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气势逼人 - 少年王

500 气势逼人

接下来的几天,我在小诚的陪同下,把罗城和罗城周围的各县镇跑了个遍,努力去寻找“王巍失踪”的线索,但是始终一无所获, 倒是听说卷毛男那天殴打程力的事闹大了,程力被打的躺在床上昏迷好几天,程力他爸当然不会善罢甘休,不仅到处找人告状,还在暗中收买打手准备实施报复, 卷毛男他爸动作更快,直接就把儿子丢到号里拘留去了,让程力他爸有劲儿也没处使, 单单只是拘留,程力他爸当然不服,直接对外放出话来,说要么把卷毛男判刑,要么原模原样地毒打卷毛男一顿,否则这事是过不去了,但程力他爸虽然在罗城人脉挺广,卷毛男他爸同样也不是吃素的,几番隔空交战下来,程力他爸不仅一点便宜也没捞到,反而还被卷毛男他爸抓住把柄,列举了不少程力打架斗殴、猥亵少女、敲诈勒索的罪状出来,看样子还要把程力给关到大牢里去, 直到此时,程力他爸才彻底慌了,急忙要跟卷毛男他爸求和,但卷毛男他爸霸气地说:“我儿子犯了罪,该怎么罚就怎么罚,当然你儿子也一样,咱俩谁都不要包庇,直接在法庭上见,” 程力他爸彻底崩溃了,卷毛男犯得那点罪,判的再狠也不过一年半载,而程力那些个罪状要是坐实,少说也得十年八年,人生也就彻底完了, 这可是伤敌三千,自损一万的节奏啊, 程力他爸找遍罗城所有能说上话的人,最后彻底没辙了,只好求助远在省城的李皇帝, 你说说,这折腾来折腾去,到底图个啥, 李皇帝一个电话打到我这,让我代替他老人家,在罗城四处斡旋一下,帮程力他爸解决这个?烦, “我没空,”我嘟囔着说:“我还在找王巍的线索呐,” “那你找到没有,” “没有,”我无奈地说:“我调查了一下,知道王巍去哪的可能只有他妈,就连‘替身’杨帆都不知道,但是他妈太难对付,说话滴水不漏,我又不能动粗,所以一点辙都没有,唯一探听出来一点消息,就是王巍可能失踪不久,趁着年底咱们的人懈怠,才偷偷逃跑了的,” “嗯……” 李皇帝沉吟许久,才说:“如果查不出来什么就算了,谅那王巍也翻不出什么浪来,这样,你以我的名义,去把程大力的?烦解决一下,让他和周部长各退一步,完了以后就回来吧,” 我说周部长不肯退怎么办,人家好歹是个当官的,我一介外地来的武夫能拿他怎样, 李皇帝说:“他要是还不识抬举,那我不介意亲自到罗城去找他,当然,最好还是不要闹到那一步去,周部长现在无非就是要个面子,你把面子给足了他,这事就能迎刃而解,” 我稍稍沉吟一下,说知道了,我会把这事办好的, 李皇帝的电话挂了没多久,程力他爸程大力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程大力恭恭敬敬地说:“使者先生,李皇帝他老人家……” 我说知道,他都跟我说了,你现在在哪里,咱们见面再谈吧, 程大力说他在医院照看儿子,我问清医院地址之后,说我马上过去,程大力说要来接我,我说不用,我自己打车过去,到了医院之后,程大力将我迎进一间单人病房,程力正在里面休息,身上缠着不少绷带,手臂上还吊着输液管,看上去相当可怜, 其实这已经不错了,据说前两天都在u病房呆着, 程力看到我,眼神还不太自然,毕竟那天晚上是被我给坑了,但他还是勉强坐起来和我打了一个招呼,我也趁这个机会将他训了个狗血淋头,说我最讨厌你这种仗着李皇帝的势力就在外面耀武扬威、为非作歹的了,希望你以后能吸取教训等等, 程大力配合着我,也把他儿子说了一通,当然最后还是把话题拐到卷毛男他爸上,跟我哭诉卷毛男他爸行事有多霸道,不给他父子俩活路等等,还说已经报了李皇帝的名字,结果对方还是不依不饶,显然不把李皇帝放在眼里,希望我能帮他出一口气等等, 我知道程大力是什么意思,也佯装生气地说:“连李皇帝的面子都不给,你现在就约他过来,让我来会会他,” 程大力大喜过望,说好好好,那一切就仰仗使者先生了, 接着,程大力便立刻给卷毛男他爸打电话,先把我给吹了一通,说李皇帝手下的火曜使者来了,点名要见你一面,你过来一趟吧, 挂了电话以后,程大力便兴奋地说:“使者先生,一会儿可别放过他,” 我淡淡地说:“我自有分寸,肯定把你这事办好,” 就这样,我们便在病房里等了起来, 不到一会儿,便有人轻敲病房的门, 当时我还纳闷,卷毛男他爸也算是日理万机了,来得有这么快吗,结果程大力跳起来去开门,却是李娇娇走了进来,手里还拎着一个花篮,显然是来看望程力的, 李娇娇本来一脸不太情愿的模样,看到我也在病房里后,当场就愣住了, 我俩都没想到还能再见对方一面, 我的心中暗喜,不过面上并没表现出来,默默地把头给转开了,李娇娇不动声色走了进来,程大力却开了炮,恼火地说:“娇娇,我儿子住院都快一个礼拜了,你怎么现在才来看望,眼里到底还有没有他这个未婚夫,是不是我不给你妈打电话,你还不打算过来,” 李娇娇低着头,说:“程叔叔,不好意思,因为快开学了,我在家补寒假作业,” “寒假作业重要,还是我儿子重要,我告诉你,少拿这些理由来敷衍我,你妈之前在电话里也跟我说了,从今天开始,你哪也不准去,就在病房伺候我儿子,直到他出院为止,” 程大力气势汹汹,指着床头柜上的暖壶说:“先去打壶水来,” 李娇娇显然挺怕程力他爸,再加上她妈的命令,便轻轻“嗯”了一声,来到程力床前,默默地把花篮放下,拎着暖壶出去了, 看到程大力这样肆无忌惮的训斥李娇娇,而李娇娇又是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我的心里真是愤怒极了,真想当场狠狠甩程大力两个大嘴巴子,其实以李娇娇的性格,很少会有甘受人训的时候,以前老师在课堂上说她几句,她都能反过来指责老师的不是,现在却在程大力面前一点脾气都没有,显然还是她的家里给她施加了不少压力, 尤其是李娇娇那个势利眼的妈,看程家的生意越做越大,平时肯定没少教育李娇娇要听程家的话, 但程大力真是太过分了,李娇娇这还没过门呢,就把她当孙子一样训,以后真娶回家估计就更没地位了,想打就打、想骂就骂,李娇娇的家庭条件明明也不差,何必要受这个委屈, 别说我看不下去,程力都有点看不下去了,说道:“爸,你别那么说娇娇啊……” 不等程力说完,程大力就暴跳如雷,指着程力的鼻子骂道:“你还好意思说话,挺大个男人了,连个娘们都镇不住,整天还被她牵着鼻子走,以后你给我硬气一点,她要是敢不听你话,直接一个大嘴巴子抽过去,看看她敢怎么样,你记住了,现在是她家巴着咱家,她爸的好多生意都是我帮衬着的,她家绝对不敢得罪咱们,” “嗯,”在程大力的一番鼓舞之下,程力用力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儿,李娇娇打水回来了,程大力又指挥她干这干那,不是去给程力打饭,就是去给程力洗袜子,稍有不慎就被骂得狗血淋头,在程大力的影响之下,程力也长了胆子,和李娇娇说话同样很不客气,一副颐指气使的模样,把李娇娇当下人使唤, 李娇娇哪里受过这种委屈,眼圈都微微有点红了,尤其是在我面前,更加让她觉得丢脸,看她好几次都准备甩手不干了,但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呆了下来,显然还是家里的压力不小, 我不知道,李娇娇她妈看到这个场景,会不会也觉得心疼, 被程家父子训成这样,李娇娇也觉得非常丢脸,连看都不敢看我一眼了,默默低头做她自己的事,一张脸更是发红发烫,眼角里甚至噙着泪水, 而自始至终,我都冷眼看着,一句话都没说,心里却默默地想,这对狗父子,一会儿等卷毛男他爸来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又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病房的门突然被人推开,几个一看就身份不凡、气势逼人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走在最前的正是卷毛男他爸周部长,身后则是西装笔挺的工作人员,恭恭敬敬地跟着, 周部长一进来,程力他爸也站了起来,他已经断定我会帮他出头,所以也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背着双手态度傲慢地看着周部长, 周部长走进来后,则问:“哪位是火曜使者,” 程大力指着我,幽幽说道:“这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