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7 再有异心,天打五雷 - 少年王

557 再有异心,天打五雷

这一瞬间,众人鸦雀无声,整个刘家庄园陷入一片诡异的寂静之中,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我妈, 就像我之前说的,如果火爷尊敬的对象是我爸,众人可能还不至于这么吃惊,直到现在,众人才开始认真审视起我妈这个外表看上去平淡无奇的中年妇女了,他们似乎意识到我妈的身份和我爸一样神秘,一样不同凡响,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哑口无言,不敢再说半个字了, 而我妈的神情和我爸一样淡定,面色如水地说:“没事,你出来得不晚……你根本就不该出来,这不是暴露了你的立场吗,” 听我妈这意思,她并不想让省城众人知道火爷是她的人,这样一来以后做事都不太方便了,火爷讪笑着说:“主人,看您说的,您都来省城了,我要是不来问个好,多不像话啊,” 火爷也是个活鬼,背着我妈就说“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见了我妈又是一副忠犬心腹的奴才模样,和冯天道简直一模一样,话说得比谁都好听,都是无利不起早的类型, 我妈轻轻点头:“也行,这些日子辛苦你了,以后恐怕还少不了你的帮忙,” 火爷继续讪笑,说主人,您太见外啦,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 说完这句话后,火爷便收起笑容,回过头去,又冲着刘德全面色严肃地说:“老刘,你是斗不过我主人的,放弃吧,不要引火烧身,趁着她还不想收拾你之前,” 类似的话,刘德全已经听过好几遍了,只是之前得罪不起的是我爸,现在得罪不起的人成了我妈,无论是能让冯天道俯首帖耳的我爸,还是能让火爷卑躬屈膝的我妈,显然都大有来头, 刘德全意识到自己踢到了一块特别刚硬的铁板, 不,不是一块,是两块, 刘德全完完全全地傻了,他在省城沉沉浮浮几十年,自诩见过无数来历不凡的大佬、背景通天的猛人,可今天这种情况还真是第一次遇到,他实在想不明白,这对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夫妇,到底是什么来头, 刘德全不止不叫唤了,甚至一点声都没了, 火爷看了他一眼,又回头对我妈说:“主人,看来他不会再阻拦你们离开了,” 我妈点点头,又转头看向我爸,轻声说道:“雨哥,我们走吧,” 我妈的身份当然不同凡响,虽然我从来没有听她说过,但我隐约从一些蛛丝马迹之中可以知道,她是帝城某个家族的大小姐,我妈面对任何人,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哪怕就是李皇帝亲到,也不能让她改变半点态度,别人在她面前恭敬有礼,我妈也泰然受之,仿佛这是理所应当, 我妈这么骄傲的一个人,面对我爸却也十分尊敬,就好像我爸是她唯一的王, 我爸也淡然地点点头,说:“走吧,” 我爸没有再理会刘德全,转身大步离开,我们所有人也一并跟上,浩浩荡荡地往外面走,冯天道得了便宜还卖乖,嘟囔着说:“没打起来啊,真是太可惜了,刘德全今天算是逃过一劫,” 不过我爸瞪了他一眼后,他就立马闭上了嘴, 现场刘家的人虽多,但这一次谁也没有敢拦,刘德全自始至终也没有再说话了, 我紧紧握着冯千月的手,冯千月的婚纱虽然脏兮兮的,可我仍旧觉得她是这世上最美丽的新娘子,她终究还是没有嫁给刘璨君,终究还是被我给夺回来了,我的心里此刻甜滋滋的,别提多开心了, 冯千月也像是感受到了我的心情,同样紧紧地攥着我的手,还冲我轻轻笑了一下,笑容美得像是天边的晚霞,我都感觉自己有点醉了, 今天过后,再没有什么能把我们两个分开了, 然而,就在我们的队伍顺利前进的时候,走在最前面的我爸突然站住了脚步, 怎么回事,难道又有意外, 我和冯千月一起往前看去,只见对面不远处的大门口,站着一个西装笔挺、帅气非凡的青年,正是刘璨君, 之前刘璨君和冯千月一样,都被他们的父亲抢先送到安全区域了,没想到竟然又出现在这,不知道他这是打算干什么,刘德全都不敢阻拦我们了,难道他还想螳臂当车, 果然,刘璨君张开了双臂,冲着我们这边大吼道:“千月是我的,让她留下来,” 刘璨君对冯千月确实一片痴心,他虽然有时候挺蠢的,但是智商也在及格线上,他不是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但他还是勇敢地站了出来,想要守护他的真爱, 可惜真爱用错地方,就成了可悲的单相思、凡人的纠缠精, 我爸皱起眉头,回头冲着我说:“年轻人的事,你们自己解决,” 我放开冯千月的手,迅速朝着刘璨君冲了过去, 刘璨君知道打不过我,但他也没有躲,而是冲着我歇斯底里地喊:“王峰,今天是我和千月大喜的日子,我们只差最后一步就能修成正果了,你为什么要出来阻拦我们,为什么,” 等他说完这一句话,我也恰好奔到他的身前, 然后狠狠一拳砸向他的脸颊, 刘璨君整个人都飞了出去,重重跌在地上, 我缓缓收拳,缓缓说道:“因为,她说她不愿意,” 之前两人举行结婚仪式的时候,我都准备黯然地离开现场了,但冯千月的一句“我不愿意”又将我拉了回来,接着才发生了后来许许多多的事,但我到现在也不后悔, 能听到冯千月的一句我不愿意,确实什么都值了, 而这四个在我听来如饮甘泉的四个字,却是刘璨君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的噩梦,听到我的话后,刘璨君便抱着脑袋发出了痛苦的哭嚎声,泪如雨下,在草地上扭来扭去,像一只被人踩了一脚的蛆, 我本来打算狠狠收拾他一顿的,但是看他这副模样,反而有点下不去手了,刘璨君也算是个可怜人,他喜欢了冯千月那么久,今天终于能和冯千月结成连理,半中间却出了这样的事情,怎么能不痛苦, 我轻轻叹了口气,收回了自己准备踢出去的脚,转过身去重新牵起了冯千月的手,我们一行人继续往前走着,刘璨君仍旧捂着脑袋痛哭不已,走出去很远之后还能听到他凄厉的哭声, 我问冯千月会心疼他吗,冯千月摇了摇头,说一点也不,反而觉得非常痛快, 这个我信,冯千月确实是个铁石心肠的姑娘,当初的我都差点被她杀了,但她喜欢起一个人来的时候,也同样火热到堪称可怕的程度,当初的唐临风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我们一大帮人出了刘家,龙家军和冯家的人分别把车开过来了,龙家军那边受伤的不少,需要送去医院,还有我舅舅,是受伤最严重的一个,除了被冯天道前胸穿后背地刺了一剑之外,身上最少有十七八道伤口,但我爸蹲下身给我舅舅检查了一番伤势以后,说道:“外伤还没什么,调养一下就好,内伤很严重啊,那个李皇帝很厉害么,” 我舅舅受内伤已经是一个多月以前的事了,我一直以为他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没想到我爸还是检查出了他严重的内伤,这让我实在有点心惊,所谓的暗劲真的那么厉害, 我舅舅面色惨白地点点头,说:“是的,远超我的想像,是我轻敌了,当时没拿武器和他打,” 我爸皱起眉头,说你这狂妄自大的毛病,怎么二十多年了还是没有改掉, 我妈在旁边冷笑一声,说他一直都是这样,你又不是第一天才认识他, 听到我妈的嘲讽,我舅舅惭愧地低下头去,不敢答话, 其实说起谷山那天的事,我也觉得奇怪,二十多年前的小阎王是什么样的,我不太清楚,只能从一些只言片语之中知道他的一点作风;只说现在,我认识我舅舅几年了,他做事一直都很稳重,偶尔露出轻狂也是为了震慑对手,他打宋光头甚至都用了勾魂链,那天和李皇帝这种重要人物打的时候怎么反而轻敌了呢,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我舅舅有点故意的意思, 可他又是为了什么, 这时候,龙王开口说道:“雨哥,你救救他吧,这一个多月以来,阎王大哥没少受内伤折磨,” 龙王是跟着别人一起叫我爸雨哥的,但他这称呼实在让我有点不爽,他也就比我大十岁左右,叫我舅舅是哥,叫我爸也是哥,我的辈分越压越小,不过乐乐他们都叫我舅舅是大哥,我也有点习惯这种错位的辈分了, 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接受, 我爸点了点头,说道:“这种内伤不太好治,罗城和省城都没人治得了,我需要带他去帝城一趟,当然在这之前,还是得先把他的外伤治疗一下,现在咱们先去……” 说到这里,我爸顿了一下,显然也没想好该去哪里,这时候,冯天道立刻说道:“大哥,到我家去吧,我家有医术精湛的外科大夫,” 我爸站起身来,回头看着冯天道,目光慢慢变得凌厉起来, 冯天道也是有点杯弓蛇影,突然变得慌张起来,猛地朝我爸跪下,说道:“大哥,我就是想给小阎王治伤,弥补我的一点过失,绝对没有异心,” 听到冯天道这句话,我的心里也猛地一个咯噔,难道我爸怀疑冯天道想把我们引到他家里去,然后一网打尽,我爸看着冯天道,缓缓地说:“我不是怀疑你有异心,我料你也没那么大胆子,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之前没有在考验你,我确实不打算重新出山,这次出来只是为了救我儿子,完事以后我还要回去坐牢的,你确定还把我当大哥看么,如果你现在想走,我绝不拦你,” 冯天道的身子猛地抖了一下, 从冯天道之前对刘德全说过的话来看,他显然以为我爸要重新出山了,所以才想跟着我爸沾光,以便将来再次得到我爸照拂,但是我爸现在明明白白地告诉他并不打算出山,他有什么事也不会帮着,何去何留全由他自己做主, 冯天道只犹豫了一下,一磕头便再次磕了下去,沉沉地说:“大哥,我已经错过一次,不会再错第二次了,您就是我冯天道永远的大哥,如果我再有什么异心,天打五雷,” 我爸沉?许久,才缓缓说了一句:“好,我就信你一次,现在就到你家去吧,” 于是我们兵分两路,龙王带着他受伤的龙家军到医院去,剩下的人则陪着我爸和我舅舅到冯家去,我爸和冯天道、我舅舅坐在一辆车上,我和我妈、冯千月坐在一辆车上,其他人也分别乘坐车子,一起往冯家的方向赶, 这时候,我才有时间和我妈聊聊天,问她怎么来了, 虽然冯千月就在旁边,但是我妈直言不讳,说冯天道为人阴险狡诈、不好对付,怕我在他手上吃亏,所以才去搬我爸这个救兵,还说如果这世界上还有一人能治住冯天道,那就只有我爸了, 旁边的冯千月幽幽地说:“有人能治住我爸挺好,我有时候都为他头疼,” 我又问我妈,说我爸不是坐牢吗,怎么出来的, 我妈像看智障一样的眼神看我,说道:“有你的名字镇场,谁敢不放人吗,” 也是,罗城现在是我们的地盘,不敢说我们就能一手遮天,但是不少事情都能很轻松地办到,我妈告诉我说,只是暂时保外就医了一下,等办完事我爸还要回去, 我说:“还回去干嘛啊,就让我爸出来吧,” 我妈叹了口气,有些幽怨地说:“你爸不肯啊……” 其实我有很多事情都想问问我妈,只是我妈又三缄其口,什么都不肯说了,还说如果我想知道什么,直接去问我爸好了,如果我爸肯告诉我,那她也没什么好说的, 到了冯家以后,冯天道摆出了最高规格的迎接待遇,就像迎接首长似的将我爸请了进去,连红地毯都铺上了,从大门口穿过庄园,一直到别墅区,简直风光无限, 看着我爸如今受到的待遇,再想想自己当初第一次到冯家时的场景,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让我心中感慨唏嘘不已, 不过我爸站在大门口,并没有继续往前走,而是饶有兴致地左右看了一番,像个乡巴佬初次进城似的,满意地点头说道:“不错,真气派啊,” 冯家的庄园确实气派,虽然没有刘家的大,但是也足够让人咋舌的了,当初我第一次来的时候,也被惊得不轻,想来我爸虽然以前辉煌过,但毕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应该没有住过这么大这么阔气的庄园,所以才会发出这样略显土鳖的赞叹吧, 然而让所有人出乎意料的是,旁边的冯天道竟然讪笑着说:“大哥,您真会开玩笑,这庄园还是您当初送给我的呢……” 我对房子、建筑什么的不太了解,但是也能估算出来这庄园的造价至少好几千万,好几千万听着似乎不多,现在随便一个富豪都消费得起,可是别忘了这庄园已经多少年了,当年的好几千万那是什么概念,, 而这样的庄园,竟然是我爸送给冯天道的, 听了冯天道的话,身后的众人均是一脸错愕的表情,显然谁都不敢相信这件事情,就连我都怀疑其真实性,而我爸则淡淡地说了一句:“虽然是我送给你的,但我一次也没住过,确实没想到有这么大,” 我爸的这句话一出口,就印证了这件事的真实性,这大到离谱的庄园真是我爸送给冯天道的;同时也侧面说明,我爸当初和冯天道是感情真好,否则不会一起喝花酒,还送这么大的房子, 我的天啊,好几千万的庄园,我爸随随便便就能送给别人,而我和我妈却在镇上住着那种夏天漏雨、冬天漏风的小破房子,这巨大的落差,实在让我有点无法接受, 如果我爸说得是真的,那我第一次到冯家的时候,他们一家还对我那副态度,实在是太过分了, 旁边的冯千月也傻眼了,显然没想到从小住到大的房子会是我爸送的, 我爸这行为堪比李寻欢了,李寻欢当初把房子和老婆都留给了结拜兄弟,自个浪迹天涯;我爸倒是比他还好一点,没有把老婆也送给冯天道, 冯天道显然有些尴尬,讪笑着说:“大哥,您来了,想住多久都行,这房子还给您都行,” “送都送了,哪有再要回来的道理,” 我爸淡淡地说着,抬步往前走去, 穿过庄园,进了别墅,冯天道先命人把我舅舅送到医疗室去,便招呼我们所有人在客厅坐下,冯天道的妻子,也就是冯千月的妈,那个当初很看不起我的中年美妇,对待我们也是无比殷勤,一口一个大哥,一口一个嫂子,一口一个巍子,叫得无比亲切, 我来过冯家三次,这次算是待遇最好的一次, 冯千月去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出来,冯天道主动让冯千月带我四处走走,说是让我熟悉一下庄园里的环境,虽然我已经来过两次,但对这里确实还不怎么熟, 当时已经天近黄昏,我和冯千月手拉着手行走在她家的庄园里面,落日的余晖将我们的影子拉得很长,整个世界一片安详,回想起今天的种种,还是如同梦境一样,都不敢相信自己能够平安回来, 我们两人都知道这份幸福来之不易,所以都特别的珍惜,甚至连说话都不敢太大声,生怕惊扰到了这个世界,牵着冯千月柔软的手,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后山,她家的下人、园丁、司机什么的都住在这里,当初冯千月被关禁闭的时候我就来过这里,说起以前的事还是觉得非常好笑, 冯千月向我坦白承认,说那时候就很喜欢我了,不过觉得我是郝莹莹的男朋友,又不敢过分得接近我, 我嘿嘿笑着,说那现在呢,现在就敢了吗, 冯千月大方地勾着我的手臂,说咱俩没生出来以前就有婚约了,所以我一点都不觉得惭愧,就算我和莹莹将来一起嫁给你,也是我做大,她做小, 这件事情,冯千月和郝莹莹早就说过,她们两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很久以前就商量着要嫁给同一个男人,没想到儿时的戏言长大以后竟然有望成为真的, 后山的边上,冯家的下人来来往往,他们都知道冯千月今天要嫁给刘家的刘公子,后来发生的事情还没有来得及传开,所以他们看到冯千月挽着另外一个男孩的手臂出现在这,都是十分惊讶, 冯千月在外面凶巴巴的,在自己家里倒是和下人处得不错,有人问她:“小姐,你不嫁给刘公子啦,” “对,不嫁了,” 冯千月抓着我的手,对着整片后山很大声、很大声地喊道:“我要嫁给王巍啦……” 红色的夕阳正从后山慢慢沉下,冯千月清脆的声音回荡在山谷很久、很久…… 我和冯千月一直走到天?,才完完整整地把冯家庄园走了一圈, 我感慨地说:“你家可真大啊,” 接着又说:“再大也没有用,将来你嫁给我,得跟我回罗城的镇上住小破房子去,” 我一边往回走,一边给冯千月讲着我家的房子有多破,夏天热得像蒸笼,冬天冷得像冰窟,听得冯千月咋舌不已,我问冯千月还嫁不嫁了,冯千月抱着我的手臂,说嫁,住茅草屋都嫁, 回到大厅,我爸、我妈和天奴他们仍旧坐在这里,但是冯天道夫妇已经不在了,问了下才知道,我舅舅的手术还没做完,冯天道夫妇则说要亲自给我们做饭吃,所以到厨房去了, 冯千月拉着我的手,说王峰,咱俩去厨房帮帮忙吧, 我说好, 我们来到厨房门前,正准备推门进去,就听到冯天道夫妇正在里面说话, “天道,咱们站你大哥这边真没事吗,万一他真的不肯出山怎么办,” “你放心吧,大哥是考验我,他要是真不出山,今天就不会大张旗鼓地闹这一出了,” “这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你大哥真回去坐牢了,咱们可就没靠山了,你有没有准备后路,” 冯天道沉?了一下,声音突然变得阴沉起来:“如果大哥真的不肯出山,那我……”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冯千月突然猛地把门推开, “砰”的一声,系着围裙、正在案板面前忙活着的冯天道夫妇,神色慌乱地朝着我们两个看来……

上一篇   556 这是我的主人

下一篇   558 美人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