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2 凄凉的笑声 - 少年王

512 凄凉的笑声

岳公子这次重回岳家,显然是抱着雪耻的心态来的,数年前被撵出家门的遭遇让他怀恨在心,现在终于有了报仇雪恨的机会,当然要大耍他水曜使者的威风, 从一开始打杀岳家下人,到后来撕毁岳青松的文件,再到现在欲对妹妹图谋不轨,都证明这人已经无药可救,活脱脱一个人形禽兽,当然,我不是岳公子,或许无法对他的仇恨感同身受,但他这么做无疑会害了我们两个,导致我们这趟岳家之行危机重重, 更何况在这次行动中,我还算是他的领导,他这么一而再再而三地忤逆我,我也非常不爽,导致怒火中烧, 无论从哪方面看,我都必须要阻止他, 我的双脚踏向饭桌,踩翻了一只烤鸭和一盆豆腐汤,手中的三菱刮刀狠狠劈向岳公子,但终究还是迟了一步,岳公子已经把手伸向女孩的喉咙,冲着四周喊道:“都别动,不然我杀了她,” 当时我很想说一句杀就杀吧,反正我和她非亲非故,死了我也不会心疼, 以我现在的狠心程度,这种丧良心的话真能说得出口, 但是这一瞬间,我又想到了乐乐, 这毕竟也是乐乐的姐姐,如果我真的放任不管,先不说事后乐乐会不会怪我,我自己就过不去心里的这道坎儿,所以我只能收回刀来,站在饭桌上怒火中烧地说:“你干什么,给我把人放了,”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已经做好了岳公子不听我话的准备,所以顺手就去摸怀里的玉扳指,准备以李皇帝的名义来压迫他,而岳青松,以及岳家的一干人,还有旁边的妇人,他们显然很了解岳公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全都吓得不敢动了,面色紧张地看着岳公子, 妇人更是吓得面色惨白,哆哆嗦嗦地说:“你别,别伤害我的女儿……” 而在岳公子手里的女孩,则要吓得几乎昏厥过去,身子已经软成了一滩面条,要不是岳公子抓着她的脖子,估计她就要倒在地上了, 这个局面,显然只有我能救了, 而岳公子,似乎知道我要干什么似的,立刻抬头说道:“王峰,你别着急,我有几句话想说,” 岳公子自从跟我合作以来,大多数时候都处在疯疯癫癫之中,很少能有像现在一样严肃地说几句话,我看他目光坦然、语气恳切,好像真有什么话想说似的,于是我也没把玉扳指摸出来,而是眼神疑惑地看着他,想看看他要说点什么, 堂屋里一片寂静,众人都严阵以待地看着岳公子,岳公子却嬉笑着看向自己怀中的女孩:“妹妹,你怕不怕,” 在这个女孩心中,岳公子无疑是个恶魔,女孩吓得花容失色,眼神里充满恐慌,牙齿也格格打颤,半晌才从齿缝里挤出一个字来:“怕……” “怕就对啦,” 岳公子开心起来:“你必须怕我,毕竟人人都知道我是个禽兽,我尽干些猪狗不如的事,我杀过的男人、上过的女人,不计其数,” 岳公子说这几句话的时候,语气中竟然还充满骄傲,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仿佛这是什么值得自豪的事,无形中又给岳家的一众人增加不少压力,我也忍不住大皱眉头, 无耻的人我见过很多,这么得意洋洋地宣扬自己无耻的可不多, “妹妹,听着,” 岳公子继续掐着女孩的脖子,阴沉沉地说:“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把五年前的事老老实实地给大家说一遍,” 五年前, 在李皇帝的讲述里,他就是在五年前的一个晚上,将奄奄一息的岳公子救回去的,岳公子说得五年前的事,显然就是指那个晚上,只是他又加了“老老实实”这四个字,难道还有其他隐情不成, 岳青松也听出了弦外之音,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而旁边的妇人则是一脸紧张,虽然她本来就很紧张,但是现在的紧张和刚才的紧张似乎又有不同,但是具体哪里不太一样,谁也说不上来, 说起五年前的事情,女孩的脸色竟然更白、眼神更慌,哆哆嗦嗦地说:“我,我忘了……” “说,” 岳公子的语气突然变得凌厉起来,面色也变得狰狞无比,脸上爆出数根青筋,像是地狱里钻出来的一具吃人恶鬼,他的手也微微用力,女孩再次被吓坏了,立刻带着哭腔说道:“我说,我说,” 岳公子的手又慢慢松开, 女孩像只受惊的兔子,慌张地看了四周一眼,发现没人能来救她,岳公子又狠狠瞪了她一眼,她赶紧哆哆嗦嗦就张了嘴:“五,五年前的那天晚上,已经夜里十一点多了,我刚换好衣服准备睡觉,卧室的门突然被人撞开,原来是喝醉酒的哥哥闯了进来……” 这位喝醉酒的哥哥,说得显然就是岳公子了, 原来真有这事,刚才看岳公子让女孩老老实实地说一遍,还以为他有什么冤屈要诉,结果也没什么不一样啊,难道他有什么怪癖,做过坏事以后喜欢让受害者再重述一遍, 女孩说到这里,突然闭上了嘴,下面的事情似乎让她难以启齿, “继续说啊,”岳公子突然一声大吼, 女孩吓得哆嗦了一下,只好继续讲了起来:“哥哥进来以后,就趴在地板上睡着了,原来是他走错了屋子……” 这时候,岳青松突然插嘴:“不对啊,当年你不是说,你哥哥进来以后就把你扑到床上……” “老头,你给我闭嘴,” 岳公子幽幽地说着,岳青松只好闭上了嘴巴,但是眉头却越皱越深, “妹妹,继续讲,我很喜欢听呢,”岳公子嬉笑着说:“每一个字都要保证真实,否则我的手就要掐断你的脖子了,” 以岳公子的实力,取他妹妹的性命当然易如反掌, 在这种巨大的压力之下,女孩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道:“那天晚上,哥哥喝得不少,所以也睡得很熟,我本来想叫下人把他抬回他房间的,但是我又突然想起母亲说过,父亲实在太宠哥哥,我们在这个家几乎没有地位,如果能把哥哥赶出去的话,我们才能在这个家里站稳脚跟……” 说到这里,女孩顿了一下,头也低了下去, 我想,我似乎能猜出什么来了, 现场众人也都察觉到了什么,一种奇怪的氛围开始在四周流转,岳青松表情复杂地看向妻子,而妇人则闭上了眼睛, “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啊,” 岳公子开心地笑着:“快快快,继续说,” 女孩低着头,声音如蚊子一般哼哼:“所以当时,我就故意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扯破,然后躺在哥哥身前,接着大声喊叫起来……” 女孩没有再讲下去,因为后面的事大家都已知道, 这阴谋说起来其实也不怎么高明,当初我刚到冯家时,冯千月也对我用过同样的招数,其实只要稍加辨别,还是很容易查明真相的,当初冯天道也没相信冯千月啊,可惜的是,这事放在本来就“好酒又好色”的岳公子身上,就成了板上钉钉的罪状,一边是衣衫凌乱、泪眼婆娑的女儿,一边是恶贯满盈、声名狼藉的儿子,要相信谁,似乎不必多去考虑, 于是一百皮鞭送上,还把儿子撵出家门、断绝关系,再也不管他的死活, 这么多年以来,岳青松从未后悔过自己的决定,因为他的儿子确实无可救药,养个这样的儿子不如养块叉烧,直到现在,岳青松才真正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他满怀歉意和愧疚地看向岳公子,似乎想取得儿子的原谅,但岳公子却完全不吃这套,反而哈哈大笑起来:“搞什么鬼,我还想听听当初自己是怎么玷污妹妹你的,以便好好回味一下,毕竟妹妹这么漂亮,只玩一次怎么够呢,结果你却给我说一切都是假的,真是扫兴,” 岳公子一边说,一边把手一横,竟然把女孩高高举了起来, 看那样子,好像想把女孩当场摔死,就像外面门口的那个下人一样, 岳公子有这个实力,也绝对能做得出这种事来, 当年“侵犯妹妹”那事虽是假的,但也不能掩盖他确实是个人渣的事实,他本身就臭名昭彰、恶行累累,否则女孩怎么一诬陷就一个准儿, 在岳公子把女孩举起来后,女孩吓得惊声尖叫起来,妇人哭嚎着奔跑过来,岳青松大叫着吾儿不要,我也试图阻止, “谁他妈是你儿子,” 岳公子大叫一声,狠狠把女孩掷出, 但他并没有把女孩摔在墙上,而是扔在了面前的八仙桌上,正朝我的这个方向而来,我顺手接了一下,但岳公子的力气实在太大,女孩像枚炮弹一样砸在我的身上,把我也给砸倒了,骨碌碌滚到地上,女孩也脱手而出,滚了出去, 但是经过我这么一挡,女孩的命肯定是保住了, 一帮人迅速扑上,检查女孩是否有事,看到女儿还活着,岳青松长松口气,一屁股坐倒在地,妇人则大声哭嚎起来,实在吓得不轻, “哈哈哈哈哈……” 岳公子继续大笑着,转身朝着门外走去,整个宅院之中都回荡着他的笑声,这笑声听起来豪迈,可我总觉得其中夹杂着无限的凄凉……

下一篇   513 神奇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