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7 好大的胆子 - 少年王

517 好大的胆子

四大家主齐齐现身山岳会所,就注定今天有个不平凡的夜晚, 事出反常必有妖,我不相信区区一个山岳会所,能让四大家主和过半精锐聚集在此,所以这里面肯定有不对劲的地方,这很明显就是一个圈套,我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但我可以察觉得到危险, 作为一个资深的江湖老油条,在碰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其实我是不会贸然深入的,但是因为有李皇帝的命令,我也只能硬着头皮进来了,此刻,除了面容温和的刘德全外,其他三位家主都是面色冷峻,就连一向和我交好的王公子都是如此,就更不用说那个反复无常的冯天道了, 因为立场不同,王公子这次显然要和我斗争到底了, 面对我不客气的言语,刘德全依旧笑容满面:“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交出什么人来啊,” 我说刘家主,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老这样也没什么意思,刚才土曜使者进去了,被你们抓起来了,你把他交出来,咱们什么事都没有,怎样, 我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想的,虽然李皇帝给我下了两道严令,但我觉得能够救出岩石已经不错,就不奢望再把岳家的产业拿下来了,已经被四联吞掉的地盘,想让人家吐出来也没有那么容易, 所以,只要他们把岩石给放出来,我就立刻撤兵,回去也好给李皇帝交差, 结果刘德全还是在我面前装疯卖傻,故作迷茫地说:“什么土曜使者,我怎么听不懂啊,王峰,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我已经一退再退,刘德全却还是油盐不进,我一下就有点恼火,说刘家主,是不是没的谈了, 我的语气一严厉,我身后的大龙彪等人立刻蠢蠢欲动起来,只待我一声令下,马上就要杀进山岳会所之中,看到我们剑拔弩张的样子,刘德全似乎有点惧了,稍稍沉?下来,旁边的刘璨君顿时有点急了,说道:“爸,你跟他废那么多话干嘛,直接把他……” 刘璨君的话还没有说完,刘德全便狠狠瞪了他一眼,似乎在暗示他不要坏事,刘璨君便立刻安静下来,一句话也不再说了,刘德全依旧笑呵呵道:“王峰,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如果你执意说是我们抓了土曜使者,那你可以进来搜搜看,行吧,” 刘德全一边说,一边欠身让开了位子,其他几个家主也纷纷让开,山岳会所的大门立刻敞开,一副“悉听尊便”的样子, “请,”刘德全微笑着说, 大龙彪等人见状,便要动身进入,但我伸手拦住了他们, 大龙彪等人都是奇怪地看着我,而我则紧皱眉头,来回盯着几位家主察看,太奇怪了,这太奇怪了,感觉他们特别希望我进去似的,难道这里面布置了什么伏兵,只要我们一进去,就会落入他们的陷阱, 可是刚才那两个兄弟探过之后回报,说里面只有百来个人啊,现在这百来个人基本上都出来了,山岳会所里面应该空空如也才对, 可为什么我总觉得这里面充满玄机, 我试探着往四周看了看,也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怎样,我总觉得四周好像也有人影闪动,整个山岳会所从里到外都充斥着一股阴谋的味道,仔细想想的话,四大家主都现身在这,难道真的只有百来个人吗,难道他们想不到李皇帝知道“四联”占下岳家的产业后,会怒火中烧,派重兵来犯吗, 大龙彪之前派出去的两个探子就算再精明能干,也没法完全掌握四联的情况吧,否则他们会不知道土曜使者被关在哪了, 这肯定是个圈套,我要还往里去钻,那我岂不成个傻子了, 我稍稍一定神,便抬头说道:“刘家主,我也不跟你在这绕弯子,你今天必须把土曜使者给放出来,否则后果不是你能想像到的,我也不进去搜,你自己看着办,我就在外面等着,” 说完之后,我便当机立断,安排众人退到大门外面, “哎,哎,王峰,你别走啊,我真不知道土曜使者在哪,你不信的话可以自己进去搜啊……”刘德全还在着急地喊着, 但不论他怎么叫,我也当作没听见,和众人一起退到了山岳会所的院子外面, 远远地都能看到,四大家主各个面面相觑,最终又无奈地退到了会所之中, 我们一帮人退到外面之后,大龙彪立刻说道:“峰哥,不对劲啊,他们好像在引诱咱们进去似的,是不是里面安排了什么伏兵,” 大龙彪都看出来了,说明我的分析并没有错,我说何止里面有伏兵啊,四周好像也有不少的人,大龙彪立刻往四周看去,果然面色阴沉地说:“是,我也看到人影闪动了,‘四联’可太卑鄙了,难道想把咱们一网打尽,” 四大家族的联盟少说也有上千人,灭我们这点人确实轻而易举,差一点点就着了他们的道,大龙彪问我现在该怎么办,我看看院子里表面安静实则暗藏玄机的山岳会所,沉沉说道:“叫人,继续叫人,” 说句实在的,四联的人虽多,但是李皇帝这边绝对不遑多让,尤其是吞并了洪、赵、周三家之后,势力更是达到了一个恐怖的数字,远远胜过四联, 比人多, 那就比吧, 在我的安排之下,大龙彪立刻开始打电话喊人, 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在我的召集之下,李皇帝旗下的人从省城各地陆续集中到此,大概也就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山岳会所的门外便已汇聚了大约七八百号人,一眼看去?压压的大片,人人手中拿着家伙,气势浑厚、雄伟,浩浩荡荡, 不敢说现在的人数就一定胜过准备充足的四联,但是如果真拼起来也不怕对方了,本来底气不足的大龙彪等人,在我们的帮手越来越多之后,也一个个都自信满满起来, “峰哥,冲进去跟他们干吧,”大龙彪兴奋地说着,显然也是个好战分子, 不只是他,身后的好多兄弟也都义愤填膺、群情激奋,说要把山岳会所和四大家主踏平,这人一多啊,就容易出事,人群的情绪也容易被挑唆起来,仍旧保持着冷静和理智的我当然驳斥了他们的意见,说这么多人,一旦打起来的话,就相当于两边决一死战了,直接决定谁才是省城最后的霸主,这么重大的事肯定要由李皇帝来发起,而不是由我一个小小的火曜使者带动,如果赢了还好说点,如果输了铁定会被李皇帝把脑袋给拧下来, 简而言之,就是我负不起这个责,也做不了这个主, “不过嘛,吓唬吓唬他们还是可以的,” 我这么说着,然后差大龙彪进去和四大家主谈谈, 一番交代过后,大龙彪便自信满满地进入了山岳会所, 不一会儿,会所之中走出来一串的人,正是以四大家主为首的十来个人,大龙彪当然也在其中,随着他们越走越近,我就随便摆了摆手,身后的七八百号人顿时齐齐发出吼声,声音震动山野、气势万千, 四大家主虽然外表依旧淡定,可也能看出他们还是稍稍有点惊慌的,一帮人来到我的身前,仍是以刘德全为首,刘德全冲我抱了抱拳,笑着说道:“哎呀王峰,你看你闹出这么大动静做什么,不会是现在就要和我们‘四联’开战吧,恐怕就是李皇帝他老人家都不会同意啊,” 开战, 我当然不会开战, 不过我还是故作凶狠地说道:“李皇帝他老人家说了,让我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救出土曜使者,你们要是识相的话,就赶紧把人给我放了,否则我现在就踏平山岳会所,” 人多就是底气足,现在的我声音都大了很多,我相信之前我只有三百人的时候,刘德全还是希望把我引到会所之中去的,但是现在增加到了七八百人之后,他们一口气也吃不下这么多,所以谈和就成了现在的必要条件, 果然,刘德全立刻回头对刘璨君说:“你,去里面一趟,看看到底有没有王峰说的土曜使者,” “爸……” 刘璨君似乎还不愿意,但是被刘德全狠狠蹬过一眼之后,刘璨君只好垂头丧气地往会所里面走去,刘德全也回过头来,再次冲我拱了拱手,说王峰,咱们也是老相识了,你可一定要消消气啊,这刀兵可不是随便动的,一动可就覆水难收了呀……当然,你要是觉得我的面子还不够,可以再看看冯家主和王家少主嘛,他俩的面子你总要给点的吧, 我本来还想损刘德全几句的,但听了他后半段,我也只能把已经到了喉头的话给咽回去,冯天道就算了,我和他实在没有什么交情,但王公子这边实在抹不开脸, 算了,我还是少说几句, “你只要把土曜使者交出来,今天这事就算完了,”我淡淡地说, “是,我让我儿好好查查,如果真有你说的这么个人,我一定双手奉还给你,”刘德全笑呵呵的, 我实在看不了刘德全这装腔作势的劲儿,他和冯天道可真是一对,怪不得能尿到一个壶里,要说还是王公子这样的人好,爱憎全部写在脸上,就是当对手也当得痛快, 我又看了王公子一眼,但他已经把头低了下去,似乎心虚不敢看我,我的心里不禁又有点小九九,不会是又被刘德全给骗了吧, 过了一会儿,刘璨君匆匆跑了出来,在刘德全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刘德全面色骤变, 我的心里顿时咯噔一声,岩石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我赶紧问:“到底怎么回事,” 如果岩石真的出了什么意外,估计我都挡不住李皇帝的滔天怒火了,岳公子已经逃离,如果岩石再有意外,李皇帝必然大发雷霆,恶战也将提前到来, 刘德全赶紧说道:“王峰,你说的那个土曜使者,是不是浑身肌肉的那个汉子,” 我说对,就是他,他怎么样了, 刘德全的面色顿时有些踌躇,不安地说:“原来是他呀,你怎么不早说,” 我顿时急了:“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刘德全说:“是这样的,今天稍晚的时候,一个浑身都是肌肉的汉子突然闯进山岳会所,让我们把岳家的地盘给交出来,王峰啊,实在不好意思,我们虽然听过七曜使者的大名,但是因为里面的成员经常变换,也搞不清楚到底是哪一个,我们底下的人以为只是普通闹事的,所以就把他打了一顿,然后丢到储物室里关起来了,现在他,他……” “他怎么样了,”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刘德全叹了口气,似乎狠了狠心,继续说道:“现在他受伤挺重的,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啊……” 原来只是受了点伤,没死就好,否则没法跟李皇帝交代了,我松了口气,说你先把人送出来再说, 刘德全又吩咐了刘璨君几句,刘璨君便飞奔进会所之中,又过了一会儿,会所之中出来几个汉子,他们手里抬着一个伤痕累累、奄奄一息的壮汉,正是土曜使者岩石, 岩石的伤确实很重,浑身上下血迹斑斑的,数不清的刀伤、拳伤,半条命都丢出去了,躺在地上连动都不能动,只有一双眼睛还在睁着,看上去十分可怜, 也是,四联的这么多高手在这,他还能保住条命已经不错了,这情况至少一个月下不来床啊, 唉,这就是不听我劝诫的下场, 岩石被放在了我的身前, 现在的岩石,身上哪里还有傲气,只剩下一身的悔恨和屈辱,我蹲下身去检查他的伤势,岩石满脸懊悔地看着我,又咬着牙说:“王峰,你帮我报仇啊,把这帮家伙全部弄死,” 身后的兄弟看到岩石这副惨状,也是个个义愤填膺、群情激奋,鼓动着我为土曜使者报仇, 我心里想,报个屁仇,岩石能有现在全是他咎由自取,根本就怪不了别人,而且因为这家伙的鲁莽行事,害得我差点都落入刘德全的圈套之中,现在能捡回来条命已经不错,还想让我去和四大家族的联盟拼命,我才没有那么傻呐, 只是,身后的众人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他们一来看到土曜使者被人打成这样怒火中烧,二来自恃人多想要仗势欺人一下,所以报仇的呼喊一浪高过一浪,搞得我都有点下不来台,好像不挥师攻入山岳会所就显得我懦弱了, 唉,一帮看不懂局势的家伙, 正当群情激奋,我又无力阻止的时候,对面的刘德全突然狠狠喝道:“是谁把土曜使者打成这样的,给我带出来,” 过了一会儿,两个汉子便被五花大绑地送了出来,齐齐跪倒在我的面前,两个汉子均是泣不成声,连连磕头,哭道:“我们真不知道这是李皇帝他老人家手下的土曜使者,才犯下了这样的大错,求峰哥放过我们吧,” “两个王八蛋,动手之前为什么不弄清楚身份,搞得我们现在下不来台,”刘德全一边骂,一边狠狠踢着这两个人,将他们踢得翻来覆去、连连求饶, 岩石躺在地上,吃力地对我说着:“不是……不是他们,” 我当然知道不是他们,就凭这两个无名之辈,也想把岩石伤成这样,那是痴人说梦,在岩石身上,我甚至看到了很严重的钝伤,显然是疯牛那柄大铁锤造成的,不知道当时有多少高手围攻岩石,现场之惨烈我只用脑子想想都能猜出个几分来, 但,现在又能怎么办呢,难道我还真的拼上这条命去给岩石报仇, 刘德全把这两个替死鬼推上来,显然就是要给我台阶下,我既然不愿和他们硬碰硬,当然就要就坡下驴, “王峰,这两个人交给你了,认打认罚随你处置,”刘德全恼火地说着,又踢了那两人几脚, 那两人仍旧朝我磕头,乞求得到我的原谅, 而我毫不犹豫,从怀里摸出三菱刮刀,一刀一个结果了他们的性命, 可怜的家伙,别怪我辣手无情,要怪就怪刘德全推你们上来吧, 看着他们分别倒了下去,我便回头叫道:“土曜使者的仇已经报了,大家可以安静下来了,” 众人纷纷安静下来, 躺在地上的岩石当然满脸恼火,但他已经说不出话来,只能“你、你”个不停,我蹲下身去,轻声说道:“岩石,不是我不给你报仇,但是现在的情况你看到了,对方准备充足,你要拉大家给你垫背吗,你已经错了一次,难道还想错第二次,行了,这次栽就认了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将来有的是机会再杀回来,” 听完我这番话后,岩石终于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不再言语, 我也摆摆手,安排了几个兄弟将他送进车里, 救出岩石,事情也该告一段落了,至于拿回岳家的产业,我自觉并没那个本事,所以还是算了, 就像之前说的,李皇帝的两项严令,我能完成一个,回去也能交差,顶多就是被他骂一顿呗, 这样的结果,算是皆大欢喜,我开心,刘德全也开心, “都是一场误会,”刘德全笑着说道:“王峰,不如进去喝上几杯,” 我摇头,说算了吧,没有那个雅兴,回头咱们还有一番好斗, 刘德全也摇头:“不不不,我们只求自保而已,?烦你回去转告李皇帝,只要他不再想着一统省城,我们四大家族愿意和他和平共处、共创繁荣,” 我嘿嘿笑了一声,心想可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抛开李皇帝的野心不谈,就凭你们今天把岳家的产业占下,就算是和李皇帝结下深仇大恨了,他能咽得下这口气才怪, 当然我嘴上还是说着:“好,我一定把刘家主的话带到,” 说完以后,我便回过头去,吩咐众人撤军, 车轮滚滚之声四起,七八百人的大军纷纷撤离山岳会所,朝着四面八方开去,我和大龙彪坐在一辆车里,岩石躺在后排长吁短叹、咬牙切齿,随着车子启动,大龙彪说:“峰哥,就这么放过他们了,” 我说不然怎么样呢,四联也埋伏着不少人啊,真打起来谁胜谁负还不知道, 大龙彪不再言语, 车子开到皇家夜总会的楼下,大龙彪又叫了几个兄弟,一起把岩石抬进电梯,他们肯定是不能去密境的,所以只有我和岩石上楼,到了密境口处,六力士便扑了上来,帮着我把岩石抬了出去, 我看到六力士一个个垂头丧气的模样,说你们这是怎么了, 六力士都摇头,说没事, 我想起之前那几个神秘男子来的时候,他们没有挡住,估计是为这事而不高兴,便打趣道:“这没什么,你们也看到啦,土曜使者同样挡不住他们,” 躺在地上的岩石发出几声不甘的怒吼, 今天的岩石确实挺倒霉的,先是被那个高大男子一招撂倒,接着又被四联的人打成这副狗样,换我我也很不爽啊, 我想起什么,又问六力士:“那几个人走了,” 他们知道我说得是谁,便回:“走了,” 其中一人还说:“小阎王也和他们一起走了,” 我吃了一惊,说为什么,, 他们答:“不知道,” 我想起之前那个高大男子说过,以后要重用我舅舅的,所以才把他带走了么, 我说他们带走日曜使者,李皇帝没有意见吗, 六力士面面相觑,说没有啊, 李皇帝在那几个人面前都快成孙子了,哪里敢有意见,所以我也并不意外,但我想知道的不是这个,接着问道:“那小阎王呢,他也没说什么,” 六力士告诉我说,小阎王不仅没有意见,而且看上去还挺高兴的, 其中一人说道:“这是高升啊,当然挺高兴了,” 我便沉?下来,继续安排着六力士把岩石送到了密境里面, 把岩石安排妥当以后,我便朝着李皇帝的房间走去,途中经过我舅舅的房间,看到里面果然空空如也,游戏手柄也放在地上,习惯了看到我舅舅坐在那里,突然又不见了,我的心里莫名有些惴惴, 虽然知道那是我舅舅的目标,按理来说我该为他感到高兴才对,可一想到省城之中又剩我孤零零的一个人了,心中还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以前不管碰到多大的困难,一想到我舅舅还在这里,心中起码还是安定着的,现在感觉我又无依无靠了,像是航行在大海中的一叶孤舟,根本不知何去何从, 应该还会回来的吧,我舅舅不是说过,等到开春的时候,会和李皇帝有一场大战吗,现在也快了吧…… 这么想着,我便来到李皇帝的门前,推门走了进去, 李皇帝躺在床上,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显然没少挨那个高大男子的批评,身边也没有女孩再服侍他了, “怎么样了,”李皇帝懒洋洋地问我, “土曜使者救回来了,但是岳家的产业没夺回来,” 我老老实实地答着,将今晚的情况完整地复述了一遍,尤其着重描述期间刘德全所表现出来的诡异情况,可以断定四联在山岳会所之中,甚至附近都埋伏了不少人手等等, “我也不敢轻易和他们开战,担心误了您老人家的大事,所以把土曜使者要回来后,就暂时先撤退了,接下来要怎么做,全凭您老人家的指点,” 我认认真真地说着, “想不到刘德全这个狗东西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李皇帝沉吟着,言语之中倒是也没有怪罪我的意思, 就在我刚要暗中松一口气的时候,李皇帝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李皇帝接了电话, 还没几秒,他就猛地坐了起来,脸上也表现出极度不可思议的模样,面色震惊地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在李皇帝的脸上,我很少会看到他有这么吃惊的时候,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一颗心极度惴惴不安,感觉似乎大事不妙, “啊……” 李皇帝突然一声愤怒的咆哮,状似疯癫一般,将手里的手机狠狠朝我这边砸了过来, 我一侧头,手机摔在我背后的墙上,顿时四分五裂, “到底出什么事了,”我紧张地问, “王峰,我要你死,” 李皇帝又是一声惊天怒吼,接着整个身子都弹了起来,以很快的速度朝我这边窜了过来,狠狠一拳轰向我的肚子, 在我的身子飞出去的刹那,李皇帝再度咆哮出来:“今天晚上,我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场子,被四大家族给夺走了,你说你该不该死,” 听了李皇帝的话,我的脑子顿时嗡嗡直响,

上一篇   516 李皇帝的严令

下一篇   518 棋逢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