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9 无耻的冯天道 - 少年王

549 无耻的冯天道

我舅舅的神勇和威武显然已经超出一般人的想像,在如此多顶尖高手的围攻之下还能占尽上风,一个又一个的人被他击飞出来,就连刘家的第一高手都死在了他的手上,可谓恐怖如斯, 当初谷山之上的三曜战皇帝算什么,如今刘家庄园之中的阎王屠群豪才更加激烈,飞出来的七八个人里,死的死伤的伤,现场惨不忍睹,而我舅舅占尽优势之余,竟然还能分出心来对付刘德全,真是无愧“大魔头”的这个称号,怪不得二十多年前能够横扫省城, 之前我还担心他有伤在身,对付这些高手可能心有余而力不足,现在看来完全是我多心了,我舅舅虐他们就跟虐鸡仔似的,不过显而易见,我舅舅即便处于上风,也没放弃抓捕刘德全,还是秉承“擒贼先擒王”的原则,在顺利击杀飞鹰之后,便迅速朝着刘德全飞奔过去, 现场大概还剩下六七个高手在围攻我舅舅,他们显然也没想到我舅舅会突然冲向刘德全,整个有些发愣,等反应过来再追击的时候已经迟了,我舅舅已经瞬间扑到刘德全的身前,伸手就去抓刘德全的喉咙, 刘德全是个生意人,本身并没有什么武功,相比其他身怀绝技的家主实在是个弱鸡,况且他还倒在地上,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他睁大眼睛,惊恐地看着我舅舅,面色也极其苍白,显然知道自己到末路了, 从现场的情况来看,已经没人能救刘德全了,我舅舅只要将他抓住,我们所有人都能安全,冯千月也能跟我离开,我在人群之中,看着这热血沸腾的一幕,都忍不住低呼一声:“漂亮,” 旁边的龙王却面色忡忡地说:“不妙,” “为什么,”我很奇怪,我舅舅明明占着上风,龙王为什么要说不妙, 龙王皱着眉说:“阎王大哥和那帮人打得好好的,却突然不顾一切地冲向刘德全,这说明他连番恶战,又内伤发作,明显撑不住了,才转而寻找其他出路的,否则以阎王大哥的脾气,只会毫不留情地把那干人全部杀光,然后再询问刘德全还有没有其他人了,” 龙王这么一说,我也觉得确实很有道理,我舅舅确实是这种张狂的性格,我继续抬头往台上看去,只见我舅舅的身形果然更加凝滞,一举一动都很吃力的样子,如果再被那干人包围的话肯定要不行了,但是对付刘德全这个普通人还是没问题的, “只要抓到刘德全就好了,”我紧紧握着拳头,焦急地看向台上,恨不得立刻上场去帮我舅舅的忙, “是的,希望阎王大哥能够顺利……”龙王也紧紧盯着舞台,他紧张的甚至额头流出汗来, 疯牛、葛平、葛天忠等人距离我舅舅还有三四米远,而我舅舅的手已经到了刘德全的喉咙边上,无论怎么看都应该能得手了,可是偏偏,意外竟在此刻发生,旁边竟然斜刺出一柄长剑,径直刺向我舅舅的胸口, 那剑来得又急又快,像是从天而降一样,比之前飞鹰的速度还快,现场众人甚至谁都没看清楚这剑是怎么刺出来的,这一刹那,我和龙王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差点就为我舅舅惊呼出来,我舅舅的内伤愈发严重,想要躲开这剑似乎已经不可能了, 他只能放弃刘德全,转而甩出手中铁链,那铁链发出咔咔的声响,勾魂一般卷向那支长剑,然而使用长剑的人实在太厉害了,硬生生把长剑转了一个方向,避开我舅舅的铁链之后,仍旧朝我舅舅的胸口刺了过去, 如果我舅舅的身体仍在巅峰状态,对付这柄长剑应该不是问题,但是现在没办法了,铁链一时也收不回来,他只能强行转了一下身子,用肩膀去硬抗了下长剑, 噗呲 长剑精准得刺入我舅舅的肩膀之上,殷红的鲜血顿时顺着胸口流淌下来,内伤加外伤,我舅舅的额头顿时浸出冷汗,感觉他身子都有点快站不住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狼狈的模样,即便当初在谷山之上和李皇帝对决完后,我也没感觉他像现在这样不堪过, 与此同时,疯牛、葛平、葛天忠等一众高手也攻到了, 这种情况再打下去,我舅舅必败无疑, 我舅舅当然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身子迅速往后疾退,甚至一跃而下了舞台,即便我舅舅受了伤,但在四周那些汉子眼里看来依旧无比可怕,本能就吓得纷纷往后退散,但是刘德全随即高喊一声:“不要把他放走,” 刘德全这个王八蛋,刚才还差点被我舅舅吓得尿裤子了,现在看到我舅舅负了伤,立刻又打起精神来了,刘德全一声高呼之下,那些汉子也只能硬着头皮围拥上来,将我舅舅的退步拦住,而我舅舅稳当当站住,冷笑说道:“谁说我要跑了,老子还没打够,” 他一边说,一边用阴冷的眼睛盯着四周,那些汉子纷纷站住脚步,面露恐惧地盯着他看,那几个高手也再度追了过来,将我舅舅团团围住,谨慎地绕着他转圈子,显然随时都要一哄而上, 这种情形,就好像一群野狼和一只伤虎对峙一样, 而我看到我舅舅负伤流血,早就已经按捺不住了,想要冲上去帮他的忙,但龙王再度把我拦住,说等一等,再等一等, 我急得眼睛都红了,说龙王大哥,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 龙王面色严肃地说:“阎王大哥之前交代了,除非万不得已,咱们绝对不能暴露身形,” 龙王显然很听我舅舅的话,我也没有办法,只能继续焦急地看着场中情景,现在一帮人已经下了舞台,在台下的空地上对峙着,我舅舅喘着粗气,肩膀上往下渗着血,一双眼睛却始终阴冷地盯着某一个人, 某个持剑的人, 那人的剑尖上还滴着鲜血,就是他在关键时刻刺出一剑,不仅救下了刘德全,还让我舅舅负伤了, 这人确实是个高手,竟然比飞鹰还要厉害,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冯家的家主,冯千月的父亲,冯天道, 我一直知道冯天道是有功夫在身的,他的一举一动,走路的姿势,说话的神态,以及举手投足之间,无一不说明他是一个高手,但我真没想到他竟然厉害到这个程度, 之前外界一直盛传疯牛是冯家第一高手,现在看来这个传说是错误的,冯天道才是,果真是真人不露相啊, 之前冯天道把闺女护送到安全地带以后,便迅速返回到现场来,但是一直没有动手,直到关键时刻才刺出关键一剑,一剑定乾坤,一剑便彻底扭转了场中的局势, 此时此刻,冯天道并不像其他人一样绕着我舅舅转圈,而是手持滴血的长剑,站在我舅舅的对面巍然不动,冯天道的眼神同样无比阴冷,像是一条随时都会发动攻击的毒蛇, 我舅舅也是一样,谁都不看,唯独紧紧盯着他,毕竟他才是现在最麻烦的对手, 两边都在对峙着,谁也没有动手,许久,我舅舅才开口说了第一句话:“冯天道,你可真够无耻的啊……” 冯天道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说怎么,偷袭了你一下子就是无耻了, 偷袭这事是很常见的,确实无法定下一个人无耻的罪,包括我舅舅刚才也试图偷袭刘德全两次,只是未遂罢了,但我舅舅却摇了摇头,说道:“二十多年前,我率领罗城大军攻进省城,横扫七大家族,唯独放过你们冯家,至于原因,你心里应该明白,但后来你是怎么做的,你接受了李皇帝的号召,联合其他家族一起对我展开围剿,而且表现得还不遗余力,你说你够不够无耻,” 这事我也是听说过的,因为冯天道是我爸的结拜兄弟,所以当初我舅舅就放了他一马,没有侵犯冯家,但冯天道却恩将仇报,联合其他家族一起做了对不起我舅舅的事, 现场大部分人也都听说过当年的事,不过他们都以为是我舅舅还没来得及侵犯冯家,就被李皇帝给撵出省城去了;现在一听,其中好像还有一段什么秘辛,所以纷纷交头接耳起来,猜测小阎王当年放过冯家的原因,难道这两人私底下还有什么秘密交易, 几个家主都忍不住好奇地看向冯天道, 冯天道倒是无所顾忌,满不在乎地说:“小阎王,你别拿当年说事,你以为你放了我一马,我就会感激你吗,我告诉你,门都没有,还有,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年你的姐夫,也就是我的结拜大哥王观雨,他也是不同意你进犯省城的,你不过是趁着雨哥和嫂子回帝城办事的空档,才悄悄率了罗城大军侵入省城,后来遭遇失败,也是你咎由自取,根本怪不了任何人,我和大家联合怎么了,我也是省城的一份子,不会眼睁睁看着你称霸这的,” 王观雨就是我爸的名字, 我还是第一次听冯天道在公众面前主动提起他还有我爸这么一个结拜大哥,但是不知怎么,我听着非常别扭,感觉他根本不配提我爸的名字,反而让我心里窝了一团子火, 而现场众人也都是第一次知道这事,原来冯天道和小阎王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小阎王的姐夫竟然是冯天道的结拜大哥,四周的人立刻一阵议论纷纷,就连几个家主也面面相觑,不过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冯天道和我舅舅身上,暂时没人想到我这个小阎王的外甥就是冯天道那个结拜大哥的儿子, 冯天道提起我爸之后,我舅舅的脸色明显变得难看,而且还有点发红,这是他心里的一段伤心往事,显然并不愿意在众人面前提起,所以他很快就转移了话题,说道:“好,那当年的事就不说了,咱们就说说现在,冯天道,我对你家的人一再留手,你却上来就刺我一剑,说得过去么,” 冯天道冷笑一声:“留手,哪里留了,我怎么没有看到,” 我舅舅伸手一指台上,说你自己看看,那些死掉的人里,有没有你冯家的人, 我舅舅这话虽然是对冯天道说的,但众人也都纷纷回头看去,台上,现在躺着七八个人,都是刚才激战的时候被我舅舅击飞出来的,其中伤亡比例各自一半,受伤的人发出凄惨的叫喊,死掉的人当然就没声音了, 其中还真没有冯家的人,死的都是刘家和葛家的人, “不光没有你们冯家的人,连王家的人也没有,”我舅舅一边说,一边看向王公子:“至于为什么,我想你也明白,” 王公子早早就被我舅舅击飞出来了,躺在台上不能动弹,听到我舅舅这么说后,他便艰难地抬起头来,冲我舅舅吃力地说了一声谢谢,确实,以我舅舅的能力和他手中霸道的勾魂链,能把对方击成重伤,当然也能置其于死地, 但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有选择性地留手,冯家、王家的人纷纷放过,刘家、葛家的人才毫不留情, 至于原因,现场的每一个人都明白,冯千月和王公子都是我的朋友,所以我舅舅才会这么做的, 王公子知道感恩,冯天道知不知道, 显而易见,他不知道, 他如果知道,他就不是今天的冯天道了, 冯天道再度冷笑一声,说:“那又怎样,你以为我会感激你吗,我告诉你,我和刘家主是坚固的盟约关系,任谁都不能破坏,就算你放过我家的人,我也不会放过你的,因为你就是个人人得而诛之的恶魔,就是雨哥知道,他也不会怪我,恐怕他比我更想杀掉你吧,,” 我真不知道冯天道到底哪里来的脸一而再再而三地提起我爸的名字,他自己就不觉得羞愧, 刘德全刚才半天不说话,就是等着冯天道的表态,现在听到冯天道这么说后,立刻大声说道:“好,老冯,咱们今天一起把这个家伙干掉,省城从此以后就无忧了,让这家伙和李皇帝到地下去做个伴吧,” 刘德全一声令下,围着我舅舅的一众高手再度蓄势待发起来,不过他们统一盯着冯天道看,等着冯天道最先发起攻击,冯天道慢慢擎起长剑,阴沉沉地盯着我舅舅说:“小阎王,今天就是你的末日,” 听着冯天道的威胁,我舅舅反而哈哈大笑起来,他的笑声阴森而恐怖,就好像来自阴曹地府一样,让人浑身发寒,我舅舅也把手中的铁链举起,阴森森地说:“冯天道,我知道你一向都很无耻,没想到竟然无耻到这个地步,你不就是觉得我姐夫现在落魄了,又坐了牢么,不然你会是现在这副模样,就你对巍子做过的那些事,他今天要是真的来了,你觉得他会先杀你还是先杀我,” 我和冯天道之间的发生的事,我都和我舅舅一五一十地说过,但他之前并没怎么评价过冯天道,说是不想多说我爸的这个结拜兄弟,但是现在,他直接拿我爸出来压冯天道,说明他对冯天道早就很不满意了, 听我舅舅的意思,我爸当年还是辉煌过的,冯天道也曾在我爸面前鞍前马后,但是我爸落魄以后,冯天道就变了个人,转而寻求其他靠山,翻脸不认人了, 我舅舅的这些话,显然刺中了冯天道心里的怒火,冯天道的脸色顿时变得非常难看,浑身上下也散发出恐怖的杀意,直接大吼一声:“我杀了你,替雨哥清理门户,” 吼完这句话后,冯天道真的持剑刺了上来,而且招招攻向我舅舅的要害处,疯牛、葛天忠等人也是一样,纷纷各施手段攻向了我舅舅,我舅舅本身就受伤不轻,而且经过连番恶战之后已经处在强弩之末,在这些高手的围攻之下立刻显出颓败的迹象,根本撑不住了, 刘德全偏偏还要雪上加霜,同时大吼了一句:“所有人都一起上,今天一定要把小阎王杀了,” 有冯天道等高手在前发动攻势,四周的刘、冯合军虽然心中畏惧我舅舅,但也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用车轮战和人海战术消耗我舅舅的体力,虽然我舅舅仍旧异常神勇,一个又一个的人不断倒在他的脚下,但他本身的伤越来越多,根本再无逆转的可能, 我终于看不下去了,立刻回头看向龙王,着急地说:“我们上吧,” 龙王面色严肃地点了点头:“好,上,” 接着,龙王便把手指放在口中,吹出了一声极其响亮的口哨, 一阵惊天动地的喊杀之声顿时从四周响起,一片?压压的人群翻过墙来喊打喊杀地冲了过来,正是龙王手下的龙家军,这干龙家军虽然异常彪悍,但也只有百来之众,相比刘、冯合军来说实在不堪一提,冲杀过来也像是小溪汇入湖泊,瞬间就被冲撞的没多少人了,但也终究造成了一些混乱, 趁着这个机会,我和龙王也分别摘下头上的帽子,各持武器冲入人群之中,一边奋勇杀敌一边向我舅舅那边靠拢, 人群之中有人大喊:“龙王来了,” 龙王在省城算个传奇人物,蹬一脚都要抖三抖的那种,人群立刻显得更加混乱,很快,又有人惊慌的喊:“不光他,还有赵铁手和流星,” 原来,赵铁手和流星也来了,他俩混在龙家军中,疯狂地大杀四方,这样一来我舅舅这边的人算是全军出动了, 唯独我暂时没有暴露,因为我现在是王巍的模样,大部分人并不知道我的长相,当初谷山之上我揭露身份的时候,另外三个家族的人都不在,但是随着我用三菱刮刀奋勇杀敌之后,还是有人认出了我,大叫着:“还有王峰,还有王峰,” 毕竟实力是藏不住的,谁都知道王峰是用三菱刮刀的,而且王峰换了张脸的消息也早就流传开来,但我并无所谓,反正我也没打算隐藏身份,我早就想以王巍的名字震动省城了, 刘德全远远站在一边,有一支彪悍的护卫围绕在他的身边,确保他不受伤害,刘家确实家大业大,不知道从哪找来这么多的高手,而刘德全虽然本身没有什么实力,但是竟能指挥战斗,不愧是四联的盟主,高声喊着:“不要慌,疯牛,你去对付龙王,葛天忠对付赵铁手,葛平对付流星……” 转眼之间,刘德全就安排好了战斗方略,混乱的场面也被他很快控制得井井有条,在他的安排之下,各人分别找到了自己的对手,对付我的是刘家的一个高手,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但他其中一只手掌竟然是齐齐断掉的,这个断手男看着至少有四十岁了,但是实力竟然非常地强,手持一根甩棍舞得虎虎生风,而且还被刘德全派来对付我,感觉他在刘家的地位也就仅次于飞鹰而已, 刘家的高手真是很多,不知道刘德全是从哪找来的,怪不得冯天道削尖了脑袋也想和刘家联姻,也怪不得刘德全当初敢和李皇帝正面交锋,手下这么多的高手他害怕谁, 一和这个断手男交手,我就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一时之间根本就胜不了他,这还是我前段时间刚突破了第二十处穴道啊,不光是我,龙王、赵铁手他们也分别陷入了苦战,由此可见刘德全安排的战略多么妥当,虽然刘德全什么功夫都不懂,但是竟对所有人的实力了如指掌, 和这个断手男交手还没几招,我手里的三菱刮刀就被他的甩棍给击飞了,断手男登时冷哼一声:“火曜使者,不过如此,” 说完这句话后,他再度挥舞手中甩棍,朝我的脑袋劈了过来,他的甩棍是金色的,在太阳光下散发着耀眼的光,杀气腾腾,一开始我还想早点冲到我舅舅身边助他一臂之力,所以没有太用心和这个断手男打, 但是现在,我哪里还敢轻敌,立刻抽出了怀里的打神棍,“飕”的一声,甩出了一米多长,瞬间挡住了他的凌厉攻势, “咣”的一声巨响,?色的打神棍和他金色的甩棍击在一起,擦出无数闪亮的火花, “打神棍,,” 断手男面露惊愕,显然是个识货的主儿,但他的惊愕很快转为惊喜,脸颊上的肌肉都微微颤抖起来,兴奋地说:“好东西,今天要归我了,谢谢老天赐给我的这个礼物,” 说完这句话后,断手男的攻势更加猛烈,手中甩棍狂风骤雨一般朝我袭来……

上一篇   548 阎王战群豪

下一篇   550 永远的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