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5 小阎王VS李皇帝 - 少年王

535 小阎王VS李皇帝

李皇帝的语气极其阴冷,就好像来自深深的幽冥地府,同时又夹杂着无与伦比的自信,就好像取我们的性命易如反掌似的, 看他这副模样,我的心中确实吃惊不小,现在的他已经大势已去,我们的人已经远远多过他的人了,不知哪里来的底气说要送我们上西天,还是说他打算拼死一搏,要和我们玉石俱焚, 李皇帝就是李皇帝,都处于如此的劣势下了,竟然还表现得如此震惊,甚至还反过来吓唬我们,难不成他在省城呆得久了,真把自己当成了可以主宰一切的皇帝, 我正纳闷他还有什么底牌未出的时候,李皇帝突然从自己的怀中摸出手机,迅速拨打着号码, 不好,他要求援, 我是真没想到,李皇帝竟然还有援兵未出,我是来不及、也无力制止他了,只能面色焦急地看向我舅舅,希望我舅舅可以出手将他的电话夺下,但我舅舅却无动于衷,依旧面色平静地看着李皇帝,一点要制止他的意思都没有,就好像没看到他在打电话似的, 怎么回事, 我舅舅都不动,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虽然很多人都和我一样面露焦急,但也只能站着不动, 正当我觉得莫名其妙,又心急如焚的时候,就听李皇帝已经打通了电话:“火爷,我这遇到一点?烦,你能叫戴九星过来帮一下我的忙吗,” 火爷,自然就是取代了蜘蛛的那个火爷,以前的火爷只在罗城很吃得开,还不配李皇帝叫他一声“爷”字,但是自从他取代蜘蛛成为省城新一代的“交际人”后,李皇帝对他也得恭恭敬敬的了,因为他手中确实掌握着无数的资源和人脉,上达高官贵族,下至贩夫走卒,没有他说不上话的, 现在,李皇帝给火爷打电话,希望火爷能把戴九星叫来帮忙,显然,李皇帝知道拼势力是拼不过我们了,只能从白道下手,准备借助警方的力量来消灭我们,毕竟他在省城耕耘了这么久,一些人脉还是有的, 虽然火爷刚刚上位不久,但是前段时间,李皇帝没少和他来往,就是希望能在关键时刻得到火爷的帮助,这也是李皇帝为自己备下的后路,他确实是个行事非常谨慎的人, 只是本来,这道杀手锏是用来对付四大家族的,现在却用到了我们身上, 但他显然怎么都想不到,火爷会是我们的人, 我明白我舅舅为什么会那么淡定了,因为他知道李皇帝想做什么,所以压根就没打算阻止,他已经把李皇帝给研究透了,李皇帝的每一步都逃不过他的眼睛,怪不得我舅舅曾经说过,收拾李皇帝对他来说易如反掌, 果然,李皇帝在听完手机里的话后,一张脸顿时变得无比震惊,不可置信地说:“你说什么……你说你的主人是谁,,” 也不知火爷说了什么,李皇帝便抬起头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舅舅,脸色也变得像纸一样白了:“小,小阎王的姐姐,” 小阎王的姐姐,当然就是我妈, 火爷倒是说得没错,我妈确实是他的主人, 而我舅舅,在听到这句话后,嘴角也勾起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显然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李皇帝的一张脸完全呆住了,手里的手机也滑落下来,扑通一声落在地上, 接着,李皇帝又一屁股坐在地上,面如死灰,显然已经彻底绝望, 最后的杀手锏,也完全失去了效果, 而我舅舅,则往前跨了一步,紧紧盯着李皇帝说:“李援朝,如果你没有其他招儿,我可就要送你上西天了,” 这样的话,李皇帝刚刚说过,但是转眼之间,我舅舅又原模原样地奉还回去,显然,我舅舅对二十多年前的事仍旧耿耿于怀,这个仇他憋在心里这么多年,如今终于可以一雪前耻,当然要把李皇帝彻底逼到绝境才肯罢休, 只是,李皇帝在听到这样的话后,突然又恢复了精气神,整个人也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浑身上下也充满了高昂的气势,恨恨说道:“小阎王,当初我刚把你带到省城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劝我杀了你,说是这样才能永绝后患,其中也包括赵铁手,但我力排众议,还是把你留了下来,而且自认一向待你不薄,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既然咱们之间注定要有一场决战,那就来吧,” 果然,李皇帝还是不肯认输,一来他的手下还有上千,虽然沦为劣势但也没有彻底落败;二来他本身也是一个高手,而且一向高傲惯了,就这么认输肯定心中不服, 我舅舅点点头说:“你说得不错,如果你想杀我,我肯定活不到今天,那这样吧,咱俩来打一场,如果你能打过我,我今天就放你一条生路,” 这种场合之下,主动提出单挑的一般都是弱势一方,为了能够活命而提出的激将策略,比如说刚才龙王主动挑战李皇帝,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也就是说,即便单挑,也是李皇帝提出来,而不是我舅舅说这句话, 不过我舅舅既然说了,就代表他有必胜的决心,所以我也不是太担心,反而心中非常期待, 在我舅舅到来之前,李皇帝真的是所向披靡、百战百胜,无论是我们三曜的围攻,还是龙王的单挑,在他手上都没讨到好处,李皇帝就好像一个战神似的,遇神杀神、遇佛杀佛,让人感到无比绝望,我们和他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 而我舅舅作为省城的另外一个传奇,他的凶名已经流传了二十多年,是人人皆知的大魔头,据说我舅舅当年带的那支省城大军虽然人数不少,但战斗力其实也没多强,完全就是我舅舅一人在撑,数大家族高手齐出,也都不是他的对手,只是,我舅舅和李皇帝从来没有正面交锋过,李皇帝当年仅靠人海战术就把我舅舅撵回罗城去了,后来更是绑架了我舅舅的双亲逼他就范,所以两人从来没交过手, 一个是凶名极盛的大魔头,一个是公认的省城第一高手,他们的较量必然如同火星撞地球,是现场每一个人都十分期待的,所以他们的单挑,也没人表示反对当然,也没人有资格表示反对, 其中最兴奋的无疑就是我了,因为至今为止,我还没见过我舅舅正儿八经地出手,有关他的故事也都是从别人嘴里听得,这一次,碰到李皇帝这种级别的对手,他总不至于再一招就把人家给秒了吧, 对于我舅舅的建议,身处劣势的李皇帝立刻欣然接受,大声说道:“好,你可不要反悔,” 我舅舅冷冷一笑,接着伸出一只手去,做了一个迎战的姿势,淡淡地说:“来吧,” 李皇帝皱起眉头:“小阎王,你不用武器吗,你的勾魂链、打神棍、屠魔刀呢,” 我一直听说我舅舅有三大贴身神器,不过我只听说过勾魂链和打神棍,其中打神棍就在我的身上,屠魔刀还是第一次听说,我对我舅舅的了解,还不如李皇帝知道的多, 不过窥一斑而知全豹,打神棍都这么厉害,可想而知勾魂链和屠魔刀也肯定不是凡物,有了武器在手,我舅舅肯定能够发挥出更强的实力,所以我也挺奇怪他为什么不肯使用武器,而要空手迎战李皇帝, 我舅舅再度冷冷一笑,已经给出答案:“对付你,不需要武器,” 狂妄,霸道, 李皇帝的非凡,现场每一个人都看得清清楚楚,我们三曜以及龙王,都已经算是省城的一流高手,在李皇帝面前还毫无还手之力,而我舅舅竟然声称对付李皇帝根本不需武器,真是狂妄霸道到了一定境界, 不过自从认识我舅舅以来,他好像一直都是这个风格,无论对谁都是一样不屑,从当初的陈老鬼到后来的宋光头,没有一个能够被他放在眼里,到现在的李皇帝,我一直以为我舅舅能够正视起来,毕竟当初在罗城的时候,因为担心李皇帝会找上门来,他也曾一夜又一夜的抽烟,还曾写下岳飞将军《满江红》的上半首来表现他的迷茫…… 但是此刻,我舅舅站在李皇帝的面前,就好像站在陈老鬼和宋光头的面前一样,根本就没有把眼前的敌人当一回事, 这就足以说明,我舅舅当初无论抽烟还是写字,针对的其实都不是李皇帝,而是那个神秘的太后娘娘, 无论怎样,我舅舅轻蔑的态度都激起了李皇帝强烈的不满和不甘,李皇帝当即狂吼一声,声音震动山野,仿佛大地都跟着颤抖,同时,他双手握拳,迅速朝着我舅舅疾奔过去,一般人的眼里几乎看不清他的身形,只觉得一道宛若白色闪电般的痕迹一闪而过,周遭的空气仿佛都因为他的疾冲而变得灼热起来, 任谁都看得出来,李皇帝身上隐藏着极其可怕的能量,几乎可以毁天灭地, 因为之前已经领教过李皇帝的厉害,所以我也忍不住为我舅舅捏了把汗,担心他会因为轻敌而被李皇帝所击伤,而我舅舅,却至始至终都是一副轻蔑的态度,伸着一只手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面色淡然地等待着李皇帝的进攻, 我舅舅的这副模样,无疑激起了李皇帝更大的怒火,李皇帝也变得更加可怕了,双目通红、面色狰狞,转瞬之间便已奔到我舅舅的身前,狠狠击出他那双可怕至极的拳头, 砰砰砰砰砰, 一瞬间里,李皇帝就击出了十多拳,速度比之龙王之前劈出的那些刀子更快、更猛,威力也更大,直到此时,我舅舅才不慌不忙地应战,同样也是双拳齐出,砰砰砰砰砰地和李皇帝对撞在一起, 我舅舅的速度不快不慢,刚好将李皇帝所有的攻势挡下,看得出来他还留有余地,没有使出全力,李皇帝一轮狂风骤雨的攻击过后,又迅速变招,双腿齐发,如同螺旋桨一般扫向我舅舅的身体, 而我舅舅也同样以腿脚相抵,速度仍是不快不慢,刚好将李皇帝的腿攻完全挡下, 显然,李皇帝擅长的就是拳脚功夫,虽然我也见他使过飞刀,但那应该仅仅只是炫技而已,真正的功夫仍在他的拳脚之上,第二轮的攻击过后,李皇帝又再度变招,这一次是拳脚齐发,如同暴雨倾至,从各种角度、各种方向攻出,快到只能看到一道道残影,惊天动地, 这三轮攻势,一轮比一轮快,也一轮比一轮猛,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抵挡的,看得出来,他已经使出了自己所有的绝学,如果是我和流星、龙王、赵铁手的话,恐怕已经丧命在他这恐怖的攻势之下了, 而我舅舅,也从一开始从容不迫,变得严肃认真起来,他的眉头微微皱起,显然李皇帝疯狂的攻势已经超出他的预料,不过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动用武器,仍旧赤手空拳地和李皇帝交锋,只是感觉他似乎变得有点吃力了, 我的一颗心也高高悬起,心想舅舅啊,你可千万不能轻敌,该用武器的时候一定要用武器啊, 如果放到二十多年前,我舅舅还是个年轻的愣头青,骄狂一些倒也无妨,可他现在已经四十多岁,实在没有必要为了面子而让自己受苦,不过想到我舅舅一开始展现出的自信,我的一颗心又稍稍安了下来,觉得我舅舅一定能够干掉李皇帝, 两人虽然只是拳脚往来,但也无比的激动人心,他们的每一拳每一脚,似乎都代表着武道的最高境界,现场众人也是屏着呼吸、目不转睛地看着,心弦更是不断被撩拨起来,时不时地发出一声声惊叹, 之前我们三曜战皇帝的时候,大家以为那就已经是代表省城最高级别的打斗了;后来龙王又战皇帝,大家同样以为这就是最高水平的战斗了;直到我舅舅和李皇帝战在一起,大家才知道前面那些都是开胃菜,这两人才是正儿八经、势均力敌的超级战斗, 他们挥出去的每一拳、踢出去的每一脚,仿佛都能搅动风云,周遭的空气都在跟着旋转这可不是什么比喻,因为四周的人确确实实能感受到他们打斗之时所带起的烈风,就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都觉得无比生疼, 他们挥动拳脚时所带起的风都有这样的威慑力,可想而知二人的拳脚蕴含着多么可怕的能量, 战斗很快进入到了白热化的状态,李皇帝的拳脚击在我舅舅的身上不少,我舅舅的拳脚同样击在李皇帝的身上不少,这样恐怖的拳脚,如果击在普通人的身上,估计不死也残,但是他们始终保持着巅峰状态,依旧不断、不停地往对方身上轰着, 乍看上去,二人似乎打了一个不分上下,但是人人都知道,如果我舅舅动用武器的话,李皇帝肯定就不是对手了,但我舅舅是个言出必行的人,说不用武器,就是不用武器,始终都用拳脚相击, 虽然在一般人眼里看来,二人似乎平分秋色、难分上下,但到我这个级别之后,就能察觉到李皇帝其实已经有点不行了,他挨了我舅舅太多拳脚,速度已经渐渐有点跟不上了,身形也变得有点凝滞起来,只是这样微小的变化一般人察觉不到罢了;而我舅舅虽然也挨了不少下,却始终保持巅峰状态,未见身形有任何的变化, 看到这里,我就知道我舅舅赢定了, 连我都能看出李皇帝渐渐有点不行了,正和李皇帝战斗着的我舅舅更不用说了,果然,我舅舅抓到李皇帝露出的一个破绽之后,迅速地在他胸口狠狠击出一拳,趁着李皇帝身形微晃的时候,我舅舅又一拳又一拳地疯狂打了上去,打得李皇帝连连往后倒退,毫无还手之力, 我舅舅连打了十多拳,李皇帝也连退了十多步, 看着这一幕,我浑身上下的热血顿时沸腾起来,因为我知道胜负已分,我舅舅距离最终胜利已经不远, 然而就在这关键时刻,我舅舅却停止了攻击, 他把双拳一收,稳稳地站住了, 我舅舅停止攻击,李皇帝当然也停止了后退,不过,李皇帝好像已经被我舅舅打成重伤,已经再无力气还击了,所以即便我舅舅不再打了,他也没有趁势还手什么的, 李皇帝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一双眼睛瞪大,似乎极其的不可思议, 我舅舅也是一样,一动不动,冷冷地看着李皇帝,似乎有意放他一马, 二人不再交手,现场众人也都屏着呼吸,一点声音也不敢发出,生怕打扰了他们似的, 不管李皇帝伤成什么样了,我知道留着他肯定是个祸害,所以我决不能眼睁睁看着我舅舅将他放过,所以立刻大声叫了起来:“舅舅,继续打啊,别放过他,” 而我舅舅依旧一动不动,只是冷冷说了一句:“不用,他已经死了,” 什么,李皇帝已经死了,, 我舅舅的这一句话,如同湖心中投入的巨大石块,瞬间就在整个谷山脚下激起了巨大波澜,我舅舅当然没有必要说谎,他说李皇帝死了,那就一定是死了,可李皇帝既然死了,为什么还像僵尸一样直挺挺地站着,却不倒下,, 这副诡异的场景,使得现场众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死不瞑目我听说过,就是死了还睁着眼睛,现在的李皇帝也确实如此,两只眼睛还瞪得像驼铃一般大;而死了还站着的,我确实第一次听说,更是第一次见到, 现场众人也和我的心情一样,每一个人的心中都充斥着前所未有的震撼, 在众多惊诧的目光下,我舅舅突然伸出手去,轻轻在李皇帝的胸前点了一下,终于,李皇帝像具僵尸一样,直挺挺地朝后倒了下去,发出“砰”的一声巨响,震动山谷, 就这样,称霸省城已经几十年、名声甚至远扬周边数个城市、多少人只是听到他的名字就会胆寒、一向无法无天、不可一世的李皇帝,被我舅舅亲手打死在了谷山脚下, 李皇帝倒在地上,也大睁着眼,呆呆地望着天空, 这一幕,定格了许久许久,现场始终一片沉寂, 大概过了一分多钟,才终于有一声悲愤的高呼响起:“大哥,” 是大龙彪, 即便七曜使者死的死、逃的逃、叛的叛,但大龙彪依旧对李皇帝忠心不二, 大龙彪迅速扑到李皇帝的身前,大声哭嚎起来,泪水流满了这个汉子的脸颊,据说,李皇帝对他有大恩,只是碍于他自身的实力,这么多年才在原地踏步,但也掌管着李皇帝旗下不少的场子, 现在,李皇帝死了,我们这些使者又叛了,他就成了级别最高的指挥官, 他抚着李皇帝的身子,抬起挂满泪痕的脸来,仰天高呼:“大家上啊,杀了小阎王,为大哥报仇,” 李皇帝一死,他那边的人当然都成了惊弓之鸟,而且军心也已大乱,不过,在大龙彪的一声令下,现场的上千人马依旧爆发出强烈的喊杀声,不顾一切地朝着我舅舅奔了上去, 当然,他们是不会得逞的,因为现场除了王家和龙家军的人外,还有来自我们来自罗城的兄弟, 众人一哄而上,和李皇帝的人对打起来,只是一瞬间而已,现场便爆发出惊天的喊杀声和惨叫声,整个谷山脚下成了一片修罗战场,这里终究逃脱不了血流成河的命运, 我在第一时间没有上阵杀敌,而是迅速奔向了我的舅舅, 因为我感觉我舅舅似乎伤得也不轻,毕竟挨了李皇帝那么多的拳脚,那可不是挠痒痒啊, 果然,我刚冲过去,我舅舅就喷出一口鲜血,身子也开始微微晃动, 我赶紧上前挽住了我舅舅的胳膊,慌张地说:“舅舅,你没事吧,” 我舅舅回头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喃喃地说:“我没事……唉,还是有点轻敌,早知道不该装逼,直接拿出武器来和他打才对,到底是李皇帝啊,竟然有这么强……” 他一边说,一边低头看向地上,李皇帝仍旧大睁着眼,呆呆地看着天空, 无论李皇帝有多强,这一战终究是我舅舅胜了, 我站在我舅舅的身边,小心翼翼地搀扶着他,同时低头看着已经死去的李皇帝,就在这时,我舅舅突然又从身上摸出一柄通体都是黑色的钢刀,递给我说:“去,把他的脑袋割下来,”

上一篇   534 你,是王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