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4 好徒弟,真棒 - 少年王

584 好徒弟,真棒

二公子, 现场的每一个人,都清清楚楚地听到了秦管家的称呼,在这之前,刘家只有一个大公子,就是刘璨君,现在,秦管家称呼这个年轻人为二公子,不是等于间接承认了他的身份吗, 现场再度一片哗然,众人纷纷面面相觑,议论之声再次响了起来,话题的中心当然围绕在这个私生子的身上;八卦,是人的天性,众人纷纷揣测这个刘宏宇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他们的家主为什么能够瞒这么久, 秦管家却对这些议论置若罔闻,仍在轻声和刘宏宇说着话,并且对他十分恭敬,完全就是一副下人对待主子的模样,刘宏宇隐藏了这么多年,终于得到了刘家人的认可,虽然只有一个,可也足够让他双目通红,眼含热泪了, 就在这一主一仆互道衷肠的时候,刘璨君突然高声尖叫起来:“秦管家,到底怎么回事,,” 这已经是刘璨君第三次和秦管家搭话,虽然他很尊重秦管家,可他毕竟也是主子,秦管家的行为已经让他隐隐感到窝火,似乎直到这时,秦管家才稍稍反应过来,赶紧回过头去,冲着刘璨君说:“大公子,我已经确认过了,刘宏宇确实是家主流落在外的儿子,也就是你的弟弟,” 在确认了刘宏宇的身份之后,秦管家便对刘璨君改了称呼,称其为大公子了,秦管家一边说,一边把手里的书信递给刘璨君, 又说:“因为这涉及到家主的一些私事,不太方便公开,您过目一下就好,” 刘德全已经死了,却突然冒出个私生子来,这样的事肯定不太光彩,秦管家不愿公开讲述,也是情有可原,那封书信上面,必然记载着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刘璨君作为刘家的大公子,当然可以过目,别人就没这个资格了, 而我,则没兴趣知道, 我要是想搞清楚这其中是怎么回事,完全可以问刘宏宇,他也必然会对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我对这种事情确实一点兴趣都没有,之前他要给我讲述他和他父亲的往事,都被我给阻止了, 我连我爸的事都搞不清,哪有心思去管别人爸的事, 刘璨君捧着书信,认认真真地阅读,越看,他的脸色就越难看,最终,他的双拳攥紧,脸上的青筋也根根暴起,整张脸上充斥着清晰可见的愤怒,看他这副模样,现场众人心里明白,这事显然是真的了, 不过,众人并未表现得有多诧异,在他们看来,像刘德全这样的成功男人,在外面有点风流韵事实在正常不过,虽然一开始他们也很震惊,不过在确认了刘宏宇的身份以后,他们也慢慢接受了这个二公子的道来, 实话实说,这种事情除了对刘璨君有影响外,对其他人来说实在没有什么所谓, 在确定刘璨君读完书信以后,秦管家把信收了回去,对着满脸不忿的刘璨君说:“大公子,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希望你能接受现实,另外,他毕竟是你的弟弟,希望你们能够和睦相处,共同延续刘家的辉煌,让家主在天之灵也能安息,” 说完这番话后,秦管家便冲刘宏宇使了一个眼色,刘宏宇知道秦管家什么意思,再三思虑过后,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来,伸手冲着刘璨君说:“哥,希望我们和睦相处,” “谁他妈是你哥,” 刘璨君却一点都不领情,猛地就把刘宏宇的手打开了,又指着刘宏宇的鼻子说道:“小子,我可没承认你,我爸确实还有一个儿子,但我怎么知道是不是你,万一你是冒充的呢,别说什么胎记,老子不信那套,总之,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查明的,如果让我知道你是个假的,我一定会把你杀了,” 面对刘璨君的威胁,刘宏宇的心里当然非常不服,本来主动示好就是秦管家安排的,他不得已才来照办,结果却遭到刘璨君这样的奚落,刘宏宇的面颊胀红,两只眼睛几乎也要喷出火来, 刘璨君这显然是无理取闹,秦管家已经确认过刘宏宇的身份了,刘璨君还要还要在这有的没的说一大堆;可以想像的是,即便刘宏宇入住刘家,也会遭到刘璨君的排挤、欺压, 不过,这就是两位公子之间的事了,刘家的其他人也不好插手,秦管家也没有办法,秦管家轻轻咳了一声,又回头冲我说道:“王峰先生,请问我们家主还有什么遗言,” 这一句话,让众人的焦点再次聚集到了我的身上, 刘德全已经归天,刘家群龙无首,可以想像的是,刘德全必然会在临终之前公布家主的继承人,在刘宏宇出现之前,家主的位置肯定是落在刘璨君身上的,不过现在就不一定了,所以众人都很紧张地看着我, 比我刚出现的时候还要紧张,毕竟这涉及到刘家未来的家主,和刘家每一个人的命运都息息相关, 而我缓缓说道:“刘家主说了,必须要让刘宏宇入了刘家族谱,才让我宣布第三件事,” 众人听到这句话后,均是一片错愕,因为刘家的家主继承是有规矩的,必须要是族谱上的人才能继位;刘德全要求这样子做,是不是等于说明家主之位是刘宏宇的, 刘璨君一下就急了,但因为这是刘德全的遗命,他也不好公然反对,但是同时,大家又觉得不太可能,刘德全怎么会让一个私生子当家主呢,传出去还不让人笑话,或许,刘德全是怕刘璨君做了家主之后,又把刘宏宇拒之门外,才立了这个规矩, 四周的人议论纷纷,都认可了这个说法,刘璨君同样也听到了,也觉得是这么回事,所以又自信满满起来,不再阻止刘宏宇入族谱了, 而秦管家,则点点头说:“应该的,请进,” 对刘家这样的大家族来说,入族谱比较?烦,有一大堆繁琐的规矩,但这也是必须要经历的过程,否则就名不正、言不顺,秦管家带着我们一大帮人走进刘家,又来到位于西边的祖堂门前;刘家虽然名列省城“八大家族”的时间不长,但他们在“上位”之前就已经是很大的家族了,所以该有的东西全部都有,祖堂里面从高到低列着许多牌位,最远的竟然都能追溯到明朝去了,对这点我真是服,我甚至怀疑这到底是不是真的,不能是刘德全为了面子虚构出来的吧, 祖堂里面,在秦管家的主持之下,刘宏宇磕头、上香、祭祖,一系列过程完了以后,秦管家才正式在刘家族谱上面写下了刘宏宇的名字,同时安排下人到外面放了一万响的鞭炮,并且通过家族独有的方式对外公布了这一消息,想必一天之后,整个省城就都知道刘家多了一位二公子了, 为这一天,刘宏宇已经等了很多年,如今终于能够光明正大地跪在刘家的祖堂里面,名正言顺地成为刘家的嫡系子孙了,刘宏宇的心中无比激动,在磕头的过程中,眼泪也情不自禁地流淌出来, 旁边的刘璨君看得咬牙切齿,嘟囔着说:“一个洗脚丫头的儿子,身份如此卑贱,凭什么入我刘家的族谱,” 刘德全的那些私事,本来是极其隐秘的,即便以书信的方式呈现出来,也只有秦管家和刘璨君读过而已,因为涉及到刘德全的隐私,所以众人也都默契地没有去问,但刘璨君这么一说,无疑当众把刘德全那点事给公开了当年,刘德全和一个洗脚丫头搞在了一起,对刘德全的身份来说,这种事情说出来当然无比丢人,怪不得刘德全这么多年守口如瓶, 刘璨君的目的虽然是想让刘宏宇颜面扫地,但无形之中显然也抹黑了他的父亲,更侮辱了刘宏宇的母亲,刘宏宇当然无比气愤,回头恶狠狠地瞪向了刘璨君, 刘璨君正愁没有机会找刘宏宇的茬,现在一下就来了劲儿,指着刘宏宇说:“怎么,说你还不服气,你妈不是洗脚丫头吗,洗个脚还不正经,连我爸都敢勾引,简直不要逼脸,” 对刘宏宇来说,可能刘璨君的一切侮辱都能忍受,但唯一不能忍受的就是侮辱他的母亲, 不,不只是刘宏宇,这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无法容忍别人侮辱自己的母亲, 轻则流血受伤,重则动手杀人, 刘宏宇一声咆哮,犹如一头下山猛虎,疯狂地冲向了刘璨君, 我说过了,刘宏宇的年纪虽然比刘璨君小,但两个人真打起来,真说不上谁输谁赢,更何况,刘宏宇是从小打架打到大的,刘宏宇一冲上去,双拳便如狂风骤雨一样砸向刘璨君的脸,鼻血瞬间便从刘璨君的脸上飙飞出来,染红了祖堂的地, 刘宏宇动手的速度实在太快,现场的人根本就没反应过来,等到秦管家反应过来,大叫着快来人把他们拉开的时候,刘璨君已经倒在地上捂着脑袋嗷嗷惨叫了, 身处刘家祖堂,我不方便说话,但我在心里给刘宏宇点了个赞, 好徒弟,真棒, 终于有人把刘宏宇拉开了,刘璨君捂着鼻青脸肿的脑袋从地上爬起,咬牙切齿地盯着刘宏宇,说好,好,你敢打我,看我当了家主以后怎么收拾你, 刘璨君自信满满,觉得家主之位一定是自己的,等他当了刘家的家主以后,收拾刘宏宇就更加顺理成章了, 也是,正常人都会觉得,刘德全肯定不会把家主之位给一个洗脚丫头的儿子, 说完这句话后,刘璨君甚至还狠狠瞪了我一眼,那意思很明显,就是等他当了家主,会连我也一起收拾,只是不便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而已,毕竟现在的我对刘家还有用处, 刘璨君的话,倒是提醒了秦管家,秦管家立刻对我说道:“王峰先生,二公子已经入了族谱,请你宣布第三件事吧,” 谁都知道,我的第三件事,一定是有关家主之位的,于是现场再一次肃静下来, 这是最最关键的时刻,也是人人期待的场面, 我轻轻清了一下嗓子,朗声说道:“刘家主临终之前,告诉我说,刘家家主的位置,传他,” 说到这个“他”字的时候,我便伸手指向了刘宏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