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0 新的合作伙伴 - 少年王

510 新的合作伙伴

看着脚下这张刻有“王”字的牌,我的心中确实百感交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我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脑子里也乱糟糟的,让我出手去灭王家,怎么下得了这个手,可是说一千道一万,我就是绞尽脑汁,也没有再拒绝李皇帝的理由了, 李皇帝的声音再次幽幽响起:“怎么,你不愿意,” “没有,” 我蹲下身去,??地拾起了地上的牌,同时心里琢磨着现在该怎么办,真要去执行李皇帝交给我的这个任务吗,不管我将来要怎么做,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说上一句:“保证完成任务,” 就在这时,李皇帝却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我抬起头,看到李皇帝笑得癫狂,头发胡子都颤个不停,我觉得莫名其妙,说您笑什么, 李皇帝却走过来,伸手将我手里的牌拿走,说道:“我明知道你和王家少主有私交,干嘛还要让你去做为难的事,我刚才和你开玩笑的,王家不用你去解决,” 李皇帝顿了顿,又说:“而且王家是四大家族联盟之一,错过昨天晚上的机会,再想灭他就不容易了,另外三家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李皇帝走到床前,把“王”牌放下,又拿起一张牌来,回头说道:“岳家的家主岳青松,前段时间差人带话过来,说愿意臣服于我,并且甘愿把旗下的所有产业、人手交付给我,只希望我能不杀岳家一兵一卒、给他们一口饭吃就好,” 我点头,说嗯,那挺好的啊,不战而屈人之兵……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李皇帝突然“飕”的一声,把手里的牌丢向了我,我本能地伸手抓住,只见上面刻着一个“岳”字, “这……”我吃惊地看着李皇帝, 李皇帝的面色阴沉起来:“我说过了,八大家族一个都不能留,即便向我投诚也没有用,这次你和水曜使者一起,假借接收岳家产业之名,进入岳家之后伺机将其灭门,” 听了李皇帝的话,我的心里怦怦直跳,岳家都已经投降了,他还是不依不饶,实在有点太狠毒了, “王家你不愿意除,岳家总没问题了吧,”李皇帝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是……”我的声音低了下来,实际上岳家也让我挺为难的,毕竟那可是乐乐的舅舅家啊,和乐乐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比王公子更加让我棘手, 在李皇帝手下当差,我越来越觉得难办了, 当然,李皇帝并不知道这些,他还以为不让我去灭王家,而让我去灭岳家,已经是给了我天大的恩赐,我也无话可说,只能先答应下来,同时也觉得特别奇怪,为什么要让水曜使者和我同行, 水曜使者,就是那个喜欢饮酒作诗、大冬天也拿一把折扇的公子哥, 我没见他练过功,也没见他出过手,在我印象里他好像就会乱七八糟地吟几首不明所以的诗,而且还常常驴头不对马嘴,前一句还说床前明月光,后一句就加上了离离原上草, 李皇帝似乎明白我的疑惑,于是便拍了拍手, “鸟宿池边树、僧推月下门,” 一道清朗的声音响起,房间的门被推了开来,正是水曜使者走了进来,他手里拿着个酒葫芦,一边走还一边嘟囔着说:“还是‘推’字好,比‘敲’字好多啦,韩愈当年也是乱出主意,什么‘敲’字显得更有礼貌,纯粹胡说八道,我辈中人放浪不羁、随心所欲,要什么礼貌,贾岛这个蠢货,竟然还就信了……还是‘推’字好,‘推’字好,” 他说这一堆乱七八糟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能大皱眉头,觉得这人疯疯癫癫的,李皇帝倒是笑呵呵说:“你又喝多啦,” “不多,不多,” 水曜使者摇摇晃晃:“酒后高歌且放狂,门前闲事莫思量,” 我抬头看向李皇帝,说大哥,你还是给我换个人吧,或者我一个人去也行, 李皇帝嘿嘿笑了起来:“这趟岳家之行,还非得他帮忙不可,” “为什么,” “你知道他姓什么吗,”李皇帝指着水曜使者, 我摇了摇头, 虽然同为七曜使者,但是我们彼此之间的交流实在太少,李皇帝也不希望我们拉帮结派、串通一气, “他姓岳,”李皇帝一语道破,声如惊雷, 我的眼皮瞬间跳了一下, 旁边的水曜使者突然大笑起来:“岳好啊,岳好,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李皇帝继续说道:“他是岳青松的儿子,你可以叫他岳公子,” 我的眉头顿时皱起, 水曜使者竟然是岳青松的儿子,那他为什么会在李皇帝的手下做事,以及,李皇帝要灭岳家,竟然要派岳公子和我同行,让儿子去灭自己全家,是不是太扯了点, 不等我有疑惑,李皇帝已经解释起来:“岳公子曾经是省城难得一见的天才,无论什么功夫单看一遍就会,本来能够继承岳家执掌大统,可惜天生喜欢饮酒,为此闯下不少的祸,有次喝多了酒,竟然要对他同父异母的妹妹做出不轨之举,要不是被人及时阻止,差点就酿成大祸,当时岳青松暴跳如雷,狠狠抽了他一百鞭子,然后把他逐出岳家,声称永远和他断绝父子关系,当时的岳公子浑身是伤、奄奄一息,像条狗一样在瓢泼大雨的夜里爬行,那天晚上我恰好驱车经过,就将他救了下来,” 说到这里,李皇帝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当然,我之所以救他,倒不是因为我心慈,而是因为看中了他的本事,想让他为我效力,喜欢喝酒,没有问题,我天天供着他;喜欢美女,也没问题,一天十个够不够,” 岳公子又发酒疯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嚷嚷着说:“不够,不够,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李皇帝嘿嘿笑着:“总之,他和岳家已经没有任何关系,所以你不用担心他会暗通岳家,” 我点头表示明白,又说:“可为什么非他不可,就算他和岳家没有关系,他天天醉成这样怎么帮我,还是给我换个人吧,” 李皇帝摇了摇头,笑道:“岳公子自然有岳公子妙处,你知道,各大家族的家里,多多少少都有点机关暗道,我担心你孤身陷入敌中不能应付,岳公子从小在岳家长大,对家里的情况还是很了解的,有他在你身边我能放心一点,” 李皇帝这话倒是说得没错,也在情在理,之前在赵家的时候,那个地下暗室就让我印象深刻,如果我被困在里面,不知猴年马月才能被人发现,这么说来,要灭岳家,岳公子确实有点用处,可他每天喝成这样,真能起到作用, “放心,他啊,心里明白着呐,” 李皇帝抬头问道:“岳公子,和王峰一起合作,有没有问题,” 岳公子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没有,” 接着又目光沉沉地说:“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他的眼里写满怒火,似乎对岳家充满仇恨, “很好,希望你们两个合作愉快,”李皇帝笑眯眯的, 我回头看向岳公子,岳公子则仰头灌了一大口酒, 李皇帝和岳青松约好了时间,说晚上派人过去协商接收事宜,派的人,就是我和岳公子, 在密境呆了一天,到了晚上,李皇帝通知我可以行动了, 我便去水曜使者的房间,想叫岳公子和我一起走,但他已经喝醉了,睡得像死猪一样,怎么叫都叫不起来,我问李皇帝该怎么办,李皇帝哈哈笑着,说那就劳烦你背他一程, 看得出来,李皇帝还挺迁就岳公子的,我也就纳闷了,这岳公子到底有多大本事,能让李皇帝这么礼贤下士, 只是李皇帝都这么说了,我也没有办法,只好把睡得像死猪一样的岳公子背起,下了楼后,便把他丢进车里,开车前往岳家,李皇帝已经告诉了我岳家的位置,所以很轻松地就找到了,不是别墅也不是庄园,而是类似王家一样青砖?瓦的大宅院, 当然,岳家显然没有王家阔气,并没有霸占一整个村子,而是在闹市之中取了一个静处,四周都是高楼大厦,唯有这里坐落着一个大宅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个钉子户呐, 当然就事论事,这地方寸土寸金,这大宅子看着虽然挺破,但是绝对能值不少的钱, 岳家也知道李皇帝的人会来,所以早早地就派了下人在此等候, 我回头看了一下还在后座上酣睡如死猪的岳公子,叫了两声:“嘿、嘿,醒醒,岳家到了,” 岳公子“嗯,”了一声,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车窗外面的大宅子,顿时来了精神,推开车门就走了下去, 那个下人赶紧迎上来,连头都不敢抬得太高,点头哈腰地说:“您请,您请,” 岳公子嘿嘿一笑,揪住那个下人的领子,眯着眼说:“小子,不认识我是谁了吗,” 听到这个声音,下人愣了一下,抬起头来仔细端详一番,眼睛之中顿时露出惊恐的神色,像是看到了鬼一样:“你是,你是……岳公子,” “你小子还算识相,” 岳公子突然猛地一推,那下人便朝后栽了两个跟头,脑袋“砰”的一声撞在后面的墙上,俨然当场毙命, “哈哈哈哈哈……” 岳公子放浪形骸地大笑着,摇摇晃晃地朝着岳家大门而去,

上一篇   509 兄弟相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