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8 狗眼看人低 - 少年王

538 狗眼看人低

我一听就明白了,程力怕我跑了,所以叫了他爸过来一起守我,其实以这父子俩如今的财富地位,随便派几个手下过来守着就可以了,但是他们显然并不放心,所以选择亲自过来, 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李娇娇她妈竟然也来了,这是有多想看到我倒霉啊, 与此同时,我妈也在外面和王大头说话,我妈并不知道怎么回事,准备让王大头去查探一下,我就赶紧跑了出去,把前因后果给我妈讲了一下,还把我想好的“整人计划”也给说了, 我妈听后哭笑不得,说我这么大人了怎么还是幼稚,我愤愤不平地说:“就我现在的脾气,不杀他们已经够仁慈了,整整他们算得了什么,” 我妈的神色立刻变得严肃起来,板着脸说:“巍子,以后不要把打打杀杀地挂在嘴边,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浑身的戾气这么重,杀人简单,饶人却难,想成大事,就要有宽广的胸怀,永远记住这一句话,” 杀人简单、饶人却难, 我妈的这八个字犹如洪钟大吕一般在我耳边回荡不绝,对我来说似乎有醍醐灌顶之效,让我的脑子瞬间清醒了很多,相比几年之前,现在的我确实戾气重了很多,一言不合就杀人的事不是没有,简直像个翻版的小阎王,其实我也隐隐觉得自己这样不妥,很多情况之下其实没有必要置人死地,徒增杀戮和罪恶而已,这样下去肯定是很危险的,我并不想成为一个人人皆畏的魔头,只是直到我妈点明之后我才醒悟过来, 我认认真真地说:“我明白了,” 即便如此,我妈也并没阻止我戏弄程力父子和李娇娇她妈,只是吩咐我做得别太过火,毕竟李妈妈也是我将来的丈母娘, 唉,摊上这样一个丈母娘也真够让人头大, 我悄悄跑到院子里面往外张望,果然看到程力父子和李妈妈站在不远处的小巷子里,正哆哆嗦嗦地往我家的方向看着,现在虽然是春天了,但是春寒陡峭,夜里还是很冷,冻得他们不行, 他们虽然有车,但是巷子狭窄,并放不下,要想继续盯我,就得在那挨冻,我嘿嘿一笑,又返回屋子,继续和孙静怡补习功课,我妈他们也各做各的去了,没人再管外面受冻的三人, 屋子里面当然是很暖和的,我妈把炭火烧得很旺,还给我和孙静怡送了零食,我妈虽然不让我对孙静怡动手动脚,但是我俩在屋子里,我妈看不到、也管不着,我也没少揩油,摸摸小手啊、亲亲小脸啊什么的,孙静怡也不会真去告我的状, 那三个人在外面挨冷受冻,我却在屋子里摸着小手、吃着零食,他们要是知道估计得要气死,过了大概一个多小时,我的手机铃声又响起来,是程力打过来的,这小子估计真是冻坏了,口齿都不清了,问我来了没有, 我说到罗城了,马上就到镇上,你们盯得怎么样了, 电话里面,耳听着程力一阵激动,和旁边的人说“快到了、快到了”,又对我说:“使者大哥,您放心吧,我们在王巍家门口盯着呐,王巍那小子绝不可能跑掉,” 我又说:“王巍确定在家里吧,” 程力说:“确定的,我刚才扒着他家院门看了一下,那小子就在家里面呢,” 哎呦卧槽,这小子还敢扒我家院门,一会儿看我怎么收拾你吧, 我说行啊,我马上就到,你一定要把人看住, 程力说一定一定, 挂了电话以后,我又在温暖的屋子里摸着小手、吃着零食,顺便接受孙静怡的辅导,美到简直不像话了,给我个皇帝都不想干,这期间里,我家的电话还响了一次,是我妈接的,我妈接完以后,过来告诉我说,是李娇娇她爸打来的,委婉地提醒我可能会有麻烦,让我赶紧走, 其实我一直觉得,李娇娇之所以挺势利眼、招人烦,却又没坏到骨子里,有时候也会露出善良的一面来,就是因为还有一个这样三观很正的爸爸, 又过了一个小时,程力的电话又打过来,听声音感觉他都快哭了,问我来了没有, 我说来了来了,马上就到, 挂了电话以后,我便拾掇了一下自己,重新戴上人皮面具,还换了一身衣服,跟孙静怡说:“姐,我出去一趟,” 孙静怡说好, 我便从我卧室的窗户翻出去,又从后面的小巷绕了一个大圈,来到程力他们所处的那条小巷后方,往前走了一阵,就看到巷口站着仨人,正是程力父子和李娇娇她妈, 三人冻得脸都青了,眉毛上挂着冰碴子,正往我家的方向看着, 随着我越走越近,还能听到程大力说:“亲家母,这实在是太冷了,要不你先回家去吧,我们在这守着就行,” 李娇娇她妈哆哆嗦嗦地说:“不,我一定要亲眼看到王巍倒霉,看不到我就不走……” 说真的,要不是看李娇娇和她爸的面子,就冲李娇娇她妈这一句话,我就能冲上去狠甩她几个大嘴巴子,不过转眼之间,我又想起我妈那句话来,所以我也尽量放平心态, 不得不说,这三人的警惕性实在很差,我都距离他们只有几米远了,他们竟然一点都没发觉,我要想取他们性命,真是易如反掌的事,所以我只能轻轻咳了一下, 听到声音,三人立刻惊得回过头来, 程力和程大力是见过我的,立刻激动地叫了起来:“使者先生,您终于来了,” 李娇娇她妈虽然没见过我,但也跟着程家父子点头哈腰地向我问好:“使者先生,您好,”然后又做了下自我介绍,说王巍老是缠着她的女儿,让她非常反感,希望我能收拾王巍,为她做主, 李娇娇她妈一把年纪了,在我面前尽显奴颜媚骨之态,看着真是让人恶心, 接着,三人又将我围起,七嘴八舌地向我说着王巍家里的情况,说王巍就在屋里,让我现在就进去抓人, 我说好的,我进去看看, “好好好,我们等着您的好消息,”三人真是激动坏了, 对于他们来说,好戏就要上演,所以当然舍不得走,仍旧站在巷子口观察,我都走出去好多步了,还能听到他们在后面激动地说着:“王巍这次终于要倒霉了,” “是啊,终于等到这一天了,看他这次还死不死,” 我走到我家院子前面,假装在四周转了一下,接着就返了回去, “使者先生,怎么样了,怎么没有动手,”程大力着急地问,程力和李娇娇她妈同样焦急地看着我, 我说:“我查探过了,王巍确实在屋子里,但他那个母亲不好对付……” 李娇娇她妈着急地说:“怎么不好对付,就是个农村妇女而已,我都能把她给收拾了,” 我狠狠瞪了她一眼,说道:“你懂个屁,你才是个乡巴佬,王巍她母亲的身份有多尊贵你知道吗,那是李皇帝都不敢轻易得罪的存在,人家的来头很大,只是在这隐居而已,如果她想的话,随时都能置你于死地,” 李娇娇她妈以前来过我家很多次,从来没正眼看过我家任何一人,虽然我妈平时也挺能打扮的,但是在她眼里依然不算什么,我这一番话过后,可把李娇娇她妈给吓坏了,一张脸也由青变白,紧张地说:“这,这么厉害啊,” 我哼了一声:“你以为呢,狗眼看人低,就你的身份,给王巍她妈提鞋都不配,” 其实我并不知道我妈什么身份,但是为了抬高我妈、贬低李娇娇她妈,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这些话,我当王巍的时候不好意思说,成了火曜使者却可以随便往外甩,而且李娇娇她妈还不敢回嘴,始终都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 程大力则焦急地问:“那怎么办啊,” 我沉吟一阵,说道:“除了王巍的母亲以外,这镇子上还有不少王巍的人……” 程大力立刻点头,表示确实如此, 我接着又说:“这样,我去找点人来,争取把王巍一家一网打尽,你们三个要继续在这守着,一定不能看丢王巍,我马上就会回来,” 三人立刻答应,说保证完成任务, 我又吩咐了他们一阵,说明了此事的重要性,不能有任何疏忽,然后才匆匆离开, 我去哪了, 当然是回屋睡觉, 他们爱冻,就让他们冻吧, 回到家里,已经晚上十二点了,天奴和王大头已经不知所踪,我妈也睡了,孙静怡也准备离开,但我软磨硬泡、死皮赖脸地求孙静怡留下来过夜,又叫姐姐又叫媳妇的,孙静怡终于答应下来,但是和我约法三章,绝对不能做出格的事,而且各自盖一条被子, 虽然如此,也够让我开心的了,高中那帮同学要是知道我和他们的女神躺在一张床上睡觉,估计能嫉妒死我,虽然不能做什么出格的事,但是熄灯以后抱抱亲亲还是少不了的,再加上我已经十八岁了,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终于忍不住想做点什么的时候,却被孙静怡一脚踢下了床, “你就在床底下睡好了,”孙静怡把我的被子丢了下来, 唉,真是自作自受, 就这样,我在地板上睡了一夜,虽然有点凉,但也比在外面冻了一夜的人强, 早上醒来以后,我就看到我手机有好几个未接来电,程力和程大力都有打来,我回了一个电话过去,程大力几乎都快哭了,问我怎么样了, 我说马上就到,你们再坚持一下, 挂了电话以后,我便洗涮、穿衣,慢腾腾地朝着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