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3 脏的,是那些男人 - 少年王

563 脏的,是那些男人

我爸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淡,也一如既往的充满霸气, 这时候,大家才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把冯天道的老婆送过来,就是要让冯天道和他公平地斗上一场,省得冯天道输了再找其他理由,说自己败了是因为这个、因为那个, 此刻,我爸的自信和霸气完全溢于言表,他就是不把冯天道放在眼里,就是要让冯天道输得心服口服, 此刻,所有人都被我爸的气场所折服,从凉亭里到半山腰,畏惧的、恐慌的、尊敬的,佩服的,各种目光都有,唯有我的心中暗暗叫苦,心想老爸啊老爸,您要霸气我不反对,但是能不能先把我给救出去啊, 如果真把冯天道给逼急了,再拿我来要挟我爸,我爸可怎么办, 可惜的是,我爸根本看都没有看我,仍旧目光灼灼地盯着冯天道,好在冯天道已经完全失去了和我爸对抗的勇气,沉?几秒之后,仍旧低着头说:“大哥,我服,我心服口服,我不和您斗了,” 这是冯天道第二次认输,按理来说应该够了,但我爸还是不放过他,反而冷笑着说:“别啊,你搞这么大阵仗出来,怎么就认输啦,我儿子不是还在你手里吗,你赶紧抓他起来威胁我啊,说不定我就妥协了呢,你把我一杀,这世上就没人管得着你了,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我爸一边说,一边用手指着地上的我,算是给冯天道点了一条明路, 说真的,我还没见过我爸这种家长,竟然主动让敌人绑架自己儿子,我开始怀疑我到底是不是他亲生的了,但我爸越是这么说,冯天道就越是害怕,他以为我爸在故意戏弄他,苦着脸说:“大哥,我错了,真错了……” “你以为我是故意逗你,” 我爸打断了冯天道的话,说道:“冯天道,现在你有两条路,第一,乖乖认输,被我杀死;第二,用我儿子来要挟我,和我斗上最后一场,或许还有获胜的几率,你自己选,我只数三秒,” “一,” 我爸为了让冯天道有足够的时间抓我,一边喊数还一边往后退, “二,” 我爸连着退了好几步,又喊出一个数来, 按照我爸的规定,只要他再喊一个数,冯天道还没抓我的话,那就相当于?认了第一条路,我爸就会毫不犹豫地将他杀死,这一瞬间,冯天道恐怕面临着这世上最艰难、最煎熬的抉择, 是选择死,还是选择拼一把, 冯天道的目光之中闪烁出无数复杂的情绪,呼吸也变得急促而浓重,在我爸喊出第三个数来之前,他终于奋不顾身地朝我扑了过来,伸手抓向躺在地上的我, 冯天道终于还是选择了拼一把, 在他的心里,终究还是藏着那么一丁点侥幸的可能或许能够战胜我爸呢, 此时此刻,我爸距他有七八步,我爸的速度就是再快,也不可能一瞬间将我夺下, 对冯天道来说,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将我拿住,拿住我就拿住了生的希望, 虽然我不知道我爸这么做的用意,是对自己太自信还是根本不在乎我,但我肯定不能让冯天道得逞,之前我一直用钢丝挑着自己手腕和脚上的麻绳,过去这么长的时间,其实也有了不小的进展,绳子表面虽然看着还是完好如初,实则只要轻轻一挣就能脱开一切, 之前我一直没有动作是因为还没抓到机会,现在冯天道朝我抓了过来,我也不能再等下去,在冯天道的大手落地之前,我则猛地一挣,身上的绳子便层层脱落,人也跟着一跃而起,接着疾速往后退去, 冯天道的实力虽比我强,但我一瞬间的爆发却也不弱,真的是拿出自己所有的潜力来了,像一只亡命的兔子似的猛蹿,之前冯天道认输的时候,已经摆手让疯牛他们退开了,四周那些伏兵也都被我爸给解决了,所以现在谁也拦不着我,我猛地就窜到了凉亭后方的草地里面,连退了十来步,看到冯天道没追过来,才站住脚步, 凉亭里面,冯天道还半弯着腰,双手保持着“抓取”的动作,一动不动,像是被冻住了,显然已经彻底傻眼, 而凉亭的另一边,我爸则爆发出了豪爽的大笑声, “冯天道,看来这唯一的机会你也没有抓住,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爸一边说,一边朝着凉亭走来,同时还遥遥朝我这边投来欣赏的目光,我明白了我爸的用意,他不是要给冯天道拼一把的机会,而是想看看我有没有自救的本事, 我过了关,冯天道就过不了关,现在他该踏上?泉路了, 随着我爸一步步走近,冯天道的脸上已经毫无血色,满是死灰,已然绝望,疯牛等人见状,还要再上去护着冯天道,但是被冯天道摆手阻止了, “让大哥杀了我吧,我竟然以为自己能在大哥手上逃生,实在罪该万死,你们不用再管我了,我死以后,千月就是新的冯家家主,希望你们以后能继续辅佐她,” 冯天道的声音充满悲凉,显然已经放下所有, “是,”疯牛等人的眼睛也都红了,齐齐发出一声直上九宵的叫喊, 面对一片哀声,我爸却毫不动容,直接踏步走进凉亭,我站在凉亭的另一边,沉?地望着凉亭里的一切,等待着我爸对他这位处了几十年的结拜兄弟痛下杀手, 我想,我爸的心里应该也很难受吧, 冯天道的脸色一片死灰,他呆呆地看着我爸,目光里没有任何的神采,显然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然而,就在我爸刚刚踏进凉亭,距离冯天道只有两三步远的时候,冯天道的眼中却猛地射出一道精光,接着,他的手腕一抖,一支?色的短枪便出现在他手中,然后径直对准了我爸的脑袋, 我的脑袋顿时“嗡”一声响, 原来冯天道不是真的绝望,他只是故意扮出这种样子迷惑我爸,等到我爸走进凉亭的时候,再猛地突然袭击, “大哥,是你逼我的,” 冯天道一声歇斯底里的大喝,手指已经叩向扳机, 这么近的距离,就是大罗金仙也不可能避开, 我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刚要疯狂地朝着那边跑过去,就看到我爸的双手猛地一抬,趁着冯天道还没开枪之前,一把就将他手里的枪给夺了过来,这么短的距离,想避确实避不开,想抢还是没问题的, 也是我爸艺高人胆大,一般人看到枪这东西要么举手投降、要么抱头就躲,谁敢伸手去抢, “大哥,是你逼我的”这句话还在凉亭之中萦绕不绝,冯天道手里的短枪已经到了我爸手中,我爸一拿到枪,就“咔咔咔”地按在手里使劲一揉,一支短小精悍的手枪瞬间就成了一团废铁, 接着,我爸便把这团废铁使劲往地上一抛,又恶狠狠地盯着冯天道,说:“还有什么其他招儿没,都使出来,” 插句题外话,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能徒手把手枪揉成废铁的,那得多大的手劲儿啊, 我爸的形象也在我的心中愈发神秘起来, 不光是我,其他所有人都傻眼了,大家都经历了“看到冯天道掏枪张大嘴巴我爸瞬间夺枪再度张大嘴巴”的过程,这一次又一次的变化实在太快,脑子稍微转得慢的估计要死机了, 冯天道绑了我,带了人,占领山头,还备着枪,到底想干什么,已经路人皆知, 冯天道没招了,彻底没招了, “噗通”一声,跪在了我爸的面前,抱住了我爸的腿,顿时泪如泉涌,嚎啕大哭起来, “大哥,我错了,我真错了,你就放过我这一次吧……” 这场景多么熟悉,当初在刘家庄园,冯天道就是这样痛哭流涕、哀声求饶,我爸已经原谅过他一次,肯定不会再原谅他第二次了,疯牛他们几个站在一边,也没有了继续保护冯天道的底气,个个长吁短叹、面如死灰, “大哥,咱俩可是八拜之交啊,当初我身无分文,躺在路边都快冻死了,是你一碗鱼汤把我救回来的啊……大哥,我为你鞍前马后那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就再饶我一次吧……” 冯天道的老婆也跪了下来,痛哭流涕地求着我爸, 二人的声音悲凉、凄厉,真是见者伤心、听者流泪,但无论打动多少人,都不会再打动我爸了, 冯天道的口蜜腹剑、背信弃义、两面三刀、阳奉阴违,我爸已经领教了太多太多,如果我爸还不吸取教训,那他就是天底下第一蠢人了,所以,无论冯天道哭得有多伤心,言辞有多恳切,再怎么回忆往事,我爸也毫不犹豫地抽出一柄钢刀,准备朝着冯天道的肚子捅去,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焦急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王叔叔,不要、不要,” 是冯千月来了, 冯千月之前被那几个汉子绑走,是因为冯天道怕她坏了自己的事,现在冯天道命悬一线,所以冯千月又被放了出来,之前冯天道在派疯牛去拦冯千月的时候,曾在疯牛耳边说过几句悄悄话,打的主意显然就是这个, 也是冯天道给自己留的最后一条后路, 但无论是谁,显然都已无法阻挡我爸除掉冯天道的决心, 听到冯千月的声音,我爸并没回头,而是迅速持刀朝着冯天道的肚子捅去,“噗噗噗”几下连刀,下手果决凌厉,毫不拖泥带水,等冯千月冲过来的时候,冯天道已经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 “爸,” 冯千月爆发出一声凄厉的吼声,迅速扑倒在了父亲的身子前面,嚎啕大哭起来, 冯千月的母亲也扑了上去,母女二人哭得无比伤心,仿佛整个世界都坍塌了,疯牛等人也慢慢围上来,齐齐跪倒在冯天道的身前,呜呜地哭了起来,这个场景实在让人不忍再看,就连我都低下头去,半山腰上也是一片唉声叹气, 虽然我一直都希望冯天道死,可这一刻真正来临的时候,我的心里还是憋闷得慌,我不是为冯天道感到难过,那家伙确实死有余辜,我是为冯千月感到心疼,经过这次的事件以后,恐怕她再也没法面对我和我家人了吧, 我爸手持钢刀,俯视着地上哭成一片的人,缓缓说道:“我会把冯天道带回罗城,让他安心和我一起养老,” 什么,养老,, 正在嚎哭的众人一下愣住,谁也不知道我爸这是什么意思, 冯天道已经死了,还怎么到罗城去安心养老, 疯牛第一个反应过来,立刻伸手去探冯天道的鼻息,还检查冯天道的伤势,突然惊喜地喊了出来:“家主没死,家主没死,” 接着,疯牛又猛地朝我爸跪下,声音颤抖而又激动地说:“谢谢大哥手下留情,” 冯天道没死,, 几个冯家高手也去检查,检查过后纷纷朝着我爸跪倒一片,痛哭流涕地说着:“谢谢大哥手下留情,” 冯天道确实没死,我爸终究还是饶了他一命,但他却和当初的赵疯子一样,恐怕一辈子都下不了床了,但是即便如此,冯家的人也足够开心了,“喜极而泣”这四个字完美地在他们身上展现出来,凉亭里面一时之间充斥着他们激动而又欣喜的哭声…… 之后,就像我爸说得一样,他把冯天道带回了罗城, 名为养老,实为软禁, 我爸可以不杀冯天道,但再也不会放他出来了,一起随行的还有冯千月和她的母亲,她们愿意永远陪着冯天道、照顾冯天道, 我爸没有拒绝, 罗城虽然是我的地盘,但我也不知道我爸把冯天道一家人藏到哪了,冯千月临走之前,将冯家所有的产业留给了我,手下的人也全部送给了我,说是还了我家的人情, 说实在的,我挺舍不得冯千月的,我担心这一去后,就再也见不上她了,但我爸跟我说没事,说她现在心里还很不好受,让她隐居一段时间吧,等她的心情恢复过来,到时候再和我见面不迟, 话虽这么说,但还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 就这样,冯天道一家人都离开了,将偌大的庄园和产业都留给了我, 这个大庄园是我爸当初送给冯天道的,现在到我手里倒也不算巧取豪夺,但我一次也没去住过,主要是怕睹物思人,实在太想冯千月了, 冯家的势力虽然都归了我,但疯牛却没留下来,冯天道一家离开以后,疯牛也失踪了,据说他发过誓,这辈子只会效忠冯天道一人,疯牛是个好人,我也尊重他的选择, 当时我的手里,有龙家军和冯家,还有王公子这个外援,已经算得上是省城第一大势力了,刘德全本来就不敢惹我,现在就更不敢了,和葛家一样整天大门紧锁,惶惶不可终日, 以我现在的能力,想把他们两家都吞下来应该不难,但我舅舅说过,在他回来以前,不能轻举妄动,所以我就继续维持现状,让省城再多保持几天和谐时光, 另外一个原因是,当时也快高考了,就更没心思搀和这些东西了, 高考的时候,我返回了原籍,以王巍的名义参加, 考完以后,我估算了一下自己的分数,肯定没法和孙静怡考上一所大学,所以就报了一个三本的学校,确实不太好听,但以我三年来基本没怎么上过课的记录,能考上这个大学已经很不错了, 为此,我也和孙静怡道了歉,她倒也没怪我,说我能不放弃学习已经很好了, 至于豺狼、花少他们,早就放弃了学业,投身到自己的事业中去了;李娇娇也没考试,帮着她爸一起打理生意,学习这东西固然重要,但这世上想要出人头地,也并非只有这一条路,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嘛, 考完试后,我就迅速返回了省城,继续守着这一大摊子,不用再回学校,所以也用不着再扮王峰,而是以王巍的名义处理各种事情,不过因为省城处在难得的和谐时光,也没有什么能够让我大显身手的机会,“王巍”这个名字到底还是没有以前的王峰响亮,再加上有很多人没见过王巍,所以道上还是流传王峰的事迹比较多些, 当然,我也不在乎这个,反而觉得还挺轻松,最起码的,顶着王巍的脸到外面喝酒,也没有一拨一拨的人上来敬酒,挺好的是吧, 再加上暑假的两个月里,我几乎没怎么出门,就在皇家夜总会里呆着,每天到餐厅后面的小花园里练功,所以就更没什么人认识我了,甚至一些自己人都认不出我,只有高层的一些兄弟才知道我长什么样子, 这期间里,我只出去过一次,就是龙王和贾桃桃大婚的日子, 是的,你没看错,龙王和贾桃桃结婚了, 这个消息一传出去,整个省城都沸腾了,因为大家都知道啊,贾桃桃以前是皇家夜总会的头牌,虽然不是什么人都能上的,但一些达官贵人也没少上她的床…… 怎么说,再金贵的鸡,也毕竟是一只鸡,对吧, 而龙王,作为省城的传奇和神话,作为年轻人的榜样和偶像,什么样的老婆娶不到啊,竟然去娶一只鸡,实在让人匪夷所思,所以可想而知,那些难听的风言风语得有多少, 虽然大家不敢当着龙王的面说,但是在私底下没少讨论这事,一时之间也成了道上茶余饭后、街头巷尾的谈资,众人提起这桩婚事总会哈哈大笑,说原来龙王喜欢戴绿帽子啊, 就连蚊子,有次都在我的面前嘟囔,说龙王大哥怎么想的,贾桃桃那种女人就是再好看再销魂,玩玩就算了呗,怎么还娶回家啊,也不嫌脏, 接着又笑着说道:“是不是龙王有什么把柄在贾桃桃手里啊,” 我看着蚊子,认认真真地说:“蚊子,你记住这句话:贾桃桃一点都不脏,脏的是那些男人,” 蚊子听后愣住,若有所思, 虽然我不知道龙王和贾桃桃到底经历过什么,但我知道他们两个走到一起肯定很不容易,所以也衷心地祝福他们两个可以白头偕老、长长久久, 贾桃桃确实和不少男人上过床,但我知道龙王不会在乎,因为那一点都不是贾桃桃的错, 一个姑娘,只要心是干净的,那她就一点都不脏, 龙王和贾桃桃大婚的那天,来了不少的人,各路达官贵族、商业巨贾都到齐了,我也代表我舅舅送上了一份很厚的重礼,然后坐在台下,看着二人互相交换戒指、深情接吻, 穿着婚纱的贾桃桃实在太漂亮了,堪称天下第一美人,当龙王大大方方地在众人面前说出“我爱你”三个字,并说要一生一世照顾她的时候,贾桃桃的眼睛里流淌出晶莹的泪花, 她等这一天确实等了很久,如今终于可以堂堂正正的成为龙王的妻子了, 看着台上幸福的两人,我也忍不住想起了冯千月,那个说要嫁给我的姑娘,也不知现在怎么样了, 时间一晃,很快就到了开学的日子, 孙静怡如愿以偿地考到了她心仪的那所省城重点大学,郝莹莹也考到了另外一所很不错的大学,这一上午可把我给忙坏了,虽然我那破学校迟几天报道也行,但我得帮着她们两个搬行李啊, 郝莹莹家就在省城,所以她去得挺早,我帮她收拾完了以后,就匆匆忙忙赶到孙静怡的学校,孙静怡的自理能力比较强,平时也比较独立自主,甚至开学这天都没让她爸妈送,一个人就拎着大包小包来了, 我赶到她们学校以后,就给孙静怡打了个电话,得知她已经到宿舍了,我问清楚宿舍位置,就急急忙忙赶了过去,到女生宿舍楼下的时候,就看这里人山人海,有家长,也有学长,还有各种花枝招展的女生, 开学第一天,女生宿舍还是可以随便进的,我正准备上楼,就看到群一看就是学长的男生走了过来,有人拿着条幅,有人捧着鲜花,还有人拿着摄像机什么的,一来就在女生楼下十分霸道地圈了一块位置,其中一个男生还把我给推开了,凶巴巴地说:“让开,耽误了我们吴少表白,让你好看,” 吴少,什么鬼东西, 当时我也没有在意,毕竟大学里表白这事还挺多的,虽然是开学第一天,但也架不住一见钟情嘛,结果他们把条幅一抖落开,我就没法淡定了,因为上面写着几个大字:孙静怡,做我女朋友吧,

上一篇   562 最后的杀手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