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0 愤怒的我爸 - 少年王

540 愤怒的我爸

至于李娇娇,已经从一些蛛丝马迹之中知道几天前她妈是被我给耍了,但她并没有怪我,反而谢我手下留情,没有用更狠的手段去对付她妈,李娇娇也认识我挺长时间了,知道我现在干的都是杀人放火的勾当, 那天中午,我在李娇娇家里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李娇娇的父母将我当作上宾一样看待,尤其是李妈妈,抱着病体亲自为我下厨做菜,李爸爸心疼她想代替她,但她坚定地说:“巍子就喜欢吃我做的红烧鱼,” 嘿,难为她竟然还记得这件事了, 吃饭的时候我们也聊了许多,得知李娇娇现在已经不怎么上学了,反正她也根本不是读书的料,李爸爸的意思是等高考过后,再花钱送她上所省内的三流大学,随便混个毕业证出来到他公司帮忙就行, 总之,有钱人家的小孩肯定是不发愁前程的, 李娇娇她妈则隐晦地表示,说高中毕业以后可以先为我们办了婚礼,结婚证可以到了年龄以后再领,这态度,就像当初对待程力一样,实在让我有点受宠若惊, 第一个不同意的当然就是李娇娇,她说自己还小,不想那么早就结婚,又抱怨她妈总是不问她的主意就乱做决定,李妈妈使劲瞪李娇娇,瞪眼神功不起作用之后又开口训斥起来,说李娇娇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一点都不理解当妈的苦心, 李娇娇也是看我在场,觉得有了靠山,不停和她妈顶嘴,母女两个吵得挺凶,最后还是李爸爸出来打圆场,说孩子的事就交给孩子自己解决,什么时候结婚也看我们自己,让李妈妈不要操太多的心了, 因为李娇娇不上学,所以在罗城这几天,她就像个跟屁虫一样缠着我,我去哪里她就跟到哪里,我看望了杨帆和他的母亲,上次虽然是因为杨帆才露了馅,但我并没怪他,反而对他抱着深深的愧疚,就是为了冒充我,杨帆才没法照顾患病的母亲,以至于母亲的病越来越重, 在罗城,杨帆的母亲当然住得是最好的医院,用得也是最好的药,我也关照杨帆说别怕花钱,一切都由公司来报销,并且终于稳定住了病情,不过仍然需要杨帆寸步不离地照顾, 那天在医院的走廊窗边和杨帆抽烟,杨帆红着眼说:“巍子,以前你从镇上到罗城的时候,我没能跟着你;后来你到省城,我还是没能跟着你,现在你回来了,我妈却又病了,我真是……” 作为当初第一批跟我的兄弟,杨帆没能陪着我走下来,一直是他心里的痛,但实际上,就他做我替身这近一年,就已经相当不容易了,居功至伟, 我拍拍他的肩膀,说没事的,好好照顾咱妈,以后有的是机会一起闯天下, 后来我又视察了一下罗城,在李爱国的治理下一切都井井有条,很是觉得欣慰,我落得一身轻松,就找以前的朋友喝酒,比如卷毛男啊、万江流啊之类的,当然和豺狼、花少他们也没少喝,很是过了一段惬意的日子, 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 那天回到家里,我妈告诉我说,该去看看我爸了, 其实自从回到罗城,我就一直琢磨着该去看看我爸了,但是因为冯天道的事,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爸,也不知道该不该对我爸说实话,我妈以前说过,我爸还是很看重冯天道这个结拜兄弟的,如果让他知道冯天道阳奉阴违、两面三刀,可能会很受打击, 我把这个问题抛给我妈,我妈沉吟一阵之后说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反正李皇帝已经死了,该说就说吧,” 得到我妈的同意之后,我才动身去牢里看望我爸,照旧还是李娇娇陪我一起去的, 因为我的存在,我爸在牢里过得还算不错,每天就是背背监规、打打篮球,连活儿都不用做,从管教到狱长都对他恭恭敬敬的, 我和李娇娇在会客室见到了我爸, 我爸在我初三那年坐的牢,现在我高三都快毕业了,转眼间已经过去四年,当然以我的能力,现在就让我爸出来也不是问题,但他始终不肯, 我爸虽然过得不错,但看上去明显更老了,而我也成了一个大小伙子,李娇娇这还是第一次来看望我爸,大概是因为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当初若不是她,我爸也不会坐牢李娇娇一脸愧疚,怯生生地叫了声叔叔, 李娇娇的到来,我爸也很意外,但他看看我们两人,似乎明白了点什么,一张满是皱纹的脸顿时笑开了花,满意地说:“好啊,好啊……” 李娇娇也知道我爸是什么意思,脸“噌”一下就红了,借口说去上个洗手间,便匆匆离开了会客室,只剩下我和我爸两个人了, 也好,方便我们爷俩说话, 我爸笑眯眯地问我:“多长时间啦,” 多长时间, 其实我也说不上来,我和李娇娇直到现在也没说过男女朋友的事,只是彼此的心里都明白而已,所以我也只能含糊地说:“挺长时间了,” 我爸再次满意地点点头:“嗯,娇娇这个姑娘还是不错的,看着也没以前那么讨人厌了,对了,老孙家那个姑娘呢,你没打算和她发展一下,” 我知道我爸说得是孙静怡,就说:“发展啦,我妈告诉我说,以后我想娶几个老婆就娶几个老婆,” 我爸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哈地大笑起来,笑声异常的豪爽和开朗,我的脸都红了,说:“您也觉得特荒诞是吧,其实我根本没当回事……” 结果我爸却摇头:“不不不,你妈说得没错,以你的身份,确实想娶几个老婆都行,” 这回轮到我愣住了,不过还不等我发问,我爸又继续说道:“当然也是有条件的,你有门娃娃亲你知道吧,需要经过那个姑娘同意才行,” 同样的话,我妈也曾说过,所以我点了点头,说知道, “你已经知道那个姑娘是谁了,”我爸意味深长地看着我,眼神之中尽是笑意, 我也再次点了点头, 上次我来看望我爸,我爸就提过冯千月,不过那时候并没说那是我的娃娃亲,只问我那个女孩漂不漂亮,这次算是彻底摊开牌了, “怎么样,小姑娘还不错吧,老爸的眼光是不是很好,”我爸更开心了,笑得嘴都合不拢, 我心里想,当初您和冯天道订下这门婚事的时候,我和冯千月都没出生,有什么眼光好不好的,难道在娘胎里就能看到人家长得漂亮, 当然,冯千月确实不错,所以我再次点了点头, 不过她爸就…… 我爸看我一直不说话,还以为我害羞了,便笑呵呵地转移了话题,说:“我知道李皇帝已经死了,巍子,恭喜你啊,顺利地度过一道难关,” 我爸知道李皇帝的死讯并不出奇,虽然这是监狱,但也不是不通消息,每天多的是人进进出出,怎么可能传不开呢,这也就是我刚才进来以后,我爸并没表现得吃惊的原因,因为他已经知道我是为什么而来了,也由衷地为我感到高兴,所以才会如此开心, 不过说到李皇帝的死,我也挺开心的,立刻手舞足蹈地给我爸讲起了谷山的最后一战,真的,这事足够我吹一辈子了,因为我亲眼见证了我舅舅和李皇帝的巅峰之战,那是我这辈子都没见过的精彩战斗,回想起来至今都觉得热血沸腾、血脉偾张, 待我讲到李皇帝被我舅舅打死,却还站着不肯倒下的时候,我激动地几乎都要站起来了,连说带比划地跟我爸描述着当时的情景,同时也把我舅舅夸上天了,说我舅舅是赤手空拳和李皇帝打的,如果用武器的话肯定早早就干掉他了;总之就是把我舅舅说得神乎其神,堪称天下第一, 我爸点头:“嗯,小阎王确实是你母亲那一族里绝世罕见的天才,不过天下第一就有点言过其实了,比他厉害的还是有不少的,” 我不是不相信我爸说的话,毕竟我舅舅也告诉过我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但一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人比我舅舅厉害,就有点接受不了,我正想再细细询问的时候,我爸却又问道:“听你说的故事里面,怎么没有你冯叔叔的身影,难道最后一战他没有帮上忙吗,” 终于,到了关键时刻, 在来监狱之前,这就是我最为难的问题,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和我爸说,但我妈既然让我实话实说,我也只能心里一横,硬着头皮说道:“是的,冯叔叔没有帮上忙,” 我爸挺意外的,说:“为什么呢,是最后一战太过突然,没来得及吗,” 我摇摇头,无奈地对我爸说:“爸,冯叔叔不仅最后一战没有帮我,在省城这一年来,他也从来没帮过我,” 我爸吃惊地看着我,似乎不敢相信我说的话, 而我则继续说道:“而且,他还不断地给我使绊子,蒙我、骗我、哄我、欺我,数次差点置我于死地,” “到底怎么回事,,” 我爸终于失声惊叫出来,一张满是皱纹的脸上刻满了吃惊和愤怒,像是一头快要发狂的虎,浑身上下充满可怕的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