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5 他,跪下了 - 少年王

525 他,跪下了

不得不说,李皇帝是个深谙心理战的行家,步步为营的一层层加码,精准无误地击中对方心弦,将对方逼到退无可退的地步,牢牢地将局势始终掌握在自己手中, 他的战术确实很有效果,对面的四大家主本就因为木曜使者的死而有了一点慌张,虽然成功地被刘德全遮掩过去,但是心中仍旧隐隐不安,刘璨君和冯千月在省城可是名人,人人都知道这俩是谁,也知道这俩被绑意味着什么,所以他们两个一被押上来,四联那边的阵营就乱了起来,不少人都露出紧张而慌乱的神色, 而受到打击最大的则是冯天道,他和手下的贴身保镖疯牛一起,疯了一样地朝着李皇帝这边跑了过来, 相比之下,刘德全虽然心中也很震撼,但他并没有像冯天道那样失控,而是依旧站在原地,事实证明,刘德全的做法是正确的,因为冯天道和疯牛即便跑上来也没有什么效果,李皇帝一柄钢刀便让他们立刻站住了身形, “放了我闺女,”冯天道歇斯底里地大吼着,面色狰狞、几欲发狂,在他身边的疯牛虽然一句话也没说,但是手中的铁锤已经高高举起,浑身上下更是散发着可怕的杀气,显然随时都能冲上去和李皇帝拼命, 按理来说,冯天道和疯牛也不是这么不理智的人,但他们或许是太了解李皇帝了,知道李皇帝一向心狠手辣,真的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所以才会如此失控, 而在人群之中,也有个人和他们一样心急如焚,这个人当然就是我, 冯千月冒着生命危险过来给我送信,对我的真情也展露无遗,所以我说什么也要救出她来,否则我就不配当个男人了,一开始,我想在半道上下手,那是最稳妥也最安全的法子,可惜后来我被李皇帝困在密境中了,也就错过了这个最佳时间;好不容易赶到谷山脚下,想趁李皇帝还没把冯千月押出去的时候救人,结果还是迟了一步,李皇帝的钢刀已经对准冯千月的脑袋, 这是最差的时机,我几乎已经没有一点机会, 站在人群中的我,只能一点点往前靠近,看看还有无可能救下冯千月,在行进的过程中,自然不免有人认出我来,但是场中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也没人再去汇报李皇帝这件事情, 阵前,刘璨君和冯千月的哭声还在继续,他们两人的每一次哽咽和抽泣都让对面的冯天道和刘德全心碎,更让四大家族的子弟人心惶惶,李皇帝手握钢刀,笑着说道:“上啊,怎么不上了,” 李皇帝的声音轻松自在、洋洋得意,这才是真正的胸有成竹、底气十足, 冯天道则气得几欲发狂,咬牙切齿地说:“我再说一遍,放了我闺女,” 现场的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冯天道的怒火,尤其是他身上那种毁天灭地的气势,更是让人胆寒,然而,李皇帝却根本不吃这套,他甚至都不正眼看冯天道一下,冷笑一声说道:“我要是不呢,你又能怎样,” 冯天道能怎样,他什么都做不了, 女儿还在李皇帝的手上,只要李皇帝的手稍稍一动,女儿就有可能命丧?泉,他除了放上两句狠话,什么作用都起不了, 李皇帝微微摇着头:“冯天道啊冯天道,我以前一直觉得你是个人物,现在才知道你和刘德全一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你看看刘家主,再看看你,高下立判啊,” 冯天道回过头去,看到刘德全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虽然刘德全的脸上同样充满愤怒,但是相比冯天道的失控已经淡定多了,很有几分“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大将风范, 刘德全当然心疼他的儿子,但他知道一味地愤怒是没用的,所以反而站着没动, 就像冯千月依赖我一样,冯天道显然也很依赖刘德全,便朝他投过去了疑惑的眼神,显然在询问他该怎么办,而刘德全并没和李皇帝说话,而是看向了自己的儿子,怒火中烧地道:“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给我闭嘴,” 刘德全虽然不是普遍意义上的高手,但他身为刘家的家主,还是很有几分威严和气势的,在他的喝声之下,刘璨君立刻止住了哭嚎,只敢很小声地抽泣着,同时又可怜巴巴地说着:“爸,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啊……” 刘德全却完全不理这茬,反而当众训斥起自己的儿子来:“我不是让你好好在家呆着吗,怎么会被李皇帝抓住的,,” 刘德全的脑子确实非常好使,他知道如果儿子听他的话在家呆着,绝对不会有此飞来横祸,就算家中不可避免地有李皇帝安插的奸细,但是想要把个大活人抓出家门也是不容易办到的,所以他断定儿子这边肯定出了问题, 刘德全猜得不错,刘璨君是因为跟踪冯千月,并且为了保护冯千月,才被李皇帝抓到手的,但刘璨君此刻表现得还算个男人,并没有当众把冯千月给供出来,而是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其实按理来说,人都已经被李皇帝给抓住了,再计较这些已经没有意义,还不如想想该怎么把人给救出来,四联的人也都觉得莫名其妙,纷纷疑惑地看向刘德全,而刘德全却置这些眼神于不顾,仍旧固执地想要知道其中原因,瞪着眼睛冲刘璨君大喝:“说,” 刘璨君仍旧哆哆嗦嗦的,低着头一个字都不敢说, 刘德全还要再问的时候,李皇帝忍不住“啧啧”了两声,说道:“刘家主,你说你为难一个孩子干嘛,既然你那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好了,其实和你的儿子无关,起因在冯家的大小姐身上,” 众人的眼睛迅速被吸引到了冯千月的身上,冯千月本来也在哭哭啼啼,但是随着刘德全后来的几声大喝之后,也成了小声地抽泣,李皇帝手握钢刀,在冯千月的脖颈上方挥来荡去,笑呵呵地说道:“这位冯大小姐啊,真是个重情重义的好姑娘,她知道木曜使者是我这边的奸细以后,便迫不及待地来找我手下的火曜使者来报信了,” 说到这里,李皇帝突然戛然而止,脸上露出高深莫测的笑, 省城之中,人人皆知火曜使者是我,也人人皆知冯千月和我的关系,至此,四联那边也终于知道木曜使者是怎么暴露的了,虽然他们碍于冯天道的身份而不敢过分多言,可是一个个的眼神已经显露出了他们的怒火,也有胆子大的直言不讳地指责着冯千月, 这些声音此起彼伏,虽然不是很多,但已足够表明四联那边的心声,众人俨然已经把矛头齐齐对准了冯千月,认为她就是那颗坏了一锅汤的老鼠屎,就连冯天道面对这些声音也无可奈何,因为这件事上确实是他的女儿做错了,他就是想为女儿辩护都没有理由,只能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冯千月, 我却心里明白,李皇帝之所以把事说得这么详细,还是在施展他擅长的心理战,他要让四联那边不战自乱,自己人先内讧起来,在一片激愤声中,他继续火上浇油地说:“大家都知道嘛,火曜使者就是王峰,而王峰和冯千月又是出了名的两情相悦,当初在比武大会上已经展露无遗,所以我觉得冯千月过来报信理所应当、天经地义,真的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姑娘,我一定要为她竖大拇指,她帮了我们的大忙啊,” 李皇帝表面在夸奖冯千月,实际上就是在离间四联那边的关系,果然,在他添油加醋地刻意讲述下,四联那边显得更加乱了,几乎人人都在指责冯家和冯千月,冯千月一时之间成了众矢之的,连冯天道也抬不起头来, 疯牛倒是个直性子,怒气冲冲地转头骂道:“谁敢再骂我家小姐,我把他的脑袋捶成肉酱,” 疯牛一边说,一边把手中那柄恐怖的大铁锤高高举起, 疯牛的震慑力自然不用多说,身为冯家第一高手的他,在省城也拥有极高的威望和地位,尤其是他和龙王在龙华集团地下暗室的那场恶战传开之后,关于他的凶名更是甚嚣尘上,所以在他的威吓之下,四联那边果然安静了许多,但也总有几个不怕死的继续嚷嚷, “怎么,做错了事还不让说吗,” “就是因为你这么护着你家大小姐,才让她的行为越来越不可理喻,到了现在你们竟然还帮她说话,” 人都有从众心理,因为这几个刺头的存在,使得本来沉寂下去的声音又渐渐多了起来,疯牛也愈发地怒不可遏,手持铁锤便朝着人群走去,吓得好多人纷纷往后面退, “站住,” 冯天道突然一声怒喝, 疯牛可以任性,反正他本来就是那个脾气,而冯天道作为冯家的家主,到底还是有点大局观念的,知道这么乱起来不仅于事无补,反而会加速四联的消亡,导致更大的溃败,所以适时地喝住了疯牛, 疯牛就是再怒,也不得不听从冯天道的话,只能站住脚步无奈地回过头来, 李皇帝看着这幕,却是愈发得意,他知道自己的战术起了效果,继续面色得意地说道:“总之,冯家的大小姐可真是个好姑娘,不仅给我们带来了求之不得的消息,甚至甘愿被我抓住用来对付四大家族……这一切,都源于她对我们火曜使者深沉的爱啊,” 这番话,当然是李皇帝瞎扯的,稍微有点脑子的都知道冯千月怎么可能甘愿被抓,但这世界偏偏就是没脑子的多,所以四联那边再次乱了起来,指责冯千月的声音也更加多了起来, 时至此刻,四联那边军心已经大乱,但是李皇帝仍旧没有满足,继续发挥他的三寸不烂之舌,悠悠地说:“然而让我意外的是,不仅冯家的大小姐是个好人,刘家的小公子也是一个好人,他看到冯千月被我抓了,所以也主动跳出表示要一起来……唉,真是感人至深的感情,这世界还是好人多啊,有这二位鼎力相助,此战我如不赢,谁还能赢,” 李皇帝这番话真是要多扯有多扯,但是偏偏就有人信,连着刘璨君也一起骂上了,说他和冯千月脑子都进了水,早点死掉算了之类, 眼看着四联那边愈发混乱,李皇帝得意的笑脸也愈发灿烂,这种谈笑间便乱掉一整个军心的成就感,比之一场恶战之后获得胜利还要让人愉悦,回想刚到谷山脚下之时杀气腾腾、气势雄壮的四大家族,此刻的混乱和内讧才更加让人唏嘘不已, 李皇帝真是把“不战而屈人之兵”玩到了极致,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几个家主加起来似乎也玩不过他一个人, 然而,就在四大家族互相指责、乱成一团的时候,一声厉喝突然高高响起,回荡在山野之中:“住口,” 是刘家家主刘德全的声音,震耳欲聋,响彻云霄, 这位四联的头儿,当然也是人中俊杰,虽然他本身毫无武力,却能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便把之前各为其政的四大家族融合在了一起,并且在之前和李皇帝相斗的一个月里屡占上风,夺下了李皇帝不少的地盘和势力,甚至一度逼得李皇帝暴跳如雷、大发雷霆, 就在刚才不久,他还成功安定了众人因为木曜使者之死而慌乱起来的心,不知现在还能不能再度重掌大局、稳定军心, 可以肯定的是,就连李皇帝都不敢小觑这个刘德全,所以在刘德全大喝一声之后,李皇帝的笑容慢慢收敛,不过,他一想到刘璨君还在自己手里,料刘德全也掀不起什么浪,又忍不住得意起来,眼中尽是笑意, 四联的众人也都纷纷看向刘德全,等着这位“盟主”说些什么, 刘德全先是狠狠瞪了自己儿子一眼,骂了句“你这个废物”,接着才抬头直视李皇帝,说道:“那你想怎么样,” 这句话一出口,就代表刘德全打算妥协了,是啊,自己儿子在别人手里,不妥协又能怎么样呢,只是四联那边,自然又多了不少唉声叹气的人,而李皇帝的嘴角则几乎咧到天上去了, “很简单,” 李皇帝认认真真地说:“你们所有人都把武器扔在地上,乖乖向我投降,” 刘德全沉吟一阵,说道:“我们投降,你会放过我们吗,” 李皇帝面带笑意:“当然,” 既然说到投降,就说明这仗是打不起来了,四联那边低下去的头更多,士气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沉下去,刘德全看看左右,说道:“李皇帝,你绑了我儿子和冯家主的女儿,我们两人认栽,甘愿投降,交出族中所有产业、地盘;但是王家和葛家,我就不能为他们做主了,” 李皇帝哈哈哈地大笑起来:“刘德全,你把我当三岁孩子一样哄吗,谁不知道你们四大家族已经是联盟了,而你就是四大家族的盟主,一言九鼎,你让他们投降,他们难道还能不听,” 刘德全叹了口气,说道:“李皇帝,你也太高看我了,什么盟主,空架子而已,实不相瞒,我们这四大家族,其实就是乌合之众罢了,大家给我面子叫我一声盟主,不给面子直接叫我滚蛋我也没辙,我真的只能管了自己和冯家,另外两家不在我的掌控之中,” 刘德全确实老奸巨猾,其实刚才那些内讧和指责的声音,确实基本都来自王家和葛家,想想就知道了,刘家和冯家的人怎么可能指责自家的大小姐和小公子,刘德全如果命令四大家族全部投降,也不是不能做到,但要真这么做了,必然会遭到另外两家记恨,成了千古罪人,万年钉在耻辱柱上,所以他才用这样的托词,说自己管不了葛家和王家,先把这个锅推出去再说, 不过他也太低估了李皇帝的智商,李皇帝怎么可能因为刘德全这三言两语就真的放过葛、王二家,李皇帝挥舞着自己手里的钢刀,在刘璨君和冯千月的头顶来回比划,说:“刘德全,你少给我废话,你马上命令四大家族的人全体放下武器,不然你的好儿子和你这个未过门的儿媳妇就要人头落地,” 李皇帝绝不是开玩笑的, 但凡在省城道上混过的人都知道,李皇帝说话绝对一言九鼎,而且心狠手辣,从来就没有不敢杀的人,跟了他十几年的木曜使者,不是一样说杀就杀了吗,脑袋还在前面的土地里滚着, 刘德全本来想退一步,他已经打算投降了,只是不想背上罪人的锅,让另外两个家族谩骂自己,然而,李皇帝却完全不给他这个机会,一定要将他逼到死路、绝路, 刘德全的胸腔在起伏,眼睛在冒火,牙齿紧紧咬着, 李皇帝却始终笑容满面,手里一柄钢刀来回晃悠:“刘家主,早点做决定啊,我这手指不定什么时候一哆嗦,就把他们两人给杀……” “好啊,你杀,” 不等李皇帝说完,刘德全突然爆出一声怒吼, 这一声吼,震惊四野,所有人都面露诧异,就连李皇帝都呆住了,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竟然有人让别人杀了自己儿子,,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刘德全便怒火中烧地痛斥起来:“反正这样的废物儿子,我早就不想要了,我刘德全何许人也,十六岁白手起家,只用十年时间便打拼到了和各大家族平起平坐的地位,我一生机关算尽、智谋过人,唯独生的这个儿子却是蠢如笨猪,简直败坏我刘家的名声,实不相瞒,我早就想掐死他了,今日正好借你李皇帝之手,将他除掉算了,省得丢人现眼,” 听着刘德全这一番话,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李皇帝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坐在地上的刘璨君抬起头来,哆哆嗦嗦地说:“爸……” “别叫我爸,” 刘德全歇斯底里地骂着:“你看看葛家的葛平,看看王家的少主王子文,再看看你,说你废物都是轻的,我就是嫌你丢人,才让你在家呆着,结果你为了一个女人,还要跑到大街上去,死了也是活该,省得让我背上骂名,从现在起,我没你这个儿子,李皇帝,赶紧把他杀了,” 刘德全这一番话说得慷慨激昂,显然已经把自己儿子的死置之度外,然而,刘德全可以做到不在乎儿子的性命,冯天道却做不到,他着急地说:“老刘,你冷静下……” “老冯,” 刘德全再次打断了冯天道的话,怒声说道:“你也别管你那个女儿了,看看她给你带来过多少麻烦,生个这样的女儿不如生块叉烧,这次,她直接毁坏了咱们的大计,把木曜使者都给暴露出去了,你觉得谁还能原谅她吗,不如就让她死了吧,和我儿子一起做对地下鸳鸯,也不枉她这一生了,” 刘德全行事果断,冯天道却摇着头,几近哀求地说着:“不不不,两个孩子到底年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啊,刘家主,你再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了,”刘德全大声吼道:“老冯,难道你还不明白吗,即便咱们全部投降,李皇帝也不会放过咱们的啊,为了两个不成器的孩子,搭上咱们这么多人的命,你觉得值吗,,” “不会,不会,李皇帝说了只要投降,就会放过咱们……” “冯天道,李皇帝根本不会履行承诺的啊,他带这么多人到谷山来,就是想要咱们的命,如果横竖都是个死,不如抛开所有和他拼上一场,或许还有活的几率,” 刘德全步步相逼,将冯天道压得死死的,完全不给他机会反驳,眼看着冯天道哑口无言,说服刘德全无望,只能回过头来哀求地看着李皇帝,声音动容地说:“我冯家甘愿投降,你能不能放过我的女儿,” 冯天道的声音充满凄惶,他的眼睛红了,眼眶湿了,显然已经拿出自己所有的诚意,就差给李皇帝跪下了,冯天道好歹是冯家家主,风光之时也是不可一世,现在却露出如此可怜狼狈的模样,真是见者伤心、听者流泪, 父爱面前,谁不动容, 冯千月也忍不住流出了眼泪,哽咽地说:“爸,我对不起你……” 双方好多人都忍不住叹了口气,不忍再看这个场面, 只可惜,李皇帝的心偏偏是石头做的, 李皇帝把钢刀竖在冯千月的脖颈之上,冷冷说道:“冯天道,只要你说服另外三个家主投降,我可以放过你的女儿,” 冯天道只能回过头去,眼神凄厉地看向另外三位家主, “我可以投降,”王公子是第一个做出表态的,直接就把手中金刀砸在了地上,毕竟他和冯千月的私交也算不错,当然不能眼睁睁看着冯千月死去, 葛天忠看看刘德全,显然要听刘德全的话, 而刘德全咬着牙说:“老冯,我跟你说,投降也没有用,你就听我一句劝吧,” 不等冯天道说话,李皇帝的声音再次高高响起:“冯天道,我数三下,如果你还是不能让所有家主投降,你女儿的脑袋马上就会落地,” “一,” “老刘……” 冯天道哀求着,刘德全却缓缓摇头, “二……” “老刘,我求你了……” 冯天道还在哀求,刘德全仍旧无动于衷, “三,” 李皇帝一声高喝,手中钢刀迅速朝着冯千月的脖子斩下, 冯天道没办法了,猛地转过头来,朝着李皇帝的方向跪了下去,这个年近五十的汉子,泪水滚滚而出,泪流满面:“李皇帝,我求求你,放过我女儿吧,” 只可惜,李皇帝没有半点动容,他手中的钢刀还是疾速斩下,一个如花似玉、正值妙龄的女孩眼看就要人头落地, 很多人都闭上了眼睛,不忍再看这个场面, 然而就在这时,李皇帝的身后,一道人影突然疾速窜出……

上一篇   524 笑你,太天真

下一篇   526 引火烧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