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6 程力的底气 - 少年王

496 程力的底气

说起卷毛男的极品事迹,那可真是一天一夜都说不完, 当初我还只是个小混混的时候,曾经做过他的跟班,整天跟着他那帮狐朋狗友辗转各大场子,也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嚣张的二世祖,常常感慨投胎确实是一门技术活, 有的人生下来就一飞冲天,有的人究其一生混个温饱都难, 卷毛男显然就是前者, 其实卷毛男他爸在罗城不算是最有权有势的,同级别能强过他爸的人至少有四五个,比他家有钱的更是多达四五十个,但卷毛男的领导能力是与生俱来的,即便是家境好过他的那些孩子们,也偏偏只服卷毛男一个,唯他是从、马首是瞻、一呼百应、翻云覆雨, 所以“罗城第一纨绔”的名头,卷毛男已经坐稳好多年了,无人可以撼动其的根基, 但是就在最近一年,随着程大力在商界的强势崛起,身为独生子的程力也跟着鸡犬升天,觉得自己可以跻身罗城一线的纨绔圈子了,但不知是不是他家根基太浅,在别人看来不过是个暴发户,所以一线的圈子竟然不肯容纳他,程力一气之下,拉了一帮二线的公子哥和自己玩,而且凭着他爸和李皇帝的关系,在罗城这个地界上到处为非作歹,嚣张程度甚至超过了卷毛男那一帮人, “我才是罗城第一纨绔,”程力到处和别人这么说, 一来二去,这样的话当然要传到卷毛男耳朵里去,以我对卷毛男的了解程度,其实他并不喜欢这个名号,但他也不喜欢别人占下这个名号,所以二人发生一场碰撞是迟早的事, 这一次,终于让卷毛男给逮着机会了, 因为一间包厢,罗城第一纨绔的卷毛男,和自称罗城第一纨绔的程力,开始了一场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的明争暗斗, 大半年了,我就回来这么一趟,还让我看到了这样精彩的场景,再次让我感慨此行实在不虚, 听说卷毛男让程力滚出包厢,不然就让他们好看,最先害怕起来的是那些二线的公子哥、大小姐,毕竟他们在罗城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卷毛男的霸道也是如雷贯耳的,一个个都吓得瘫软起来, “程少,咱们走吧,别把周毅给惹火了啊,” “是啊,周毅那帮人挺可怕的,家境强过咱们实在太多,得罪他们没有好果子吃啊,” “上次有个二代得罪周毅,被周毅扒光了衣服,还学狗在地上爬,才逃过一劫,” 后面这个故事,我刚认识卷毛男的时候就听说过了,没想到现在还在流传,看来周毅的霸道已经深入人心,包厢里面,一众男女你一句我一句,描述着周毅的可怕和霸道,几乎所有人都在劝着程力暂时避避, 只有两个人不动声色,一个是我,一个是李娇娇,身为程力的未婚妻,李娇娇似乎一点都不在意程力要惹上大?烦了,还在不断偷偷地看我,表情时而疑惑时而忧伤,时而叹气时而迷茫,感觉她都快魔症了似的, 面对一屋子的劝退声,膨胀了不是一星半点的程力顿时大为恼火,拍着桌子说道:“我家的后台可是省城的李皇帝,我会害怕区区周毅,你们在开什么玩笑,尽管让他来吧,我等这天已经很久,看我怎么收拾他,这‘罗城第一纨绔’的名号,到今天也该变一变了,” 众人还是劝着程力,说李皇帝固然厉害,可到底是远在省城,一时鞭长莫及;而卷毛男就近在眼前,他圈子里的那帮人又是出了名的喜欢打架闹事,如果真斗起来,眼前的亏肯定不少吃,还是先避一避的好, “眼前的亏也吃不了,” 程力突然变得有点激动起来,大声说道:“你们忘啦,火曜使者在咱们这啊,” 经过程力这么一提醒,众人才纷纷朝我这边看了过来,一个个又露出如梦初醒的模样,惊喜地说:“是啊,火曜使者在这,要是真打起来,他们肯定不是对手,” “拼背景,程少不惧周毅;拼武力,火曜使者一个能打他们十个,既然这样,咱们还怕什么,” “不怕是不怕,就是不知道火曜使者肯不肯……” 一起喝了半天的酒,他们也看出了我的脾气有点怪,有点拿不准我肯不肯为他们出头,程力快步走了上来,微微低着头说:“峰哥,有个混蛋,仗着家里有点背景,让咱们滚出这间包厢,您看……” “让他进来吧,”我淡淡地说着,端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 程力之前当众让李娇娇难堪,我的心里无比恼火,正准备出手收拾他的时候,卷毛男恰好赶到,我也冷静下来,程力到底是李皇帝的远方亲戚,如果把他打了没法交代,卷毛男既然来了,那我的策略也发生了改变, 程力一听我话,以为我答应出手帮忙,立刻变得兴奋起来,回头就冲那服务生说:“你出去跟卷毛男说,爷爷们是不会走的,他要是不怕死的话,尽管进来好了,” 无论程力还是周毅,都不是服务生能得罪起的,他充其量就是个传话的,所以在说了一声“是”后,便屁滚尿流地钻出了包厢, “好,大家继续喝酒,”程力豪气干云地举杯, 众人也纷纷同举,大呼程少威武, 李娇娇本来准备走的,但是现在也不走了,似乎也想看看我会怎么出手,便坐下来静静地等着,程力的情绪嗨到极点,甚至给自己点了一首古惑仔的主题曲,拿起话筒豪情万丈地唱着:叱咤风云,我任意闯万众仰望;叱咤风云,我绝不需往后看…… 一众二线纨绔也是个个无比兴奋,使劲地给程力鼓掌叫好、拍手欢呼, 很快,包厢外面传来杂乱的脚步声,显然是卷毛男的人到了, 程力却是置若罔闻,依旧得意地手舞足蹈,大唱嗨歌, 砰, 包厢的门被狠狠踹开,一帮衣着华贵的公子哥顿时闯了进来,数量少说有二三十个,好在这间包厢够大,能容他们全部进来,这帮人,我都很熟,以前没少和他们一起喝酒, 此刻,走在这帮人最前面的正是号称罗城第一纨绔的周毅,好久没有见他,不变的仍旧是他那一头卷毛,不过整个人看上去倒是沉稳许多,不像以前那么飞扬跋扈了,唯有一双眼睛似乎愈发凶狠起来, 人的名、树的影,程少的这帮二线纨绔朋友虽然之前还挺有底气,但是对卷毛男的畏惧也是根深蒂固的,在卷毛男闯入包厢之后,瞬间就安静下来,一个说话的都没有了, 程力也不唱歌了,而是用眼睛斜着卷毛男,冷冷地说:“原来是周大少啊,什么风把你给吹过来了,” 包厢里的气氛也一下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卷毛男似乎根本没把程力放在眼里,直接嗤之以鼻地说:“程力,少在这跟我装蒜,老子看中这个包厢,赶紧带着你的人滚出去,” 程力冷笑一声:“周大少,架子好大啊,我今天就是不走,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程力似乎并不打算一开始就把我这张底牌亮出,所以自己先和卷毛男杠上了,打算最后再来一个反杀,让卷毛男败得心服口服,卷毛男并不知道程力的想法,直接就骂了起来:“x你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你既然不愿意站着走出去,那老子就让你横着走出去,” 卷毛男的话音落下,就听“哗啦啦”一片声响,在他身后的那帮公子哥,竟然纷纷摸出了钢刀、钢管等物,气势汹汹地瞪着包厢里的一众人等, 当时我的心里就吃了一惊,卷毛男现在够可以啊,一言不合就要干架,家伙也准备的这么齐全,显然是有备而来啊, 以前的卷毛男,单用本身的威势和背景就足够压倒人了,但是现在面对程力,则得动刀动棍,以前卷毛男可不这样的,看来跟我呆过一段时间以后,性情也发生了改变, 包厢里的气氛瞬间更加肃杀,卷毛男用手指着程力身后的这一帮人,喝道:“不想挨砍的,全部抱头蹲在地上,” 现在的卷毛男,哪里还像个只会吃喝玩乐的二代,简直就是个心狠手辣的江湖大哥了, 包厢里的这帮二线纨绔子弟哪里见过这种阵势,顿时吓得面色发白、身子微颤,也顾不上程力的背景和我这个所谓的火曜使者了,纷纷听话地抱头蹲在地上,哆嗦如鸡,生怕一不小心被人砍了, 李娇娇也准备听话地蹲下去,卷毛男温声说道:“娇娇,你坐着吧,” 卷毛男还是不错的,知道李娇娇和我的关系,所以并没有为难她,除了李娇娇外,一众人迅速哗啦啦蹲了下去,只有我还不动如山地坐在沙发上,程力也稳当当地站在包厢中央, 程力气得要命,指着包厢里一众人说:“都给我站起来,有我在这,不用怕他,” “飕”的一声,卷毛男直接抽出一柄钢刀,架在程力的脖子上,沉声说道:“程力,你不怕我,李皇帝远在省城,我看他今天怎么救你,” 程力也没见过这种场面,顿时吓得一动也不敢动了,额头上也有豆大的汗珠滴下, 卷毛男身后的一个青年,则用刀指着我说:“让你蹲下,听到没有,” 他一边说,一边面目凶狠地持刀朝我走来, 而我依旧不动如山,坐在沙发上慢慢地品着红酒, 卷毛男瞟了我一眼,似乎感觉到我不太好惹,稍稍皱了下眉,便喊了一声:“别管他了,他爱坐就让他坐吧,” 持刀青年只好又走了回去, 接着,卷毛男又对程力说道:“老子让你蹲下,听到没有,” 而程力看我这么淡定,顿时来了底气,嘴角撇出一丝冷笑,指着我幽幽地说:“周毅啊周毅,死到临头了你还这么得瑟,你知道他是谁吗,你就敢这么对我,”

上一篇   495 罗城第一纨绔

下一篇   497 天下独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