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麻烦来得挺快 - 少年王

56 麻烦来得挺快

有时候我不免在想,大家同样都是十六七岁的学生,怎么陈峰就比我们心机要深、手段要多,花样层出不穷, 想来想去,还是因为他那个老爹,和他那个布满黑色势力的家庭,在那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小孩,能不处处耍尽手段吗, 其实我能屡屡识破陈峰的用意,并不是说我有多聪明,而是因为我一开始就将他当作最大对手,所以处处都提防着他,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我都细细揣摩,所以才能小心翼翼地绕开他所有的陷阱和阴谋, 如果没有和我舅舅的约定,也没有去争这个天的打算,恐怕早就被陈峰给玩死了吧, 我看看左右,正是下课时间,又直视面前的唐心:“是你啊,你哥和我说了,以后有什么事就来找我吧,” 唐心嘻嘻地笑,还歪着脑袋在我面前装可爱,说那就谢谢啦,巍哥…… 我一摆手,说别叫哥,叫我巍子就行, 唐心一脸纯真,也不知道是真的纯,还是装出来的:“那不行,尊卑得有序呀,你和我哥平起平坐,我也得叫你哥,巍哥、巍哥,” 旁边有好几个男生开始噗哧噗哧地笑, 我的头有些大,但又不好给她解释,只好说你还有事吗,没事的话就先走吧,我还想再趴一会儿, 唐心却推过来一个水杯,说巍哥,你睡了这么久口渴了吧,我给你打了水, 水杯很可爱,是粉色的,上面还印着hellokitty,让我一下想起来李娇娇了,我拧开水杯盖子,还有一丝热气冒上来,这一瞬间我就在想,这姑娘不会给我下药吧, 又觉得自己真是小心过头了,高中生哪来这么多下作手段,况且也没必要啊,于是就仰头喝了起来, 唐心在一边叫唤:“哇,你吻我了,” 我“噗”的一下就把水喷了出来, 什么, 什么玩意儿, 怎么,怎么就吻她了, 唐心一只手托着下巴,笑嘻嘻道:“这水杯是我每天在用的,你现在用了我的水杯,不是等于间接吻我了吗,巍哥,这可是我的初吻,你可要对我负责哟,” 旁边的几个男生又在扑哧扑哧笑了, 而我,目瞪口呆, 这……这是在勾引我吗,陈峰安排她到我身边,我相信肯定是别有用心的,监视我的一举一动是必然的,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让唐心刻意勾引我也有可能, 但是……这手段未免太白痴了一点吧, 好歹来个循序渐进、不知不觉、潜移默化、日久深情啊, 这一上来就说我夺走了她的初吻,还让我对她负责,这到底是闹哪样,难道在陈峰眼里,我是那种一看见美女就完全走不动道的弱智类型, 好歹我也是和班花李娇娇坐了三年同桌,还立志要泡到女神孙静怡的男人啊, 我抗议, 陈峰,请你尊重你的对手, 我把水杯推了回去,冷冷地说:“喝个水还喝出事来了,那你还是拿回去吧,我喝不起,” 唐心一下慌了,赶紧说:“对不起啊巍哥,我刚才是和你开玩笑的,你别当真……” 我站起来,说我再说一遍,不要叫我巍哥, 说完,我就起身出去了,把唐心一个人丢在了教室,姑娘啊,你可长点心吧,要是想勾引我的话,这点手段可不够啊, 睡了一下午,肚子里憋了一大泡尿,我正打着呵欠在厕所里放水,厕所的门突然被人推开,哗啦啦进来四五个学生,为首的一个虎背熊腰、面目凶狠,不过穿得有点寒酸,一看就是农村的学生, 他一进来,就说:“你就是王巍,高一的老大,” 而其他学生,则迅速守在门口,把门给堵上了,不让任何人进来, 嚯,这麻烦,来得可真快啊, 从陈峰任命我为高一老大开始,我就知道自己这个靶子是当定了,肯定会有源源不断的人来找我麻烦, 但在我的想象里,即便是再心急的刺头,也得缓两天看看我的情况再说,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找上门来了,这性格堪比吃了炸药啊, 这人一看面相、一听语气,就知道来者不善,找我麻烦是肯定的,但我没有理他,而是继续撒我的尿,喝过酒的人都知道,睡一觉起来以后,第一泡尿可是漫长的很…… “我和你说话,你没听见,,”虎背熊腰的学生脾气果然暴躁,一下就急了,朝我走了过来, 我说你等等,让我先撒完尿再说, “撒毛啊,先和我说话,”虎背男伸手就抓我的胳膊, 我一转身,尿液滋了出去, 虎背男嗷的一声,赶紧就往后退,一张脸也变得狰狞:“你干什么,,” 我说我要撒尿,你非不听,怪得了谁, 虎背男呼哧呼哧地喘气,两只眼睛几乎喷出火来,但是也不敢再上来了,只能在旁边等着我尿, 我一边尿一边想,这回把我堵门里了,杨帆他们并不知道,也不可能过来支援,看来一场恶战是少不了的, 我的身手虽然今非昔比,但就像李爱国说的,一个半月的磨练,顶多让我对付两三个同年龄的学生,而对方有四五个人,领头的这个虎背男看着实力也不低,这就超出我的界限了,待会儿要是打起来,就算不至于败得很惨,但想赢也并不容易…… “喂,你尿完了没有,,”虎背男不耐烦了, 我挤出最后两滴之后,回头说道:“我是王巍,找我有什么事,” 同时已经打定主意,对方如果动手,那就擒贼先擒王,先把前面这个虎背男干掉再说,那其他人就好说了, 虎背男大声说道:“我叫韩江,是瓦沟窑的,以前是我们初中的天,现在来了这个高中,听说你是高一的老大,我很不服气,所以就想找你较量较量,” 这虎背男确实气势雄壮,一般人很难有这种气场,而且身边还有兄弟,所以我相信他以前确实当过天,我的眼睛一亮,这种家伙就是我要找的人才,如果能拉拢过来那可真是不错,不过看他脾气暴躁,显然也不是那么好收服的,所以我尽量沉稳地说:“较量啊,可以,你划开道,咱俩较量就是,把我堵在厕所算怎么回事,打算以多欺少,” 韩江哼了一声,说:“你兄弟多,和你划开道,那我们不是要吃亏吗,我就是等一个人上厕所的时候过来堵你,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能当这个高一老大,” 我直接乐了,说你这不对啊,你既然想看看我有什么本事,那就应该和我单挑才对,你这一群人呼上来,能看出个毛, 韩江并不和我废话,挑着眉毛说道:“你到底打不打,什么狗屁高一老大,就这点胆量,” 得,这激将法挺管用,我直接把衣服里的钢管抽出来,说行啊,来吧, 韩江的脸色一下变了,指着我的钢管:“你,你怎么还拿这个,” 我说怎么,许你们以多欺少,就不许我拿家伙了, 韩江还想说话,就听外面突然传来一大片哗啦啦的脚步声,接着砰砰啪啪砸门的声音响了起来,杨帆他们在外面喊:“巍子,巍子,” 别说韩江,连我都吓了一跳,杨帆他们怎么知道我被堵在厕所里了,还来得这么快, 厕所的门并不结实,虽然韩江的兄弟都在门口堵着,但是杨帆他们人也挺多,砰砰啪啪地砸着门,那门晃晃悠悠,随时都会被人踹开, 韩江是来堵我的,可没想和我的人正面交锋,所以也有点慌,立刻回头指挥:“你们几个把门堵好,一个也别放进来……” 但是他的话没说完,我就已经抓住机会冲了上去,刚才我一直逼逼逼,就是想再找机会偷袭韩江,现在正是最好的机会,韩江正扭头和他的兄弟说话,根本没注意到我,我奔到他的身前,手里的钢管猛地使劲一砸, 这是钢管,可不是棍子,而且李爱国教过我砸哪最有效果,偷袭的时候用得上,也教过我千万不能砸哪,否则会要人命,所以这一钢管砸下去,砸得快、狠、稳、准,韩江那壮实的身体直接就砰一声倒地上了,整个厕所似乎都跟着颤了一下, 韩江既然是来堵我、偷袭我的,那我也没必要跟他客气,所以当然抓住机会一击而中,他的那些兄弟正忙着堵门,根本没想到我会突然动手,待韩江轰一声倒下去的时候,他们一个个全部呆了,显然还没反应过来, 而我肯定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继续趁热打铁,跨过韩江壮实的身体,持着钢管朝着那一群人冲了上去,又是一通砰砰砰乱砸,因为外面来人了,那四五个学生本就处在慌乱之中,现在韩江又倒下去了,他们又群龙无首,人心一下溃散,我一冲上去就将他们给打散了, 有几个虽然也想还手,但他们都是赤手空拳,在我的疯狂攻击之下迅速败退,我或用拳,或用腿,或用手肘,或用钢管,把我从李爱国那里学到的搏斗技术耍了个淋漓尽致,就听一阵砰砰啪啪的声音,终于在一分钟之内将这干家伙全部撂倒在地上了,厕所之中顿时响起一片的哀嚎之声, 与此同时,杨帆他们终于把门给踹开了, “巍子,” “巍子,你怎么样了……” 在一片慌乱而又焦急的叫喊声中,我把手里的钢管一收,从一堆倒地的学生和一片哀嚎声之中,慢慢踱步走了过去,冲着外面的一大群人淡淡说道:“没事,撒泡尿而已,”

上一篇   55 这还是个美人计

下一篇   57 难道还有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