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3 李皇帝,接旨 - 少年王

533 李皇帝,接旨

我舅舅这一刀没有斩向龙王,反而斩向了李皇帝, 这一幕或许让现场的所有人都很吃惊,但我却一点都不意外,我早就知道我舅舅会这么做,甚至还做好打算仔细观摩他的出手方式,虽然我认识我舅舅挺长时间了,但是真正见他出手的机会并不多,每次不是有手下帮他代劳,就是一招就能把对手灭掉,而李皇帝绝对是个难得的对手,我也抱着学习的态度仔细看着, 我舅舅劈出去的这刀,我一眼就认出来,是陈队长用的刀法,这套刀法,陈队长也传给过我,所以我还算熟悉,不过感觉威力不是很大,所以平时也很少用, 但是现在,同样的刀法从我舅舅手里使出,威力却又比我和陈队长强出不止一个量级,那滔天的威势实在让人目瞪口呆、心惊胆颤,同时我也明白,一个人厉害与否,不是看招式如何,而是看使招的人如何, 我舅舅这一刀,斩得着实惊天地泣鬼神,强如李皇帝也瞬间像只兔子一样惊慌地奔了出去,仿佛只要稍慢一步就会被我舅舅当场斩杀似的,这一刀也让我心驰神往,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不过非常不幸的是,这刀虽然威力无穷,但终究还是袭击失败了,不仅没有当场杀了李皇帝,还使得我舅舅的立场暴露了,李皇帝立刻知道,日曜使者小阎王,和其他几个使者一样,也成了叛徒, 而我舅舅似乎并不在乎,直接蹲下身去安抚龙王,直言他辛苦了,还将他称作兄弟,另一边的李皇帝,在听到这一句话之后,脸上的神色再度巨变,一开始他只以为我舅舅做了叛徒,并没想到龙王竟然也是我舅舅的人, 不过这么一来的话,龙王为何屡屡针对李皇帝,为何一次又一次地往枪口上撞,一切就都能说得通了, 龙王之前被李皇帝打成重伤,此刻连爬都爬不起来,说话也有气无力,不过,在小阎王慰问之后,龙王那张苍白的脸上倒浮现出一丝笑意:“还好终于等到你来了,” 龙王的这一句话便足以表明,之前他三番五次地改变主意,一会儿要围攻一会儿又要单挑,纯粹就是为了拖延时间,而目的就是等到我舅舅来,我舅舅点点头,又拍拍龙王的肩膀,说道:“你辛苦了,剩下的就交给我吧,” 我舅舅的这句话说得十分轻松自然,就好像解决李皇帝对他来说是件非常容易的事, 说完之后,我舅舅便站起身来,同时把龙王提起,然后使劲往对面的方向一抛,龙王的身子划过一条弧线,龙家军的众人便伸手将他给接住了,做完这件事后,我舅舅才转过身去,眼神冷漠地看向了李皇帝, 李皇帝的一张脸当然十分难看,在这之前谷山脚下虽然意外频发,但总体局势还是被他牢牢掌控着的,四大家族被他轻飘飘的几句话就去了其三,狂妄自大的龙王也倒在他的脚下,仿佛这世上就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难题,可是现在,他竟然被我舅舅给耍了一把,这让他心里十分不悦,震惊过后便转成了滔天的愤怒,直接咬着牙说:“王峰、流星、赵铁手也是你的人吧,其实,你才是那个背后的人,” 李皇帝真的是个聪明人,他在看到我舅舅对龙王的态度之后,便一叶知秋、窥斑见豹,揣测到了更多的东西, 而我舅舅也并没否认,直言不讳地说:“是的,” 我舅舅都已经当众偷袭李皇帝了,也无所谓再承认更多的事了,只是我的心中不免嘀咕,这件事发展到现在,一切的源头都在于我,否则我舅舅也不至于这么早地暴露, 那么,我到底有没有毁坏我舅舅的计划, 而李皇帝,在听过我舅舅的话后,面庞顿时变得狰狞起来,咬牙切齿地说:“好啊,好啊,果然都是你干的,小阎王,你在省城这一年多,我对你也不算薄吧,” 我舅舅点头:“不仅不薄,而且很好,” 这样的问题,其实当初年会的时候李皇帝就问过了,而我舅舅的回答也没有改变,李皇帝顿时变得更怒:“既然我对你不薄,你为什么做出这种忘恩负义、无耻至极的事来,” 李皇帝的这句问话一出,我舅舅的眼神立刻变得通红、凌厉,一张本就冷漠的脸也变得狰狞可爬,浑身上下更是充斥着狂烈暴躁的杀气:“李皇帝,你二十三年前为了逼我现身,把我的双亲都绑了起来,我跪在你的面前磕头认错,你却还是把他们给杀了,如此血海深仇,是你一点好处就妄想将我收买的吗,,” 二十多年前的那场惨案,陈队长确实和我说过,虽然我未亲身经历,却能体会得到我舅舅心中那滔天的恨意,包括现场众人,也都知道这件事情,而李皇帝听过这番话后,却当场咆哮起来:“小阎王,你不要再装了,当年那对老人根本就不是你的亲生父母,” 对这件事,其实我也一直都有疑问,因为我从一些蛛丝马迹之中知道,我妈的娘家在帝城,而且家族好像十分显赫,如果李皇帝真的杀了我妈和我舅舅的双亲,恐怕今天就不会站在这了, 所以,李皇帝直截了当地戳穿了我舅舅的谎言,意思是说让我舅舅不要再拿这件事情当作背叛他的理由, 而我舅舅脸上的怒火却并未消散,反而愈发狂暴,并且吐出几个字来:“不是双亲,胜似双亲,所以,你今天必须死,” 虽然我舅舅没再详加解释,但这几个字一出口,便足够表达他的决心了,显而易见的是,当初那对老人虽然不是我舅舅的亲生父母,但其位置也必然十分的重,否则我妈也不会这么多年来还一直在祭奠他们了, 李皇帝的脸色也变得更加难看, 李皇帝知道,这个仇恨已经化解不开,他和小阎王之间必然会有一场惊天动地的较量了,显而易见的是,李皇帝对我舅舅也是很忌惮的,所以表现得也没有一开始那么狂妄了, 但,随着李皇帝开始观察左右的局势,发现自己这边的人马仍旧占着上风,而小阎王顶破天也不过可以操控对面的王家和龙家军,在总体的力量上仍旧不如自己之后,脸上的自信便慢慢地回来了, “小阎王,我很佩服你能在无声无息之间掌控到了这么多人,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今天的你仍旧是必败无疑,” 说完这句话后,李皇帝便高声喝道:“全员听令,准备围歼小阎王,” 这样的命令,李皇帝其实是第二次下了,之前在我舅舅刚刚挥刀偷袭他的时候,李皇帝就下过一次相同的命令,只是那时众人都还处在震惊之中,完全没有缓过神来,所以都还呆着, 但是现在,经过李皇帝和小阎王一番对话之后,大家终于清楚了此刻的局势,小阎王是敌非友,李皇帝这边的人当然非常惧怕小阎王,但他们也不会不服从李皇帝的命令,所以立刻小心翼翼地朝着小阎王围了上去, 而李皇帝,和之前任何事都亲力亲为不同,这次他没有打算亲手收拾小阎王,而是悄无声息地往后退去,准备让手下的人采取车轮战来剿灭小阎王,对面仍旧躺在地上的龙王见状,立刻跟着高声叫道:“全员听令,辅助阎王大哥,” 龙王本来受着重伤,连说都说不太清楚,但这一句话却格外铿锵有力, 龙王一声喝下,龙家军再度剑拔弩张、蓄势待发,至于旁边一直沉?不语的王公子,这次也不再迂腐,同样下了命令,要求王家和龙家军并肩作战,共同抵抗李皇帝的人, 李皇帝也迅速改变阵型,将手下的人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对抗王家和龙家军,一部分则负责剿灭小阎王, 李皇帝到底称霸了十多年的省城,还是相当会作战的,几乎只是瞬间的功夫,这两部分的人便分别准备好了,一拨面朝对面的王、龙合军,一拨小心翼翼地把小阎王包围起来, 这样打起来的话,短时间内,王家和龙家军绝对无法帮到小阎王, 李皇帝冷笑着道:“小阎王,这次我让你插翅难飞、有来无回,这谷山脚下,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一开始看到我舅舅现身之时,我确实对他充满了自信,觉得只要是他来了,必定能够战胜李皇帝,但是现在,看到李皇帝布下的阵型之后,我也不禁为我舅舅隐隐担忧起来,我实在不知道他一个人要怎么对抗这么多人, 而我舅舅身处重重包围之中,却是一点都没有慌、一点也没有乱,还是一脸镇定自若的表情,甚至将双臂抱在怀中,冷眼看着左右的人,仿佛在他眼里这些人都是蝼蚁一般, 在听到李皇帝的狂语之后,我舅舅直接冷笑一声,不屑地说:“李皇帝,你大小也算个人物了,不会真的天真到以为我到这来,一点准备都没有吧,” 我舅舅这云淡风轻的一席话,直接把现场所有的人给惊住了, 之前我舅舅确实是一个人来的,可谁又敢保证我舅舅没有在四周布下伏兵,他既然知道这里的状况,又怎么可能不做准备,看我舅舅如此气定神闲,显然早就大局在握,才敢肆无忌惮地孤身来到这里, 这么看来的话,李皇帝今天才是必败无疑, 想到这里,我又再次激动起来,我就知道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我舅舅什么时候让人失望过呢,只要他想做的事情,就没有一件是做不到的,我不知道二十多年前他的行事风格是怎样的,只能从一些别人的只言片语之中知道他是骄狂的、跋扈的,做事往往只凭一股冲劲,不太考虑后果;但是这么多年过去,现在的他显然沉稳了许多,做事也更加的滴水不漏了, 听到我舅舅这样说话,李皇帝同样吓了一大跳,本能地就往四周望去,看看是不是有伏兵过来,现在已经开春,四周山林也多,地形确实非常适合掩藏人马,但李皇帝看了半天,也没看到一个影子, 包括谷山脚下的众人,也是大眼瞪小眼,等着小阎王的伏兵杀出,却是始终不见动静, “小阎王,你的人呢,”李皇帝皱着眉问, “人,什么人,”我舅舅也皱起眉头, 李皇帝顿时恼了:“你不是说你埋伏了人手吗,倒是让他们出来啊,我倒要看看你从哪再变出点人来,” 我舅舅摇着头说:“李皇帝,你记错了吧,我什么时候说我埋伏了人,” “你……” 李皇帝正想谩骂两句,但是突然想起,小阎王确实没有说过埋伏了人,他只是说“有所准备”而已,但是不管什么准备,在李皇帝看来都不如伏兵让他忌惮,毕竟在这谷山脚下,天高皇帝远的地方,拼得乃是力量和拳头,其他什么都是虚的,所以李皇帝直接哈哈大笑起来:“哎呦,原来你没有埋伏人手啊,真是把我吓了一跳,我还以为你把你罗城的人带来了……我就说怎么可能嘛,整个罗城都在我的监视之下,一举一动都逃不过我的耳目,如果真有什么动静,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哈哈哈哈……小阎王,你到底做了什么准备,你倒是亮出来让我看看啊,” 李皇帝大笑着,笑得甚至都弯了腰, 李皇帝这边的人也都跟着笑了起来,原来乃是虚惊一场;而对面的王家和龙家军,则都一脸失望,刚才白高兴了一场,然而就在这时,我舅舅突然从怀里摸出一份外表?橙橙的卷轴来,高声叫道:“太后娘娘懿旨,李皇帝接旨,” 太后娘娘,懿旨, 什么鬼,拍电视剧呢, 就在现场众人一头雾水,搞不清楚我舅舅在干什么的时候,已经远离我舅舅十几米外的李皇帝,突然急匆匆返了回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面色慌张地说:“李皇帝接旨,” 这一幕,直接把现场众人惊得不轻,几乎人人都瞪大了眼睛,搞不得李皇帝这是在干什么,即便是我们几个听说过“太后娘娘”的使者,看到这一幕也忍不住目瞪口呆, 一向在省城无法无天、霸道无双,刚才还信誓旦旦要杀掉小阎王的李皇帝,竟然在转眼之间,又给小阎王跪下了, 就因为小阎王手中那份莫名其妙的懿旨, 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有这种东西, 这一幕实在太过震撼,也太过诡异,现场众人几乎人人长大嘴巴,不可思议地看着跪在地上的李皇帝,以及手中捧着“懿旨”高高在上的李皇帝,谷山脚下,一时之间沉寂无声,所有人都?契地一言不发, 而李皇帝并不顾四周诧异的眼神,跪得十分自然,也十分恭敬;我舅舅也是一样,神色十分坦然,好像李皇帝给他跪下并没有什么稀奇,而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 一片诡异的寂静之中,我舅舅慢条斯理地摊开手中卷轴,念了一遍这份“懿旨”的内容,懿旨虽然是用半文半白的格式写就,但是不难理解,大意是说李皇帝这个省城皇帝做得并不称职,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拿下省城,所以就地革职,以后不再担任省城的“皇帝”一职,而小阎王,则深受太后娘娘的赏识,即日起替代李皇帝,成为省城新任的杨皇帝, 这份所谓的“懿旨”念完以后,现场的众人依旧沉浸在震惊之中久久无法自拔,这么多年以来,大家都以为“李皇帝”只是个外号而已,是说这人心高气傲,把自己当皇帝一样看待;哪里想到这玩意儿竟然还要人封,而且还能革职、替代等等,这么奇葩的一幕,也难怪大家都震惊不已了, 难道说,李皇帝给自己的夜总会取名为皇家,出入也都用金銮大轿什么的,不是故作姿态,而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了皇帝,, 就连我们几个听过“太后娘娘”威名的人,也感到极度的不可思议,总觉得这种事情不该发生在二十一世纪的现代才对,如果背地里真有这么一套“皇室”存在的话,那把我们国家的政权放到哪里去了, 当然,现场众人还想像不到那么远的地方,只是看到这幕觉得非常震惊罢了,而我舅舅念完“懿旨”之后,便把手里的卷轴一收,递向跪在自己面前的李皇帝,说道:“李援朝,接旨吧,你已经被贬为庶民了,” 这份懿旨宣读过后,李皇帝就不再是李皇帝,而是李援朝了原来李皇帝的大名这么接地气,而我舅舅,则成了高高在上的杨皇帝,虽然我还是有点无法理解,但只要对我舅舅有利的事,我就觉得非常开心, 而李皇帝不能再这么叫他,该叫他李援朝了,李援朝并没有伸手去接懿旨,整个人都处在一个呆呆的状态之后,面色惨白、满头冷汗,显然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已经完全傻了, “李援朝,难道你要抗旨,”我舅舅皱起眉头, “不,不……” 李援朝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来,去接懿旨,但,他的手刚碰到卷轴,突然像是清醒过来似的,大声叫道:“不,我不服,这么多年来,我兢兢业业、鞠躬尽瘁,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太后娘娘怎么说撤我就撤我,一统省城的事,只要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可以办到的啊,我要去见太后娘娘,她不会这么轻易就撤掉我的,” 李援朝没有接旨,而是一屁股坐到了后面, 我舅舅冷声说道:“来不及了,太后娘娘现在对你很不满意,不想见你,李援朝,太后娘娘肯留你一条命就已经是特别开恩了,你还是赶紧接了懿旨离开这吧,如果抗旨不遵的话,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了,” 这样的台词,本来应该发生在古代才对,可是我舅舅却说得一本正经,就好像真有这么一套规则,李援朝仍旧是满脸的不服,猛地跳起身来,红着一张面庞,指着我舅舅说:“太后娘娘不可能对我这么绝情,一定是你在她老人家面前说了什么,你说,你告诉我,” 李援朝伸手就要抓我舅舅的领子,口中也唾液飞溅,哪里还有半点“李皇帝”的架势,活脱脱一个市井小民,而我舅舅大喝了一声放肆,接着举起手中钢刀,狠狠朝着李援朝劈下去, 李援朝虽然不是李皇帝了,但他的身手依然还在,他猛地往后一退,碍于我舅舅的实力,不敢再轻易进犯, 我舅舅将手中卷轴猛地抛在地上,说李援朝,今天这旨,你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否则太后娘娘怪罪下来,到时候谁也保不了你, 李援朝低头看着卷轴,呼哧呼哧地喘着气,显然还是无法接受这个现实,突然,他猛地抬起头来,瞪着眼睛狠狠说道:“我呸,什么皇帝,让我当我还不想当呐,那老娘们,拿这玩意儿就想糊弄我,把我李援朝当什么啦,今天我就把你杀了,随后再把那老娘们杀了,” 我舅舅面色一变:“李援朝,你要反吗,” “对,老子反了,” 李援朝高声喝道:“来人,给我把小阎王灭了,” 李援朝虽然不再是李皇帝了,但他的手下仍旧实打实地存在,毕竟他的人只认李皇帝,而不是认什么太后娘娘,李援朝一声令下,他的手下再次振作起来,一部分人对准王家和龙家军,一部分人再次围住我舅舅, 对面的人当然也是一样,再次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李援朝狠狠一脚踩在地上的卷轴上面,冷冷地说:“小阎王,别以为你攀上高枝儿就能拿我怎么样了,二十年前我能胜你一次,现在我一样能,别忘了省城是谁的地盘,我的,而你的人却远在罗城,我这次倒要看看,你这‘杨皇帝’究竟要怎么当,” 听完李援朝这一番战斗宣言,我舅舅长长地叹了口气,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李援朝,我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没有抓住,所以你也不要怪我,” 我舅舅念完这句话后,突然仰头看向天空,天上乌云汇聚,地上凉风骤起,一场倾盆大雨似乎就要到来, “嗯,省城也该变变天了……” 我舅舅喃喃地说完这句话后,四周那些绿树成荫的山林之中,突然冲出一大帮喊打喊杀的人来,手持各种家伙朝着这边疾冲而来,看那一层又一层密密麻麻的人群,少说也有上千之众……

下一篇   534 你,是王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