, 连我这种公认“凶狠”的人都不能接受,就更不用说祖堂内外的刘家众人了,只是谁都不敢妄议他们的老家主,只能暗自冷汗直流、心惊胆颤,就连受益者刘宏宇,看着口吐鲜血、奄奄一息的女人,目光中都露出一丝惊恐,这天晚上给他上的这一堂课,想必会让他永远铭记在心, 一时之间,祖堂内外,除了刘璨君一个人撕心裂肺的哭声以外,其他人全部默不作声、沉默不语,刘璨君的哭声像一根根钉子,扎进众人的心中,没人觉得幸灾乐祸,只有唉声叹气, 坐在地上的女人,随着口中吐出的鲜血越来越多,眼神也愈发涣散起来,刘璨君抱着自己的母亲,无助地冲外面喊着:“快去叫医生啊,快,” 有人准备行动,但是被女人摇头阻止了,女人有气无力地说:“不用费那个劲了,老爷既想杀我,这天上地下就没人救得了我……只是,我实在想不明白,我好歹陪了他二十多年,伺候他吃、伺候他穿,和他同床共枕,为他诞下子嗣,他怎么能一点旧情都不念啊……” 女人的声音充满了痛苦和绝望,显然对她来说,被一生所爱的男人算计,这比死亡本身还要让她难过, “妈……”刘璨君的眼泪如同决堤一般涌出, “罢了,他在地下孤单寂寞,肯定没有人陪着他,还是我去吧……” 女人一边说,一边颤颤巍巍地伸出自己的手,摸着刘璨君的脸说:“君儿,妈没有用,没有帮你把千月娶回来,现在连家主的位子都丢了,算了,既然是你爸安排好的,那就没人能再改变了,你不要再忌惮这个位子了,好好辅佐你弟,一起光大刘家,知道了吗,”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女人在临死之前,终于做了一桩正确的选择,避免将悲剧再扩展下去,刘德全虽然死了,可是他的余威犹在,谁知道他为了给刘宏宇铺平道路,还有没有在布下其他杀机, 连自己都改变不了家主的更替,更不用说自己这个一事无成的儿子,如果还要强行再抵抗的话,也无非是鸡蛋碰石头罢了, 女人明白这个道理,随意她及时让儿子接受现实, 刘璨君当然听母亲的话,于是使劲点头:“我知道了,妈……” “好,好……” 女人的手,慢慢从刘璨君的脸上滑下,眼睛也彻底地闭上了,生命就此终结, “妈……” 一声凄厉的喊叫再次响彻整个祖堂, 众人依旧沉默, 秦管家叹了口气,抬头对面前的那些汉子说道:“还不都退出去,” 那些汉子低下头,默默地退了出去, 刘璨君仍在抱着自己的母亲哭着、喊着,后悔的泪水从他脸上喷涌而出,刘宏宇默默地走了过去,跪在女人身前,郑重其事地磕了几个头,接着让人把女人的尸体抬出去了, 刘璨君跪在地上,哭成了一个泪人, 刘宏宇蹲在他的面前,轻轻拍着他的肩膀,红着眼睛说道:“哥,为了刘家,我们一起努力,” 搁到之前,刘璨君早就把他的手甩开了,但是他现在已经不敢,不管是为了自己的活路,还是遵从他母亲的遗愿,都只能流着泪说:“是,家主,” 女人死了以后,继承家主的仪式得以继续, 在秦管家的主持下,刘宏宇跪在列祖列宗的灵前,实行三拜九叩的大礼,并当众诵读家主宣言,明确了自己的责任和义务,比如做事之前,一切都以家族的利益为出发点等等, 一切的流程下来,刘宏宇便正式成为了刘家的家主,众人也再次跪在地上,山呼海啸一声:“家主,” 刘璨君也在其中,并且表现得比谁都要虔诚,看来以后也会一心一意地效忠刘宏宇了, 如此看来,一切都以尘埃落定, 秦管家问我,他们的老家主还有没有其他遗言, 我摇头,说没有了, 刘德全交代我的事情,我已经全部完成,算是十分顺利, 就在众人也以为今天晚上所有的事情都过去时,秦管家却当众宣布,老家主还有一条遗言,附在“认定家主继承人”这封信的背后,是单独留给刘宏宇的,说等刘宏宇正式就任家主之后,才能交给他看, 说完之后,他便把附有“最后一条遗言”的信纸交给了刘宏宇, 刘宏宇打开看了以后,面色顿时变得无比震惊, 看到他这副样子,众人的信也都跟着揪了起来,难道还有什么其他意外变故, 只是刘宏宇不说,谁也不会知道,大家也只能忧心忡忡地看着他,刘宏宇的震惊只出现了一刹那,接着面色便慢慢恢复平静,然后,他又把信交还给了秦管家, “我一定要这么做吗,”刘宏宇平静地看着秦管家, 秦管家说:“现在你是新的家主,至于老家主的遗命,你可以选择听,也可以选择不听,一切都由您自己做主,” 听过秦管家的话后,刘宏宇犹豫再三,脚步终于开始挪动, 朝着刘璨君走了过去, 这一刹那,刘宏宇整张脸都扭曲起来,他就好像意识到会发生什么事似的,脚步情不自禁地就往后退去,惊慌失措地喊着:“不要,不要,” 这时候,众人也有点明白过来, 刘德全能杀妻子,当然也能杀儿子, 为了刘宏宇的家主之位可以牢固,刘德全似乎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本来,夫人的死已经让他们足够心惊,现在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竟然还有这样的事;虽说和他们没有关系,可是兄弟相残的戏码,任谁看了也不会心里好受,可这是老家主的遗命,谁也没有资格说三道四, 很快有人拦住了刘璨君的退路,而刘宏宇也站在了他的身前, 刘璨君的脸色惨白、难看,布满惊慌,哆哆嗦嗦地说:“弟弟,拜托,不要,我不会再有异心,你相信我啊……” “哥……” 刘宏宇打断了刘璨君,沉沉地说:“抱歉,爸让我杀了你,” 听到这句话后,刘璨君的脸上涌现出一股绝望, 他没想到,自己的投诚,换来的还是这个结果,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如果是他做上家主的话,恐怕也会以同样的手段对付刘宏宇吧, 刘宏宇抽出刀子,朝着刚刚认识一天的哥哥捅了过去, 虽然有血缘关系,可毕竟才认识一天,还谈不上什么感情,所以下手也能干脆利落, 刘璨君知道自己末日已到,所以只能闭上眼睛, 祖堂内外的一些人,看不了这个场面,也叹着气闭上眼睛, 这一瞬间,空气似乎都凝固了, 不知过了多久,刘璨君慢慢睁开了眼睛,他发现自己还没有死,他又低下头去,看到刘宏宇的刀子顶在自己的小腹之上,但是并没有真的扎进来, 刘璨君一脸错愕, 刘宏宇收了刀子,往后退了两步,冷冷地说:“将他带下去,关起来吧,” 刘璨君被带了下去, 临走之前,刘璨君感激地说:“谢谢,谢谢,” 刘宏宇回过头去看着秦管家,目光平静而又充满歉意,那意思显然在说:抱歉,我下不了手, 下不了手,是不是就等于这个家主不合格, 秦管家微微低下头去:“您是家主,一切由您来定,” 刘宏宇点点头,说:“我把他关起来,他永远都没办法再阻碍我,和死了也差不多,” 秦管家没有表示异议,说道:“家主,你今天刚到刘家,所有的事务都需了解,我会竭诚为您服务,你看,是现在就开始呢,还是休息一下,明天再说,” 刘宏宇毫不犹豫地就说:“现在开始,” 接着,他又朝我走过来,说师父,郑皇帝的人可能到处都在找你,你出去也不安全,能否先在我们刘家住下,等我完事以后再去找你,一起商量下怎么对付郑皇帝, 这还是刘宏宇来到刘家以后,第一次叫我师父,四周的人听到以后,都是一脸震惊,秦管家都满脸不可思议,但是刘宏宇并不在意他们的目光,仍旧非常尊重、诚挚地看着我,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身边有所改变而对我不敬, 现在的刘宏宇,沉稳而又大气,看上去真像一个家主了;回想数个小时之前,他还只是个三流学校的大一扛把子,被大二欺负的不行,腆着脸来到宿舍找我,寻求我的帮助;现在,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命运这东西还真是奇妙,谁都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看着刘宏宇诚挚的眼神,我就知道我没有押错宝,这个年轻人虽然也有心机,也很腹黑,但是有着一颗赤诚的心,和刘德全还是不一样的, 我点点头,说好,你先忙去, 现在的我,因为之前那几个神秘男人和锦衣卫的出现而损伤惨重,如今又面临着郑皇帝的追杀和围剿,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刘家的助力对我来说十分重要;等我舅舅来了消息,我能给他拉出一支庞大的队伍,也能给他分担不小的压力, 至此,刘家的?烦都解决了,也到了我功成身退的时候,刘宏宇命人给我安排了房间之后,便和秦管家以及一些刘家的重要人物,去熟悉、了解、接手刘家的事务去了, 我来到房间,照旧先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什么监控设施不是不信任刘宏宇,只是单纯的习惯使然便给龙王打了一个电话,向他说明了一下现在的情况, 龙王得知我这边一切都顺利后,也长舒了一口气,连说今天晚上实在太冒险了,还好最后平安无事, 龙王按照我的安排,正和流星、赵铁手一起护卫着孙静怡和郝莹莹的安全,让我能够暂时安心,除此之外,我们也有一些探子在外活动,得知郑皇帝的宴会已经散了,暂时没有什么异动,并不知道郑皇帝今晚会不会对刘、葛两家动手;还有就是,那几个势力超强的神秘男子,确实已经不在省城,现在是郑皇帝和他的锦衣卫把控一切, 不过有人看到,郑皇帝喝得醉醺醺的,行动的概率或许不大, 今天晚上,很大可能会有一个平安的夜, 也能睡个好觉了, 经过一晚上的折腾,现在已经十二点多了,我洗过澡后,便躺下睡了,我爸说过,这几天我舅舅就会和我联系,现在已经过去两天,应该快了,安心等着就好, 不知过了多久,敲门声突然响起,我猛地睁开眼睛,外面传来刘宏宇的声音:“师父,你睡了吗,” 我以为有情况了,立刻跳下床来给他开门,顺便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晚上两点多了,打开门后,才知道刘宏宇并没什么事,他只是了解过刘家所有的事务以后,过来看看我的情况, 我便让他进来,问他情况怎么样了,他说一切顺利,刘家上下都很配合他, 我说是啊,你爸已经给你铺好了路,当然顺利, 今天晚上所有的一切,都是刘德全事先安排好的,每一步都计算得无比精确,实施得也天衣无缝,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只要第一步成功启动了,再往后的每一步都顺理成章, 刘德全这脑子,真的是没谁了,无愧“省城第一聪明人”的称号, 唯一可惜的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因为对我的愤恨,误中了郑皇帝的圈套,否则就凭他的智慧,再活几十年也不是问题,也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即便是诸葛亮,也有算错的时候啊, 说到刘德全,刘宏宇的眼睛又红了,毕竟他是亲眼看到父亲死在乱刀之下的,这种压力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也难为他还能顶住这些事情,坚持到了最后,将家主之位牢牢握在手中,完成了整个的大逆袭, 说起这些事情,刘宏宇也不得不感叹,还好今晚是我把他带到皇家夜总会,否则他连父亲的最后一面也见不上了,什么继任家主也就更加无从谈起,对这一点,刘宏宇也向我明确表示了感谢, 那天晚上,我们聊了挺久,我们虽然认识没有多长时间,但熟悉得就像两个老朋友似的,总是有着说不完的话题,他说他刚知道我就是王峰的时候,简直吃惊极了,还说虽然我和刘家在省城是出了名的不对付,但他听过我的事迹之后还是很佩服我,也没想到能够认下我这个师父, 而我告诉他说,和我在一起的那三个人,就是龙王、流星和赵铁手的时候,更是让他惊到不行,说怪不得一看我们就不是一般人,没想到那间狭小的宿舍里,竟然隐藏着这么多名震省城的大人物,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除此之外,我们还聊了郑皇帝,郑皇帝是刘宏宇的杀父仇人,所以这仇肯定是要报的,刘宏宇以前只是个年级扛把子,还没参与过这种社会上的大型殴斗,所以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询问我的意见, 我告诉他说,郑皇帝杀了刘、葛两家的家主,那么接下来必然要收割战果,下一步肯定就要攻击这两家了,我让刘宏宇继续实行他爸的策略,紧闭大门不去应战,刘家的墙高门厚,暂时抵挡一下还是没问题的;接下来,我会再联系葛家和王家,咱们一起联合起来对抗郑皇帝, 以前刘德全联合四大家族,对付李皇帝,又对付我舅舅,虽然没讨到什么便宜,但也坚持存活到了现在,说明团结的力量还是非常有效的,我们这么多人,一起去对抗郑皇帝,获胜的几率会非常大, 我还告诉刘宏宇说,我舅舅那边也快有消息了,到时候我们的力量会更强大, 众所周知,我舅舅就是小阎王,刘宏宇听到这里,便问我说:“师父,如果咱们最终斗过了郑皇帝,你舅舅再卷土重来,会想侵略我们刘家吗,” 之前刘宏宇继任家主之位的时候,家主宣言的第一条就是:要时刻把家族利益放在首位, 现在的刘宏宇,正严格执行着这一守则, 我认真地对他说道:“别人我不敢保证,但你这边,我可以给你一个承诺,只要刘家和我们结好,我们绝对不会动刘家一根汗毛,” 刘宏宇松了一大口气,开心地说:“师父,我相信你,只要小阎王不灭刘家,我愿意一直在你手下做事,定期给你们交份子钱都没问题,” 刘宏宇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愿意臣服于我, 这就够了,何必一定要斩尽杀绝, 谁说这些家族存在,就一定会是祸患,我相信刘宏宇对我的诚意,也相信我和王公子的交情, 仁义,永远比杀戮更加管用, 当初我做火曜使者的时候,说服不了李皇帝;但是现在,我可以说服我舅舅啊, 我和刘宏宇一直聊到晚上四点多,他才离开回房睡觉去了, 第二天早上,我睡得正香,突然被外面的嘈杂声给惊醒了,我立刻跳下床,拉开窗帘往外一看,只见整个刘家庄园已经成了一片白色的世界,处处都挂着白色的布条和灯笼,那些刘家汉子也都披?戴孝,庄园里面起了一座灵堂, 昨天晚上,刘德全和他的夫人都去世了,搞出这么大阵势的殡葬仪式也是理所应当,但稀奇的是,那些汉子都手持刀棍,朝着门口的方向涌去,而大门外面,则传来冲天的喊杀声, 一看这个情况,就知道是有人攻上来了, 这个时候,除了郑皇帝,也没人会来攻刘家了, 这家伙,来得可太快了,这才早上八点啊,这是酒醒了吗, 我急匆匆奔出门去,准备去找刘宏宇商量对策,无论如何都不能开门迎战,我就怕刘宏宇一个冲动,和郑皇帝开战了, 我刚到刘宏宇的房间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了说话声,是秦管家的声音:“家主,郑皇帝差人带信,说让咱们把王峰交出去,否则就把咱们刘家夷为平地,让刘家血流成河,”

上一篇   586 步步为营

下一篇   588 他,就是王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