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3 奔赴,谷山战场 - 少年王

523 奔赴,谷山战场

李皇帝的声音充满激昂和热血,回荡在整座皇家夜总会中,这个看上去垂垂老矣的老人,认真起来之后竟然能够爆发出类似年轻人一样的朝气,实在让人惊叹不已, 而李皇帝手底下的人也没有让他失望,众人齐声呼喊一声“是”后,几乎要把整座夜总会都震塌了,士气可谓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哪怕是旁人看了也会情不自禁地产生热血, 只可惜我参与不到了,我被六力士举到空中,送入电梯,前往密境, 随着电梯的门关上,距离李皇帝的世界便越来越远, 其实相比木曜使者,我的待遇已经很好,李皇帝到底是饶我一命,否则以他的性格,我现在也必身首异处,可怜的木曜使者,在我的印象里,他是个挺怪的老头,只会绕着小花园一圈圈地跑,我甚至都没见他发挥过什么威力,就这么死在了李皇帝的刀下,真是时也命也, 回想起来,还好我和冯千月在房间里的谈话自始至终都没有提到“王巍”二字,唯一沾点边的就是她说了句“我和我爸都对不起你”,但我无论作为王峰还是王巍,冯天道都对不起我,也不会让李皇帝产生怀疑, 但凡有一点点涉及到王巍,恐怕我这条命都不会在了, 可是,虽然我保住了一条命,冯千月却还处在危险之中,这是唯一让我放心不下和担忧的地方,冯千月不惜以身犯险来提醒我,而她也眼巴巴地等着我去救她,可我却在关键时刻被困了起来,这可如何是好, 几分钟后,我便被六力士送到了密境之中,而他们把我放在床上之后,担心我会逃走,还用绳子将我层层加固,牢牢地绑在床上, “峰哥,对不住了,我们也是奉命行事,” 说完这番话后,六力士便出了密境,继续到门外守着,即便是和四大家族这样的强敌对战,李皇帝也没有让他们跟着,他们自有职责所在,尤其李皇帝离开之后,皇家夜总会已经成了一座空城,更需要他们的守护, 皇家夜总会就相当于李皇帝的大本营,不论哪里出事,这里都不能有失, 我舅舅是教过我一些脱困的法子,可我现在被绑得像个木乃伊一样,从头到脚都不能动,别说我了,恐怕就是我舅舅也没法子啊,我躺在床上,痛苦地大叫着,冯千月还处在危险之中,我却被困在这里连动也不能动,这让我心里怎么好受,我知道在这密境之中,就是再怎么大叫也没有用,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或许只有大叫才能减轻我心中的一点痛苦, 但是就在这时,密境之中却传来一个意外的脚步声, 我吃惊地转头往门口一看,才发现原来是岩石, 看到岩石,我才想起这次大战并没有他的份,因为他还受伤未愈实际上就算未愈,但战斗力也远胜一般人了,如果前去谷山的话,就算出不上什么大力气,也绝对不会拖李皇帝的后腿, 但就是因为他之前的冲动和鲁莽,李皇帝这边才失去了三分之一的场子,李皇帝对他痛恨不已,看见他就来气,不杀了他已经算仁慈了,怎么可能还带上他, 所以这密境之中,不只有我,还有岩石, 看到岩石,我就像是看到了救星,立刻大叫起来:“岩石,快帮我解开绳子,” “为什么,” 岩石一步步地走了进来,站在床前看着我的身体,看着看着突然就笑了起来,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岩石处在倒霉之中,所以他看到别人倒霉,也会非常开心, 我无语地说:“不小心犯了个小错,得罪李皇帝他老人家了,他不让我参加谷山之战了……” “哈哈,好啊,好啊,”岩石像个孩子一样拍手大笑:“原来你也有今天,仗着李皇帝一向宠你,看你现在还怎么办,我去不了,你也别想去,” 摊上这么个人,我也真是无语,但是我也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岩石,你希望李皇帝他老人家赢不,” 七曜使者之中,岩石是唯一忠于李皇帝的人了,他立刻毫不犹豫地说:“当然希望,” 我说那你赶紧把我放了,这场大战我能帮到他老人家的大忙, 岩石上下看了看我,说就凭你,能帮到李皇帝什么忙,他老人家英明神武、逢战必胜,需要你献什么殷勤,李皇帝既然把你留在这里,就是断定用不上你,你还是老老实实在这躺着吧, “而且老实说,我看到你不能动,而我能动,心里不知道多开心呢,” 岩石说完以后,还故意在我面前做了几个舞蹈动作,以显示他的自由之身,当然也算不上舞蹈,有点像广播体操,做完一套八连拍的动作,才大笑着一瘸一拐地往外走去, 看他那副贱样,我真想狠狠地收拾他一顿,但是现在有求于他,只能忍辱把他叫住,说岩石,我真有一件特别重要的事要向李皇帝汇报,影响到他老人家此战成败的那种,你必须把我放了,否则就来不及了, 这句话果然有用,岩石回过头来奇怪地问我:“什么事情,” 我说这事太过机密,不方便告诉你,你赶紧把我放了, 结果岩石又跟我玩手段,说我不讲,他就不放,我也是太过心急,只能跟他说了:“木曜使者其实是个奸细,他是刘德全的人,” 之前餐厅的事刚过去不久,还没那么快传到密境里来,所以岩石肯定还不知道,果然,在我说完这句话后,岩石露出一脸的震惊:“真的,” 我说千真万确,你赶紧把我放了,我要去汇报给李皇帝,否则就要坏事, 岩石却是“啪”的一拍大腿,兴奋地说:“这么大的功劳,我自己去建多好,为什么要让给你,” 岩石说完以后,便兴奋地往外走去,当时我那个无语啊,平时看这家伙挺蠢笨的,为啥现在脑子这么灵光,我无可奈何,只能不断臭骂,但岩石根本就不理我,也不顾李皇帝禁止他外出的命令,急匆匆就奔向门口,我甚至能听到他推开密境的门的声音, 我气得几乎半死,这段时间我没少没人耍,前脚被刘德全耍,后脚被李皇帝耍,不过这两人都老奸巨猾,江湖经验不知胜过我这个年轻人多少,耍我也就耍了,我还不至于生出什么怨言,谁让咱就是不如人家,可是一向“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岩石都能耍我,这就实在有点说不过去了,我自己都觉得羞愧无比,我一向引以为豪的聪明和智慧,以及应敌经验都哪里去了, 如果我舅舅在这,非甩我两个大耳刮子不可, 然而奇怪的是,岩石推开密境的门后,却再也没有其他声音了,既没听到他走出去,也没听到他和六力士交谈,怎么回事, 就在我感到奇怪的时候,岩石终于说话了, “你怎么来了,”岩石的声音充满意外, 有人来了,是谁, 很快,又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我来做客啊,李皇帝呢,” 是龙王的声音, 竟然是龙王的声音, 我兴奋的几乎无法自制,他是我舅舅的人,他来到这,必然是来救我, 就听岩石继续说道:“李皇帝去谷山了,你不知道吗,” 龙王答:“哦对,今天是李皇帝和四大家族决战的日子,你看我这记性,不过我来都来了,就进去坐坐吧,” 岩石显然挡着不让,说道:“你不是已经和李皇帝闹翻了吗,怎么还来我们这里,” 龙王“嘿”的笑了一声:“看你这话说得,闹翻了就不能和好了吗,我和李皇帝多少年的关系了,偶尔吵几句嘴还不正常,好了,你让我进去吧,我喝杯茶就走,” 岩石沉默了一下,继续说道:“龙王,你别唬我,如果你真和李皇帝和好,六力士为什么都在地上躺着,” 龙王“哎呦”一声,说:“这都让你发现了啊,真是厉害,” 岩石:“……我又没瞎,我看得到,” “好吧,” 龙王轻轻叹了口气, 接着,我便听到“砰”的一声重响,外面显然有人打起来了,接着,脚步声便走了进来,一直走到我的房间门口,我转头一看,正是龙王, 龙王和过去的每个时候一样,脸上依旧挂着玩世不恭的笑,仿佛任何时候都不能让他皱一下眉头,龙王的手里还握着一柄尖刀,尖刀的尖儿上正往下滴着鲜血, 龙王叹着气说:“真是作孽,手上又多了一条人命,本来还想骗骗他的,结果他太聪明了,竟然知道我来意不善,不过,还好他开了门,否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进来,我可没有进入这里的密码,” 听这意思,岩石显然已经殒命, 其实以岩石的实力,就算打不过龙王,和他拼一拼总是可以的,但可惜他有伤在身,就只能任由龙王蹂躏了,龙王一边说,一边走到我的身前,“唰唰唰”几下就把我身上的绳子解开了, “去吧,”龙王说:“去做你想做的事,” 龙王一边说,一边往我手上放了一枚车钥匙,告诉我说楼下停着一辆速度可达四百马力的跑车,李皇帝也没走多久,应该很快就能追上他的大部队, 我抓紧车钥匙,立刻一跃而起, 整整一个多月了,我从来没像现在这么的开心过, 龙王的出现,于我来说就好像久旱逢甘霖,只有亲身经历才能体会到那种痛快的感觉,我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几乎都要炸裂,我没有和龙王说一声谢谢,因为已经没必要了,他对我的恩情也不是一声谢谢就能报答完的, 我往外狂奔了两步,突然想起什么,又回过头来说道:“我舅舅……” 还不等我说完,龙王就摆了摆手,说道:“别指望从我这听到什么消息了,你舅舅离开之前也没有任何话留给我,” 我正有些失望的时候,龙王继续说道:“不过你舅舅曾和我说过一句话……” 我抬起头来, 龙王沉沉说道:“他说,他希望你为自己而活,而不是整天考虑别人的感受,” 我明白了, 这就是龙王说得“去做你想做的事”的意思, 我这一去,可能会对不起我舅舅,耽误我舅舅的事,但他不会怪我,因为他希望我能为自己而活, 而我,现在只希望救出冯千月, 至于李皇帝和四大家族谁赢谁输…… 我去他妈的,关我屁事, 我希望冯千月能好好的就足够了,否则我就不配做个男人, 我大喊了一声谢谢,接着便如风一般冲向密境的门, 而龙王,则悠哉悠哉地走进我舅舅的房间,拿起了那只已经沉寂一个多月的游戏手柄, 路上,我看到了已经沦为死尸的岩石,这家伙确实相当可怜,和木曜使者差不多,几乎都没怎么表现自己就挂了,但我一点都不同情他,冲出密境之后,我又看到了六力士,他们确实一个个都倒在地上,但是应该没死,而是被龙王给打昏了,因为他们的胸腔还在起伏, 不过就算他们没死,龙王也算是把事给做绝了,如果李皇帝此战能胜,回过头来绝对不会放过龙王, 但是想来,龙王也不在乎,反正早就闹翻了, 我用飞一般的速度冲下楼去, 龙王说得没错,楼下确实停着一辆超华丽的红色跑车,兰博基尼的牌子,具体什么型号我就不知道了,我也没研究过这些,在我冲下去的时候,看到有几个年轻女孩正以车子为背景在自拍, “不知道这辆车的主人是谁,” “一定是个高大帅气又多金的男孩,” “是啊是啊,好想和他约会……” 我一边往车子边上冲,一边大呼着让开,原谅我没有礼貌,我确实心急如焚, 几个女孩却大喊着:“你不要过来,不要把车子给撞坏了,这么贵的车你赔得起吗……” 我才懒得搭理她们,直接开了车锁钻进车内,在她们一个个错愕的目光中,开着车子疾速而去,龙王说得没错,这辆车的速度确实很快,再配合我优秀的驾驶技术,几乎开出了飞机一般的感觉, 此刻,李皇帝率领着大部队往谷山而去,然而人越多,行军速度就越慢,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所以我一定可以在大战开始之前,追上他们, 似乎老天都知道今天会有一场震撼省城的大战,那里必将血流成河、哀鸿遍野,所以连天空都有点阴沉沉的,仿佛随时都要下雨,压得人都有点喘不过气来, 意外的是,就连平时热闹繁华的省城,现在都清静了许多,大街上的车也很少,仿佛人人都知今天会有一场大战,所以缩在家里不敢出来了,不过这也方便了我加速追赶,真的将一辆跑车跑出了飞机的感觉, 谷山在省城的郊区,那里地处偏僻、人迹罕至,开车过去都要一个多小时,这也就是李皇帝和四大家族把决战地点放在那里的原因,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死上多少人都不会被人知晓, 我出发的时候,李皇帝他们已经离开半个多小时了,所以就算死命追赶,把跑车当飞机开,也仅仅在快到谷山脚下的时候,才看到了李皇帝所率领的大部队,上百辆各式各样的车集中在山的脚下,正有层层叠叠的人群从中走出,准备奔赴战场,气势豪迈、浩浩荡荡, 因为人实在太多了,我根本看不到李皇帝,就更看不到冯千月了,我也不敢把车开得太近,因为我这辆车挺扎眼的,怕一过去就被人给看到了,然后汇报给李皇帝, 所以,我把车子停在百米之外的一棵树下,然后采用双腿奔跑过去, 因为李皇帝这边人人都认识我,所以我在路上还故意用泥巴抹了几把脸,足够挡住我的面容,不熟悉我的很难认出我来,就在我奔跑的过程中,我的手机突然响了, 这种危急的情况之下,其实我很不想再接电话了,但我又怕耽误了什么事情,所以还是接了起来, 是王公子打来的, “王峰,你还是来了,” 从王公子的语气来听,他显然很不希望我来, 我说当然,我可是火曜使者,这么重要的大战怎能不来, 王公子有些难过地说:“你为什么这么固执,就算你不愿加入我们这边,至少也别来参与这场战斗啊,你知不知道,李皇帝今天必死无疑,而你身为他手下的七曜使者之一,也必然会死的啊,你一定要让我的刀,斩在自己兄弟的身上吗,” 王公子这番话,和前几天的言辞并没什么两样,他还以为他们四大家族必胜,等着和木曜使者里应外合地干掉李皇帝,殊不知李皇帝这里早就变天,掌握了刘璨君和冯千月的李皇帝,才拥有着极大的优势啊, 在我看来,必败的是四大家族才对, 只是现在,我肯定没时间再和王公子说那么多了,我只能匆匆忙忙地挂掉电话,然后继续朝着战场奔去, 结果还没跑上几步,又有电话打了过来,我还以为还是王公子,结果拿出来一看,却是冯天道, 之前比武大会期间,我和冯天道合作商量干掉李皇帝,那个时候存过他的电话,可是这种时刻,他干嘛打电话给我, 我莫名其妙地接了起来, “王峰,你来了没有,”和王公子急迫的声音不同,冯天道的声音带着一股子冷漠, 我说来了,怎么, “来了就好,”冯天道的声音夹杂着冷笑:“我看你这次往哪里跑,” 我站住脚步,说你什么意思, “我能有什么意思,”冯天道的声音高亢起来:“王峰,因为你的存在,让我女儿在省城的名声受到多大影响,你不是不知道,我女儿和刘家的刘公子有婚约,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也不止一次地和你说过,让你离我女儿远点,可你都做了些什么,,我恨你恨得入骨,恨不得扒你的皮、吃你的肉,这次,终于逮到了机会,我一定要将你挫骨扬灰,” 冯天道的语气里充满恨意,每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由此可见他对我的仇恨是多么的深,然而就是同一个人,在我刚当上火曜使者之时,还亲自到金龙娱乐城来,说想把女儿嫁给我, 冯天道的两面三刀,我也不是第一次见识了,而且我也能够确定,他这番话就是故意说给刘德全听的,以此来证明他的诚心,可我在听到他这番话后还是气得差点吐血,气得浑身都哆嗦不已,我来谷山,没有别的目的,就是想来救冯千月的,可是冯天道的这个电话无疑给我泼了一盆凉水,将我从头到脚浇了一个透心凉, 真的,我当时差点想要掉头就走, 好在,我的气息慢慢平缓下来,我知道冯天道是冯天道,冯千月是冯千月,我不能因为冯天道的无义,而置冯千月于不顾, 所以我什么都没有和冯天道说,直接就挂上了电话,忍着耻辱继续朝着鼓山脚下奔去, 谷山脚下有一大块空地,而且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非常适合战斗,地上时不时的还有殷殷血迹,足以说明这里发生过不止一次恶战,更死过不止一个的人, 现场的人虽多,可这里的气息依旧阴森森的,风中透着死亡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隔得老远,我就看到了四大家族的人,他们早就来了,立于山脚之下,层层叠叠数不胜数,至少有上千人,而且他们的纪律也非常严明,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而且面色沉默,就好像秦始皇陵中的士兵一样,但又不一样的是,他们的身上充斥着几乎滔天的杀气,几乎要将整个天地吞没, 显而易见,他们是不畏惧李皇帝的,而且极度渴望和李皇帝一战, 从四大家族组建至今,不过几个月而已,竟然就拥有如此可怕的团结力,而且这一切都是在刘德全的主导下完成的,虽然他还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被李皇帝抓了,但我还是非常佩服那个老家伙, 不过佩服归佩服,如果让我杀他的话,我还是会毫不留情,因为彼此的积怨已经太深, 而在四大家族的对面,李皇帝的人也正在集结,相比四联那边的沉静,李皇帝这边显得热闹许多,时不时还有几声呼喊,那是头目正在点兵点将,透过重重人群,我终于可以看到李皇帝的影子,那个白胡子白头发的老头站在队伍的最前面,一副弱不禁风、颤颤巍巍的模样,仿佛随时都会倒下, 但我知道,那不过是他的伪装, 关键时刻,他就会亮出他该有的獠牙, 流星和赵铁手,也分别站在李皇帝的左右, 不过,我没有看到刘璨君和冯千月,想来那是李皇帝的秘密武器,应该不会让他们急着现身, 天气已经入春,大地也已回暖,四处都是青草茵茵、绿树成群,空中不断飞过一群又一群的鸟儿,这是一副美丽的盛世景象,在这个季节,如是踏青,或是旅游,都是非常不错的选择, 然而,这里却偏偏要发生一场无比震撼的恶战,还会有大量的人将会葬身在这片美丽的地方, 李皇帝的人很快就集结完毕了,他们整体看上去虽然没有对面那么杀气重重,可是同样威武雄壮,身为李皇帝的兄弟,称霸了省城这么多年,他们自有几分傲气, 而我趁着混乱,也悄悄地混入了李皇帝的队伍之中, 这里同样有上千人,彼此不认识也很正常,所以我很成功的在其中穿梭,并且距离李皇帝越来越近, 双方的人马都已集结完毕,头顶的乌云也很快汇聚过来,凉风吹起,现场很快安静下来,站在队伍最前方的李皇帝轻轻地咳嗽着,不过他的表情却很轻松,仿佛完全没把对方的人放在眼里, 对面,四大家族的家主立在前方, 刘德全、冯天道、葛天忠、王子文,四人犹如四大金刚,稳稳站着, 看到这边的人集结完毕,刘德全笑着说道:“李皇帝,别来无恙啊,” 李皇帝又咳了两声,答:“有恙,有恙,就快病入膏肓了,不过我在死掉以前,肯定会拉你当个垫背的……” 李皇帝一边说,一边阴沉沉地抬起头来,冲着对面的刘德全露出诡异的笑,

上一篇   522 功过相抵

下一篇   524 笑你,太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