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1 小阎王,终于来了 - 少年王

531 小阎王,终于来了

在我眼里看来,龙王当然是个高手,这也是整个省城大家所公认的,不过平心而论,他虽然比我厉害不少,但也就和赵铁手是一个级别的,当初还和疯牛斗过一个两败俱伤,他绝对不是李皇帝的对手, 以我长久以来对龙王的了解,虽然他总是一副玩世不恭、大大咧咧的模样,但其实心思缜密,做事也非常谨慎,绝对不会莫名做出轻狂自大的事来,可是现在,绝非李皇帝敌手的他,却主动提出要和李皇帝单挑,而且还是一副云淡风轻、淡定从容的模样,还说自己一定会赢,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在最近一段时间里面,实力又有所提升, 这一年来,我的实力能够突飞猛进,别人当然也能一日千里,只要努力,没有谁的实力会是一成不变的,或许龙王也获得了什么神奇的功法、秘籍之类的东西,短时间内提升大量实力也说不定, 否则,实在无法解释他那一身自信的气质, 实际上,不光是我这么猜的,就连李皇帝都是这么猜的,本来对龙王嗤之以鼻的李皇帝,在看到龙王如此泰然自若的态度之后,心中也忍不住有点嘀咕起来,毕竟龙王可是省城青年之中的第一高手,未来的潜力绝对不可估量,或许实力真的提高了不少, 想到这里,一直以来狂放不羁的李皇帝,也忍不住皱起眉头仔细观察着龙王,心中显然已经不敢再看不起他,而龙王,则在众目睽睽之下,步履优雅从容地走到了场边,并且冲着李皇帝勾了勾手, “来吧,” 一声来吧,再度显示出龙王的自信和狂妄,好像根本就不把李皇帝放在眼里似的, 以后的事就不知道了,但是往前倒推二十年,敢这样直接挑战李皇帝的,龙王绝对是第一人,面对龙王的挑衅,李皇帝当然也走了出去,李皇帝的心中虽然有些嘀咕,摸不清龙王的底细,但还不至于畏惧龙王, 当然,李皇帝表现得非常谨慎,踏出去的每一步也充满小心翼翼,眼睛始终在龙王身上瞟着,显然在观察龙王到底有什么杀手锏,要知道,李皇帝即便是刚才同时挑战我们三曜的时候,也没表现得这么认真啊, 可以说,这场战斗还未开始,就成功引起了现场所有人的注意,无论是哪边的人,此刻都屏着呼吸看着场中二人,等待着这一场火星撞地球一般的战斗开始, 很快,李皇帝也走到了场中,和龙王不过几步之遥而已, “准备好了吗,”龙王笑眯眯地说着,仍旧是一副淡定从容的模样, 李皇帝没有答话,双拳却已紧紧握起,目光也紧紧盯着龙王,浑身上下更是散发出强烈的杀气, 此时无声胜有声,李皇帝显然已经准备好了, 龙王点点头,便在原地活动了几下手脚,似乎是在热身,他热身的动作并没什么稀奇,就是普通的拉伸一下胳膊和腿,同时飞快耍弄着手里的刀,唰唰唰的声音不断响起,快到几乎看不清尖刀活动的轨迹, “来了,” 龙王突然大喝一声,朝着李皇帝疾奔而去,两人本就只有几步之遥,龙王几乎只是一个呼吸的功夫,就奔到了李皇帝的身前,手里的刀也迅速朝着李皇帝的身上劈去, 我之所以说“身上”而不是描述某个具体部位,是因为龙王的动作实在太快,几乎一瞬间就刺出了七八刀,而且这七八刀分别刺向不同的部位,根本分不清哪一刀是实,哪一招是虚,或许每一刀都实,也或许每一刀都虚, 这一刹那,几乎所有人的心脏都悬到了嗓子眼里,眼睛更是一眨不眨地盯着场中情景,谁也不愿错过任何一个镜头虽然大部分人根本就看不清, 我的一颗心也高高提起,我清清楚楚地看到,龙王的实力相较之前和疯牛战斗的时候确实又提高不少,他走得本来就是轻灵、快攻的路线,如今更是把速度的优势发挥到了极致,刺出去的每一刀都宛如幽灵一般神出鬼没,我几乎可以肯定,如果疯牛这个时候再和他较量的话,肯定不是他的对手了,疯牛当然也很厉害,但可能是年龄所限,几乎没有什么发展的余地了,而龙王的潜力却依旧充满无限可能, 我甚至可以肯定,现在的龙王比赵铁手还要厉害, 真不愧是省城的传奇人物,绝对没有让大家失望,看到龙王刺出的那些神鬼莫测的刀,我都跟着浑身热下燥热起来,只觉得热血一阵阵涌动,同时也为我舅舅的眼光感到钦佩,竟然能够早早地把龙王拢至自己麾下要知道,这是李皇帝和各大势力多少年想做却做不到的事啊, 有此大将,何事不成, 那一瞬间,我感觉龙王没有吹牛,或许他真的能够战胜李皇帝,再次谱写属于他自己的省城传说,我觉得,不光是我这么想的,现场大部分人都是这么想的,因为龙王那一刀刀实在太华丽、也太莫测, 然而,这个念头才刚刚起来,龙王那快到眼花缭乱的刀,突然就停了下来,一动不动了, 仿佛时间停滞,又宛若空间凝固, 龙王的刀刺向李皇帝的咽喉,几乎只差几公分的距离就能置李皇帝于死地,但刀尖却被李皇帝的两根手指紧紧捏住,无法再往前行进一步, 是的,仅仅两根手指而已,食指和中指,却宛若两根钢钉,紧紧钳住龙王的尖刀, 一动不动, 李皇帝的嘴角突然勾出一抹邪魅的笑, 龙王的脸上则浮现出一丝惊诧,似乎连他都没想到李皇帝竟能这么轻松就夹住他的刀,显然,李皇帝并没他想象中的那么弱,或者换种说法,李皇帝比他想象中的更强, 龙王突然抽出刀去,猛地往后疾退,连退了七八步才停下脚步,或许是退得太急,他的呼吸开始急促,额头也有密集的汗珠滴下, 李皇帝并没有趁胜追击,而是站在原地似笑非笑地看着龙王,他的态度也从一开始的小心翼翼变得满不在乎起来,显然,经过刚才短暂的交锋之后,他已经摸清了龙王的底细,确定龙王并不是自己的对手,所以才表现得如此轻松, 而龙王,面上的惊诧也一闪而过,重新变得淡然和微笑起来,轻抚着手里的尖刀说道:“不错,李皇帝果然名不虚传,之前我还是太自大了,” 看到龙王承认错误,李皇帝的脸上闪过一丝得意之色:“你也不错,我没想到你在短短时间里面,实力竟然又提高了这么多,再过几年,我都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胜过你了……不过可惜,你没有那个机会了,” 李皇帝一边说,一边眼神变得凶狠起来,显然已经做好了攻击的准备,并且打算当场就把龙王杀死,以免日后成为心腹大患, 面对李皇帝的致命威胁,龙王却好像没有察觉到似的,仍旧抱着一副不紧不慢的态度聊天:“实力提高,那是当然,不然你以为我经常到你那密境干什么去,你手下的那个小阎王啊,真是太厉害了,要不是他指点我,我也不会进步这么快的……” 李皇帝的眼睛瞬间眯了起来,直勾勾地盯着龙王, 我的心里却是怦怦直跳,原来龙王进步这么快,是我舅舅给指点的,仔细想想,我舅舅指点过不少人啊,以前陈队长的那一手非凡刀法,据说就是出自我舅舅之手;而我舅舅虽然没教过我功夫,可我这一身“鸡鸣狗盗、溜门撬锁”的下三滥本事,却是我舅舅手把手教给我的,真是帮了我不少大忙, 原来我舅舅不仅自己是个高手,还是个出色的教官,经他调教之后的人,必然也会大放异彩, 只是龙王这么一说,不是变相出卖我舅舅了吗,难道我舅舅已经做好打算跳反, 可想而知,龙王这一番话立刻在现场掀起不少波澜,如果龙王是小阎王训练出来的,那么小阎王是不是也背叛了,李皇帝担心的也是这个问题,所以神色也变得有点紧张起来, 就听龙王继续说道:“还好小阎王不在这里,否则他一定不会放过我的吧……哈哈哈,当初为了求他指教,我可是整天死皮赖脸地缠着他,而他也以为我和你李皇帝是好朋友,所以才肯开口指点我几下的啊,” 龙王这么一说,李皇帝那边的人都松了口气,起码说明小阎王并没有反,毕竟小阎王太厉害了,如果他走到了对立面去,可是一桩超级大的麻烦,就连李皇帝都有点放松的样子,淡淡地说:“小阎王既然不在,那我就替他收拾你吧,” 说完这句话后,李皇帝的双目顿时精光暴射,如同一阵旋风般朝着龙王快速席卷而去, 李皇帝真是个可怕的人物,他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已经不是我这个级别的人能看得出来的了,只觉得他的力量已经完全超出我的想像,近乎于战神一般的存在了, 我甚至在想,我修炼得这个龙脉图,到底要冲过多少穴道,承受多少痛苦,才能勉强和他一战, 真的,现在的李皇帝,就宛如一座倾轧下来的泰山,浑身的威势更是暴涨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感觉那种力量根本就不是人力所能承受住的,如果我是龙王的话,现在肯定倍觉压力山大,未战之前就先被李皇帝恐怖的威势所震慑住了,而龙王毕竟不是一般人,他不退反进,同样朝着李皇帝直冲过去,同时口中大喊:“既然如此的话,我也要使出自己的杀手锏了,让你好好尝受一下我的威力,” 按理来说,如果一个人真有杀手锏的话,肯定不会自己轻易说出来的,比如说我,在动用自己的炎烧拳前,巴不得对方根本就不知道,才好成功实施出其不意的进攻, 龙王却在动手之前就大大方方地说出自己有杀手锏,不知道他是对自己太有自信,还是随便说出口来诈李皇帝的,如果是后者的话,那确实起到一点作用,李皇帝再度变得小心翼翼起来,攻势看上去也不是那么的猛了, 趁着这个机会,龙王也再扑上去,使出自己的浑身解数,将手中一柄尖刀耍得惊天地泣鬼神,化作无数道虚影和残影,如同九天之上落下的雨,无处不在、无处不有,疯狂地劈刺过去, 果不其然,龙王的攻势比之先前更猛更快,几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刺出几十刀去,但老实说,厉害是厉害,却没看到什么杀手锏的影子,难道说还不到时机, 一开始,李皇帝还小心谨慎地应对着,连续避开、挡下几十刀后,也没见到龙王再有更出奇的招式,所以,李皇帝果断出手,抓住其中一个空档,突然撩起一记飞腿,狠狠踢在龙王胸口, 砰, 只听一声重响,龙王的身体便如一枚炮弹般,和之前的我、流星以及赵铁手一样,重重栽倒在地,还骨碌碌地打了好几个滚儿, 李皇帝这一腿的威力,确实威力无穷,几乎能令天地变色,是我生平所见之中最强的一个,与之相比,流星的那两条铁腿像是幼儿园刚毕业似的,但又和我们三曜不一样的是,龙王在挨过李皇帝这腿之后竟然还能站得起来,虽然他的面色变得极度苍白,嘴角也渗出一丁点的血来,但他毕竟还是站起来了, 而且,脸上依旧挂着微笑, “不错,确实很强,”龙王笑着说道, 李皇帝的脸上同样挂满微笑:“龙王,你的杀手锏呢,我怎么还没见到,” 不光李皇帝有这个疑惑,现场众人也都有这个疑惑, 而龙王仍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既然是杀手锏,哪有那么轻松就使出来,当然要在关键时刻,一击将你杀之,” 说完这番豪言壮语之后,龙王再次双腿蹬地,手持尖刀迅速朝着李皇帝奔袭而去, 原来杀手锏还没有使出来,于是李皇帝又变得小心翼翼起来,谨慎地应对着龙王的每一次攻击,现场众人也还是老样子,目不转睛地盯着二人战斗,相比之前完全不堪一击的我们三曜,龙王和李皇帝之间的战斗显然精彩太多,尤其是王公子,更是紧张地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毕竟整个王家和龙家军都押在这场战斗上了, 但是这次,同样是十几刀过后,李皇帝便再次狠狠一拳把龙王给击飞出去, 龙王的伤显然更重了,嘴角溢出的鲜血也更多,但他还是很快就站了起来,再次朝着李皇帝疾驰过去,但是很快,他又被李皇帝击飞出来,所谓的杀手锏还是没有见到影子, 龙王一次又一次地站起,一次又一次地攻击,也一次又一次地被击飞,传说中的杀手锏也一次都没见到, 如此三番五次,龙王终于有点撑不住了,他的骨头不知被打断了几根,身体摇摇晃晃,口中也喷了一大口又一大口的鲜血,他再一次固执地站起,微笑地看着李皇帝:“不错,再来,” 这次,李皇帝没动,全场也陷入静?,王公子更是叹着气,低下头去, 谁都看得出来,在李皇帝一次又一次地进攻之下,龙王已经基本失去了战斗能力,再打下去也无非是死路一条,所谓的杀手锏,看来根本就不存在,只是龙王编造出来吓唬李皇帝的而已, 龙王的精神固然可嘉,但打不过就是打不过,就像他之前劝王公子的一样,实力相差太过悬殊的话,再顽强的精神力也根本没用啊…… “我搞不懂你在想什么,” 李皇帝摇着头说:“我本来不计划杀你的,你又为什么一定要撞到枪口上来,” 就像李皇帝自己说的,在这之前他根本不计划对龙王怎么样的,甚至三番五次给他机会,希望他能离开,但是龙王偏不,固执地要踏这趟浑水,怎么看都有点自寻死路的意思, 龙王则幽幽地笑着:“我的想法,你永远都猜不透,” 说完这句莫名其妙的话后,龙王再次冲了上来, 只是,他的步履不再坚定,出手也不再迅速,他就像个行将就木的老人,踉踉跄跄地朝着李皇帝奔去,可想而知,李皇帝随便一记飞腿,就把龙王给踢了出去, 这一次,龙王没有再站起来, 李皇帝慢慢地走过去,一脚踩在龙王胸口,龙王又“哇”的一声,吐出更多的鲜血,不可一世的龙王,就这么被李皇帝踩在了脚下,接着,李皇帝便抬起头来,用阴冷的目光瞪着对面的王家和龙家军,沉沉说道:“还有谁不服的,” 自然,一个答话的都没有,甚至有不少人被惊得低下头去,连直视李皇帝的勇气都没有, 因为现在的李皇帝,气势实在是太强大了,他就如同一座巍峨的泰山,似乎只要站在那里,别说对面站着四百来人,就是四千来人,恐怕也不敢轻举妄动, 一片沉寂之中,对面终于有了一丁点的动静, 是王家的少主,王公子, 王公子往前迈了一步,似乎想要挑战李皇帝,因为李皇帝问了有谁不服,那一向桀骜的王公子肯定不服,但王公子还没开口说话,被李皇帝踩在脚下的龙王便有气无力地说:“你傻吗,你没看到李皇帝有多强吗,你连王峰都打不过,还是不要上来自寻死路了吧,” 王公子一脸无奈的模样,其实他何尝不知道自己不是李皇帝的对手,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他如果不站出来又说不过去,总不能任由李皇帝这么侮辱王家和龙家军吧, 就听龙王继续说道:“这样,你赶紧喊大家一起都冲上来,我的龙家军虽然人少,但是个个精悍,至少能把李皇帝咬下一块肉来,” 王公子吃惊地看着龙王,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李皇帝也低下头去,皱着眉说:“龙王,咱们之前可是有过赌约,如果你输在我手上的话,王家和龙家军可是任由我处置的,” 龙王一脸讶异,惊奇地道:“李皇帝,你在开什么玩笑,咱们这种人什么时候说话算话过,” 无耻,真够无耻, 在一定程度上,龙王的作风和那些家主一模一样,无耻的神韵简直如出一辙,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在省城生存下去, 而李皇帝在听过龙王的话后,不气反乐,哈哈哈地大笑起来, 龙王继续说道:“李皇帝,你不要笑,你说我讲得有没有错,就拿你来打比方吧,如果我真不小心赢了你的话,难道你还真会乖乖离开省城,我看也未必吧,还有,你和刘德全他们说好今晚签约,难道你会真的去吗,你不过是权宜之计,先让他们撤退而已,你从来没有放弃过一统省城,” 面对龙王的疑问,李皇帝一个字都没有回答,只是不停地哈哈大笑着,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可乐, 而龙王则转头看向王公子,说:“你看到了吧,李皇帝也?认咱们可以出尔反尔了,你还在等什么,还不赶紧号令大家进行最后一搏,再晚可就没机会了,” 王公子却是一脸为难的样子:“这,这……” 如果说整个省城的风气就是可以随便出尔反尔的话,那么王公子绝对是其中的一股清流,言必行、行必果,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让他去违背自己说过的话,真比杀了他还要难受;很难说王公子这种性格好还是不好,但在省城这个风气很歪的大染缸里,这么做肯定是要吃亏的,被这些老狐狸、老油条玩弄得死去活来, 所以人人都觉得奇怪,王老爷子那么阴险狡诈的一个人,是怎么生出这么一个“清流”儿子来的, 龙王顿时有点急了:“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指挥大家上啊,” 看到王公子还是没有动静,龙王再次大喊:“龙家军听令,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一定要杀死李皇帝,” 但,还不等龙家军有所行动,李皇帝便把脚踩在了龙王的脖子上,沉沉说道:“谁敢动上一下,我立马要了他的命,” 龙家军均是一脸愤恨的模样,恨不得当场就把李皇帝给杀了,但是他们也不能不顾龙王的命,而龙王所说的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显然也包括他自己的性命,他还想再下一道命令,但是喉咙已被李皇帝狠狠踩着,根本说不出半个字来, “拿刀来,” 李皇帝突然一声大喝,身后立刻有兄弟递上一柄钢刀, 李皇帝手握钢刀,高声喊道:“我要让整个省城知道,和我作对的下场,就是死路一条,” 说完这句话后,李皇帝便要手起刀落,斩下龙王的脑袋,龙家军顿时急了,正要不顾一切地上来夺人的时候,就听某个方向突然传来一道沉重而缓慢的脚步声, 按理来说,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之下,无论什么样的脚步声都很难吸引大家的注意了,但是不知为何,这个脚步声就是有种神奇的魔力,一听就不像是普通人能踩出来的,天生带着一股霸道的王者气息,好像只要这人不发话,所有人都不能轻举妄动似的,引得现场众人都忍不住循声看去, 当然也包括李皇帝, 只见某个方向,走过来一个皮肤??、身形高大的中年男人,眼皮上面有一道疤痕特别瞩目,这人身上所散发出的气势果然十分霸道,就好像这天上地下都归他所有一样,他明明只有一人孤身前来,身后却像是跟了千军万马,整个天地都要为之变色,怪不得能够踩出那样惊心动魄的脚步声, 更加惊人的是,他头顶上空聚着一团乌云,仿佛也跟着他缓缓前来,更为他增添了几分恐怖的气势, “是小阎王,” 人群之中,突然有人惊声高呼,

上一篇   530 狂,简直太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