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4 让那里,血流成河 - 少年王

494 让那里,血流成河

远在罗城的杨帆竟然暴露了,在参加李皇帝组织的年会之前,我怎么都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而李皇帝朝我走过来的时候,会场里所有人几乎都和流星的想法一样,以为他是要派我到罗城去处理这件事情,因为谁都知道,身为火曜使者的我,是最近一段时间李皇帝身边的大红人,李皇帝对我的器重程度也堪称空前绝后,如果真要“血洗”罗城的话,“先锋”必定是我无疑, 很多人朝我投来羡慕、嫉妒的目光,尤其是流星,不断在低声恳求,说如果李皇帝真派我去了罗城,千万千万要带上他, 但是谁都没有想到,李皇帝来到我的身前,什么话都没说,直接一拳就把我轰飞了, 没有夸张,真的是轰飞了, 李皇帝的身子骨看上去很弱,而且经常咳嗽、打摆子,似乎病入膏肓;但他这一拳的威力实在是大,我就感觉我的身子瞬间就腾空了,整张脸也不像是我的,完完全全的木了, 我的身后是张大宽桌子,上面摆着瓜果、饮料、酒水等等,大家就围着这张桌子聊天、喝酒、玩乐等等,李皇帝这一拳,将我轰上了这张桌子,无数瓜果被我的脊背碾压,酒水和饮料也溅得到处都是,直接从这一头滑到了那一头,当时我对面坐的是水曜使者,也就是那个喜欢饮酒作诗的公子哥,我的身子就滑到了他的身前,和他来了个四目相对, 他愣了一下,看着我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我很想一拳砸在他的脸上,看看他会不会乐, 当时的我仰躺在桌面之上,就感觉整个脑子都昏昏沉沉的,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脸是否存在,我用手抹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却抹了一把的鲜血,还有一颗挂在嘴角的牙齿, 李皇帝这一拳,把我右边的后槽牙给揍了下来, 全场的人都懵了,谁也不知道李皇帝为什么会突然揍我,除了水曜使者念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诗外,现场依旧鸦雀无声,一个敢大喘气的都没有,而我的一颗心却是怦怦直跳,李皇帝难道认出我是王巍了吗,, 耳边响起急促的脚步声,李皇帝又快速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我的一颗心悬在嗓子眼里,我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了,是该奋起反抗,还是设法逃离,我再次本能地看向我舅舅,希望他能给我一点主意,但我舅舅依旧面沉似水、无动于衷, 与此同时,李皇帝已经来到我的身前, 李皇帝抓住我的胳膊,又托着我的肩膀将我扶起,关切地问:“王峰,你没事吧,” 我一脸疑惑地看着李皇帝,实在搞不懂他这是什么意思,刚才是他一拳把我给打飞的,现在过来关心我的还是他,到底在搞些什么飞机,难道他还有双重人格,打我的是一个人格,关心我的是另一个人格, 不光是我觉得莫名其妙,会场中的其他人也是一脸迷茫, 李皇帝从旁边的桌上拿过纸巾,一边小心翼翼地为我擦着脸上的血,一边叹着气说:“真是不好意思,你的名字叫王峰,那个家伙的名字却叫王巍,何止是一字之差,简直就跟孪生兄弟似的……所以我一气之下,将你当作了他,你可千万不要介意,” 听了李皇帝的一番解释,我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就因为名字有点像,就白白地挨了一拳,还搭上了我一颗牙齿,上哪说这个理去,会场中的其他人也都是一脸无语的模样,有的摇头,有的苦笑,有的幸灾乐祸, 好吧,其实挨得也不算冤,谁让我就是王巍本人, 我只好装作大度地说:“没事,你要是还不解气,不妨再多打我两拳,谁让我偏偏取了这么一个名字,” “不会了不会了……” 李皇帝摆着手,说:“你可是我花了好多代价才争来的,怎么舍得打你,” 李皇帝又拍拍我的肩膀,示意我重新坐下,我只好不声不响地坐了回去,继续用纸巾擦着自己脸上的血,当然也是憋着一肚子火,谁碰到这种事不觉得火大, 就这,旁边的流星还跟我小声说着:“你看李皇帝多器重你,什么时候也能想起你来,李皇帝随后肯定还要派你去罗城的,你一定要记得带上我啊,” 我真想一拳打在他的脸上,说句我也器重你, 会场里依旧一片寂静,李皇帝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不知在想些什么东西,他不动,别人也不敢动,台上的明星就更不敢动了,过了好大一会儿,李皇帝长长地叹了口气,接着才走向会场的某个位置, 那个位置,坐着我舅舅,小阎王, 李皇帝来到我舅舅身前坐下,说:“你刚才都听到了,” 我舅舅点了点头:“听到了,” “你外甥消失了,你觉得他会去哪,” 我舅舅沉思了一下,说:“有可能是来找我了,” “小阎王,我对你怎样,” “好,” “有多好,” “非常好,” 李皇帝猛地一拍桌子,大声说道:“没错,我对你小阎王,上对得起天,下对得起地,中间对得起我自己的良心,人人都以为我把你软禁起来了,可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像是被软禁起来的模样吗,,” 我舅舅还真的仔细端详了一番自己,先是从头到脚看了一遍,又看看自己面前的酒水和瓜果,认真地说:“不像,” “那你外甥来罗城找你,你打算怎么办,” 我舅舅笑了起来:“当然是劝他回去,我在这过得比神仙都好,” “没有那么简单,” 李皇帝猛地站了起来,像头炸毛的雄狮,吼道:“我已经警告过他,严禁他踏足省城一步,可他还是来了,好,不把我的话当回事是吧,现在我就让整个罗城付出代价,” “王峰,” 李皇帝突然大声叫了我的名字, “啊,”我正擦着鼻血,立刻把纸巾一丢,站了起来, “明天,你带五百人到罗城去,让那里血流成河、哀鸿遍野,让他们知道不听我话的下场,”李皇帝毫不犹豫地下令, 李皇帝是个控制欲很强的人,一旦有人忤逆他的意思,就会让他暴跳如雷、杀心大起,还有,流星猜得不错,李皇帝果然派我去血洗罗城,因为这事来得突然,我也没想好要怎么应对,所以只能先答应下来,说了声是, 流星在旁边都急眼了,不停拽着我的胳膊:“王峰,提我呀,提我呀,” 但我并没有搭理他, 就在这时,赵铁手突然站了起来,说道:“大哥,五百人可能不够,罗城那边经过王巍的一番调整以后,再加上周围各镇,势力至少有上千人,” 李皇帝冷笑一声:“你觉得他们敢还手么,别说五百个人,我看五十个人就够了,” 我心里暗骂,五十个人就想干掉我们上千人,异想天开呢吧, 赵铁手继续说道:“罗城那边还是有高手的,上次我奉你命到罗城去,就曾遇到过一个身高近两米的大汉,我在他面前几乎没有丁点的还手之力,如果咱们真要血洗罗城,这人绝对不会坐视不理,到时候恐怕……” 在省城众人的眼里,罗城就是个小地方,和乡下是一样的,要不是曾经出过个小阎王,诸人根本不会正眼看那里一下,尤其是小阎王被抓来以后,大家就更没把那里放在心上了, 而这样的小地方,竟然还有能让赵铁手毫无还手之力的人,确实让众人吃了一惊,议论声也纷纷四起,普遍都觉得不太可能, 而我知道,赵铁手并没有撒谎,他说得是我妈的近身保镖,天奴,当初,赵铁手到罗城寻我,将我揍成重伤,就是天奴半路杀了出来,三两下就把赵铁手给打跑了,让赵铁手一直记到现在, 这件事情,赵铁手显然是给李皇帝说过的,李皇帝稍稍沉吟一番,就想了起来,问道:“这人实力怎样,” 赵铁手说:“我不是他的对手,无法对他的实力做出精准评价,但绝对不在您和小阎王之下,” 众人的嘴巴顿时都张成了“o”字型,在大家的心里,李皇帝和我舅舅已经代表了武道的巅峰,这样的人已经是万中无一、凤毛?角,在罗城那样的小地方竟然还有一个这样的高手,实在让人吃惊不已, 李皇帝皱着眉,又转头看向我舅舅:“小阎王,这人什么来头,” 我舅舅答:“这人是我们杨家的一个下人,名叫天奴,之前家姐被逐出杨家的时候,他也一起跟了出来,一直守护着家姐到现在,确实忠心耿耿,” 李皇帝吃惊地说:“一个下人,都有这么厉害,” “当然不是普通的下人,他是我们杨家‘暗卫’的一份子,在家姐还很小的时候,就跟随在家姐左右了,” “只是一份子么……” 李皇帝沉吟着,目光里闪过一丝忧虑, 当初李皇帝没杀我舅舅,一方面是想让我舅舅为他所用,一方面也是畏惧我妈娘家的权威,但,如果就这么放过罗城,也让他觉得很没面子,正当他觉得左右为难的时候,赵铁手再次说道:“大哥,现在王巍到底在哪还不清楚,你不能说只是怀疑他在省城,就派王峰过去血洗罗城,将来如果出个什么问题,咱们的理由也站不住脚,而且咱们省城固若金汤,到处都是咱们的眼线,王巍能躲到哪里去呢,总不能在咱们中间吧,” 赵铁手的最后一句话说得格外幽默,大家都被他逗得笑了起来,有人说还真不一定啊,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没准王巍就在咱们之中, 这人同样也是调侃的语气,大家都乐得不轻,甚至在互相询问:“你是不是王巍,” 场子里面的气氛顿时轻松起来,李皇帝也有点忍俊不禁,嘴角微撇, 赵铁手继续说道:“所以,我的建议是,还是先把王巍给找出来,罗城肯定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在这之前还是不要轻举妄动,毕竟进犯一整座城不是件简单的事,退一万步说,就算王巍真的来了省城,他一个人又能掀出多大的浪呢,只要他敢冒头,必死无疑,总之,为了区区一个王巍,还不至于浪费咱们的时间,一统整个省城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 怪不得七曜使者之中,赵铁手能成为李皇帝最得力的助手,时常跟随在李皇帝的左右,这家伙不仅是个武将,原来还是个文官,文韬武略都很擅长,将一件事分析得鞭辟入里、有理有据, 虽说一大半都分析错了,却很得李皇帝的心, “有道理,” 在赵铁手的一番劝说之下,李皇帝终于松了口气,并且改了主意,回头对我说道:“王峰,那你明天就潜进罗城,暗中调查王巍的去向,尤其是王巍的家里,更要重点摸查一下,不要放过任何蛛丝马迹,有什么情况立刻向我汇报,” 我摸摸鼻子,说好,我一定把王巍给找出来,绝不辜负您老人家的期望, 谁都不知道,我的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上一篇   493 他,暴露了

下一篇   495 罗城第一纨绔