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5 小阎王的目标 - 少年王

515 小阎王的目标

实话说,我来省城也快一年了吧,从来没见过有人敢这样说话,就包括我那个桀骜不驯的舅舅,哪怕在心里已经把李皇帝骂了一千遍、一万遍,但在面上还是对李皇帝恭恭敬敬的, 更何况这还是在李皇帝的地盘里,在密境的门口, 我抬眼望去,只见门口站着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高大男子,在他身后也站着几个同样打扮的男子,个个都是气宇不凡,通过他们的身影,还能看到后面躺了一地的六力士, 来者不善,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李皇帝的仇家找上门来了,而且还能直入密境,说明准备充足, 也是啊,李皇帝横行霸道这么多年,势力不光遍布省城,时不时还插手下其他临近城市的事,恨他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保不齐就有那个家伙发展壮大以后找上门来, 但同时,我也为他们感到惋惜,因为密境之中高手众多,即便水曜使者已经不在,但其他的六曜使者依旧个个实力不凡,更何况还有我舅舅和李皇帝这两个bu级的高手, 身为土曜使者的岩石,对李皇帝当然是忠心耿耿的,看到这种情况,直接怒火中烧,骂道:“你们算什么东西,也敢直呼我们大哥的名字,” 其实他们不光直呼李皇帝的名字,而且还出言不逊地让李皇帝滚出来, 岩石一边骂,一边握起他砂锅大的拳头,狠狠砸向站在密境门口的高大男子, 即便是站在岩石身后,我也能感受到他这一拳的恐怖威力,仿佛整个空间都要被他撕裂一样,也让我为这几个男子感到担心起来,心想你们可真是出师不利啊,来之前也不打听一下密境里住着一群什么样的怪物, 但是下一秒的场景,却让我惊悚地瞪大了眼睛,我甚至都没看到外面的男子是怎么出手的,就听到岩石凄厉的惨叫一声,接着他庞大的身躯就迅速往后飞出,重重地跌在地上, “啊……” 岩石仍在凄厉地叫着,声音响彻整间密境,还捂着自己的胳膊痛苦打滚, 我惊住了,完完全全地惊住了, 岩石的威力自然不用赘述,而外面的男人却能一招将其击飞,岂不是恐怖到了逆天的程度,,我就站在岩石身后,岩石飞出去后,面对这些男子的就只剩下我了, 高大男子的目光自然也看向了我,他的眼神就好像会杀人一样,让我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噤, “让李皇帝给我滚出来,”他直勾勾地盯着我,言语之中也充满威胁,仿佛只要我稍有异动,就会被他当场斩杀似的, 作为李皇帝手下的火曜使者,其实这个时候我该勇敢地冲上去,痛骂这些家伙怎敢对李皇帝如此不敬,顺带再狠狠收拾他们一顿,但,有土曜使者的前车之鉴,我再冲上去不是自寻死路吗, 土曜使者都扛不住他的一招,难道我有自信扛得住他三招, 所以,我只能呆在原地一动不动,并做好了随时逃窜的准备,当时我就一个感觉,李皇帝这次要倒大霉了,这帮家伙实在太恐怖啊, 看我不动,面前的中年男子顿时一挑眉毛,脚下也往前跨了一步,顿时便有滔天的杀气朝我袭来,显然准备攻击我了,他的表情并没有太多变化,似乎只是不太满意我的无动于衷,但他身上所展现出来的杀气就像是想要我命似的,而且对他来说我也不过是只蝼蚁,随手就可轰杀而已, 我自知不是眼前这个男人的对手,所以不可避免地有点慌张,我怕死,我当然怕死,平时说不怕死都是装的,这世上有谁会不怕死啊,我的双脚立刻往后退去,想要尽快离开这块危险区域, 大哥们,你们有什么仇,去找李皇帝报就好,能不能别冲着我来,, 我往后退,高大男子便往前追,而且他的速度极快,一步就相当于我两步,眼看着就要把我追上,好在这个时候,身后响起了驳杂的脚步声,不止一个人冲了出来,其他的几个使者听到动静,所以立刻出来帮忙,我们彼此之间虽然没有什么交情,但是对方毕竟侵入了密境之中,这就不是我一个人的事了, 我一回头,看到月曜使者赵铁手、金曜使者流星,以及木曜使者,也就是那个干巴巴的老头,就连身为日曜使者的我舅舅都一起奔了出来, 能惊动我舅舅这尊大佛确实相当不易,能让他放下游戏手柄亲自奔出更是不易,要知道上次李皇帝作势要杀我的时候,他都稳如泰山, 赵铁手和流星他们出来我还不太放心,因为他们肯定也不是这些男子的对手,但是看到我舅舅后,我的心就放下了一半,起码迄今为止,我还没见过比我舅舅厉害的家伙, 就包括面前的高大男子,似乎也察觉到了危险,甚至精准地一眼就看向了我舅舅, 果然,高手之间的气息是想通的,总能第一时间察觉到对方的存在, 还在门外站着的那几名男子也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所以齐齐踏入门内,和高大男子站在了一起,双方迅速对峙,并做好了攻击的姿势,气氛也变得剑拔弩张,眼看着我们这些使者马上就要和对方展开一场恶战,身后突然传来李皇帝的大叫:“住手,住手,” 我们这些使者当然是很听李皇帝话的,李皇帝一声令下,我们纷纷停手,对方倒是也没趁势追击,而是同样站住了脚步,一个个表情冷峻,我们几个回过头去奇怪地看着李皇帝,而李皇帝却气喘吁吁的穿过我们众人,径直奔到那几个男子身前,点头哈腰地说:“不好意思,迎驾来迟……” 看到这幕,我们几个使者都惊住了,我们跟随李皇帝这么长的时间,还是第一次看到李皇帝如此卑躬屈膝,我就不说了,跟随李皇帝也没几个月,赵铁手跟他有二十年了吧,也同样没见过这种场景啊, 赵铁手目瞪口呆、嘴巴微张,满脸的不可思议,我们其他的几个使者更是面面相觑, 对方到底什么来头,竟让李皇帝都得这种态度, 而对方的表情依旧冷峻,没有丝毫变化,仿佛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领头的高大男子冷声说道:“李皇帝,你不是说要一统省城吗,这都快半年过去了,怎么还没成功,” 李皇帝继续点头哈腰地说:“实在不好意思,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 “别说这些废话,” 对方冷冷说道:“太后娘娘很不开心,所以着我们几个前来问问你,希望你给出一个准确时间,如果到期还是不能拿下,那你这皇帝也不用干了,” 太后娘娘,, 我们几个使者都是吃了一惊,太后娘娘是什么东西,难道是李皇帝的老娘, 而且看李皇帝和这几个男子说话的态度,分明就是上下级的关系,原来李皇帝上面还有人管着,难道他们是个什么组织,这又是李皇帝,又是太后娘娘的,听上去颇有种穿越的感觉,这也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了一点, 我悄悄看向其他使者,想从他们那里得到一点答案,结果一个个也是脸上布满迷茫和惊疑,显然同样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唯有我舅舅,眼神之中迸射出一丝兴奋,他直勾勾地盯着那几个男子,仿佛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不过,在我看向他的时候,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兴奋的眼神立刻收敛许多,又变得平淡如水了,仿佛对这一切都很不在意, 我的心里怦怦直跳,突然想起我舅舅曾经说过,对付李皇帝并不是最主要的,后面还有更加危险和重要的敌人, 难道说,就是这一帮人, 面对这些男子的质问,李皇帝正要回答,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立刻微微侧身,说道:“几位请进来啊,咱们到里面再慢慢说,” 高大男子冷哼一声,迈步往里走来,其他几个男子也跟了上来,对省城中人来说无比神秘的密境,对他们来说就好像逛自己的后花园一样,一点都不稀奇,大大咧咧地就往里走, 在走到我舅舅身前的时候,那个高大男子突然站住脚步,指着我舅舅对李皇帝说:“这位是谁,” 李皇帝恭恭敬敬地答:“这位是我手下的日曜使者,小阎王,” “哦,小阎王,” 高大男子来了兴趣:“就是二十多年前攻进省城,横扫八大家族的那个,” 看来我舅舅的名气确实够响,连这些人都知道他, 李皇帝也连连称是,说对,就是他, 高大男子笑了起来:“李皇帝,你够可以啊,连这种人也能收至?下,不错,确实是个人才,回头和太后娘娘通禀一声,应该委以重用,” 李皇帝再次点头:“是,我也正有此打算,” 高大男子又拍了拍我舅舅的肩膀,脸上的表情也不再冷峻,反而多了几分温和,说道:“你很不错,实力应该不会在我之下,刚才一进来,我就注意到你了,回头可以咱俩可以好好切磋一下,” 我舅舅苦笑着摇了摇头:“有什么不错的,当年还不是被李皇帝像狗一样打出了省城,” 高大男子哈哈哈笑了起来:“你真以为是李皇帝把你撵出去的,他哪有这个本事,其实是我们暗中助他,否则你小子已经称霸省城了,” “哦,” 我舅舅一脸意外的表情,并且看向了李皇帝,似在求证真伪, 李皇帝赶紧说道:“是,当年若非太后娘娘暗中相助,省城就要丢了,” 高大男子又笑着拍了拍我舅舅的肩膀:“没事,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来吧,和我们一起坐坐,” “是,” 我舅舅微微低头,和这几个男子一起走向李皇帝的房间,李皇帝也跟了上去, 李皇帝走到一半,又想起什么,回头对还在发愣的我们几个说道:“别傻站着,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我一直目送着他们走进李皇帝的房间,清清楚楚地看到我舅舅在进入之前,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前所未有的兴奋,我知道他距离自己的目标越来越近了, 果然和我舅舅说的一样,区区李皇帝,根本就不被他放在眼里,他的目标其实另有其人, 一帮人进入李皇帝的房间之后,其他使者也纷纷回了自己房间,土曜使者岩石,则从地上爬起,和我一起出了门去,按照李皇帝之前的命令,收拢岳家遗留的地盘和势力, 因为知道我舅舅终于等来了他想等的人,所以心里还是比较愉悦的,甚至忍不住轻轻哼起了歌,旁边的岩石则不太开心,自始至终都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我知道他在想什么,他本来对自己的拳头很有信心,结果之前一招就被人给打飞了,给他的心灵造成了极大的摧残,三观恐怕都有点被颠覆了, 理所当然的,出密境之前的那股子傲气,也瞬间被浇灭了不少,看上去可怜巴巴的, 但他在我面前肯定不会承认, “怎么行动,”从皇家夜总会出来以后,岩石问我, 我看看挂在天上的太阳以及车水马龙的街道,说现在时间还早,咱们先和大龙彪碰个面,再一起商议这事, 岩石撇了撇嘴:“和他商议什么,咱们两个还不够吗,” 我说老大哥,岳家留下来的产业你知道有多少吗,你以为一两个人就能完成这项浩大的工程, 岩石一脸迷茫,显然并不能理解我说的话, 我就明白过来,这家伙是标准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对这东西确实一窍不通,李皇帝派他过来,纯粹只是给我当个保镖和打手,也没指望他能干点什么事情,所以我说:“听我安排就好了,” 岩石又撇了撇嘴, 见到了大龙彪,大龙彪自然好好款待了我和岩石一番,在饭桌上,我也把岳家的事和他说了,岳家一家老小举家搬迁的事,当时还没有在省城范围之内传开,大龙彪听后也是啧啧称奇:“水曜使者竟然敢背叛李皇帝,应该千刀万剐,” 嗯,大家的着重点不太一样, 岳家举家搬迁,行走匆忙,肯定没来得及做什么交代,旗下的产业估计也已经乱成一锅粥了,不过在这之前,岳家要投诚李皇帝的事情已经传开,想必我们的工作也不会太受阻碍, 吃过饭后,我们又休息了一下,到天色暗下来的时候,我才安排了不同的人马,分别奔赴岳家的各个场子,实行接收事宜,我也亲自带了一支队伍,和岩石、大龙彪一起奔向岳家产业之中作为重要的“山岳会所”, 每一个势力,每一个家族都有自己的拳头产品,比如说我是金龙娱乐城,李皇帝是皇家夜总会,岳家则是山岳会所说句实在的,名字都起得挺俗气的,但干这一行的就没有高雅的人, 有看似高雅,其实也只是附弄风雅, 山岳会所,就如其名,设立在省城郊区的某座山下,也是名流、贵族的聚集之地,客房、会议、餐饮、ktv、洗浴、休闲、娱乐多功能为一体,是能够代表岳家形象,也是岳家最为重要的产业,有着不少岳家好手集中在这, 岳家的产业虽多,但是拿下山岳会所的话,基本上就成功一半了,所以我也比较重视,直接带了岩石和大龙彪一起过来, 我们驱车赶到山岳会所大门外的时候,夜色已经完全降临,一整座金碧辉煌的建筑出现在我们面前,门口的车辆也是来来往往、络绎不绝,看上去似乎一切都在正轨之中, “看来这帮家伙还不知道岳家老小已经逃了,”大龙彪乐呵呵的就要下车, “等等,” 我伸手拦住了他,皱着眉说:“岳青松走得匆忙,没来得及和手下交代什么,这个我信,但这一天一夜都过去了,他们不可能不知道岳家老小已经逃离省城的事,按理来说这里已经应该乱了才对,怎么可能还是这样歌舞升平、一派祥和,” 大龙彪在我的提示之下也皱起了眉头,说峰哥,您是什么意思, 我说太正常了,正常到有点不太对劲,感觉就好像故意引诱咱们进去似的,你给派到其他地方的兄弟打个电话,看看他们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出来之前我就下过命令,在我们拿下山岳会所之前,其他派往岳家各处的兄弟一律不准动手,埋伏在场子附近就好,虽说岳家已经是块到口的肥肉,但我做事还是习惯谨慎细致,大龙彪都觉得我有点小心过头了,隐隐有点不满,但也不敢不听我的吩咐, 大龙彪说了声是,便拿出手机来打电话, 打了几个电话,便告诉我说,岳家的场子也都一片正常,没有丝毫混乱的迹象, 听了以后,我的眉头紧紧皱起, 大龙彪见状,便说:“峰哥,我还是觉得他们可能并不知道岳家一家老小已经逃离省城的事,所以才按部就班地工作着,毕竟这也才一天嘛,咱们直接冲进去吧,他们不敢有所抵抗的,” 我摇着头,说不,绝不可能,岳家的高层几乎全部失踪,下面的小弟一点都没察觉,还照常工作、上班,你觉得这合乎常理吗, “那您的意思是,”大龙彪虽然不敢苟同我的说法,但他毕竟只是手下,不敢忤逆于我, 但旁边的岩石就不一样了,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就板起了一张脸,说道:“王峰,你也太婆婆妈妈了吧,岳家的高层都离开省城了,剩下的一帮虾兵蟹将能闹出什么浪来,就算他们有所准备,也不是咱们的对手,你不敢去,我去,大龙彪,跟我走,” “是,” 大龙彪不光会听我话,也会听岩石的话, 岩石一边说,一边就准备下车,这家伙气性也真是大, 我们这支队伍人并不多,也就二三十个,眼看着岩石直接无视了我,要把所有人都带进去,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立刻摸出了李皇帝的玉扳指,冲着众人说道:“都给我站住,听到没有,,” 我也算是服了,自从做了这个“一统省城”行动的总指挥官,不听我话的人就比比皆是,从一开始的流星到后来的岳公子,再到现在的岩石,一个个都傲气冲天,不把我放在眼里,每次都得动用这枚玉扳指, 好吧,我知道我年龄尚小、资历尚浅,跟随李皇帝的时间也短,他们看不起我也正常,总不能看不起这枚玉扳指吧, 果不其然,这枚玉扳指一出现,大龙彪等人立刻伏下了头,不敢再往前行进半步,看来还是挺识货的,唯有那个岩石,竟然还是不当回事,鼻子都冲到了天上,说道:“王峰,一个小小的山岳会所你都不敢进,你不配做这个总指挥官,今天我就违背你一次命令,亲自把山岳会所拿下来给你看看,到时候我看你还有没有脸去李皇帝那里告我的状,” 因为之前在密境门口,被那个高大男子一招放倒,岩石的内心显然极为不悦,憋了一肚子的气直到现在,正想找个地方好好发泄一下,而这面前的山岳会所,便是他的目标,在来之前他就蠢蠢欲动,体内的杀气几乎要掩不住了,现在却被我给阻止行动,他一下就爆发了,甚至不顾李皇帝的玉扳指,在吼完这番话后,便头也不回地朝着大门跑去, “站住,站住,”我大吼着, 但是岩石根本不听我话,身影逐渐消失在大门之内, “妈的,” 我狠狠一拳砸在车门的玻璃上,坚固的玻璃顿时应声而碎,洒了一地, “大龙彪,” 我面色狰狞,愤怒地说道:“你看见了,是岩石不听我的指挥,如果他出了什么意外,也不关我的事情,事后李皇帝问下来,你要帮我做证,” “是……” 大龙彪看着散落一地的玻璃,瑟瑟发抖地应道,

上一篇   514 霸道的声音

下一篇   516 李皇帝的严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