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8 棋逢对手 - 少年王

518 棋逢对手

李皇帝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场子,被四大家族给夺走了,, 这是怎么回事, 而且就算这是真的,为什么我又该死,, 还不等我细细揣摩,李皇帝狂风骤雨一般的攻势已经轰了上来,他的拳,他的脚,化作一道道光影,一会儿把我轰到空中,一会儿将我轰到地上,我就像个肉沙包一样任其蹂躏,毫无还手之力, 我以前见过几次李皇帝发怒,天真地以为那就是他暴躁的极致,现在才知道我错的离谱,之前的几次发怒跟现在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之前因为蜘蛛,李皇帝说要弄死我的时候,我也感觉自己命悬一线,可那个时候我舅舅就在附近,再绝望也终有一线生机;可是现在,我舅舅也不在密境,我感觉自己这次一定是死定了,天上地下谁也救不了我, 是的,有好几次,我都觉得自己要死了,三魂七魄似乎都丢了一大半,但每次觉得自己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总能被李皇帝又一轮的攻击给彻底唤醒过来, 整个殴打过程大概持续了有半个小时,打到李皇帝自己都觉得累了的时候,他才气喘吁吁地停下了手,整个暴风雨才骤然停止,我躺在地上,只觉得整个身子都不是我的了,从上到下的骨头都好像碎了一样,就连意识都变得模糊不清,之前我还笑话人家岩石被打成一副狗样,结果转眼之间便轮到我享受这个待遇了, 人啊,果然任何时候都不能笑得太早, 房间里惊天动地的声响引起了其他几个使者的注意,他们本来还想来看一看的,结果李皇帝咆哮着让他们滚,他们便赶紧退了回去,房间里只剩下李皇帝气喘吁吁的声音,我虽然也疼得非常想叫,但是已经叫不出来, 李皇帝慢慢地走过来,用手提住我的衣领,阴沉沉问道:“知道你哪里做错了吗,” 我慢慢点了点头, “说说看,”李皇帝说, 我闭上眼睛,开始回忆今天晚上的整个过程, 其实,大龙彪派出去的那两个探子没错,山岳会所之中确实只有包含四大家主在内的一百多人,但他们又故意做出一副“请君入瓮”的模样,甚至还在会所四周故意布出一些人影闪动,就是为了让我相信他们埋伏了大量人手, 我这个人生性多疑,从不轻易上当,也从不轻易涉险,他们就是抓住了我的这个特点,才成功诱骗我上当的,而我为了救出土曜使者,便令大龙彪召来更多的人当时有七八百人来到现场,就意味着李皇帝这里至少有一半的场子处于空虚之中, 而四联那边的人,则迅速趁虚而入,轻轻松松地便占了这些场子, 刘德全实打实地跟我玩了一出空城计, 这场无声的战役之中,我是司马懿,而他是诸葛亮,我一直自诩为老油条,江湖经验丰富,却在刘德全的手上栽了一个大跟头, 而这显然还不算完,四联的人不仅占下我们的场子,而且还势必埋伏在了这些场子之内,在我们的人各自回去之后,便展开了一场惨无人道的围杀,我们的人猝不及防,必然被杀得落花流水、连连败退,现场情况之惨烈,我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出来,当然,李皇帝的手下也有猛将,肯定也不全部都是只能挨打,必然也有一部分人反杀成功,夺回了自己本应有的场子, 所以,最终失掉的场子为三分之一,而不是一半, 而且,必然还有不少的兄弟受损, 四大家族和李皇帝之间迟早会有一场大战,所以四联的人绝对不会手下留情,就算不会痛下杀手,至少也会击成重伤,这一役下来,李皇帝这边确实损伤不少,本来占据极大优势的他,现在势力就算不弱于四联那边,双方也落了个平分秋色的局面,难怪他会如此肉痛,又如此暴怒, 而这一切,则都是我决策失误所造成的,李皇帝当然要把他所有的怒火倾泄到我身上, 我把这一切缓缓道来,李皇帝点点头说:“你还不傻,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我沉默不语, 虽然因为我舅舅的计划,我一直都不打算让李皇帝真的成功一统省城,可今天晚上我确实是栽到刘德全的手上了,这个家伙的手段真是层出不穷,把我给耍得团团转,怪不得能当四联的头, 给李皇帝造成这么大的损失,以至于之前立下的功劳都全部搭进去了,我知道李皇帝这次肯定是不会放过我了, 李皇帝盘腿坐在地上,幽幽地说:“王峰,自从去了一趟罗城,我发现你就跟变了个人似的,王巍的消息一点都没找到就算了,还把岳家那么一大块嘴边的肥肉给放走了,如今又被刘德全耍得团团转……损失了我这么多人和地盘,你觉得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趴在地上的我依旧沉默不语, 我很想豪气丛生地说一句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是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毕竟我也不想死啊, 房间里面一片沉默,我和李皇帝都没有说话,很久、很久, 最终,李皇帝长长地叹了口气, “算了,这些事都不怪你,你毕竟还年轻,被刘德全那种老狐狸耍了也正常,你刚才给我讲述整个过程的时候,我也没有发现端倪,直到有人给我打电话过来,我才明白了一切……我都没有料到,更何况你呢,” 李皇帝的语气中充满老迈的味道:“我低估刘德全了,在过去的二十年里,我也没料到这个家伙会有这么难缠,看来冯天道这家伙还是有点眼光的,早早地就跟他结了亲家……这次真的是棋逢对手了……” 我抬起头来,意外地看着李皇帝,没想到他还有主动认错的时候,不过现在的李皇帝,看上去确实老了许多,看来这一役的失败给了他不小的打击,原来以为一统省城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没想到四联的出现让他步履维艰,甚至让他头一次尝到了失败的滋味, “你说这些家伙这么强,当初怎么会被小阎王打得像狗一样呢,”李皇帝喃喃地说, “此一时,彼一时,”我说, 李皇帝叹了口气:“是啊,此一时,彼一时,” 毕竟二十多年过去了,每一个人都在成长,当年孱弱的各个家族,在饱经历练和沧桑之后,也知道了该用怎样的手段去抵抗强敌,而多年来不断组织比武大会,告诉大家应该团结、应该自强不息的李皇帝,或许还可功居首位, 李皇帝亲手铸造出来的这把剑,最终反过来刺伤了自己, 生活有时候就是这么好玩, 如果说之前面对四联,李皇帝还有几分必胜的把握,让他仍旧可以傲视整个省城的话,那么今天晚上过后,他的优势已经全无,再无底气在四大家族面前耀武扬威了, 李皇帝低着头,一副垂垂老矣的模样, 省城之中,能把李皇帝逼到这个程度的,刘德全可谓是继往开来的第一人了,就连当年的我舅舅也没做到啊,而且他还只是个生意人而已,本身可是什么战斗力都没有的, 不知怎么,我竟有点心疼起李皇帝来,虽然我知道这种想法是错误的,毕竟我姥姥和姥爷就是死在他的手上,我就是可怜一条狗也不会去可怜他,但我还是忍不住说道:“刘德全让我转告你一句话,” “什么,”李皇帝抬起头来看我, “只要你放弃一统省城,他们四大家族愿意和你和平共处,”我认真地说道, 李皇帝愣了一下,接着又爆发出一连串惊人的大笑来, 李皇帝笑得前仰后合,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就好像听到了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 “他,他刘德全算什么玩意儿,竟然有资格在我面前说这种话,” 李皇帝一边大笑一边说道:“他觉得他小胜了我一次,就可以和我平起平坐,甚至和我讲条件了吗,,” “做梦,” 李皇帝突然一声怒吼,所有的笑容也消失在了嘴边:“我要让他知道,谁才是省城真正的王,” “是我,李皇帝,” 李皇帝的眼睛里精光暴射,那个刚才还看上去垂垂老矣的老人,突然又变得精神振奋起来,浑身上下充斥着前所未有的杀气和战意,他头上的毛发甚至都倒竖起来,好似一头突然发狂的林中雄狮, 我吃惊地看着他,简直不敢相信他能一瞬间就从低谷中走出来,李皇帝果然不是一般人啊, 李皇帝拍拍我的肩膀,说道:“王峰,接下来你就好好休息,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李皇帝这是要亲自出山了么, 我点了点头,说好, 不知怎么,我一点都不怀疑他有这个能力,我觉得他只要亲自出山,四大家族的联盟分分钟就会分崩瓦解,李皇帝这次是真的怒了,而他怒起来的后果也势必会相当严重, 李皇帝让赵铁手把我送回了房间, 并且在密境之中宣布,稍作几日休整,接下来全面对“四联”开战,不死不休, 我舅舅跟那几个神秘男子离开了,岳公子逃离省城,我和岩石重伤在床,七曜使者之中只剩赵铁手、流星和那个老头三人,但他们三个还是吼出了震天撼地的叫声:“不死不休,不死不休……”

上一篇   517 好大的胆子

下一篇   519 惊人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